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心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楚义帝熊心,战国时楚怀王熊槐之孙,楚亡后,隐匿民间为人牧羊。项梁起事后,采纳范增的建议,自称武信君并立熊心为楚怀王,以从民望。项梁在定陶败死,熊心以宋义为上将军,项羽为次将,率兵救赵。又令刘邦西向略地入关。与诸将约,先入关中者为王。项羽矫杀宋义,钜鹿大败章邯,之被迫以项羽为上将军。刘邦先入关中,项羽使人还报熊心。熊心答复:照原约办,项羽因此怨恨熊心,于是佯尊熊心为义帝,徙于长沙郴县,而暗中令英布等人将其弑杀。

人物生平

袭号怀王

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秋七月,陈胜、吴广于蕲县大泽乡(今安徽宿县)起事反秦,夺取陈县后,遂立国号“张楚”,陈胜自称楚王。天下英雄响应,九月,楚人刘邦起兵家乡丰县(今江苏丰县),响应陈胜吴广起义,东攻沛县(今江苏沛县),被萧何等人拥立为沛公(即沛县长官)。同月,楚国名将项燕之后项梁、项羽叔侄起兵于会稽(今绍兴),项梁自号武信君。
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腊月,陈胜被秦将章邯击败,下落不明。同年夏六月,项梁获悉陈胜确已遇害的消息,遂召集刘邦等各路将领至薛县(今山东滕县)商议反秦大计。谋士范增献策说:“陈胜败固当(理所当然)。夫秦灭六国,楚最无罪。自怀王(熊槐)入秦不反,楚人怜之至今,故(所以)楚南公曰‘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也’。今陈胜首事,不立楚后(楚王后代)而自立,其势不长(不能长久)。今君(项氏叔侄)起江东,楚蜂起(蜂拥而起)之将皆争附君者,以君世世楚将,为能不复立楚之后也《史记·项羽本纪》”。项梁采纳范增的建议,访楚王后裔怀王之孙熊心立为楚怀王,定都于盱台(今江苏盱眙)。熊心与其祖父谥号相同,以期承袭其威望,“从民所望也”。

谋划灭秦

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秋九月,秦将章邯于定陶(今山东定陶县)击败楚军,项梁兵败丧命。此时,刘邦、项羽仍在攻打陈留(今河南开封东南),而陈胜旧部吕臣驻守“张楚”旧都陈县(今河南淮阳),均位于定陶西南边,倘若秦军乘势南下,盱台危矣。刘邦,项羽为稳定军心,保卫怀王,抵御秦军,急移师东归,并请怀王北上迁都彭城(今江苏徐州),吕臣也觉形势严峻,弃守陈县,投奔怀王,驻军彭城东,与驻彭城西边的项羽,驻砀郡(今安徽砀山)刘邦彼此形成犄角,互为声援。而秦将章邯“已破项梁,以为楚地兵不足忧,乃渡河北击赵”。楚正面军事压力暂时消退,怀王开始着手整顿楚国政局,并亲理楚国军政事务,积极策划伐秦灭秦总的战略布置。
闰九月,“怀王并吕臣,项羽军自将之”,即将项羽、吕臣二支军队合并一处由自己直接统帅,怀王开始掌统南方各路反秦义军。怀王破格提拔宋义为卿子冠军,确立自己亲信掌握兵权,率项羽、范增、英布等将北上救赵。同时发表了著名政治宣言,与诸将约定“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并同意刘邦收集项梁、陈胜余部西行攻秦。但项羽不愿北上救赵,更愿与刘邦西行入关。怀王认为“项羽为人慓悍,独沛公素宽大长者,可遣”,没有答应项羽要求,而只遣沛公西行攻秦。

秦国覆灭

汉王元年(公元前206年)初(冬十月),沛公刘邦“入破咸阳,平秦”。二个月后(冬十二月),项羽于巨鹿大破秦军主力后拥兵四十万继刘邦入关,“诛秦王子婴,屠杀咸阳”。

霸王篡权

秦亡,项羽因晚于刘邦入关,故使人还报怀王要求改变先前“先入定关中者王之”的约定,怀王不允。项羽原本就对怀王不肯遣他与沛公俱西入关有所怨恨,此时更为恼怒,怨曰“怀王者,吾家(项家)所立耳,非有功伐,何以得专主约(怎么一个人主持约定)(《汉书·高帝纪》)”,又曰:“天下初发难时,假立诸侯后(后裔)以伐秦。然身被坚执锐首事,暴露于野三年,灭秦定天下者,皆将相诸君与籍(项羽)之力也。义帝虽无功,故当分其地而王之(分地称王)(《史记·项羽本纪》)”。春正月,项羽佯尊怀王为义帝,“实则不用其命”。春二月,项羽仿效旧制,大行分封王侯。并自立西楚霸王,将义帝都城彭城据为已有,借口“古之帝者,地方千里,必居上游”,迫义帝迁都于长沙郡郴县。郴县地处五岭北麓,古为南蛮百越之地,位于湘江干流耒水上游河谷。战国初期,仍处于“各以邑落自据”的氏族社会,楚人称其为“菻”,意为长满青蒿的地方。战国中期,楚悼王拜吴起为相“南平百越”,“菻”为楚征服,为楚南边陲。楚怀王熊槐时期,方形成一定规模的城邑,故改称为“郴”,(据楚“鄂君启舟节”铭文考证,原篆左从“邑”,右从“廪”之初文的楚篆字是“郴”的通假字,原意引申为“边远之邑”)。郴城怎比得上彭城繁华。义帝自然不肯移身迁都,仍居彭城。

郴县遇弑

义帝元年(公元前206年)夏四月,项羽欲还都彭城。怎肯让义帝与其共居一城,故派遣将士迫义帝徙郴,义帝无奈只得出都就道,但左右群臣,依恋故乡,怨声载道,未肯速徙。项羽大怒,暗令义帝途经之地的三王(九江王英布、衡山王吴芮临江王共敖)欲将义帝击杀于途中。义帝元年,即汉王元年(公元前206年)冬十月,英布遣将追杀至郴县,将义帝弑于郴城穷泉傍。郴人怜之,将义帝葬于城邑西南边的后山。

身死之后

汉二年(前205年)三月,汉王刘邦统大军东渡黄河直指洛阳,途经新城(今河南商丘),遇三老董公获知义帝死讯,汉王十分悲痛,令三军发丧,缟素三日。发檄文布告全国:“天下共立义帝,北面事之。今项羽放杀义帝于江南,大逆无道!寡人亲为发丧,诸侯皆缟素。悉发关内兵,愿从诸侯王击楚之杀义帝者(《史记·高帝本纪》)”。天下诸侯响应,汉王得各路大军,共计五十六万人,杀奔彭城,讨伐项羽,揭开三年楚汉之争序幕。
公元前202年,刘邦灭项羽,统一天下,建立汉王朝后,遣王陵、周勃、樊哙三侯至郴为义帝发丧。后人建祠庙以祀义帝,并将三侯所过永兴、桂东,建立三侯祠以祀。

历史记载

义帝本纪

[清]吴非著,原附于《楚汉帝月表》
楚义帝者,以诸侯推尊为共主,而奉命由王称帝,故义之。心其名,世系所传,故楚怀王孙也。自怀王疏宗臣屈平后,秦昭王与楚婚,其与怀王会,怀王欲行,屈平谏曰:秦虎狼之国,不可信,不如无行。怀王以稚子子兰怂恿劝,是子兰而不然屈平。卒往。入武关,秦伏兵绝其道,留怀王,请割地。怀王不听,亡走赵,赵不内,复之秦。竟死秦而归葬。讫后五王至负刍,见虏于秦始皇,而楚与五国俱以亡矣。
秦既并天下,六国后系未尝不潜迹民间。帝亦以羊牧隐杂出入于荷笠负餱麾肱侣中,而人固犹知其所自产为怀王孙焉者。则以秦灭六国,楚最无罪,怀王且死于秦不反,楚人久犹怜之,见孙心犹之见怀王也。项燕故楚将。项梁、项羽不忘楚。兵起吴。时秦二世元年七八月之际,陈涉始起蕲,至陈为王,号张楚。燕、赵、齐、魏皆自立为王,应涉。沛公亦因起,与项氏同应之已。项梁闻陈涉死,召诸别将会计于薛,沛公亦起沛往焉。项梁乃信居巢人范增说,立楚后为名,以协群情,从民望,求得义帝于牧而立之,即号楚怀王。虽同称楚者,不一也,而惟怀王为真楚,都盱眙,以陈婴为楚上柱国。项梁自号为武信君。
居数月,项羽拔东阿,破秦军。使沛公与项羽别攻城阳,屠之。西破秦军濮阳东,秦军复振,守濮阳。沛公、项羽乃攻定陶,西略地,大破秦军,斩李由,还攻外黄。项梁益轻秦,有骄色。宋义知武信君必败,谏,不听。秦益章邯兵,夜衔枚击项梁,大破之于定陶,项梁死。吕臣方军彭城东,项羽方军彭城西,沛公方军砀。怀王见项梁军破,恐,徙盱眙都彭城,并吕臣、项羽军自将之。以沛公为砀郡长,封为武安侯,将砀郡兵。封项羽为长安侯,号鲁公;吕臣为司徒,其父吕青为令尹。秦击赵,赵数来请救。怀王乃以齐高陵君显之言,称宋义于项梁未战而先料梁之必败也,信其知兵。特召宋义与计,大悦,遂以为上将军,项羽为次将,范增为末将,北救赵。诸别将皆属宋义,号卿子冠军。下令军次,暗诋项羽,欲项羽之如所属奉令也。项羽怒,即宋义帐中斩之。诸将莫敢枝梧。乃共立项羽为假上将军,羽意耳。羽使桓楚报命于怀王。怀王因如项羽报,使为上将军。救赵破秦军。
初,怀王与诸将约,先入定关中者王之。拟令沛公西略地入关。项羽奋怨秦破项梁军,愿与沛公偕而西。怀王诸老将皆进谓项羽僄悍猾贼,凡所过无不残灭,不如沛公素宽大长者,可遣。怀王乃卒不许项羽而独遣沛公。沛公先破咸阳,秋毫无所犯。秦王子婴降,封之。与咸阳民出令三章耳,果不负诸老将所称于怀王者也。项羽闻,复引兵屠咸阳,杀降王子婴,烧秦宫室,使人致命怀王。怀王曰:如约。乃尊怀王为义帝。项羽欲自王,称西楚霸王,都彭城。而先王诸将相,又负义帝为王时初约也,阴谋曰:巴蜀道险,秦之迁人皆居蜀。然巴、蜀亦关中地。故更立沛公为汉王,王巴、蜀、汉中,都南郑。而三分关中,王秦降将以距塞汉王。乃立秦章邯为雍王,王咸阳以西,都废丘司马欣为塞王,王咸阳以东至河,都栎阳;董翳为翟王,王上郡,都高奴。徙魏王豹西魏王,王河东,都平阳;楚将瑕邱申阳为河南王,都洛阳;韩王成因故都,都阳翟;赵将司马卬为殷王,王河内,都朝歌。赵王歇徙王代;赵相张耳为常山王,王赵地,都襄国当阳君黥布为九江王,都六。义帝柱国共敖为临江王,都江陵。番君吴芮为衡山王,都邾。燕将臧荼为燕王,都蓟。燕王韩广徙王辽东。徙齐王田市为胶东王,都即墨。齐将田都为临淄王。都临淄;田安为济北王,都博阳。项羽令诸侯各就国。使人徙义帝曰:古之帝者,地方千里,必居上游。乃徙义帝长沙郴县,趣行,群臣稍倍叛之。项羽阴令九江王等行击义帝,黥布乃使将追杀之于郴。称王者二年,月二十。称帝元年者,月十。是项羽终之以大不义矣,而真楚亡。新城三老董公言于汉王,汉王闻之,袒而大哭,为义帝发丧,临三日,尽君臣之礼。使使告项羽放逆之罪于诸侯,愿从击楚之弑义帝者。而西楚亦因以亡。
野史吴非曰:天下共立义帝,北面事之,以其名也,名之既正义矣。帝不自用,其谓宋义为知兵者,齐高陵君言之;而遣沛公入关,不果遣项羽者,诸老将言之;斯不亦断乎。顾其所以被弑者,未尝不由于此也。虽然,宋义即不上将军,沛公即不独遣,迹项羽之行以测其心,岂真能终全大义,而以其名尊义帝而不弑哉?故其他惟听于项羽之为之耳。使项羽不弑义帝而义帝在,吾不知汉王功成时所以处义帝者何如?不幸而弑之矣,汉王于发丧后犹且曰,义帝无后,齐王韩信习楚风俗,徙为楚王。嗟乎!是又高祖之巧以其名归义帝,即亦巧以其自归矣。心焉奚问?则其为陈涉于砀置守冢,与以鲁公礼葬项羽,以王者礼葬田横,有以也。

怀王之约

怀王之约是在六国宗室的王位继承权获得普遍承认的背景下,以楚国为盟主的反秦联军约定的对战后秦国的处置方案。按照怀王之约,率先入关的刘邦本应以秦王的身份统治整个故秦之地,恢复秦统一前七国并立的局面。虽然由于项羽对怀王之约的曲解(是不是故意的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刘邦只成为了汉王。但在项羽的分封体系中,汉政权建立的法理依据仍然是怀王之约,它同样是关中秦地政权的延续(这是不是玩文字游戏、秦地与原属秦地的汉中巴蜀是不是同一个概念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所以刘邦在进入汉中后即开始逐步废除楚制,转而行秦制,两个集团因此结下了梁子,为楚汉争霸埋下了伏笔。
对于项羽来说,承认怀王之约,就是承认七国复国、王政复兴的既有天下秩序。在这个天下秩序下,楚怀王熊心、赵王赵歇、齐王田巿、魏王魏豹、韩王韩成、燕王韩广,再加上新的秦王刘邦,几乎将天下的权益收揽干净。如果顺从这个秩序,自己和各国将领都将回到各自的王廷之下去做将军,讨封求赏,任人宰割,这是根本不可能容忍的事情。项羽清楚地知道,如今的自己,功高不仅震主,早已震动天下,挟如此无赏之功,举世已经没有可以行赏之主了。至于怀王,从来不信任自己,自己也从来没有将怀王放在眼里,互相警惕戒备。当怀王的回答传达到项羽军中时,项羽决定,废弃怀王之约,否认既定的天下秩序,由自己主宰,按照论功行赏的原则,重新分割天下,建立新的统治秩序。项羽召集各国各路将领说:“怀王是我项氏所立,没有功劳勋阀,岂能专断主持天下公约!天下纷乱之初,暂时拥立六国后人为王以诛伐暴秦。然而,亲身被坚执锐野战,风餐露宿三年,终于灭秦定天下,靠的是诸位将领和我项籍的力量。”诸位将领跟随项羽征战,与项羽同利,都表示愿意听从项羽的安排。

人物影响

结局

怀王熊心不惧项羽仍坚持约定,拥兵自重的项羽由于对熊心新恨旧怨,便佯尊熊心为义帝。此时,义帝除具有较强道义影响力外,已无任何实际权力,仅为各诸侯争斗的利用工具。
  “项羽深知自己与义帝已存芥蒂,不能也不肯挟义帝以令诸侯,但也惧怕义帝被他人利用,故迫义帝徙郴,使其居边陲之地,远离政治中心,以削弱其影响力,当义帝及随臣“稍倍叛之”,或者存在像苏轼分析的“非羽弑帝,则帝杀羽”的忧虑,项羽便采取下策,弑杀义帝于郴,丧失道义,失去了民心,直接或间接的影响了楚汉战争的结局。故司马迁于《史记·项羽本纪》中评道:“羽背关怀楚,放逐义帝而自立,怨王侯叛己,难矣”。历代持此观点者大有人在。[宋]李涂认为:项氏“立义帝以后,一日气魄一日;杀义帝以后,一日衰飒一日”(《文章精义》)。苏轼也曾评道:“项羽之兴也,以立楚怀王孙心,而诸侯叛之也,以弑义帝”。[清]李晚芳在《读史管见》中评述:“羽由微而盛,由盛而亡,中以义帝为关”。清末民初史学家蔡东藩一针见血的评论:“自羽弑义帝,为天下所不容,而汉乃得起而乘之”。

评价

1.戡乱之谓武,除暴之谓仁,知人之谓智,复仇之谓孝。备四者以成大功,则千三百年惟义帝有焉……(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夫其遣诸侯以诛暴,可谓武矣;出秦民于汤火之间,可谓仁矣;令沛公先入关以平秦,可谓智矣;灭秦以复先王之仇,可谓孝矣。位虽不终,功亦伟烈,虽少康诛羿,句践沼吴,齐襄迁纪(菜九按,齐襄,原作秦襄,误),子胥鞭楚,论德比义,我无愧焉。
——张俞《义帝新碑》
2.义帝已立,纵使项羽不杀之。下来汉高将如何区处。要之,天运在汉,所以项羽自杀了义帝。小人枉了做小人。汉高因之为资,缟素发丧。君子赢得做君子。
——《木锺集》卷十一
3.袁了凡评:楚怀王孙心,亡之残孽也。项王徒以名义起牧羊而王之。一日在上,乃独运大柄,挥置诸将若素君臣然。虽羽之慓悍,且有宿德,固亡假也。入关之役,独遣沛公以宽大长者,就此一事,而知人之哲,安民之惠咸具焉。及羽入关,使人致命怀王,王乃曰如约,不以羽动也。可谓有帝王之英略矣。天命不在,卒死于贼,惜夫。
——菜九段《历史的侧影

人物评价

义帝
1. 犹假帝
《史记·项羽本纪》:项王使人致命怀王。怀王曰:“如约。”乃尊怀王为义帝。
明代杨慎《丹铅总录·史籍·义帝》:“项羽立楚王孙心为帝,以从民望。不曰楚帝,而曰义帝,犹义父义子之称。”
明代谢肇淛《文海披沙》:“项羽尊怀王为义帝,犹假帝也。”
2. 众所尊戴者曰义
宋代洪迈《容斋随笔·人物以义为名》。 众所尊戴者曰义故称义帝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