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郎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王郎(?—公元24年5月),本名王昌,赵国邯郸人,新朝末年群雄之一,割据河北。起初以卜相为业,后来诈称自己是汉成帝之子刘子舆,以图大事。公元23年,汉宗室刘林和大豪李育等拥立他为汉帝,都邯郸,史称这一政权为赵汉,以区别于汉延宗更始帝刘玄的玄汉、汉昌宗建世帝刘盆子的赤眉汉。公元24年农历五月,刘秀破邯郸,王郎兵败出逃,途中被杀。自公元23年十二月登基为汉帝,至公元24年五月政权覆亡,共在位两年。

生平事迹

王郎,本名王昌,冀州赵国邯郸县许游村(今河北省邯郸市王郎村)人,五岁上私塾聪明好学,八岁时父母双亡,十岁时便随舅舅走南闯北做生意,常接触社会上三教九流人物,江湖义气极浓。成年时,刀、箭、拳、棒无不娴熟,通晓天文、历法,精通相面算命之术。遂以占卜为业,发现河北有天子之气,即诈称自己是汉成帝之子刘子舆,以图大事。
王莽建立新朝之前,长安就有人自称是汉成帝的儿子“刘子舆”,而被王莽诛杀。王郎利用这一事件,诈称自己是真正的“刘子舆”,王郎与赵缪王之子刘林说自己是为了避免当时的皇后赵飞燕的迫害,逃到蜀地,获知河北有天子之气,又辗转至河北。西汉宗室刘林便与赵国豪族李育、张参等人筹划,共同拥立王郎为汉帝
当时有传言赤眉军将渡黄河北进,更始元年(公元23年)十月,更始帝刘玄命破虏将军、行大司马事刘秀平定河北。刘秀访邯郸会见刘林。刘林建议刘秀决堤淹死河北的赤眉军(其实只有少量赤眉军),刘秀没有同意,离开邯郸,北向真定
公元23年十二月,刘林率数百车骑入邯郸城,清晨在赵王宫殿,王郎即皇帝位[王郎即“汉继帝”],建立了自己的政权,史称这一政权为赵汉,以区分于更始帝刘玄的玄汉、建世帝刘盆子的赤眉汉。王郎任命刘林为丞相,李育为大司马,张参为大将军。王郎派军占领冀州、幽州,他利用民众依然思汉的心理,宣称新朝建立之前反对王莽翟义没有死,而在拥护他,从而获得声望。赵国以北、辽东以西被王郎管辖。当即王郎颁布圣旨:“天下有得刘秀首级献于朕者,赏邑10万户。”
更始二年(公元24年)初,刘秀募兵壮大实力,刘植耿纯率宗族宾客二千余人归刘秀。上谷太守耿况渔阳太守彭宠派遣突击骑兵支援刘秀,王郎开始处于劣势。之后,王郎在河北各地连战连败。四月刘秀进军邯郸。五月邯郸城破,王郎乘夜逃出邯郸,途中被杀。《后汉书·王霸传》称王郎被刘秀部将王霸所杀。至此赵汉政权结束。

史籍记载

原文

王昌,一名郎,赵国邯郸人也。素为卜相工,明星历,常以为河北有天子气。时赵缪王子林好奇数,任侠于赵、魏间,多通豪猾,而郎与之亲善。初,王莽篡位,长安中或自称成帝子子舆者,莽杀之。郎缘是诈称真子舆,云“母故成帝讴者,尝下殿卒僵,须臾有黄气从上下,半日乃解,遂妊身就馆。赵后欲害之,伪易他人子,以故得全。子舆年十二,识命者郎中李曼卿,与俱至蜀;十七,到丹阳;二十,还长安;展转中山,来往燕、赵,以须天时”。林等愈动疑惑,乃与赵国大豪李育、张参等通谋,规共立郎。会人间传赤眉将度河,林等因此宣言赤眉当至,立刘子舆以观众心,百姓多信之。
更始元年十二月,林等遂率车骑数百,晨入邯郸城,止于王宫,立郎为天子。林为丞相,李育为大司马,张参为大将军。分遣将帅,徇下幽、冀。移檄州郡曰:“制诏部刺史、郡太守:朕,孝成皇帝子子舆者也。昔遭赵氏之祸,因以王莽篡杀,赖知命者将护朕躬,解形河滨,削迹赵、魏。王莽窃位,获罪于天,天命佑汉,故使东郡太守翟义、严乡侯刘信,拥兵征讨,出入胡、汉。普天率土,知朕隐在人间。南岳诸刘,为其先驱。朕仰观天文,乃兴于斯,以今月壬辰即位赵宫。休气熏蒸,应时获雨。盖闻为国,子之袭父,古今不易。刘圣公未知朕,故且持帝号。诸兴义兵,咸以助朕,皆当裂土享祚子孙。已诏圣公及翟太守,亟与功臣诣行在所。疑刺史、二千石皆圣公所置,未睹朕之沉滞,或不识去就,强者负力,弱者惶惑。今元元创痍,已过半矣,朕甚悼焉,故遣使者班下诏书。”郎以百姓思汉,既多言翟义不死,故祚称之,以从人望。于是赵国以北,辽东以西,皆从风而靡。
明年,光武自蓟得郎檄,南走信都,发兵徇帝县,遂攻柏人,不下。议者以为守柏人不如定巨鹿,光武乃引兵东北围巨鹿。郎太守王饶据城,数十日连攻不克。耿纯说曰:“久守王饶,士众疲敝,不如及大兵精锐,进攻邯郸。若王郎已诛,王饶不战自服矣。”光武善其计,乃留将军邓满守巨鹿,而进军邯郸,屯其郭北门。
郎数出战不利,乃使其谏议大夫杜威持节请降。威雅称郎实成帝遗体。光武曰:“设使成帝复生,天下不可得,况诈子舆者乎!”威请求万户侯。光武曰:“顾得全身可矣。”威曰:“邯郸虽鄙,并力固守,尚旷日月,终不君臣相率但全身而已。”遂辞而去。因急攻之,二十余日,郎少傅李立为反间,开门内汉兵,遂拔邯郸。郎夜亡走,道死,追斩之。

译文

《王昌传》
王昌,又名王郎赵国邯郸人。本来是个占卜、看相的人,对天文历数有些研究,常以为河北有天子气。这时赵缪王的儿子刘林喜爱术数,任侠行义于赵魏间,与豪强不法之徒多有相通,而王昌与之相亲善。起初,王莽代汉时,长安中有自称是成帝的儿子刘子舆的人,王莽将他杀了。王郎缘着这条线索诈称自己是真子舆,说:“我母亲本是成帝的歌女,有次下殿时突然仆倒,很快有一道黄气从上下通过,过了半天才苏醒过来,就这样怀了孕住在馆舍中,生子后赵后想谋害她,就用别人的婴儿将他换了,因而保全了生命。子舆十二岁时,有一个识命的郎中叫李曼卿的将他带到蜀中;十七岁时,到了丹阳;二十岁时,回到长安;辗转往来于中山、燕赵之间,以等待天时的到来。”刘林等更加疑惑,就与赵国的大豪李育、张参等通谋,共同策划拥立王郎。正好人们传说赤眉将渡黄河,刘林等因此宣言赤眉当至,立刘子舆看众人的反应,百姓多相信了。
更始元年(公元23年)十二月,刘林等就率车骑数百,一早进入邯郸城,在王宫停下,立王郎为天子。刘林为丞相,李育为大司马,张参为大将军。分别派遣将帅,夺取幽州、冀州。移送檄文到州郡说:“诏令各州刺史、郡太守:我是孝成皇帝的儿子刘子舆。昔日遭赵氏的祸害,王莽代汉后杀了假子舆,幸赖有知天命的人保护着我,得以从河滨脱身,销声匿迹于赵魏之间。王莽窃位,得罪于天,天命佑我汉室,所以派东郡太守翟义、严乡侯刘信拥兵证讨,出入于胡人、汉土之间。普天之下,率土之滨,知道我隐蔽在人间。南岳的诸刘,都是我的先驱。我仰观天文,知天意要我在这里兴起,于是以今月壬辰即位赵宫。祥气熏蒸,应时雨降。我听说为国主的,儿子继承父位,这是古今不变的法制。刘圣公不知我在,暂时做了皇帝。他们仗义兴兵,都是帮我,都应当分封土地使他们的子孙都能享福。我已下令圣公及翟太守,快点与功臣们都到我这里来。有人怀疑刺史、二千石都是圣公所设置的,没有看到我的沉滞和遭遇,有的不明去就,强壮者自恃其力,衰弱者惶恐疑惑。现在平民百姓饱经创痍,死伤恐怕已经过半了,我感到很悲痛,所以派遣使者颁下诏书。”王郎看到百姓思念汉朝,又有很多人说翟义还没有死,所以说了这些假话以顺从民望。于是赵国以北,辽东以西都望风披靡。
第二年,光武从蓟县得到王郎的檄书,连忙赶到信都,发兵攻旁县,又转攻柏人,没攻下。议论的人们以为围攻柏人不如平定巨鹿,光武于是引兵到东北围攻巨鹿。王郎太守王饶据城坚守,连攻数十日不克。耿纯建议说:“久围王饶,士众疲敝,不如以大兵精锐,进攻邯郸。如杀了王郎,王饶就可以不战而降了。”光武以为此计甚好,就留将军邓满围巨鹿,自率大军进攻邯郸,屯兵于城郭北门。王郎数次出兵都失利,于是派遣其谏议大夫杜威持着符节向光武请降。杜威假称王郎实在是成帝的亲生子。光武说:“即使成帝复生,天下也不可得,何况是冒称子舆的人呢!”杜威请求封其为万户侯。光武说:“能顾全他的生命就行了。”杜威说:“邯郸虽然鄙小,但尽力固守,还可以坚持相当时日,总不能君臣相率保全生命而已。”于是辞去。光武急攻,二十余日,王郎少傅李立做了反间,打开城门迎接汉兵,于是攻拔邯郸。王郎乘夜逃亡,走上了绝路,被追兵杀死。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