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语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爱尔兰语(Gaeilgenah Éireann),在英语中也称为Irish、Gaelic、IrishGaelic或Erse(此语汇系借用自苏格兰语),因此在汉语中爱尔兰语也有“盖德尔语”、“盖尔语”、或“爱尔兰盖尔语”等其他译名。爱尔兰语在语言分类上属于印欧语系的凯尔特语族,和同属该语族的布列塔尼语、威尔士语、以及苏格兰盖尔语有相当密切的关系。爱尔兰语是爱尔兰的官方语言,同时也是北爱尔兰官方承认的区域语言,使用人口有26万。

基本信息

简介

爱尔兰语(Gaeilge na hÉireann‎),在英语中也称为Irish、Gaelic、Irish Gaelic或Erse(此语汇系借用自苏格兰语),因此在汉语中爱尔兰语也有“盖德尔语”、“盖尔语”、或“爱尔兰盖尔语”等其他译名爱尔兰语在语言分类上属于印欧语系凯尔特语族,和同属该语族的布列塔尼语、威尔斯语、以及苏格兰盖尔语有相当密切的关系。爱尔兰语是爱尔兰共和国的官方语言,同时也是北爱尔兰官方承认的区域语言,有着相当长远的历史。使用人口有26万。
在语言学者关于母语运动的讨论中,最常提到的两个语言是希伯来语爱尔兰语。不过,前者通常被视为是少数成功的母语运动之一,而后者的母语运动,则被不少学者认为是一个失败的例子(黄宣范1995,177)。
爱尔兰字母表是由拉丁字母组成,分为新拼字法和旧拼字法。

概况

爱尔兰语是爱尔兰的第一官方语言。宪法承认,英语是第二官方语言。作为爱尔兰的第一官方语言,爱尔兰语属于凯尔特语族,与英格兰语、盖尔语、威尔士语和布列塔尼语关系密切。
爱尔兰人的先民主要是属于凯尔特部落群的盖尔人,并吸收有伊比利亚人、诺曼人、以及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成分。伊比利亚人是爱尔兰岛上最早的居民,来自比利牛斯半岛。在西元前4世纪的时候,盖尔人从法国南部和西班牙北部来到爱尔兰岛(也有学者认为这批盖尔人系来自苏格兰)。他们同化了居住在当地的伊比利亚人,并成为爱尔兰民族的基础(穆立立 2000)。多数的历史学家相信,在西元前7世纪左右,盖尔人就开始在爱尔兰岛上定居,从事农业生产和饲养家畜(杜昆2000)。因此,爱尔兰语有著相当长远的历史。
爱尔兰地图

爱尔兰地图

爱尔兰17世纪并入英国后,英语逐渐占优势地位。19世纪以前,大部分爱尔兰人说爱尔兰语,但到1891年的时候85%以上的人只讲英语了。爱尔兰17世纪并入英国后,英语逐渐占优势地位。1893年盖尔联盟成立,致力提倡盖尔语言和文化。1922年爱尔兰独立,爱尔兰语重又用于学校教育。国家积极鼓励人们使用爱尔兰语。今天在爱尔兰语地区(主要位于西海岸一带)有很多人说爱尔兰语。目前,爱尔兰语是小学和中学的核心课程,越来越多的学校只通过爱尔兰语授课。在全国数百万人口中,盖尔语使用者仍是少数(约50万人),但各种盖尔语出版物不断增多。这种语言起着复兴民族意识的作用。 现代爱尔兰语有15个元音:i:、i、e:、e、a:、a、o:、o、u:、u、?amp;#91;、ai、au、i?amp;#91;、u?amp;#91;。5个基本元音i、e、a、o、u各有长短;前两对为细音,后三对为洪音;?amp;#91;用于非重读音节辅音有p、t、k、b、d、g、m、n、愃、R、f、s、x、 γ、w、h。有两重音值,即“软腭音质”和“硬腭音质”。硬腭音质为 ф、θ、 x、β、?、γ、μ、挳、l、r、f、∫、┳、j、v,只有h没有异读,硬腭音质起辨义作用。例如éan〔 e:n 〕(鸟,单数)—éin〔e:挳〕(鸟,复数)。爱尔兰语和不列颠群岛其他凯尔特语言一样,有系统的“头音交替”音变。爱尔兰语的词形变化是现存各凯尔特语言中最复杂的:动词有人称、数、时、式、态(主动、自动)的变化,名词、形容词定冠词也有性、数、格的变化。名词有 4个格。人称代词单用外,还有与动词或介词融合的特殊形式。句子语序是动词位于主语之前。谓语常用复合形式,例如 táim tar éis ligean“我在允许之后”(我已经允许)。爱尔兰语最古的文献,见于4~8世纪,是用欧甘字母刻写的铭文。5世纪以后,出现以拉丁字母为基础的两种文字。较早的一种有特殊的字体,例如 d是横向的圷;另一种和普通拉丁字母一样。两种文字同时使用。爱尔兰语历史悠久,有丰富的文献,对研究凯尔特诸语言具有特殊的价值。

爱尔兰语字母

目前爱尔兰语采用“的18拉丁字母系统”,包括:A á B C D E é F G H I í L M N O ó P R S T U ú
剩馀8个拉丁字母祇用於外来词语。另外,语法上的“弱化”,虽然按现代写法是两个字母,但语法上仍然看作一个字母,而且按照旧写法也是一个字母。
旧写法:Ḃ Ċ Ḋ Ḟ Ġ Ṁ Ṗ Ṡ Ṫ
新写法:Bh Ch Dh Fh Gh Mh Ph Sh Th
LNR三个字母不能被弱化。

常用语句

爱尔兰语的日常生活用语以及简单句子、词组(南部方言/西部方言):
Dia dhuit!
你好!(直译:上帝祝福你。)
Dia is Muire dhuit!
你也好!(直译:上帝和圣母祝福你。)
Fáilte!
欢迎。
Conas atá tú?/Cé chaoi bhfuil tu?
你好吗?
Tá mé go maith./Tá mé ceart go leor./Tá ag éirí go dona liom./Tá fearg orm.
Tá mé go maith./Níl cailleadh ar bith orm./Tá ag éirí go dona liom./Tá fearg orm.
我很好。/我还可以。/我不好。/我生气。
Agus tusa?
你呢?
Cad is ainm duit?
Seán is ainm dom./Seán atá ormsa.
我的名字叫Seán。
An bhfuil Gaeilge/Fraincís agat?
你说爱尔兰语/法语吗?
Tá cúpla focal agam./Tá cúpla focal'am.
我能说一点点。
Go raimh maith agat.
谢谢。
Le do thoil.
请。
Slán (go fóill).
再见。
Cad as duit?/Cé as thú?
你从哪里来?
Is as an tSín/ éireann mé.
我从中国/爱尔兰来。
Cá bhfuil tú i do chónaí?
你住在哪里?
An bhfuil carr nua agat?
你有一台新车吗?
An bhfuil bomaite agat?
你有没有时间?
Tá coinne agam.
我有约会。
Tá Gaeilge agus Fraincis aige
他会说爱尔兰语和法语。
Tá sé...
这是...
fuar
fliuch
湿
te
iontach
...
iontach fuar
很冷
iontach fliuch
很湿
iontach te
很热
tá sé i Srón Ramhar
他在Srón Ramhar。(表示地点)
爱尔兰语的数词
0 = a náid
1 = a haon
2 = a dó
3 = a trí
4 = a ceathair
5= a cúig
6 = a sé
7 = a seacht
8 = a hocht
9= a naoi
10= a deich
11 = aon déag
12 = dó dhéag
100 = céad
1000 = míle
1000000 = milliún

历史发展

起源

虽然爱尔兰岛在公元前就已经有人定居,不过,和爱尔兰语相关的文字纪录,却一直要等到公元4世纪
伊比利亚人

伊比利亚人

左右才出现。现存关于爱尔兰语最早的纪录,是在一种被称之为“欧甘(Ogham)”的特殊石头上发现的,透过在这些石头上所刻写的文字,语言学者可以找到和原始爱尔兰语相关的一些蛛丝马迹(Wikipedia 2005a;O'Donnaile nd)。
公元432年,圣派特瑞克(St. Patrick)从欧洲大陆抵达了爱尔兰,同时也开始了将这些盖尔人转化为基督徒的过程。一般相信,圣派特瑞克是将罗马字母介绍到爱尔兰的第一个人。经由这些以罗马字母书写的文字纪录,比如说爱尔兰传教士在经书边缘所写的一些诗歌(其中以〈克尔之书(Books of Kells)〉最为有名),我们在今天才可以对早期克尔特人的部分口语文学传统,有某种程度的认识(Wikipedia 2005b;O'Donnaile nd)。
事实上,如果从书面文学的观点来看,爱尔兰文学的历史算是相当久远。Bradaigh(2000)就认为,在欧洲可以发现的最早书面文学,是在公元前8世纪左右以古典希腊文写成的,再来则是在公元前1世纪左右以拉丁文写成的作品。而西欧出现的第三个书面文学传统,就是以爱尔兰语写作的一些口传文学作品了。

扩张

皮特人

皮特人

爱尔兰人转化为基督徒以后,随著这群人之足迹的扩展,他们一方面开始在苏格兰南部建立新的据点,而将他们的文化和语言介绍给原来居住在该地的皮特人(Picts),另一方面,他们也开始将这些皮特人转化为基督徒。大概在西元6世纪中叶左右,不论是在政治、军事、文化、语言等层面,爱尔兰人都已经在苏格兰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力。一直到今天,在苏格兰人所使用的“苏格兰盖尔语”中,我们都还可以找到不少和爱尔兰语类似的词汇。事实上,所谓“Scot”这个词汇,一开始正是罗马人用来称呼从爱尔兰入侵到苏格兰的这群盖尔人的,到后来则变成是描述“海外爱尔兰人(Irish abroad)”的一个词汇(O'Donnaile nd)。
在公元9世纪左右,爱尔兰语已经扩张到苏格兰的大半部、英格兰的北部、以及人岛(the Isle of Man)等地区。西元852年,来自北欧的维京人(Vikings)入侵爱尔兰,双方并在914年展开了一场时间几乎长达100年的战争。无论如何,当维京人于1014年在都柏林附近被击溃的时候,爱尔兰语已经成为爱尔兰和苏格兰的强势语言,这也几乎可以算是历史上爱尔兰语发展的最高峰(Wikipedia 2005b;O'Donnaile nd)。

英格兰人的入侵

诺曼征服

诺曼征服

1169年,才遭受“诺曼征服(Norman Conquest)”不久的英格兰王室派兵侵略爱尔兰爱尔兰人也因此展开了爱尔兰历史上长达800年之久的反抗运动。1171年,英王亨利正式成为爱尔兰君主(Bradaigh 2000;杜昆 2000)。这些从英格兰渡海而来的入侵者,多数都是使用诺曼法语(Norman-French),少数则是使用英语。由于他们的人数不算太多,因此受到影响的主要区域是在都柏林附近,至于在爱尔兰的其他区域,爱尔兰语依旧是民间使用的主要语言(O'Donnaile nd)。
然而,随著英格兰人统治的深化,至少在政治层面上,英语终于慢慢取代了爱尔兰语的地位。1367年,英格兰人通过了“基尔肯尼法案(Statutes of Kilkenny)”,该法案的主要目的就是要盎格鲁化(anglicisation)爱尔兰,企图大力压制爱尔兰人的语言和习惯(Bradaigh 2000)。1601年,爱尔兰人反抗英国的企图再一次失败,在这一年以后,爱尔兰本地贵族的力量几乎完全被瓦解掉。1641年,爱尔兰人再次爆发反抗运动,这次是以天主教徒对于英国新教徒的反抗作为主轴。1649年,克伦威尔(Oliver Cromwell)率英军镇压了这次起义,整个爱尔兰终于在实质上完全置于英国统治之下(Wikipedia 2005b;O'Donnaile nd;杜昆 2000)。
在这种情况下,大致上在1800年左右,英语在爱尔兰已经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强势语言。在爱尔兰岛上,几乎任何在政治、社会、经济、文化上享有权势的人,使用的都是英语,而不是爱尔兰语。虽然如此,爱尔兰语仍然有400万左右的使用人口,但多数都是属于下层阶级的农民(O'Donnaile nd)。

教育体系和大饥荒

教育体系
然而,19世纪上半叶的两个事件,却把爱尔兰语几乎完完全全地从爱尔兰连根拔除,一个是1831年开始实施的初级教育体系(primary education system),另一个则是爆发于1845年的爱尔兰大饥荒。1831年,英国政府开始在爱尔兰建立所谓的“国民教育体系”,完全以英语当作该教育体系的媒介语言。虽然爱尔兰语是半数以上之学童在家庭中的母语,然而,爱尔兰语却不被允许在教育体系中出现。学生如果用爱尔兰语交谈,不但会被老师嘲笑、羞辱,甚至还会被要求在脖子上挂一个“从此不说爱尔兰语”的警告牌(Bradaigh 2000;施正锋 2002)。Bradaigh (2000)这样评论这个所谓的“国民学校”:“这根本就不是‘国民(national)’学校,而完完全全是盎格鲁化的工具”。
饥荒
爱尔兰大饥荒

爱尔兰大饥荒

1845年,爱尔兰面临了长达四年之久的大饥荒,估计有150万人被夺去生命,另外有100多万人被迫离乡背井,远走美洲(杜昆 2000)。这次饥荒对爱尔兰语的前景造成极大的影响。一方面,由于发生饥荒的地区都是爱尔兰最贫穷的区域,而这些区域也恰好都是爱尔兰语的使用区域,因此,使用爱尔兰语的实质人口在短时间内大量减少(Wikipedia 2005a)。另一方面,这次饥荒也几乎摧毁了爱尔兰人对于自己之母语的信心,在这之后,他们在想法上也接受了统治者的意识型态,自己打从心底将爱尔兰语和贫穷落后划上等号,而将使用英语视为是进步的表征(Bradaigh 2000)。

复兴运动

中产阶级的兴起

奥康诺

奥康诺

尽管处于如此的劣势,仍然有一些爱尔兰人对属于自己的语言有相当程度的坚持,甚至在19世纪中叶逐渐滋生了现代的爱尔兰民族主义。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主要是由于时代思潮的鼓动以及爱尔兰中产阶级的兴起。诚如周惠民(1998)所指出的,“19世纪以后,由于人类的经济活动的内容较以往不同,造成社会结构迅速改变,对政治的需求也有了较大的变化,争取民权的理念在欧洲各地兴起,法国大革命是一个例证,德意志地区乃至英格兰本身也都有工人及农民运动爱尔兰地区自然不能幸免。”
随著现代教育的普及,许多中产阶级的爱尔兰子弟也开始投入知识的活动,这些知识分子就成了追求民族平等的主要推动力量,奥康诺(Daniel O'Connell)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身为律师的奥康诺基本上是一个和平主义者,一直希望以体制内的手段争取爱尔兰人的权利。然而,他的要求却得不到伦敦方面的正面回应,而新一代的民族运动者又主张以较积极的动作争取自由,爱尔兰民族运动的大方向于是慢慢转变,开始出现以体制外方式争取独立自主的声音。
1830年前后,整个欧洲大陆弥漫著一股革命的风潮,比利时、法国、德意志等地都发生了反王室的行动,爱尔兰青年也受到风潮的影响,仿效意大利的做法,成立了“青年爱尔兰(Young Ireland)”组织,希望以武力推翻英格兰人的统治。他们于1848年爆发短暂的革命,但却随即被当局所压制。
正是在这种民族主义高涨的气氛下,某些有识的爱尔兰人展开了爱尔兰语的复兴运动。

文艺复兴

1884年,“爱尔兰运动协会(Gaelic Athletic Association)”宣告成立,也为接下来被历史学者称之为
爱尔兰联盟

爱尔兰联盟

“爱尔兰文艺复兴运动(Gaelic Revival)”的爱尔兰语言运动揭开了序幕。1893年,以振兴爱尔兰语为主要目标的“爱尔兰联盟(Conradh na Gaeilge)”在爱尔兰作家德格拉斯·海德(Douglas Hyde)的号召下正式成立。该联盟的主要目标有二:第一,保存爱尔兰语为民族语言,并推广使之成为日常语言;第二,研究并培植爱尔兰文学。“爱尔兰联盟”大力提倡本土的语言、音乐、舞蹈、戏剧、风俗等。海德曾发表著名的演说〈解除盎格鲁化之必要〉,指出放弃爱尔兰语等于放弃一个独立民族的自尊。但他也同时声明,解除盎格鲁化成份,并不是反对学习英国人的长处,而是要告诫爱尔兰人:遗忘爱尔兰的特色,并任意模仿英国人是愚蠢的。

联盟发展

爱尔兰联盟”的发展颇为迅速,在短短5年内就已经有600个登记有案的分支机构,免费提供各种不同程度的爱尔兰语教学课程。由于该联盟的大力鼓吹,以爱尔兰语当作书写媒介的文学作品也开始出现,尤其在短篇小说的写作上,爱尔兰作家更有著相当亮丽的成绩单。此外,以爱尔兰语印刷的期刊和报纸国,也开始在爱尔兰出现,这些出版品对于爱尔兰语的推广,扮演了相当程度的重要角色1904年,著名的实验性剧院“阿贝戏院(Abbey Theatre)”在都柏林成立,这是整个爱尔兰文艺复兴运动中在戏剧方面最有影响力的一个剧院。该剧院的前身是费兄弟(William and Frank Fay)所领导的“爱尔兰民族戏剧剧团(W. G. Fay's Irish National Dramatic Company)”和由诗人叶慈(William Butler Yeats)、剧作家格雷戈里夫人(Lady Augusta Gregory)等所创立的“爱尔兰文学剧院(Irish Literary Theatre)”,后来两家合并,成立了阿贝剧院作为实验阵地。阿贝剧院坚持演出叶慈、辛格(John Millington Synge)、奥凯西(Sean O'Casey)等剧作家的具有本民族特色的爱尔兰戏剧,使阿贝剧院在全欧洲赢得了声誉。
在这样的时代思潮下,爱尔兰语在1909年成为爱尔兰中小学的必修科目,该年新成立的“国立爱尔兰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Ireland)”并规定懂爱尔兰语为学生的入学条件之一。同时,这个在文化艺术上追求民族尊严的语言运动,在相当程度上也和崛起中的爱尔兰政治运动有著相当密切的关系。该语言运动中的许多参与者,比如说康斯格尔(Liam Mac Cosguir)、布莱思(Earna'n de Blaghd)等人,不但积极追求于独立之爱尔兰共和国的建立,同时也在爱尔兰独立建国以后的政坛上扮演着重要角色。

独立后

EamondeValera

EamondeValera

EamondeValera1922年独立爱尔兰状态建立了(爱尔兰自由州1922-37,爱尔兰(Éire)从1937年,从1949也知道作为爱尔兰共和国)。虽然一些共和党领导是做的语言热心者,新的状态继续使用英语作为管理语言,甚而在区域,80%人口讲爱尔兰语。政府拒绝实施Gaeltacht委员会的1926个推荐,包括恢复爱尔兰语作为管理语言在这样区域。当状态的角色增长,因此它在爱尔兰报告人施加了巨大压力讲英语。这由应该支持爱尔兰语语言的措施部分只抵销。例如,状态是显然最大的雇主。在爱尔兰语要求一个资格申请状态工作。然而,这没有要求高级流畅,他们的工作其间,并且要求少量公开雇员使用爱尔兰语。另一方面,州雇员必须有英语完善的命令,并且必须经常使用它。由于多数公开雇员有爱尔兰语一个恶劣的命令,应付他们在爱尔兰语无法的。如果爱尔兰报告人想申请津贴,获得电或者抱怨被过度征税,他们必须做它用英语。 一样晚了像1986年著名“…状态的行政部门的BordnaGaeilge报告是在主力之中为anglicisation在Gaeltacht地区”。新的状态增加了企图通过学校系统促进爱尔兰语。有些政客声称状态将变爱尔兰主要地讲话在一代内。然而,它一般同意这项必修政策笨拙地被实施了(和甚而有时证明是逆有生产力的)。主要理论家是大学学院都伯林TimothyCorcoran教授,“没有麻烦获取语言”从40年代中期教英文孩子政策通过爱尔兰语向前被摒弃。在以下十年,支持为语言进步地减少了。而爱尔兰(道格拉斯・海德,夏恩T。O'Kelly和EamondeValera)和五(CearbhallÓDálaigh)是全部很流利在爱尔兰语它在他们的官邸成为了工作语言,最新总统与任何程度流畅,它的下降,在某种程度上的用途奋斗了它在偶尔的讲话现在只使用(如果根本)。同样,爱尔兰政府领导的早期世代是高度流利,最近Taoisigh(总理)的地方(阿尔伯特・雷诺兹,约翰Bruton,BertieAhern)不。它,虽然,争执在何种程度上这样公开了宣称语言信仰复兴运动者作为deValera真正地被尝试到Gaelicise政治生活。ErnestBlythe做了一点在他的时刻作为财务部长协助爱尔兰语言项目在已经建立的组织之外既得利益。在第一DáilÉireann,少量演说在爱尔兰语被发表了,除正式行动之外。最近taoisigh都不是流利在爱尔兰语。二位最近总统、玛丽・鲁宾逊和玛丽McAleese,有一个公平的指令的语言,虽然被学习的两个,当在办公室改进他们的流畅时。所有总统迄今采取了他们的inaugurational“办公室声明”在语言,但他们有采取英国声明的选择在就职典礼。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