瓜达拉哈拉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瓜达拉哈拉市(西班牙语:Guadalajara)是墨西哥的哈利斯科州首府,墨西哥第二大城市。位于中央高原西缘格兰德河左岸。海拔1,585米,气候温和干燥,7—9月为雨季。人口191万,连郊区276.2万(1980)。此外,在西班牙也有同名的省市。 始建于1531年。原为古老的陶瓷业中心和农牧区商业中心,1940年以后成为墨西哥西部最大的商业、金融和工业中心。有化学、金属加工、纺织、汽车装配、水泥、制鞋、食品等工业。 附近建有水电站。铁路、公路、航空交通枢纽。文化中心,有3所大学、50多座教堂和许多博物馆。城南查帕拉湖是游览胜地。

简介

瓜达拉哈拉市是墨西哥一座具有丰富历史文化的城市,始建于1535年,在西班牙殖民时期曾经是新加利西亚王国的首都,城内保存有众多各式建筑,如今则是墨西哥主要的工业中心之一,比较有影响力的活动是每年一度的国际图书节。

爆炸事件

瓜达拉哈拉市位于墨西哥哈利斯科州中部,海拔
1567m,是哈利斯科州首府,城市居民164万,是该国仅次于首都墨西哥城的第二大城市和中西部商业金融中心。瓜达拉哈拉于1531年建城,殖民时期的建筑大多保存完好,是一座呈鲜明西班牙建筑情调的古老城市,也是著名的旅游城市。然而,在20世纪90年代,墨西哥的瓜达拉哈拉市发生过一次煤气大爆炸,造成200多人死亡,1470人受伤,许多人失踪;1124座住宅、450多家商店、600多辆汽车、8km长的街道以及通信和输电线路被毁坏。这起事故为全世界所有城市的发展敲响了警钟。

异味弥漫

从1992年4月18日开始,墨西哥的第二大城市瓜达拉哈拉的空气中就弥漫着一种特别气味,人们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的味道,只知道这种味道越来越浓。
这时是瓜达拉哈拉一年中最热的时候,而且那几天的温度还在不断飙升。两天来,那股难闻的气味更多地弥漫在城市东南部工人聚居的改革街区。
戈麦斯夫妇和4个孩子居住在瓜达拉哈拉改革街区最繁忙的街道之一甘蒂街上。但即使晚上他们也无法休息,这好像不是天热惹的祸,而是那种难闻的味道让他们身体不适或者精神紧张。
戈麦斯夫人每次走进浴室都觉得那股味道太冲了,其实不止是她,所有的邻居都在抱怨下水道、厕所,排水沟都充满了那股难闻的味道。
4月21日早上7点,与戈麦斯家相隔20个街区的索古乐·里奥斯的玉米饼店开始营业了。
这股难闻的味道,让邻居们以为是索古乐的厨房发生了煤气泄漏。出于安全考虑,索古乐给煤气公司打了电话。煤气公司的两位工程师接到电话后立即赶来,但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邻居们还是一再抱怨,索古乐就再次电话通知了煤气公司。煤气公司的人过来后给索占乐厨房的煤气管换了一个调节阀。索占乐认为应该没有问题了,但难闻的气味并没有消失。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上午10点,又发生了新的情况:很多居民看到有烟气从下水井飘出来。不过,城市的下水道散发异味并不罕见。瓜达拉哈拉是个新兴城市,在发展工业、创造就业机会的同时,企业常常忽视了环境保护。他们不断将不符合排放标准的废水排入污水处理系统,也许这就是几种废水混合的味道。
从人们最初注意到异常气味到现在已经有3天了。为了安抚大家,消防队依然声称一切正常,但事态却是越来越严重——居民们发现自来水管中竟然流出了汽油。
住在甘蒂街547号的玛丽亚·赫苏斯·冈萨雷斯打开水龙头时,感觉就像打开了加油泵一样难闻,她很害怕,担心有什么灾难就要发生。瓜达拉哈拉就像人间地狱一样,笼罩在一张恐怖的巨网里。
14点,从下水井喷出的气柱几乎达到了2m高,这引起了水务局的密切关注。同时,污水管道中煤气含量检测的结果显示,爆炸的可能性达到了100%。
一名水务局的工作人员曾建议居民离开自己的家。他警告大家“甘蒂街下面的污水管道就像一枚定时炸弹,随时都会爆炸。”但市政官员却仍在强调:“不要担心,保持冷静。”
许多居民都感到非常不安,因为汽油的恶臭味道不仅从下水井蔓延出来,厕所里也有这种味道。一些居民很担心,他们冒险进入老鼠滋生的下水道中一探究竟。他们对地下的污水进行采样检验后发现,这些污水不管看上去还是闻起来都像是汽油。
到了午夜,汽油味更加浓烈了。
水务局开始搜寻,但工程师们都没有找到气味的来源。由于担心会发生爆炸,他们向下水道中注入大量的水来稀释汽油。

大爆炸发生

改革街区出现的问题已经快4天了,居民的抱怨声仍不绝于耳。4月22日上午9:40,市消防局局长特立尼达·洛佩斯·里瓦斯接受了电台采访,目的是安抚民心。他坚持说事态仍在控制之下,没有爆炸的危险。早间新闻播出了这段采访。
但实际情况恰恰相反。瓜达拉哈拉的市民知道事态依然很严重。他们能看得见,闻得到,甚至能尝得出来汽油的存在。
无论市民怎么呼吁,市消防局局长特立尼达仍坚持说没什么可担心的。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测量仪显示的情况已经非常紧急”。
公共卫生和安全局负责人若热·圣托约了解这一情况,但没有权力命令人们撤离这一地区。消防局和环保局有权作出这样的决定,因为他们有丰富的专业经验,能判断得出情况是否相当危险,但没有人愿意下达疏散命令。市政府和州政府不敢冒险作出撤离的决定,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事情,缺乏这方面的处理经验。紧张的气氛一直笼罩着整个城市。
上午10:05,爆炸终于发生了——索古乐·里奥斯的妹妹阿莱杭德娜到玉米饼店上班,本来她要到街对面给姐姐买果汁喝,但姐姐告诉她先去提一桶水来。就在这短短的20min内,拉各斯街上的玉米饼店遭受了最强烈的爆炸冲击。玉米饼店倒塌了,姐姐索古乐被埋在了瓦砾中,妹妹因为去提水救了自己一命。
仅仅在几秒钟前,人行道和房屋还在,却变成了满是碎石瓦砾的巨坑,到处充斥着噪声和尖叫声,但这只是开始。下水道中发生的系列爆炸还在发生着,几乎摧毁了其上方的每条街道。
正要和家人庆祝25岁生日的塞尔希奥·戈麦斯也被突然袭来的闷响吓坏了,家里房子的墙壁上顿时出现了许多裂缝,街上一团昏黑。房子在摇晃,发生多次强烈的爆炸。家里的东西在往下掉,窗户也被震碎了。
红十字会的电话几乎要被打爆了,很多奄奄一息的伤员需要尽快得到救助。被埋在瓦砾当中不断向上帝析祷的索古乐·里奥斯和妹妹终于被送到了救护中心。
到了上午10:20,也就是发生第一次爆炸14min后,爆炸仍在接连发生。甘蒂街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改革街区整个地区就像发生了一场战争,到处一片狼藉。刚刚被救出的塞尔希奥·戈麦斯几乎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1h过去了,爆炸仍在继续。里奥·布拉沃街和里奥·尼洛街几乎同时发生了爆炸。
直到爆炸平息了片刻,救援人员才得以进入现场进行救援。他们开始搜寻幸存者,运送伤员到医院,但平静只是暂时的。到了14:20,主要街道之一的冈萨雷斯·加洛街发生了最后一次爆炸,爆炸总共持续了4h14min。
卫星拍摄的照片显示了灾难的严重程度——从甘蒂街到里奥·布拉沃街、里奥·尼洛街、冈萨雷斯·加洛街,8km范围内悉遭破坏。如果这里是纽约市,这场爆炸相当于从华尔街一直蔓延到时代广场。
下午,红十字会的报告称,已经证实有170人死亡,至少500人受伤。由于受伤人数众多,医院已经人满为患,运动场地变成了临时急救场所。红十字会发出呼吁,药品和血浆全面告急。
晚上10点,墨西哥总统卡洛斯·萨利纳斯到达灾区进行视察。直到黎明时分,这位总统才步行走完遭到破坏的街道。他被眼前的灾情惊呆了。
据初步统计,这次灾难共造成1万5千多人无家可归,1440人受伤,206人死亡。
爆炸发生后,总统命令检察总长办公室马上对此事展开调查,他要在72h内得到一份关于爆炸原因的调查报告。
瓜达拉哈拉市处于主要地震带上。第一次发生爆炸时,观察地震监视仪的科学家发现,爆炸引起里氏3.3级的地震,选相当于13t TNT爆炸产生的震动。
难道是震中位于改革街区区域的一次地震引发了这场悲剧吗?
其实,受灾地区看起来像经历了一场地震,但调查小组进行研究后很快意识到,受破坏地区沿着街道组成的是一条连续不断的线。地震是不会造成这样的破坏的,他们很快排除了这一推测。随后,调查小组将注意力放在了改革街区的地下管道上。这样他们有了惊人的发现一问题出在污水管道中。
那么,是什么引起了一系列具有地震般破坏威力的爆炸呢?
通过调查可以发现,爆炸地点都在污水排放管道的沿线。爆炸发生前3天,许多居民都抱怨说闻到了汽油味,那么,污水管道中一定是有汽油,但汽油从何而来呢?
改革街区是一个工业区,附近有40多家制造厂和化工厂,其中规模最大的工厂是国有石油公司旗下的一家炼油厂。这家炼油厂成了调查工作的重点,但调查人员很快陷入了困境。
国有石油公司的官员称,经过检测,他们的车间和设备状态良好,没有发生过泄漏。但他们称,调查确实表明,污水管道中还有一种危险化学物存在。根据他们发现的爆炸特征和蒸气的类型,他们觉得这可能是食用油工业中使用的己烷气体引起的。
己烷具有许多和汽油相似的特性,例如气味相似。最重要的是,己烷是一种极其易燃的液体,能够散发出极易爆炸的己烷蒸气。这种蒸气的燃点非常低,只有-22℃,这根可能就是他们要在污水处理系统中找到的东西之一。
国有石油公司官员发表声明称,当地一家食用油工厂要为排放己烷气体到地下负责,但这家公司拒绝承担责任。他们声称,公司在生产过程中只使用了极少量的己烷,这样的量不足以引发改革街区发生那么大规模的爆炸。调查小组检查了爆炸前一天的水样。他们没有发现己烷的踪迹,因此,不可能是己烷引起的爆炸。调查小组也同意,这家公司没必要承担责任。
如果问题出在汽油上,汽油又从何而来呢?
令人吃惊的是,瓜达拉哈拉市就坐落在主要输油管道的上方。调查小组检查了输油管道后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他们发现,汽油正从国有石油公司炼油厂附近的人行道处涌出来,汽油泄漏来自地下。
压力输油管道由钢铁做成,会发生泄漏吗?通过进一步分析发现,随着经济的发展,瓜达拉哈拉市的地下管道越来越多,输油和输水的地下管道纵横变错,犹如一座迷宫。
调查人员在涌出汽油的人行道处向下挖掘时,发现一根水管被弯了过来,缠绕着压力输油管道。在它们接触的地方有一个小洞,汽油就是从选里泄漏的。
但水管如何能破坏用钢加固、相当坚实的压力输油管道呢?
他们将管道送到墨西哥顶尖冶金学家乔治·阿查彻图和何塞·玛丽亚·马洛那里。冶金学家发现它们接触的地方就是那个位置——辅水管上大一点儿的洞与输油管上的洞正好相对。他说:“管道的不同金属成分导致了腐蚀的发生。不同的金属有着不同的化学成分,当它们互相接触时,有些金属会发生化学反应,结果是其中一种金属发生腐蚀或者两种金属都发生腐蚀。”腐蚀专家何塞·玛丽亚·马洛进一步解释说:“随着腐蚀程度的加剧,输油管的管壁变得越来越薄,接着就发生了汽油泄漏的事件。”
供水管道由镀了一层锌的铁制成,输油管道则由钢制成。在潮湿的环境下,这些金属会发生反应。虽然洞的直径只有1cm,但压力还是使汽油涌进了土壤里。据估计,有60万L易爆汽油渗入了土壤。这些汽油约能装满18个油罐车。大量的燃料就这样浪费了。
汽油泄漏的地点距离改革街区的污水隧道仅数米之遥。汽油根快扩散到隧道周围的土壤里,通过裂缝渗透到了污水下水道中。泄漏的汽油接着渗进了供水管道周围的土壤里,进入了改革街区的饮用水供应系统。

破解疑团

调查人员明白了汽油流到下水道并流入供水管道的过程,但他们不明白,为什么4h内发生了那么多次的爆炸?
调查过程中发现,瓜达拉哈拉市为拓展轻轨系统,增建了一条新的地铁线。然而,在开挖新地铁线时,工程师遇到了难题——城市污水排放主管挡在了前面。这样他们不得不将污水排放主管改成U形管道,从地铁线路的下方通过。调查人员推断,爆炸是从污水排放主管围绕地铁隧道的部分开始向南接连发生的。
污水管道修建时向下倾斜,污水在重力作用下向下流动。但新地铁线的修建迫使污水管道中新增的一段管道要将污水向上输送。这段管道只是为输送液体的污水而设计,却出现了非常严重的后果。因为污水虽然可以流过U形管道部分,排出下水道,但气态汽油被困在污水管道中高于地铁线路的部分。
爆炸发生前3天,改革街区居民抱怨的气味就来自下水道。
爆炸发生前36h,气态汽油开始集中,一些气态汽油从下水道井盖和排水管中飘了出来,其他气态汽油则在污水排放管道不同地段中聚集,形成极易爆炸的汽油罐。改革街区的地下污水排放主管和一些支线管道中形成了许多的汽油罐。
由于气态汽油在污水排放主管中会间或形成阻塞,所以,有的地方汽油浓度高,有的地方汽油浓度低。充满气态汽油的污水支管和污水主管中的汽油浓度不同,浓度较高的地方会首先发生爆炸。索古乐工作的玉米饼店就处在汽油浓度较高的位置,所以首先发生了爆炸。随着浓度越来越高,爆炸就接二连三地发生了。

爆炸导火索

事故的链条基本完整了,但一个大问题仍然没有答案。汽油泄漏已经持续了几个月,为什么爆炸会发生在4月22日?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调查人员不得不追溯到爆炸前几天。
4月18日晚上,居民夜不能寐,不光是因为地下管道散发出的难闻气味,还有难以忍受的高温,瓜达拉哈拉市的温度当时达到了31℃。高温天气一直持续到了4月22日凌晨。
空气中的热量扩散到了排水沟中,致使更多的气态汽油飘到了街上。最后达到了燃点,需要的只是一点火星。
金属碰撞金属会产生火花。正是调查气味来源的工作人员用撬棍撬开下水井盖或者把井盖放回到井口的时候产生了致命的火星,而这些火花成了这次大爆炸的导火索。

对悲剧的反思

首先值得深思的是政府和相关部门监管的职责问题。
水务局在灾难发生前几天进行的检测已经显示,爆炸的可能性是100%。为什么有关部门没有人出面下达撤离这一地区的命令,挽救数百人的生命呢?这让市政府的公信力大大下降。
其次是相关负责人员的责任承担问题。检察总长办公室的调查结果致使9人被警方拘捕,他们是:市长安立奎·道·弗罗里斯,4名国有石油公司的官员,3名水务局的工作人员,还有1名政府官员。他们被羁押了8个月,但案子最终没有得到审判,他们都被无罪释放。对这起悲剧事件审查的结果是:没有人应该对事故负责。
世界最大的保险组织英国劳合社对这起灾难承担了赔偿责任。据统计,这些损失将在3~10亿美元之间。但在这场悲剧中,老百姓所付出的代价是无法估算的。
任何突发事件都是可以避免的,关键是预防和监测,还有就是各个部门相关职责的完善和到位。
悲剧发生后,墨西哥国有石油公司的炼油厂被关闭了,高压汽油输送管道也被迁出了市区。
如今,瓜达拉哈拉市新的污水排放管道安装了监控系统。这套系统不断检测污水排放管中的汽油和毒素的含量,希望同时也有理由相信,类似的悲剧不会再发生了。

足球豪门

球队档案

球队全名:瓜达拉哈拉芝华士竞技俱乐部
英文名:Club Deportivo Chivas de Guadalajara S.A. de C.V
所属国家:墨西哥
联赛级别:墨西哥足球超级联赛
球队主场:Estadio Omnilife
球队主席:Jorge Vergara
球队教练:Jose Luis Real
球衣赞助:锐步
2010年南美解放者杯赛中,瓜达拉哈拉作为特邀球队直接进入16强,先后淘汰萨斯菲尔德、巴拉圭自由和智利大学队,打进决赛。不过最后遗憾的以总比分3比5败给巴西国际,获得亚军。

球队阵容

NO
名字
身高cm
体重kg
生日
国籍
出场
替补
进球
前锋
                   
21
安东尼奥·萨拉萨尔
178.0
73.0
--1989-02-07
墨西哥
0
0
0
0
0
14
哈维尔·埃尔南德斯
172.0
62.0
--1988-06-01
墨西哥
0
0
0
0
0
15
赫苏斯·帕迪利亚
180.0
68.0
--1987-03-03
墨西哥
0
0
0
0
0
9
奥马尔·阿雷利亚诺·里贝隆
174.0
70.0
--1987-06-18
墨西哥
0
0
0
0
0
0
奥马尔·布拉沃
169.0
71.0
--1980-02-17
墨西哥
0
0
0
0
0
中场
                   
16
戴维·伊万·索利斯
173.0
59.0
--1987-03-05
墨西哥
0
0
0
0
0
8
马尔科·法比安
170.0
65.0
--1989-07-21
墨西哥
0
0
0
0
0
24
胡利奥·塞萨尔·纳瓦
170.0
58.0
--1989-12-19
墨西哥
0
0
0
0
0
18
哈维尔·巴埃斯
170.0
63.0
--1987-07-22
墨西哥
0
0
0
0
0
13
塞尔吉奥·阿维拉
168.0
62.0
--1985-09-02
墨西哥
0
0
0
0
0
7
冈萨洛·皮内达
177.0
67.0
--1982-10-19
墨西哥
0
0
0
0
0
11
拉蒙·莫拉莱斯
180.0
62.0
--1975-10-08
墨西哥
0
0
0
0
0
10
阿尔贝托·梅迪纳
170.0
65.0
--1983-05-29
墨西哥
0
0
0
0
0
17
塞尔吉奥·阿毛里·庞斯
179.0
73.0
--1981-08-13
墨西哥
0
0
0
0
0
后卫
                   
2
马里奥·德·卢纳
179.0
76.0
--1988-01-05
墨西哥
0
0
0
0
0
25
胡安·安东尼奥·奥坎波
176.0
70.0
--1989-07-11
墨西哥
0
0
0
0
0
20
埃德加·梅吉亚
175.0
70.0
--1988-07-27
墨西哥
0
0
0
0
0
5
帕特里西奥·阿劳霍
175.0
72.0
--1988-01-30
墨西哥
0
0
0
0
0
6
奥马尔·埃斯帕萨
174.0
64.0
--1988-05-21
墨西哥
0
0
0
0
0
19
何塞·乔尼·马加利翁
178.0
74.0
--1981-11-21
墨西哥
0
0
0
0
0
3
阿隆·加林多
180.0
75.0
--1982-05-08
墨西哥
0
0
0
0
0
4
埃克托·雷诺索
190.0
88.0
--1980-10-03
墨西哥
0
0
0
0
0
门将
                   
23
维克托·乌戈·赫尔南德斯
183.0
82.0
--1986-05-19
墨西哥
0
0
0
0
0
1
路易斯·埃内斯托·米歇尔
178.0
75.0
--1979-07-21
墨西哥
0
0
0
0
0
教练
                   
0
弗朗西斯科·拉米雷斯
0.0
0.0
--1965-11-28
墨西哥
0
0
0
0
0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