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吉和贝丝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该故事描写美国卡罗来纳洲查尔斯顿的黑人区有一条鲇鱼街(Catfish Row),一群人在赌博时,残疾的波吉赢了不少。赌徒们最后打起架来,克劳恩打死了罗宾,克劳恩的情妇贝丝因此而惊恐地随波吉躲避走了,于是与波吉生活在一起。一天,两个人来到帕尔梅托丛林,贝丝被藏在此地的克劳恩劫走(这个世界真小)。数天后,贝丝回家,却还神志不清,在波吉的护理下才得以康复。此时鲇鱼街遭台风袭击,克劳恩又来找贝丝,被波吉忍无可忍地杀死,波吉因此而被捕。贝丝也被一毒品贩拐去为娼。波吉出狱后,四处去寻找贝丝,结尾时波吉站在台前黑暗之中,以期待贝丝归来而告终。

简介

《波吉和贝丝》(Porgy & Bess)也被称作《乞丐与荡妇》,是美国著名作曲家格什温(George Gershwin)写于三十年代,红在五、六十年代,自1953年在纽约首演以来已演出过三百余场的第一部黑人歌剧,也是爵士乐首度以歌剧形式在剧院演出。剧情是描述一对黑人青年男女Porgy(乞丐)与Bess(荡妇)的爱情故事,以及追求自由解放的经历。其中家喻户晓的名曲,诸如《夏日时光》、《我爱你波吉》(I love you, porgy)以及《贝丝,现在你是我的女人》(Bess, you is my women now)等,早以被无数的爵士乐手以各种形式翻唱或诠释。

创作背景

格什温非常喜欢黑人音乐,他的朋友中有许多黑人音乐家。他的这部歌剧以南卡罗来纳州(South Carolina)查尔斯顿海滨(the waterfront of Charleston)的黑人区(a negro tenement)为背景,其中有许多黑人音乐因素,并且完全由黑人歌唱家演出。其实创作《波吉和贝丝》的念头对格什温来说是由来以久了。在1926年,当格什温读到了剧作家杜布斯·海沃德(DuBose Heyward)的故事《波吉和贝丝》后,他立刻被这个结构简单但感情丰富的故事所打动。该故事描写美国卡罗来纳洲查尔斯顿的黑人区有一条鲇鱼街(Catfish Row),一群人在赌博时,残疾的波吉赢了不少。赌徒们最后打起架来,克劳恩打死了罗宾,克劳恩的情妇贝丝因此而惊恐地随波吉躲避走了,于是与波吉生活在一起。一天,两个人来到帕尔梅托丛林,贝丝被藏在此地的克劳恩劫走(这个世界真小)。数天后,贝丝回家,却还神志不清,在波吉的护理下才得以康复。此时鲇鱼街遭台风袭击,克劳恩又来找贝丝,被波吉忍无可忍地杀死,波吉因此而被捕。贝丝也被一毒品贩拐去为娼。波吉出狱后,四处去寻找贝丝,结尾时波吉站在台前黑暗之中,以期待贝丝归来而告终。
Mus’ be you mens forgot about de picnic…(你们男人会忘掉“野餐聚会”吗?……):九月的暴风雨即将到来,杰克与他的老婆克莱拉讨论着是否为小孩子的教育而出海捕鱼。波吉脸上洋溢着幸福,他靠着窗户,快乐地唱着“Oh,I got plenty of nuttin’(啊,我多么潇洒……虽然,我没有车也没有驴,但我也没有痛苦……我得到了女人,得到了太阳、月亮还有兰色的海洋,我开心,我又充满了活力……)。自从贝丝跟他住在一起,人们发现到他的变化:不再需要成天跟着小孩子们瞎混,你可以看到他成天与贝丝在家里唱着歌,看上去他幸福极了。
Lissen there, what I tells you…(听我说……):Maria(玛利亚)也在叨咕着这件事,可Serena(思拉娜)却怀疑贝丝能给波吉带来长期幸福。她说,贝丝需要“a killer like Crown to hol’ her down(像杀人凶犯克劳恩那样能征服她的人)”。
这个时候,Sporting Life(斯鲍丁.莱夫)来到Maria(玛利亚)的档口,想兜售他的毒品,被Maria(玛利亚)大声骂走了……
律师FRAZIER来找到波吉,告诉他与贝丝的“同居”是非法的,因为首先要办理贝丝(与克劳恩)的离婚手续。贝丝告诉律师其实她没有结婚,但FRAZIER为了赚点小费坚持要办理离婚手续,结果被教父大人制止……
Buzzard keep on flyin’ over…(大鹫还在头上飞……):这个时候,一只大鸟低飞下来,吓到了众人。这是一只名为“鹫(Buzzard)”的大鸟,据说,当它掠过你的房子,挡住了光线,你的幸福就消失了。但波吉不信这个邪,他赶走了大鸟。他认为他们的幸福刚刚开始,他又变得年轻起来……
Honey, we sure goin’ strut our stuff today! ... Bess, you is my woman now…(亲爱的,今天我们一定会秀出我们的风采!……贝丝,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了……):
在众人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时,独自留下了贝丝,这个时候Sporting Life(斯鲍丁.莱夫)偷偷来到贝丝面前,想调戏她,诱她与他一起去“野餐大会”,被波吉听到,他冲了出来,说不要想入菲菲了,她是我的女人了。并示意再不滚的话,将扭断他的脖子。这个时候,杰克和克拉娜也打扮时髦出来并劝说贝丝跟他们一起去“野餐大会”( Honey, we sure goin’ strut our stuff today!)。贝丝拒绝了,并和波吉留了下来。波吉唱了起来:Bess, you is my woman now…(贝丝,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了,我是你的唯一,你的烦恼已经过去,我们的幸福已经开始了……)。贝丝也唱到:“波吉,我是你的女人,我只想跟你分享快乐哪里也不想去,我是你的永远的爱,不管冬夏与昼夜……”
Oh, I can’t sit down…(哦,我不能坐下来……):鲇鱼街云集了着装各异 的人群,他们载歌载舞,准备“野餐聚会”。
这个时候,玛利亚(MARIA)过来,跟贝丝说:怎么啦,你还不准备去“聚餐聚会”吗?船就要开了……。贝丝说:我要跟波吉在一起,我不想留波吉一个人在这里……..。在玛利亚和波吉的劝说下,贝丝和玛利亚终于离开波吉去参加“野餐聚会”。
第二场,第2幕
在“海鸥岛(KITTIWAH ISLAND),“野餐聚会”在一片“淫荡”的气氛下进行,在这里的人们疯狂得喝着、吃着、舞着、调戏着….他们唱到:我想怎样就怎样,我没有什么感到羞耻的……
It ain’t necessarily so…Shame on all you sinners…(本来不必这样…..为你的行为感到羞愧……):众人在Sporting Life(斯鲍丁.莱夫)领唱下,一边唱着根据《圣经》中关于歌利亚、大卫和摩西的故事改编歌曲“It ain’t necessarily so…”,一边跳着下流“贴面舞”。这时,Serena(思拉娜)冲进跳进跳舞的圈子里,指责斯鲍丁.莱夫“我为你感到羞耻…你玷污了神灵…..”回家的时间到了,她敦促大家赶紧登上回家的船。
Oh, what you want wid Bess? …(哦。你要贝丝怎么办?……):在售票处,贝丝遇见了因谋杀而躲在岛上的Crown(克劳恩),克劳恩向贝丝叙述了思念之情,并要贝丝跟他呆在岛上,不要回去。贝丝告诉克劳恩,她现在已经跟波吉在一起了……她唱到:Oh, what you want wid Bess? …(哦。你要贝丝怎么办?,她已经老去,你还可以找到大把漂亮的女人…….你走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我?现在,你以为你一个口哨,要我回来就回来?……)他们发生了争执。在克劳恩眼中,没有理由贝丝要拒绝一个健壮的男人而要跟着一个行动不便的瘸子…….当看到贝丝一心要回到波吉的身边时,恼羞成怒的克劳恩强行将贝丝掳进了森林……
第二幕 第三场(简介)在鲇鱼街,杰克等鱼夫们正忙于准备出海打鱼。贝丝已经两天没有回来了,而等待回来的贝丝却发着高烧,而且有点神智不清,嘴里还念叨着“放开我、放开我…….”。尽管波吉明白,贝丝已经被克劳恩纠缠过了,但他还是原谅了她。经过一个多星期的精心料理,贝丝终于清醒过来。
她很感激波吉对她的宽容之心,并表示,爱他,只要波吉及家人能接纳她,将永远跟他在一起……而波吉表示他也很爱她,他将给她一个家…..
第二幕 第四场
A red-headed woman make a choo-choo jump its track(一个红发女人“喳喳跳”地离去……):
此时鲇鱼街正遭遇一场台风肆虐,所有人都蜷缩在Serena(思拉娜)家里避风波吉与贝丝也琢磨着躲在“海鸥岛”的克劳恩是否难逃厄运。这个时候,克劳恩冲开门,走了进来,他恬不知耻想要带走贝丝。贝丝警告他不要碰她,众人也谴责他。克劳恩仗着他的凶猛,一付不在乎的意思,并嘲笑众人“一个红发女人“喳喳跳”地离去,还会“喳喳跳”地回来……..
这个时候,杰克的老婆Clara(克莱拉)尖叫着,她发现杰克的船在河道上被飓风吹得就要翻颠,于是将怀中的婴孩交给贝丝后冲了出去。贝丝希望有一个男人敢于出去帮Clara(克莱拉)一把。这个时候,克劳恩找到一个机会奚落波吉:你的女人在找一个勇敢的男人,你还坐在那里干吗?看看我,我是这里唯一勇敢的男人了。然后跟贝丝说,你等着,我现在去帮克莱拉,等我回来就带走你……
ACT 3 (第三幕) 第一场(简介):当台风停止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众人在为死去的人祈祷,贝丝仍然照看着Clara的婴孩,而斯鲍丁.莱夫则在那里幸灾乐祸…….这个时候,克劳恩进了空空的庭院,他偷偷摸摸向波吉的门口爬去,在他的上面,一扇百叶窗慢慢打开一只握着长刀的手伸了出来,还没有等克劳恩反应过来,波吉的刀已经砍在他的脖子上,波吉杀死了克劳恩,然后将尸体扔到庭院里之后,他洋洋得意地心里笑道:贝丝,你现在有男人了,波吉是你的了。
ACT 3 (第三幕)
第二场:
Listen: there’s a boat dat’s leavin’ soon for New York…(听着:那儿有一艘即将开往美国的船……):警察和验尸官都来到了现场,起初他们怀疑是Serena(思拉娜)杀死了克劳恩,因为Serena有杀人的动机,两个月前,她的丈夫就是克劳恩杀死的。但是,Serena(思拉娜)已经病了几天了,而且有不在场的目击证人可以发誓不是Serena干的。波吉也被带去要求去辨认尸体,但波吉拒绝这一要求(我一个残废,此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最后,波吉因“藐视法庭”被带走。这个时候,斯鲍丁.莱夫打起了贝丝的主意,欺骗她波吉可能要坐几年牢,要她跟他一起“享受世界”,并软硬兼施诱骗她服了毒品。他唱到:Listen: there’s a boat dat’s leavin’ soon for New York…(听着:那儿有一艘即将开往美国纽约的船……跟我走吧,我带你享受繁华世界,穿银带金……这是我们的归属,来吧,贝丝。)。贝丝气愤地骂斯鲍丁.莱夫是卑鄙小人,将他赶出了房间。斯鲍丁.莱夫将毒品纸包放在她的门口,心想,她一定还会为毒品来找他的。
第三场
Dem white folks sure ain’ put nuttin’ over on this baby…(那些白人拿这个人没有办法……):关于杀人事件,因波吉在法庭上装疯卖傻,胡说八道,加上朋友们都替波吉说话,最后法庭找不到什么证据只能将他释放了。出了监狱,除了感谢支持他的朋友外,他最想见的,就是贝丝了。
Here Mingo, what’s de matter wid you all? …(你们大家怎啦?……):回到自己的家,呼唤着:贝丝,贝丝,我回来啦。但看到大家的神色不对,于是就说“你们大家怎么啦?你们就这样欢迎我吗?他看到Serena(思拉娜)抱着的婴孩正是贝丝帮Clara(克莱拉)照看的那个婴孩时,才感到有点不对,喊道:贝丝,你在吗?
Where’s Bess?...(贝丝在哪里?……):他发狂冲出了门,问Maria(玛利亚):玛利亚,贝丝在哪里?快告诉我,贝丝在哪里?玛利亚说:我们不是早就告诉你了,那个女人不适合你!于是告诉波吉应该是被斯鲍丁.莱夫拐骗走了……..
Bess is gone …(贝丝已经走了):最后,LILY告诉他:贝丝已经走了,她将孩婴交代给了思拉娜,但是她还活着,在纽约……
Oh Lawd, I’m on my way …(上帝,我上路了…….):当波吉知道贝丝还活着,思念贝丝的他,虽然知道路途遥远,也要将她找回来。于是在大伙的帮忙下,坐着小羊拉车,上路了………。

特点

1935年,《波吉与贝丝》在波士顿首演,受到高度赞扬,至今仍是美国作曲家的歌剧作品中唯一能在保留剧目保持不败之地的作品。1937年,格什温正在为一部电影配乐时,昏倒在录音室,经医院诊断为脑癌。手术两周后,这位正在英年之中的作曲家离开了人世。
《波吉和贝丝》以清亮的滑音开场,从一开始就紧紧地抓住了观众。从此开始直至滑音再次出现,全剧结束,剧中呈现的歌曲几乎都是耳熟能详的曲目。剧中的歌曲融注了剧中人的爱恨、希望和感情,每一首都是感人肺腑之作——“夏日时光”(Summertime)、“我的男人现在走了”(My Man’s Gone Now)、“贝丝,你现在是我的爱人”(Bess,You Is My Woman Now)、“我爱你,波吉”(I Loves You,Porgy)等歌曲从一开始就奠定了作品的感情基调,凸现了格什温在处理感情题材时的细腻手法。接下来的剧中那两首歌曲可以说是格什温对于黑人同情心的集中体现,“I Got Plenty O’Nuttin”和“本来不必这样”(It Ain’t Necessarily So)都是直入观众心灵深处的出色之作。
另外值得我们注意的是,格什温在这部作品中巧妙地利用了和声作为有力的倾诉感情的工具,在它的修饰下,歌曲的旋律和脉络显得更为清晰和突出。剧中的“那儿有一艘即将开往美国的船”(There’s a Boat Dat’s Leavin’ Soon for New York)集中体现了这种技巧。在本剧的最高潮部分——“这是我们的归属”(That’s Where We Belong)中,格什温更是运用了以往所有作曲家都没有使用过的频繁的和声变换来牵动着观众们的心弦,他又一次获得了成功。
在《波吉和贝丝》中,节奏感强的节拍和极为到位的和声赋予了它极具震撼力的艺术效果,而这些又通过由格什温亲自完成的管弦乐编曲的配合得到进一步的加强。在格什温这最后一部作品中,我们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用自己的最高水准展示了他对流行音乐和严肃音乐的把握和领悟。他将两者有机地合而为一,既突出了剧中歌曲的流畅和流行性,又不失其高雅和严肃,在那个时代,能够做到如此程度是难得的。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