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仁恭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王仁恭(558-617),字元实,天水上邽人。隋朝大将。曾多次追随杨素征战,以军功闻名。早年质朴正直,刚毅谨慎,深得隋文帝、隋炀帝的信任和喜爱。位至大将军,历任骠骑将军、刺史、太守等职。后在马邑太守任上,恰逢饥荒,王仁恭因为坚闭粮仓,不赈济灾民,加上收受贿赂,民怨很大,被部将刘武周煽动部下杀害。王仁恭在世时,多次抗击突厥入侵,获得胜利,颇有战功。《隋书》曰:“有能名”。

人物简介

王仁恭(558-617),字元实,天水上邽人。其祖父王建、父王猛,都曾任刺史。
王仁恭少年时“刚毅修谨”,弓马娴熟(工骑射)。二十岁左右,被补为州主簿,秦孝王引为记室,转长道令,迁车骑将军。后跟随杨素击突厥灵武,以功拜上开府。以骠骑将军典蜀王军事,奉蜀王命讨破山獠。
炀帝嗣位后,曾从杨素击平汉王杨谅的叛乱。以功进位大将军,拜吕州刺史,后转任卫州刺史、汲郡太守、信都太守等职位。后逢杨玄感作乱,王仁恭的侄子参与其中,遭到牵连而罢免。之后因突厥屡屡入侵,隋炀帝又任命能征惯战的王仁恭官复原职,领马邑太守。
任马邑太守期间,适逢饥荒,百姓饥馁不堪,而当年清正廉洁的王仁恭“颇改旧节”,开始“受纳货贿”;加上不敢擅自开仓赈济百姓,引起了官吏百姓们的不满。这时王仁恭属下刘武周因为与王仁恭的侍婢私通,担心东窗事发,就煽动吏民造反。群情激奋之下,刘武周率领数十名党羽冲入府衙,杀死王仁恭。王仁恭时年六十岁。
其后,刘武周起兵,自称天子,依附突厥,图谋帝业,进而“率军南向以争天下”,开启了隋末群雄纷乱的大幕。

人物评价

《隋书》:“仁恭初在汲郡,以清能显达,后居马邑,以贪吝败亡,鲜克有终,惜矣!”
王仁恭与周罗睺周法尚、李景、慕容三藏薛世雄、权武、吐万绪、董纯、赵才等人齐名,都是当时的名将。
在整个中国历史上,汉民族对于少数游牧民族的作战,总是败多胜少。隋唐时期,突厥一直是侵扰中原的主要势力,令中原王朝不胜其扰。后来,隋末群雄并起,其中多数都曾经依附过突厥。一时形势诚如《通典》卷197所谓“及隋末离乱,中国人归之者甚众,又更强盛,势凌中夏,迎萧皇后,置于定襄。薛举窦建德王世充刘武周梁师都李轨高开道之徒,虽僭称尊号,俱北面称臣,受其可汗之号。……控弦百万,戎狄之盛,近代未有也。”李渊在晋阳初起时,也曾经迫于形势,自下于突厥。其手段亦不外于割地、贡献、贿赂等等,实与诸雄无异。突厥之强盛,可见一斑。
面对突厥的强悍,王仁恭在与突厥的战争中,屡战屡胜,名动一时。“名将”之称,当之无愧。
《隋书》所言“ 鲜克有终”,认为王仁恭最终“ 以贪吝败亡”,这种说法其实值得商榷。王仁恭的直接死因,是没有及时开仓放赈,被刘武周抓住了把柄;而隋末天下大乱,饥荒遍地,动荡不安,大乱将至,年迈的王仁恭已经无力也无心适应变局。他的悲剧,其实是必然的。

相关事件

因荒酿祸
隋朝末年,马邑大饥,太守王仁恭,坚闭粮仓,不搞赈济。刘武周对大众说:“现在百姓饥饿,到处都有饿死的尸体,而姓王的坐视不救,难道他还是我们的父母官吗?”因此,他就敲起牛皮鼓,对众宣誓说:“我们不能甘心等死,官仓的粮食,都是百姓的血汗,你们可随我去取走,用以延长几天生命。”大家齐声答应,就谋杀了仁恭,开仓赈济。远近各个地方纷纷响应。
(按)刘武周①的原意,不过是想号召饥民,一来杀人避祸(刘与仁恭侍婢奸通,恐事泄),二来乱中夺权罢了。但酿成祸害的根源,来自王仁恭。从前赵清献去越州为官,正碰上吴越大旱,公在百姓还没有发生饥荒的时候,就提前规划,安抚人民,顺就民意,以后就民情安定,没有出乱子。那些要保全自己和妻子儿女的臣子,为什么不这样做呢?也许真的如前面说的,王仁恭老迈昏聩了吧。
注:①刘武周(?-622)隋河间景城人,迁居马邑(今山西朔县),任马邑鹰扬府校尉。大业十三年(617年)与同郡张万岁杀太守,聚兵万余人,自称太守。依附突厥,攻占雁门、楼烦、定襄等郡,受封为“定扬可汗”,自称皇帝,年号天兴。武德二年(619年)勾结突厥,攻占太原、晋州、浍州。次年兵败奔突厥。后拟逃归马邑,事泄被杀。

隋书·王仁恭传

王仁恭,字元实,天水上邽人也。祖建,周凤州刺史。父猛,鄯州刺史。仁恭少刚毅修谨,工骑射。弱冠,州补主簿,秦孝王引为记室,转长道令,迁车骑将军。从杨素击突厥于灵武,以功拜上开府,赐物三千段。以骠骑将军典蜀王军事。山獠作乱,蜀王命仁恭讨破之,赐奴婢三百口。及蜀王以罪废,官属多罹其患。上以仁恭素质直,置而不问。炀帝嗣位,汉王谅举兵反,从杨素击平之。以功进位大将军,拜吕州刺史,赐帛四千匹,女妓十人。岁馀,转卫州刺史,寻改为汲郡太守,有能名。征入朝,帝呼上殿,劳勉之,赐杂彩六百段,良马二匹。迁信都太守,汲郡吏民扣马号哭于道,数日不得出境,其得人情如此。辽东之役,以仁恭为军将。及帝班师,仁恭为殿,遇贼,击走之。进授左光禄大夫,赐绢六千段,马四十匹。明 年,复以军将指扶馀道,帝谓之曰:“往者诸军多不利,公独以一军破贼。古人云,败军之将不可以言勇,诸将其可任乎?今委公为前军,当副所望也。”赐良马十匹,黄金百两。仁恭遂进军,至新城,贼数万背城结阵,仁恭率劲骑一千击破之。贼婴城拒守,仁恭四面攻围。帝闻而大悦,遣舍人诣军劳问,赐以珍物。进授光禄大夫,赐绢五千匹。会杨玄感作乱,其兄子武贲郎将仲伯预焉,仁恭由是坐免。寻而突厥屡为寇患,帝以仁恭宿将,频有战功,诏复本官,领马邑太守。其年,始毕可汗率骑数万来寇马邑,复令二特勤将兵南过。时郡兵不满三千,仁恭简精锐逆击,破之。其二特勤众亦溃,仁恭纵兵乘之,获数千级,并斩二特勤。帝大悦,赐缣三千匹。其后突厥复入定襄,仁恭率兵四千掩击,斩千馀级,大获六畜而归。于时天下大乱,百姓饥馁,道路隔绝,仁恭颇改旧节,受纳货贿,又不敢辄开仓廪,赈恤百姓。其麾下校尉刘武周与仁恭侍婢奸通,恐事泄,将为乱,每宣言郡中曰:“父老妻子冻馁,填委沟壑,而王府君闭仓不救百姓,是何理也!”以此激怒众,吏民颇怨之。其后仁恭正坐听事,武周率其徒数十人大呼而入,因害之,时年六十。武周于是开仓赈给,郡内皆从之,自称天子,署置百官,转攻傍郡。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