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雪飘飘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本剧故事起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截止到九十年代末期,时间跨度大概有二十多年。  1977年北京。北方大学的校园中从未有过今天的热闹场面,一批饱经人生磨难的"老三届"们重新获得了渴望已旧的求学机会,他们即将续写逝去的青春断代史,用他们特殊的人生阅历和饱满的生活激情,以次为生活的起点,在以后的岁月中不断认识和发现自己,寻找和实践着自己的人生理想,从而成为极富特色的"七七级""七八级",逐步成为我们今天社会的中坚力量。

基本资料

片名:瑞雪飘飘
剧照
导演:陈雨田
地区:大陆

演员表

角色 演员 备注
丁一夫 徐涛 ----
谷雨 牛莉 ----
那老大 夏和平 ----
小夯 刘桦 ----
陈二喜 张兆北 ----
那老二 丛林 ----
何乙 宗平 ----
田贵成 楚健 ----
何萌 王深深 ----
何甲丁 马书良 ----
齐老头子 宋戈 ----
那老太太 黎频 ----
索明 李红翔 ----
徐黛 刘丹 ----
于姗 岳秀清 ----
吴家驹 吴刚 ----

剧情概述

本剧故事起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截止到九十年代末期,时间跨度大概有二十多年。 1977年北京。北方大学的校园中从未有过今天的热闹场面,一批饱经人生磨难的"老三届"们重新获得了渴望已旧的求学机会,他们即将续写逝去的青春断代史,用他们特殊的人生阅历和饱满的生活激情,以次为生活的起点,在以后的岁月中不断认识和发现自己,寻找和实践着自己的人生理想,从而成为极富特色的"七七级""七八级",逐步成为我们今天社会的中坚力量。
这是一个群像戏,有着浓郁的北京地域文化特征,很难从中提炼出一个完整的故事或情节来,剧本着力表现的是由于他们性格上的千差万别、行为方式的不同而各自展开的一段有意义的生活。这不,开学报到中,你可能再也看不到这样一只"杂牌儿军"。首先走来的是身着黄大衣的那老三,他总是行色匆匆,以职业社会学家自居。虽然是典型的皇族后代,家中也有一对被北京文化浸淫颇深的活宝兄长,但他对提笼架鸟的遗老遗少作风很是不放在眼里,为了表示自己的自觉,他改名叫丁一夫,一生都在思考着一些属于全人类的事:人口控制、沙漠治理、能源短缺等。他整日燃烧在自己的使命中,不惜为此奔忙,终至与妻子分道扬镳。但他单纯的生活态度和执着的追寻理想的行为方式是可爱的,在博得大家会心微笑的同时,会咂磨出生活的那点滋味、感受出人生的那点盼头来。
他们是一群生活态度乐观的普通人。能说会道的曹家驹幽默风趣,充满智慧;有过心灵创伤的何乙生活态度坚定、顽强;高干子弟索明因为一次人生失误而改变了自己寻常的处世哲学,变的更加成熟和宽容;农村考来的田老二身背着两辫大蒜进了校们,在生活费极度困难的情况下,他用朴素、乐观的精神战胜自己,也感动着周围的人;用自己的婚姻做赌注,相信只有靠自己改变命运的谷雨;善良贤惠的于姗钟情死去的丈夫,她对北大荒怀着深深的眷恋,因为丈夫永远的留在了北大荒、留在了他们开始人生篇章的那块热土上……
与这些人的生活和命运息息相关的还有另外一些人,他们的生活中不曾有过激荡,不曾感受过这些老三届们的刻骨铭心,但他们是北京地域文化的痴迷者、承袭者,他们是一群充分感受生活、惠泽人生的平民百姓。他们在人物的色彩和鲜明性上独树一帜,成为看似平凡生活中的一点亮色。剧中从言谈举止、行为方式、思维方式活化了天子脚下的一个四合院,活化了那家两兄弟对北京文化的向往、追求和痴迷。

分集剧情

分集查询 收起查询
  • 第1集
      1977年的北京,高考恢复,那家二儿媳和那家老三丁一夫双双金榜题名。在北大荒插队的那家邻居陈二喜即将刑满出狱,他哥哥大喜也在北大荒插队,受人陷害冤死在那里,嫂子于姗到北京参加高考,把侄女小雪留在北大荒托小夯等知青照顾。
  • 第2集
      北方大学社会学系辅导员谷雨也是知青,她本来与陈二喜有恋情,但为了成为工农兵学员跟公社书记儿子过河卒结婚。那老二是一个古旧家具迷,他媳妇为这没少跟他吵架。北方大学学生会竞选,丁一夫脱颖而出受到学生拥戴,但何乙把丁一夫的锋芒分去不少,同学吴家驹自告奋勇去打探何乙的背景。
  • 第3集
      农民出身的田贵成学习刻苦,他媳妇要到学校来找他。谷雨的“丈夫”过河卒来电报说也要到学校来,谷雨到男宿舍商量对策,大家研究出对付过河卒的办法。二喜回城后当了一名清洁工,刚刚返城的小夯带回了哥哥坟上的一把土,二喜非常难过。
  • 第4集
      干部子弟索明也是北大荒插队知青,回城前他点了知青痛恨的劳资科长家的柴火垛,警察到学校把他带走。过河卒来了,在丁一夫和吴家驹的配合下,他答应离婚。那家老大对北京民俗研究很深,但有一种不被人理解的孤独感。
  • 第5集
      田贵成在学校打短工维持学业,于姗和谷雨常暗中帮他。那老大、那老二兄弟俩为搞研究决定去山东找有价值的东西。过河卒的父亲辞了二嫂的临时工作,使本来就非常拮据的田贵成雪上加霜。那家两兄弟到山东碰上古董贩子,双方言语不和。
  • 第6集
      那家兄弟被当地公安当做古董贩子抓起来。两兄弟从山东回来后,那老二媳妇与他离婚。在办事处,那老二对一个木柜子发生浓厚兴趣,忘了此行的目的,那老二媳妇痛苦地离去。
  • 第7集
      北方大学举行毕业典礼,丁一夫和谷雨也明确了恋爱关系,并在同学们的祝福声中举行了简朴的婚礼。在同学们即将与北方大学告别的时刻,他们又想起了曾经的同学、朋友——索明。此时的索明刚好出狱,他的神情中多了几许沧桑与惆怅。已经多时不露面的劳改队队长何甲丁也来到了北方大学,他此行的目只有一个,就是让何乙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下,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使何乙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二喜在平淡的生活中总有些不满足,他总想干点什么,这个想法恰巧与小夯不谋而合,两个人倒腾起了小买卖。二喜知道谷雨已经结婚,他也觉得这个结果对谷雨是很好的,但是每当想起来,还是有一些辛酸。
  • 第8集
      谷雨和丁一夫开始了婚后的甜蜜生活。谷雨崇拜丁一夫不顾一切的“非常”行为,丁一夫的外号叫“丁大侃”,在谷雨看来,丁一夫的魅力全在这一侃中展示无疑。索明出狱来到郊区文化馆工作。他迷恋起了文学创作,但是却屡战屡败,似乎成了一个不知疲倦的唐吉珂德。吴家驹召集同学们去看索明,老同学见面非常高兴,大家不约而同想起了班长徐黛。原来毕业之后,徐黛在感情上受了一次打击,从那次打击之后就养成了洁癖的毛病,她平时只和索明偶尔有些接触。
  • 第9集
      吴家驹派车去接徐黛来和同学们见面,哪知徐黛出一次门很麻烦,比如她就连出门要用的钱都要消毒后再使用。徐黛终于被接来了,在老同学面前,她也有些放松,所以也没有显得有什么不和谐。丁一夫说起了小夯家的经济困难,因为都曾经在北大荒插队,所以大家都想伸出援助之手。在吴家驹的策划下,徐黛教训了伤害过自己的人,同时也帮助小夯家解决了燃眉之急。吴家驹要给于姗介绍对象,对方竟是那老二。在双方见面的一天,那老二却正在农村寻觅他钟爱的古旧家具,于姗虽没见到那老二本人,但通过与那老太太和那老大的交谈,却也感受到了这一家人的可爱和幽默。小夯和二喜决定做买卖开饭馆,可在换房时又碰上了麻烦……
  • 第10集
      关键时刻,于姗送来了丈夫大喜的抚恤金,替二喜和小夯解了围。于姗的行为令二喜左右为难,他需要钱,但这是哥哥大喜用命换来的,这使得二喜本来已经十分复杂的心情又添了些许的沉重,他只想用苦干换来好的结果,不辜负家人的祝福和期望。正当小夯和二喜将全部的热情投入到开业之前的准备工作之时,小夯的父亲节外生枝——原来这处小门脸房是用小夯家的两间大北房换来的,小夯的父亲在搬家时看到这处破败的房子,心里不是滋味,所以老头拒绝下车!在僵持不下时,还是吴家驹想出办法,把倔强的老爷子哄下了车。
  • 第11集
      时间已经到了八十年代中期,许多人的观念有了转变,谷雨就是其中的一人。有一次,谷雨在逛商场时被厂家聘为临时时装模特。一晚上的风光使谷雨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但执着于理想的丁一夫却依然如故。那老二和于姗终于确定了恋爱关系。小夯和二喜经营的小饭馆要开业了,约好了请那老大写一幅对联。匆忙中,那老大把给别人写的一幅对子错拿了过来,这业也开不成了,众人急得团团转。最后那老大当众临时重新写了对联。那老大的行为引起了徐黛的注意,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对那老大的欣赏。谷雨开始表现出了对丁一夫的不满,她想让丁一夫调换工作,但是丁一夫依然我行我素,两个人渐渐有了分歧……
  • 第12集
      小饭馆开业没几天,就被工商所收去了营业执照。情急之下二喜竟找来了一个算命的瞎子。算命瞎子的一番胡言乱语使本已十分焦急的小夯忍无可忍,就在这时,工商所的管理员小董送还了营业执照,在攀谈中,小董得知小夯也是北大荒知青,并且二喜的哥哥大喜还死在了那里,共同的经历使他们很快熟悉并亲密起来。丁一夫要去参加西北讲师团,他在誓师大会上做着激情演讲,也只有在这种场合中,丁一夫才是自信和潇洒的。谷雨得知丁一夫报名去讲师团,这更让她觉得丁一夫是一个始终不能开窍的人,所以,她也只能把女儿送到丁一夫正在演讲的地方,想以此使丁一夫不要过分陶醉。即使这样,丁一夫还是决绝地走了,谷雨万分惆怅地带着女儿到火车站前来送行。于姗与那老二要结婚了,二喜为嫂子的幸福而祝福,但他同时不免想到了哥哥大喜,外表刚硬的汉子也变得极度脆弱。在于姗与那老二结婚的头天晚上,执迷的那老二却还在郊区等着收购古旧家具,以至于急坏了那老太太……
  • 第13集
      那老二为了收家具在郊区呆了一整夜,第二天,当他风尘仆仆地回来时,家门口的大红喜字让他想起了一切,他吓了一机灵。那老太太没等那老二进门,追出来呵斥他,还是四妹替他解了围,让他赶紧出门剪头。那老二在街上却又发现了新鲜玩意儿……一个卖砚台的老农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老二受不住诱惑,掏出仅有的钱还搭上了身上的外衣外裤买下了这方砚台。大冬天,那老二穿着单衣单裤行进在马路上显得格外的耀眼。家门口,送亲的队伍早已经等候多时了……
  • 第14集
      那老二买了一方砚台回家,参加婚礼的人都在焦急地等待着这位姗姗来迟的新郎。可到了家门口,那老二和哥哥那老大却在大冷的天里,身着单衣单裤,把玩着手中的这方古砚,又云游到他们自己的世界中去了……婚礼上,又是吴家驹一个人唱独角戏,婚礼上的气氛温馨动人。小夯的饭馆生意日渐红火,他想扩大经营规模,于是打起了隔壁马氏兄弟的主意。小夯先是采取入股的方式,把马氏兄弟的店面纳入饭馆名下,接着又让人装作房管所的人,似乎无意地向马氏兄弟透露此地要拆迁的消息,马家兄弟因而急着将自己手中的股份以低廉的价格卖给了小夯。于是,小夯成了这个饭馆的大股东,而小夯在做这一切时,并未向二喜透露任何消息……此时的丁一夫已经成为了一位知名的学者,他越是有成就,离谷雨的愿望越远,两个人的感情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谷雨在一次商业谈判中意外地与何乙相遇了……
  • 第15集
      老同学见面分外兴奋。何乙已经拥有一家实力雄厚的公司,他的个人资产也达到了相当可观的程度。他向谷雨倾诉了内心的真情实感,两个人的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马家兄弟被骗后非常气愤,找上门来与小夯讲理,小夯再次用钱摆平了一切。二喜从马家兄弟处得知,小夯用卑鄙的手段骗了他们后,自己也是受骗者。二喜本来将他与小夯的友情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所以遇此变故,他根本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万分痛苦下,二喜同小董倾诉心中的苦闷。已得到一切的小夯也无法排遣内心的孤寂和彷徨,他一个人喝闷酒,忍受内心的万分煎熬……
  • 第16集
      小夯设计得到的一切并没有收到他预期的效果。半年后,饭馆的生意就非常萧条,他打算开歌厅并包装了女歌手何萌。丽萌歌厅开业了,小夯一时陶醉在虚幻中不能自拔。何乙介绍谷雨去了一家外资公司,谷雨凭着年轻漂亮博得了老板的赏识。在同何乙的接触中,谷雨渐渐发现何乙身上有她欣赏的东西,两个人的关系有了进展。一次,谷雨同何乙在一起,被小夯无意之间发现,他打电话通知了丁一夫。丁一夫赶来时正发现谷雨同何乙有些亲密的举动,盛怒之下,他也就是扯下了桌布,并扬言找何乙的领导去。小夯抱打不平打伤了何乙。丁一夫同谷雨的婚姻走到了尽头,二人离婚了。谷雨来医院看望受伤的何乙,当是看到了何乙曾经向她提起过的何萌,也就是何甲丁的女儿,同时也是小夯包装的歌手。看着何萌对和乙的悉心照料,谷雨默默离去……
  • 第17集
      年三十晚上,吴家驹陪刚刚离了婚的丁一夫过年。两个人推心置腹地说了很多心里话。为了小夯打何乙的事,何萌同小夯翻了脸,并解除了双方的合同关系。吴家驹出主意,想撮合那老大同徐黛的关系。丁一夫硬着头皮回家找到大哥讲明情况。大哥始终没有什么明确态度,等丁一夫觉得这事没谱要把徐黛的照片拿走时,大哥发话了……当天夜里,那老大辗转反侧地失眠了。同小夯分手后,陈二喜又开了家小饭馆,但是二喜的情绪一直没有什么好转,他决定到南方去发展,小董到机场来送行。索明一直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他也做起了音像制品的买卖,可惜血本无归,为了帮助他躲避债主的纠缠,吴家驹把他送上了开往东欧的火车……
  • 第18集
      何萌依然来照料受伤的何乙,她觉得自己是替父亲何甲丁来还债的,但在这个过程中,她产生了比较复杂的感情。谷雨对何萌同何乙的关系有些心绪不宁。清晨,一夜失眠的谷雨来到医院,同何乙的言谈中发现双方的感情有些疏远。谷雨知道自己的这段感情可能不会有什么结局,自尊心极强的她流着泪离开了医院。二喜走后,小夯越发消沉。生意做大了,可是他经常沉浸在往事中无法自拔。田贵成作为海外学者回到北京,他此行有一个计划,就是拍摄一部纪录片,以那家为对象,将北京的风俗人情记录下来。吴家驹正好召集了多日不见的同学们聚会,为田贵成出谋划策……
  • 第19集
      那老太太病了,众人赶到,可是却闹了一场虚惊,老太太又缓过来了。那老二打听到京郊有古旧家具库房,他匆匆赶去。那老二在库房中呆了很久的时间,看门人误以为没人,将那老二锁在了库房中。第二天,田贵成和吴家驹带着拍摄小组前来采访,那老二道出了心声,他希望有人能出资建一座博物馆,他把自己的收藏会无偿捐献出去。正说着,何乙进门了,吴家驹对那老二说,这就是给你出资建博物馆的人。徐黛终于在众人的撮合下同那老大见面了。徐黛被那老大的真情打动,两个封闭在自我世界中的人,找到了他们自己的沟通方式。索明从东欧归来,吴家驹去车站接他。索明稀奇古怪的打扮非常好笑,索明向吴家驹道出了其中的苦衷……
  • 第20集
      小夯在情感的失落中煎熬着,他甚至变得有些精神错乱。白纸坊出事了,小夯经营的歌厅和饭店等相继倒塌,小夯反而变得平静了。那老二的媳妇在电视中看见那老二正在接受采访,她流下了眼泪。她给那老二写了一封长信,终于把郁积多年的愧疚之情一吐为快,并告诉他,自己在十几年里,也替那老二收集到了一些珍贵的木器。何乙投资的博物馆开业了,热闹过后,何乙却走了,他告诉谷雨,他想去寻找心中的那个小芳,就是曾经的未婚妻。在白纸坊倒塌的废墟上,二喜和小夯和解了,他们共同怀念那段美好的时光。丁一夫要出国考察,临行前,谷雨开车带女儿来到机场告别。看着冲天而上的飞机,谷雨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事……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