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者导弹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爱国者导弹(MIM-104Patriot)是美国雷神公司制造的中程地对空导弹系统。它取代了胜利女神力士(NikeHercules)导弹,成为美军高级中高度防空武器。这个武器系统在波斯湾战争后广为人知,成为美国的代表性武器之一。正如很多昂贵的美国武器系统,爱国者导弹系统见证了很多有关其作战性能的争议。PAC-2和之前的导弹使用导弹跟踪与指挥导引作为中途导引方式。终端则是半主动雷达导引。PAC-3则是以中途惯性导引加上终端主动雷达导引。爱国者2型和3型被销售到以色列、德国、荷兰、比利时、日本、台湾、波兰等国家或地区。2012年12月4日,北约批准土耳其部署爱国者导弹系统。

导弹简介

爱国者导弹(Patriotmissile)美国研制的全天候多用途地空战术导弹。用于对付现代装备的高性能飞机,并能在电子干扰环境下击毁近程导弹,拦截战术弹道导弹和潜射巡航导弹。导弹长5.31米,弹径0.41米,弹重1吨,最大飞行速度6倍音速,最大射程80千米,战斗部为高能炸药破片杀伤型。爱国者导弹曾在1991年海湾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爱国者”导弹目前最高型号为PAC-3型,美国开发国家导弹防御系统(NMD)的试验即由PAC-3完成,成功率约为50%。美军已开始组建PAC-3型导弹营。
海湾战争后,“爱国者”导弹出口量大增,美国在以色列等中东盟国也加紧部署、完善以“爱国者”为主导的防御网。在可能的对伊战争中,“爱国者”的任务就是盯紧萨达姆手中已不多的“飞毛腿”导弹,防止可装生化弹头的“飞毛腿”打中美军和盟国目标。

历史发展

战火试炼

爱国者导弹使用AN-MPQ53雷达系统搜索和追踪目标,并且提供导弹导引讯号。在波斯湾战争以前,弹道导弹
流动发射器一次可发四枚爱国者二型导弹。 流动发射器一次可发四枚爱国者二型导弹。
防御一直只是一个未经实战考验的概念。爱国者导弹被指派去击落发射到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的伊拉克飞毛腿导弹。1991年1月18日它第一次成功拦截及摧毁了一枚发射到沙特阿拉伯的飞毛腿导弹。这是第一次一个空防系统击落一枚敌方战区弹道导弹。

在载赫蓝失败

1991年2月25日,一杖伊拉克飞毛腿导弹击中了沙特阿拉伯载赫蓝的一个军营,杀死了美国陆军第十四军需分队的28名士兵。政府调查指出该次失败归咎于导弹系统时钟内的一个软件错误。在此之前,爱国者导弹连在载赫蓝已经连续工作了100小时。至此,导弹的时钟已经偏差了三分之一秒,相等于600米的距离误差。由于这个时间误差,纵使雷达系统侦察到飞毛腿导弹并且预计了它的弹道,系统却找不到实际上来袭的导弹。在这情况下,起初的目标发现被视为一次假警报,侦测到的目标也从系统中删除。以色列方面发现了这个问题并于1991年2月11日知会了美国陆军及爱国者计划办公室(软件制造商)。以色列方面建议重新启动爱国者系统的电脑作为暂时解决方案,可是美国陆军方面却不明白需要每间隔多少时间就需要重新启动系统一次。1991年2月16日,制造商向美国陆军提供了更新软件。这个软件最终在飞毛腿导弹击中军营后的一天才运抵部队。

成功率与准确度

美国陆军声称爱国者系统在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的初始成功率分别为80%和50%。这些最终被分别修订为70%及40%。
爱国者导弹 爱国者导弹
1992年4月7日,麻省理工学院的TheodorePostol和特拉维夫大学的ReuvenPedatzur在美国众议院委员会上作证时表示,根据他们的独立分析,爱国者系统的成功率低于10%,甚至可能只有0%的成功率。
同一天,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CharlesA.Zraket,以及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PeterD.Zimmerman为爱国者导弹系统在以色列及沙特阿拉伯的成功率作证时指出很多在Postol报告中的结果及分析方法有不妥之处。
成功率-飞毛腿导弹被摧毁或被击中后偏离至无人地区的百分比
准确度-命中次数相对于所有已发射的爱国者导弹数目的百分比
这两个数字的差异对于分析爱国者系统在战争中的表现是尤其重要的。
据Zimmerman的论述,标准接战准则是以平均四枚爱国者导弹以拦截一枚飞毛腿导弹;在沙特阿拉伯则平均发射三枚导弹。如果所有的飞毛腿导弹都被击落了或被偏离至无人地区,则成功率为100%,但是准确度只会分别是25%及33%。
这两个作证同样把爱国者的问题归咎于爱国者的原始设计-爱国者原本是作为一套反飞机系统。根据这设计,系统发射了采用近接引信的导弹。导弹接近目标爆炸,以摧毁或使目标失效。由于导弹瞄准了目标的质量中心,在对付飞机的时候毫无问题,但在对付高速飞行的飞毛腿导弹时,爱国者通常只能击中其尾部,而不是它的弹头。
除此之外,伊拉克对飞毛腿导弹的重新设计也在爱国者的准确度问题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伊拉克把苏联设计的飞毛腿导弹重新设计飞得更快,结果是这些改动弱化了导弹弹体本身,令导弹更有可能在重返大气层时碎裂。这对爱国者构成了大量的目标,却无法知道弹头是那一个。
日本自卫队用的爱国者AN-MPQ53雷达车 日本自卫队用的爱国者AN-MPQ53雷达车
根据Zimmerman的分析,要实际上计算“击杀率”变得很困难。一次成功击杀是等于命中弹头还是命中导弹?如果弹头被爱国者击中而跌落到沙漠中,这算不算一次成功?但如果弹头坠落在人烟较少的郊区,又或者四枚爱国者全部失准而飞毛腿导弹解体以至弹头坠落,这些情况下又怎样计算成功率?
Zraket的作证指出爱国者系统缺乏高分辨率的摄影装置以记录拦截目标的过程。因此,爱国者的操作人员以录像带记录每次导弹发射,而损害评估单位则记录散落地面的飞毛腿导弹碎片的位置。弹坑分析被用于判断弹头在碎片着地前是否已被摧毁。除此之外,相较起在以色列的情况,爱国者在沙特阿拉伯的有30%的成功率,部分原因是因为爱国者只需把来袭导弹推离军事目标,使其坠落沙漠之中以避免死伤。相对之下,射向以色列的导弹都是直接瞄准了城市和平民。沙特阿拉伯政府也严格把关当地媒体任何有关飞云毛腿弹导致损害的报道,而以色列政府则没有实施此类审查。此外,爱国者在以色列的成功率是由以色列军方检验的。他们没有任何政治原因去高估爱国者的成功率,反而有原因去低估其成功率。以色列军方把任何在地面爆炸的飞毛腿导弹算为爱国者的失败。与此同时,美国陆军本身有很多原因去支持一个高成功率的爱国者导弹系统,而他们也直接负责检验该系统在沙特阿拉伯的表现。
一辑加拿大广播公司的纪录片引述前以色列国防部长透露,指以色列政府曾经对爱国者系统反导弹的表现感到十分不满,甚至曾准备无视美方反对,自行对伊拉克采取军事报复。该项反应只是因为后来双方停火而取消。

系统升级

截至2002年为止,以色列使用爱国者构建其两层反弹道导弹防御系统,以箭式导弹作为高高度拦截器,爱国者则作为点防御。爱国者系统被布置于以色列位于Dimona的核反应堆核武器装配地。
ANMSQ-104爱国者控制车 ANMSQ-104爱国者控制车
爱国者二型,或称为爱国者增强-二型,正如其前一代(也称为爱国者一型),也是使用近接引信,在目标附近爆炸。在射程上比爱国者一型高。
GEM是爱国者二型的另外一个改良版,容许导弹在飞行中有自我修正飞行路径的能力。在此之前,所有修正讯号必须由地面控制中心传送到导弹上。
爱国者三型比二型体积更小且更准确。这因为它在设计上是瞄准撞击来袭的导弹弹头。导弹弹头上没有任何炸药,导弹是利用它的动能去引爆目标。由于体积缩小,一辆发射运输车得以携带16枚爱国者三型导弹(四具发射器当中,每个发射器配备四枚导弹)。相比之下,爱国者一型或二型导弹只有四枚导弹(每车四个发射器,每个发射器一枚导弹)。爱国者三型不但更准确,而且可以发射更多的导弹拦截每个目标,增加成功拦截的机率。
大部分的改良集中在爱国者的软件上。雷神公司撰写一套只需要借由软件升级,便可以让爱国者一型弹拦来袭的多管火箭。这是针对北朝鲜大量部署多管火箭的威胁。其次,该升级套件让美国军方和雷神公司得以向韩国推销自1991年到2003年防部署在沙特阿拉伯及科威特,与以防御伊拉克的库存爱国者一型。
在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中,爱国者导弹部队成功地击落数枚伊拉克发射的
爱国者导弹 爱国者导弹
弹道导弹,但是也把一架回航的皇家空军龙卷风GR4型战机误认为伊拉克导弹而击落,两名机员阵亡。紧接在该事件后,美国军方声称事发时该架皇家空军的战机没有把敌友识别系统打开。但是一名随同爱国者导弹连采访的美国随军记者表示“陆军的爱国者导弹把友军战机误认作敌军战术弹道导弹”。
第43防空炮兵团下属第2营的E连第一次成功的在战区以PAC-3迎战。除了拦截飞毛腿导弹以外,爱国者也拦截了数枚瞄准沙特阿拉伯及科威特的其他类型导弹,包括海鹰反舰导弹。相较于会进入平流层的飞毛腿导弹,这些导弹在低高度飞行(50米),令防空系统只有十分少的时间去瞄准及拦截。一些导弹成功穿透了防空网,不过达到的杀伤效果却很有限。

导弹缺陷

自从2000年以来,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军事防御系统的权威波斯托尔一直公开指责NMD存在重大技术缺陷,国际知名的军火商、NMD(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的开发商TRW公司企图哄骗美国政府。据他测算,耗资巨大的导弹防御技术压根中看不中用。可是,美国国防部却把波斯托尔的揭发信定性为绝密文件以掩盖事实真相,与此同时美国白宫对这种“悲观主义论调”也颇不以为然。

权威教授指责

过去两年里,武器系统和美国国家安全专家、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西奥多·波斯托尔一直在公开指责国际知名的军火商、NMD的开发商之一———汤普森—拉莫—伍尔德里奇(TRW)公司企图哄骗美国政府。同时他还控告“五角大楼导弹防卫局”(前称为“弹道导弹防卫组织”)“精心编织了一个科技谎言”。他指责那份被他认为是欺骗的报告的作者———包括两名麻省理工学院林肯实验室的工作人员,企图掩盖真相阻止调查。他曾经控告五角大楼安全机构,并上书克林顿的陆海空军参谋长琼·鲍德斯塔,他甚至指责麻省理工学院的校长查里斯·卫斯特在调查此事上“不作为”。也许正因为西奥多·波斯托尔“打击面太广”,这位治学严谨、为人正直的麻省教授几乎成了同事眼里的“孤家寡人”。
“不撞南墙心不死”的西奥多·波斯托尔执著地认为美国政府正处于“危险的边缘”,因为用于NMD系统开发的600亿美元很有可能“打了水漂”。在这个问题上,不仅美国国防部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就连他本人所供职的麻省理工学院也“罪责难逃”。
建立一个导弹防御盾牌的想法最早诞生于40年前,当时无论是美国还是苏联都在努力开发和研究这套系统。80年代的里根政府就曾试图研制此系统,按照他们的构想,整个美国都将免予苏联导弹攻击。而美国政府正在研制的这套NMD计划看起来似乎要“可行”得多。
NMD,“国家导弹防御”,顾名思义,就是将美国防护起来,使其免受任何俄罗斯或者前苏联由于意外而发出的导弹的袭击,或者是那些“恐怖主义国家”出于恶意而发出的攻击。“国家导弹防御”的核心概念是“外大气层毁灭性武器”,其实它本身也是一套导弹系统,据说它可以跟踪来犯的核弹头,当后者还处在大气层时便将其彻底引爆、迎头击碎。
对于这种“子弹迎击子弹”的神话,波斯托尔等诸多专家从一开始就表示出怀疑。他说:“政府投资数百亿美元用于研制武器,总得见到一些成效出来才能对得起那些纳税人吧?”波斯托尔认为,如果政府自欺欺人坚持开发一个有严重缺陷的导弹防御系统的话,那么其结果很可能就是将会有数以百万计的人被杀死,任何知情不报的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和罪犯无异。在一封写给MIT校长的信中,他打了个比方:“这就好比9·11那天,某个建筑工程师告诉世界贸易大楼里那些逃生者说,‘没啥好担心的,大楼不会倒塌,呆在里面没事!’”

女科学家发难

其实,最先揭露NMD导弹防御系统老底的并不是波斯托尔,他只不过扮演了一个“扩音器”的角色罢了。最先指出导弹防御系统试验报告中存在重大缺陷的是资深物理学家尼娜·施瓦茨,她是一位以色列移民,计算机图形分析和模式识别专家。1995年,TRW公司聘请施瓦茨开发“外大气层截杀器”的软件,施瓦茨的任务是测试和评估“截杀器”软件的算法,“截杀器”是用来拦截来犯导弹弹头并且识别其真假的软件。这种目标识别技术是反弹道导弹防御计划的核心。一旦这个技术难关被攻克,也就是说一枚飞驰的子弹果真可以迎头拦截一枚敌方射来的子弹,那么反弹道导弹“盾牌”就可以切切实实地保护美国免予外来导弹的袭击。反之,如果目标识别在实践中无法实现的话,那么耗资数百亿元的国家导弹防御系统不过是个劳民伤财的“银样蜡枪头”而已。可是,根据施瓦茨一次又一次在电脑中的模拟实验来看,TRW计划根本无力识别敌方弹头的真假。施瓦茨的这一发现自然让她的老板不甚满意,1996年,她终于被TRW公司找个借口解雇。被“扫地出门”的她郁愤难平,一纸诉状将其雇主告上了洛杉矶地区法庭,指控TRW欺骗美国政府。她认为,TRW公司为了与其它公司竞争承包合同,编造了反导弹系统的飞行测试数据,以掩盖该系统在辨别真假导弹能力方面存在的缺陷。
此案惊动了美国司法部,他们责令“国防犯罪调查机构”对施瓦茨的指控展开调查,以便决定是否对此案进行干预。“国防犯罪调查机构”的萨姆·里德负责此项工作,他的专案小组走访了包括施瓦茨在内的数名专家,这其中还有一名是曾经在TRW与施瓦茨一起开发了目标识别系统软件的高工罗伊·丹其克。最后,里德得出结论说,施瓦茨的指控并非空穴来风,“很有价值”。随后,他亲笔写信给“弹道导弹防御组织”说,“TRW目标识别程序根本不起作用。”
与里德调查此案的同时,TRW公司也进行了他们耗资达1亿美元的首次试验。这项试验是为测试TRW识别程序是否能够从一大堆弹头中识别出真正的弹头。1997年6月,一枚“外大气层截杀器”从太平洋发射升空,并没有如预期中的那样拦截了一枚20分钟前从加州发射的模拟的来袭弹头。两者仅仅是“擦肩而过”。
令人吃惊的是,无论是五角大楼还是TRW公司都一致对外宣称,试验取得了“圆满成功”!但是,当里德让施瓦茨、丹其克还有别的一些专家对试验试验数据进行分析之后,却得出了截然相反的结论。丹其克对前去采访的《技术评论》的记者说,TRW的分析对数据进行了“大量地篡改”,以便得出他们想要的结果。

海外使用者

日本

日本方面从美国引进了爱国者导弹,主要针对来自中国与北朝鲜所发射的弹道导弹、巡航导弹的威胁。其中中国二炮部队在东三省部署的东风-21中程弹道导弹、江西与山东部署的长剑-10陆射巡航导弹,和中国空军使用的轰-6挂载的长剑-10空射型,对日本陆上自卫队、海上自卫队与美国第七舰队的威胁极大,如横须贺海军基地、
爱国者导弹 爱国者导弹
佐世保海军基地、横田空军基地、三泽空军基地、普天间空军基地、嘉手纳空军基地势必会成为解放军的首要攻击目标,故在这些地方常态性地部署爱国者导弹。

韩国

朝鲜人民军所拥有的中短程弹道导弹,大多针对韩国部署,尤其是在北朝鲜东北部舞水端里试射成功的大浦洞-1导弹与大浦洞-2导弹,韩国方面忧心北朝鲜的导弹有可能会配备核生化弹头,故在首尔、仁川、釜山、大邱等大城市附近部署了爱国者导弹系统。

希腊

雅典奥运期间,为了奥运会场的维安,希腊军方部署了爱国者导弹,防范来自空中的恐怖攻击。

波兰

普京就任俄罗斯总统后,展开了针对欧盟的扩军计划,并增加了战略轰炸机与弹道导弹的部署;而波兰与俄罗斯的关系时好时坏,普京的扩军计划有可能会对波兰造成威胁,故波兰曾打算加入美国主导的国家导弹防御系统及战区导弹防御系统作为对俄国扩军的回应,同时波兰从美国购入了爱国者导弹系统。

土耳其

北约外长会2012年12月4日正式批准成员国土耳其的请求,决定在土耳其与叙利亚接壤的边境地区部署“爱国者”反导系统,以防范可能来自叙利亚的袭击。
北约外长发表声明说,北约接受土耳其的请求,决定在土耳其部署“爱国者”导弹,以增强土耳其的防空能力,保护土耳其人民和领土。北约对德国、西班牙和美国表示愿向土耳其提供“爱国者”导弹表示欢迎。
声明强调,部署的“爱国者”导弹将只用于防御,绝不会用于支持建立禁飞区或任何进攻性行动。这些“爱国者”导弹将由北约欧洲盟军最高司令、美国海军上将詹姆斯·斯塔夫里迪斯指挥。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