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芝泉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王芝泉,女,国家一级演员。工刀马旦、武旦,表演特点“稳、准、狠、险、美、帅”,柔中见刚、刚柔相济、打中有做、舞表结合。1961年毕业于上海市戏曲学校第一届昆剧演员班,师承方传芸、松雪芳、张传芳。主演的大戏有《白蛇传》、《白蛇后传》、《三打白骨精》、《红娘子》、《上灵山》、《无盐传奇》等及传统折子戏《挡马》、《扈家庄》、《盗库银》、《雅观楼》、《虹桥赠珠》、《请神降妖》、《百鸟朝凤》等塑造了个人独特的艺术风格。被誉为中国“武旦皇后”。

基本介绍

表演特点

王芝泉

王芝泉

王芝泉,上海市戏曲学校首届昆曲班毕业,师承方传芸、松雪芳、张传芳,专攻刀马旦、武旦。
她的表演特点“稳、准、狠、险、美、帅”柔中见刚、刚柔相济、打中有做、舞表结合。功底深厚,嗓音清亮,是一位文武双全的难得人才,被誉为“武旦皇后”。她的拿手戏有《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白蛇后传》、《盗仙草》、《八仙过海》、《盗库银》、《扈家庄》、《请神降妖》、《雅观搂》等, 传统折子戏《挡马》一剧荣获文化部表演一等奖。

演出

曾数次赴香港、台湾演出,又先后赴美、英、丹麦、瑞典和日本等国演出。她的非凡表演,为观众所倾倒。
曾获得过全国戏曲会演主演一等奖,第四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宝钢杯高雅艺术奖及第三届上海戏剧主演一等奖。
又曾被评为上海市三八红旗手、上海市劳动模范,全国先进女职工、全国劳动模范及上海市优秀共产党员称号。现为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上海戏剧家协会会员。

艺术人生

艺不惊人誓不休

王芝泉

王芝泉

芝泉从小就多才多艺。刚入戏校学戏时,她曾学过花旦和老旦。王芝泉生来就有一副好嗓子,在全本《拜月亭》中,她演过王瑞兰的母亲,唱起老旦来,绰绰有余。后来,老师们发现她的腰腿特别好,开始培养她学刀马旦和武旦。从此,王芝泉就在武旦这一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俞振飞大师生前多次对人说起过:“要找王芝泉,得去练功房。”大师疼爱地形容她头发总是湿漉漉地粘在鬓角额头。在练功房地毯上的无数春夏秋冬,王芝泉汗水不知流了多少,刀枪把子也不知坏了多少,就连粗麻袋靠都穿坏了好几身。
王芝泉回忆,12岁的她就已和练功房结下不解之缘。她至今还记得老先生们的告诫:“你要将来的甜,就必须现在的苦。”戏校规定早上6点起床,可她4点就起来练私功了。除了老师教的东西,她还学舞蹈,练武术(),钻研艺术体操。毕业后,不管是平时开会学习,还是晚上睡觉,她都坚持压腿、吊腿。为了练好《百鸟朝凤》耍钢叉,她手臂腿上不知留下了多少乌青块。为了在《雅观楼》中反串李存孝,她穿厚底靴,苦练笔砚爪和长索,还学耍令旗。为演《劈山救母》,她和武生一起练“旋子”,居然一口气可以“飞”25个。

兰花逢春更芬芳

人们常说王芝泉是福将,凡重要的演出她似乎从没出过事故。比如打出手,是她的看家本领,而出手这个玩艺儿的风险很大,一次出手下来掉几支枪是常有的事。1961年,她从上海戏校毕业赴香港演出《白蛇传》,在“盗仙草”一折中大打出手,12场演出居然没掉过一次枪,把香港观众看得目瞪口呆。在台湾演“请神降妖”,她用靠旗打出手,也是枝枝都有着落。在新加坡演《盗库银》,她用两头锤当枪踢,救起了几根极为危险的长锤,让观众们欣喜若狂。王芝泉说,她的这种福气是苦练的结果。如果没有扎实的基本功,上帝才不会怜悯你呢!
正当艺术青春初放光彩时,祸国殃民的“四人帮”蛮横地扼杀了昆曲。和所有昆曲演员一样,王芝泉被剥夺了演出权利。但她坚信,自己所学武功总有一天能派上用场,被周总理誉为“兰花”的昆曲也总有一天会重放清香。
粉碎“四人帮”,兰花又绽放。1978年上海昆剧团成立,37岁的王芝泉喜返舞台。从《琼花》女战士丹竹,到《挡马杨八姐;从《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中白骨精,到《盗仙草》中白素贞,她以自己矫健的身手和扎实的功底,让观众目不暇接。

高压强迫不弯身

随着影
王芝泉

王芝泉

视艺术的迅速普及和流行文化的不断冲击,戏曲的境遇变得不容乐观起来。戏曲观众的逐渐流失,导致了昆剧观众面的狭隘,而且年龄相对偏高。面对快节奏的生活,舒缓柔和的昆曲甚至被人用上海话讽刺为“昆曲昆曲,目困目困(睡睡)吃吃”。此外,不满于歌星、影星的高收入,一些昆剧演员相继离开舞台,另谋生路,开始搞起所谓的“三产”,卖起了烤鸭,开起了饭店
面对昆曲发展的困境,王芝泉和她的“战友”们并没有灰心丧气。为了能像日本歌舞伎那样古曲唱新声,用现代的声光电手段来争取年轻观众,年过半百的王芝泉参加了充满试验性的昆曲大戏《上灵山》,并担纲主演孙悟空。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要改小嗓为大嗓,去适应武生行当的猴戏,难度实在太大。为了反串好孙悟空,演出悟空身上的猴气、猴趣、猴态,王芝泉到处拜师求教,随处模仿猢狲动作。她笑道:“演悟空,就要学悟空,用悟空‘顽石里生就顽石性,高压强迫不弯身’的顽强劲儿去克服困难。”

新松恨不高千尺

杜甫有诗云:“新松恨不高千尺,恶竹应须斩万竿。” 从《上灵山》后,王芝泉这位终身迷恋舞台的艺术家,在光环灿烂、好评如潮的黄金时刻,毅然决然开始了她所说的“战略转移”。那时,她曾清醒地表示,自己和昆
王芝泉

王芝泉

大班的同学都已年过半百,比当年演《十五贯》的“传”字辈老师岁数都大。为了昆曲的振兴和今后的发展,她决心移情于后一代,寄望于未来,像老师当年对自己那样,把一片忠于艺术的赤忱,转移到培育下一代身上去。
王芝泉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美猴王”成了“孩子王”后,带出了一批令人刮目的小武旦,使兰苑充满了生机和朝气。她和小她30岁的昆三班6位弟子朝夕相处,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同甘共苦。为使新苗茁壮成长,她言传身教,严格要求,不但教弟子刻苦练功,耍大刀,舞枪花,还教弟子们要有一颗为昆曲献身的心。瘦小的谷好好是6位弟子中入行最晚的,但由于她有一股拼劲,文戏基础好,嗓音宽厚,又会表演,短短几年中练就了一身钢筋铁骨,可以一口气连排4遍《昭君出塞》。

愿作春泥更护花

2007年,上海昆剧团在逸夫舞台举办了王芝泉传承成果展演,全面展示了这位昆曲“武旦皇后”20年来的武旦教学成果。
20年来,王芝泉坚持教学相长,不仅为昆剧,而且为京剧、梆子戏等剧种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武旦、刀马旦新秀,可谓桃李满天下。除了比她小30多岁的丁芸、谷好好等昆三班学员今日已成剧团顶梁柱外,学生钱瑜婷、林芝都是全国小梅花金奖得主。学生赵文英曾因一出《扈家庄》获全国戏曲青年组一等奖,杨亚男也因演出《三战张月娥》获全国第五届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奖赛武旦组金奖,成了获奖选手中年龄最小的一位,而徐州梆子剧团团长燕凌还曾喜获中国戏剧梅花奖。
王芝泉说,全国现存昆曲从业人员加在一起不过几百人,能演的剧目也已从“传”字辈老师手里的600余出减到如今的200余出。这一组数字实在令人警醒。
岁月悠悠,人生苦短。在经历了50多年的曲折坎坷之路后,王芝泉和昆大班的同学们都将让出“跑道”。但她永远铭记俞振飞老师1982年题赠上海昆剧团的那首《减字木兰花》:“行云回雪,几度沧桑歌未歇。大好河山,碧管红牙海宇宽。盛时新响,应喜后来居我上。老健还加,愿作春泥更护花。”为了留住昆曲的良辰美景,王芝泉表示,一息尚存,仍将奋斗不止。

艺术特色

67岁
王芝泉

王芝泉

的王芝泉是建国后培养的第一批昆曲演员。这个上海戏校第一届昆剧班被叫做昆大班,是公认为“创造奇迹的一代”。从蔡正仁岳美缇计镇华刘异龙方洋张铭荣,到去北京发展的杨春霞、蔡瑶铣……这个班学员的成才率之高、之后成为艺术家的人数之多,在新中国戏曲教育史上是罕见的。在第四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评比中,王芝泉和华文漪、蔡正仁、计镇华岳美缇同时问鼎,梅开五福,创造了这一中国戏剧最高奖评比的惊人纪录
他们不仅延续了典雅优美的昆曲艺术血脉,同时也改变了这一古典艺术和文化遗产前行的脚步与命运。
师承方传芸、松雪芳、张传芳、张美娟等京昆名家的王芝泉,在昆大班中是佼佼者。她功底深厚,嗓音清亮,是文武双全的难得人才。众所周知,600年来,昆剧艺术一向以小生、小旦、小花脸这“三小”为主,基本没有武旦这一行。而王芝泉从一个十几岁的天真小女孩始,经过顽强拼搏、勤学苦练,在昆曲舞台上塑造了白素贞、小青、红娘子、扈三娘、百花仙子等众多光彩夺目的艺术形象,最终为昆曲武旦争得了一席之地,还开发、发展了独具个性特色的“稳、准、狠、险、美、帅”,柔中见刚、刚柔相济、打中有做、舞表结合的武旦艺术,因此被誉为昆曲“武旦皇后”。

个人轶事

王芝泉

王芝泉

在这些孩子论年龄比王老师的外孙女都小。王倩澜讲了个故事。王老师外孙女难得回国一次,可王老师要上课也没什么时间陪她,她就跟着去了课堂。中间有事,她叫:“外婆,外婆。”叫了五六声王老师都没听见。没办法她叫了一声:“王老师。”“哎,谁叫我?”
男王老师说,以前王芝泉回到家总是说今天自己练功演出怎么怎么样,回到家就是这些学生怎么怎么样了。
王芝泉老师也讲了个故事。有一次她演出,她的老师(对不起我忘记名字了)就在侧幕跟她一起做动作,做着做着就忘了这是演出就走到台上来了,指导她这个动作不能这样做是这样的。台下先是一片哗然,然后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她说:“我的老师当年就是这样教导我的,所以我也有责任教好我的学生。”男王老师赶紧和六个小孩儿说:“你们要当心哦。说不定哪天演出你们王老师也不小心冲到台上去哦。”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