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同愈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王同愈(1856-1941年),字文若,号胜之,又号栩缘,江苏元和人,晚清民国年间著名学者、藏书家、书画家、文博鉴赏家。光绪十五年(1889)进士,后为江西学政、顺天乡试考官、湖北学政。曾与张謇等主持江苏省铁路事宜。辛亥革命时,隐居上海。晚年定居嘉定。长于算术。著有《栩缘随笔》等。其书画篆刻皆工

简介

字栩园,号胜之,江苏吴县(今苏州)人,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己丑科二甲第22名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曾历官翰林院编修、顺天乡试同考官、湖北学政、江西提学使等。他以文出仕,虽久居官场,但官声为学名所掩,在他身居官场时,时人就以能得到他的书画为幸事。辛亥革命后,他退出政坛,隐居于嘉定(今上海)南翔镇,杜门谢客,潜心学问,以收藏、课徒为乐。藏书室典籍充栋,编有《栩园藏书目》、《栩园随笔》等。

艺术成就

王同愈工书擅画,山水用笔雅秀,气韵浑朴,得宋元人逸韵,精工绝俗,不染一尘。书法学欧、褚,工稳谨严。曾于二寸见方纸上, 缩临唐《王居士砖塔铭》二百七十九字全文,小中见大,形神兼备。山水画亦工。为晚清民国年间著名学者、藏书家、书画家、文博鉴赏家。近代学者、书画家,是山水画大师陆俨少先生的启蒙老师,教习其诗文。

藏书

王同愈喜藏书,曾发出“津津呼有味于藏书,而知天下最可宝贵、最可娱乐之事,无有过于此事”的感叹。《栩缘随笔》中有“余蓄书六七万卷,率皆寻常版刻,惟取其备,不敢求其精,
然已所费不赀矣”,又有“余插架无多,然积年搜罗,亦略有七万余卷。旧刻精印之本,亦十有二三。斯架塞屋需四五楹,始足分布行列”等语。他在一件自创山水画上题写“室有图书富,门无车马临。?然清世虑,奚必入山深”诗句,显露出此画的超凡脱俗,与众不同。《栩缘文存》与《栩缘日记》显示,王同愈藏书始于19岁,大规模藏书始于26岁,起步尚早。藏书主体经费为俸银,辅助经费是为人写字、作画、写墓志等稿酬。1900年阴历三月初二,他致友人函称,鄂游三年,行将报满,“载三万卷而来,今仍载三万卷而去,不免为蠹鱼所笑。襄郡夙号名区,代兴人物,旧家必多藏?,如有求售者,无论宋椠、元钞,敬乞代为贸定。及贾直之或多或少,在所不计,其有希见之本,一例甄录”,又称“廉俸所剩,不足当买山之资,惟有广置墨庄,犹足备他日有秋之获”,所谓“广置墨庄”,便是多给人写字作画。1895年阴历六月十一日日记中则有“陆氏送墓志润笔四十元,济泰友人王荣卿手交”语。
王同愈藏书的经济实力并非雄厚,遇有惊人秘笈或铭心绝品,实非他上述所言“贾直之或多或少,在所不计”。试举一例:江陵邓氏,藏有宋椠《施注苏诗》一部,流传有绪,有宋荦、翁方纲、王澍、吴荣光、阮元、英和、何绍基、潘世恩、张维屏等诸多名家题跋,且藏印累累。首册又有苏轼笠履图二,一为闵贞摹本,一为华新罗所绘。还有苏轼真像一图,系朱鹤年笔。末页则有顾莼张祥河金笔画兰梅菊。邓家中落,求售千金。王同愈观之,称“目不暇赏”、“目炫神夺”、“真艺苑中至宝也”,又称“睡魔为书魔所驱,展玩数四,日色渐透幕间”。然以千金购之,其底气不足,有“终觉罕闻”语,要求降价。越两日无消息,其称“坐卧饮食皆为之不宁”。最终唯有“听其归去”,其“怅惘似别良友,嗟叹者久之”。藏书印有“乙丑翰林”、“胜之”、“王胜之印” 、“栩园印信” 、“王氏书库”、“小人有母”、“精本”、“栩缘”等。编撰有《栩园藏书目录》。
王同愈藏书,有便于读的考虑。其读书极为勤苦,也极有乐趣。他喜读孙庆增《藏书纪要》,称此书体之精,言之详,非真知笃好,不能道一字,“士大夫宜人人写录一通,张之藏书之室”。喜读黄丕烈《士礼居题跋》,称此书备载一书之同异,诸刻之精粗,以及授受之源流,购求之原委,如话家常,如谈故事,言之津津有味,“令人好书之念油然而生”。喜读叶昌炽《藏书纪事诗》,称此书搜罗五代以迄同、光近时贤士大夫之嗜书者,人系一诗,其遗闻佚事,罗缀于下,既博且精,实为藏书家掌故渊海,“读此如日与古人相接,风流文采,晖映周旋,引人入胜,虽素无书癖者,亦不能无动于衷,且知藏书实非细故”。他也喜读郑观应严复等救世新论。称郑著《盛世危言》,“深切时务,洞烛利弊,国家诚求富强,舍此奚择哉?”认为幡然大改“一人独断于上”之前辙,“富强之效,不难速致也”。称严译《群学肄言》,也“甚可观”。 所藏图书,后被复旦大学图书馆购藏。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