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园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沈园位于绍兴市越城区春波弄,宋代著名园林,国家5A景区。沈园至今已有800多年的历史,初成时规模很大,占地七十亩之多,是绍兴古城内著名的古园林。沈园为南宋时一位沈姓富商的私家花园,故有“沈氏园”之名。沈园在1963年被确定为浙江省文物保护单位。绍兴市区的沈园是宋代著名园林、国家5A景区,因陆游《钗头凤》成名。分为古迹区、东苑和南苑三大部分,有孤鹤亭、半壁亭、双桂堂、八咏楼、宋井、射圃、问梅槛、琴台和广耜斋等景观。

景区简介

沈园,又名沈氏园,位于宋朝都城绍兴市区,国家5A级景区。本系富商沈氏私家花园,宋时池台极盛。沈园占地七十余亩,园内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绿树成荫,江南景色。沈园为国家5A级景区,景区占地五十七亩,是绍兴历代众多古典园林中唯一保存至今的宋式园林,分为古迹区、东苑和南苑三个部分,含孤鹤亭、半壁亭、双桂堂、八咏楼、宋井、射圃、问梅槛、琴台和广耜斋等景观,形成“断云情歌”、“诗境爱意”、“春波惊鸿”、“残壁遗恨”、“孤鹤之鸣”、“碧荷映日”、“宫墙怨柳”、“踏雪问梅”、“诗书飘香”和“鹊桥传情”十景。
沈园具有宋代园林特色,南苑有包括安丰堂和务观堂在内的600多平米展厅,其中务观堂主要陈列陆游的手迹复制品和碑刻、拓片。安丰堂则从赤诚报国、勤政爱民、一代诗人、成就辉煌、稽山镜水、置身社会、情系桑梓、婚姻悲剧、抱恨终身、世事沧桑、名园千古等几个方面对陆游坎坷的一生和陆游与沈园的关系作了详尽的介绍。这里蕴藏陆游与唐琬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传南宋爱国诗人陆游初娶唐琬,伉俪情深,后被迫离异。
公元1151年(绍兴21年),两人邂逅于沈园。陆游感慨怅然,题《钗头凤》词于壁间,极言“离索”之痛。唐琬见而和之,情意凄绝,不久抑郁而逝。晚年陆游数度访沈园,赋诗
伤心桥下春波绿

伤心桥下春波绿

述怀。公元1192年重游沈园,又赋诗一首,写道:“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四十年前,尝题小阕于石,读之怅然”。陆游为此哀痛至甚,后又多次赋诗咏沈园,有"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之名句,沈园由此极负盛名。

沈园故事

一处私人花园,经历如此岁月沧桑,至今仍得以流芳,全因为一个千年不老的故事,一首《钗
曾是惊鸿照影来

曾是惊鸿照影来

头凤》。
南宋著名爱国诗人陆游的一生波折重重,他不但仕途坎坷,而且爱情也很不幸。 宋高宗绍兴十四年,二十岁的陆游和表妹唐婉结为伴侣。两人青梅竹马,婚后情投意合、相敬如宾、伉俪情深。但却引起了陆母的不满,她认为陆游沉溺于温柔乡中,不思进取,误了前程,而且两人婚后三年始终未能生养。于是陆母以“陆游婚后情深倦学,误了仕途功名;唐琬婚后不能生育,误了宗祀香火”为由逼迫孝顺的儿子休妻。虽然两个感情很深,不忍分离,但在封建礼教的压制下,虽种种哀告,终走到了“执手相看泪眼”的地步。
虽然万般无奈,最终陆游还是遂了母亲的心意另娶王氏为妻,而唐婉也被迫嫁给越中名士赵士程,纵然百般恩爱,终落得劳燕分飞的地步。
转眼十年,公元1151年(南宋绍兴二十一年)春日,沈氏园对
春波惊鸿

春波惊鸿

外开放,陆游满怀忧郁的心情独自前往,却意外地遇见唐婉及其改嫁后的丈夫赵士程。尽管两人中间隔着十年的光阴悠悠,但那份刻骨铭心的情缘始终留在他们情感世界的最深处,正当陆游打算黯然离去的时候,唐婉征得赵士程的同意,差人给他送去了酒菜。陆游触景伤情,怅然在墙上奋笔题下《钗头凤》这首千古绝唱:
红酥手,黄籘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唐婉见之,感慨万千,一病不起,终因愁怨难解,郁郁而终!病中,唐婉提笔和《钗头凤·世情薄》词一厥: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乾,泪痕残,欲笺心事,独倚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此后陆游北上抗金,又转川蜀任职,几十年的风雨生涯,依然无法排遣诗人心中的眷恋。
陆游63岁时,有人送来菊花缝制的枕囊,触物伤怀,老人想起自己二十岁时与唐婉新婚燕尔,两人采集
宫墙怨柳

宫墙怨柳

菊花晒干作为枕芯,缝制了一对“菊枕”。为此陆游写了一首“菊枕诗”,作为他们夫妻新婚定情之作。这在他的《剑南诗稿》中有记录:“余年二十时,尚作菊枕诗。采菊缝枕囊,余香满室生。”虽然当时广为传诵,可惜却没能流传下来。此时又见菊枕,不禁百感交集,又写下了两首情词哀怨的“菊枕诗”,题曰:偶复来菊缝枕囊,凄然有感。诗云:
采得黄花作枕囊,曲屏深幌闷幽香。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
少日曾题菊枕诗,囊编残稿锁蛛丝。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
陆游66岁之后隐居故乡,过着简朴、宁静的农村生活,但对年少时的情感总无法忘怀。
67岁重游沈园,陆游看到当年题写《钗头凤》的半面破壁,触景生情,感慨万千,又写诗感怀:禹迹
沈园晴雪

沈园晴雪

寺南,有沈氏小园。四十年前,尝题小阕壁间。偶复一到,而园已三易主,读之怅然。
枫叶初丹槲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 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
坏壁旧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 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
75岁,唐婉逝世四十年,陆游旧地重游,“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写下《沈园》二绝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飞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陆游晚年,每年春上必往沈园凭吊唐婉,每往或诗或词必有寄情,后来就一直住在沈园附近。
81岁,陆游做梦游沈园,及醒,感慨系之,在《梦游沈家园》中悲叹: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池桥春水生。”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82岁时陆游对唐琬仍是念念难忘,又写下:
城南亭榭锁闲坊,孤鹤归来只自伤,尘渍苔侵数行墨,尔来谁为拂颓墙?
84岁,陆游辞世前一年,不顾年迈体弱、再游沈园。作《春游》诗: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
唐婉是个重情谊的女子,与陆游的爱情本是十分完美的结合,却毁于世俗的风雨。赵士程虽然重新给了她感情的抚慰,但毕竟曾经沧海难为水。在女人的感情世界里,往往比男人来得执著。唐琬被家婆逐出家门后,嫁给赵士程。此时的唐琬是万般无奈的,她或许在试图接纳另一个人,但并不是因为她爱他,而是因为她需要爱他,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排挤心中那个人(陆游)。然而唐琬终是一个放不下的女人,她的内心始终装着一块大石头,也许改嫁后曾有过一段相对平静的日子,然而后来在沈园偶遇陆游之后,她心里那块大石头又浮出水面,最终因承受不了沉甸的生命而离开人世。追忆似水的往昔、叹惜无奈的世事,感情的烈火煎熬着她,使她日臻憔悴,悒郁成疾,在秋意萧瑟的时节化作一片落叶悄悄随风逝去,只留下一阙多情的《钗头凤》,令后人为之唏嘘…… 此时的陆游,仕途正春风得意。他的文才颇受新登基的宋孝宗的称赏,被赐进士出身。以后
踏雪问梅

踏雪问梅

仕途通畅,一直做到宝华阁侍制。这期间,他除了尽心为政外,也写下了大量反映忧国忧民思想的诗词。晚年,他上书告老,蒙赐金紫绶还乡了。陆游浪迹天涯数十年,企图借此忘却他与唐婉的凄婉往事,然而离家越远,唐婉的影子就越萦绕在他的心头。此番倦游归来,唐婉早已香消玉殒,自己也已至垂暮之年,然而对旧事、对沈园依然怀着深切的眷恋。孤独的老人常常在沈园幽径上踽踽独行,追忆着深印在脑海中那惊鸿一瞥的一幕,这时他写下了“沈园怀旧”。泉路将近,陆游仍是念念难忘当初的那份深情,但灯暗无人说断肠,这忏悔之心,恨意切切,即使到了今天,做为看客的我们读着那些诗句,仍能体会得到那份凄凉与怅惘。
半个世纪的光阴流逝可以让世间万事消磨殆尽,但那份思念却历久弥新,只可惜有些人、有些事错过了就是一生!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多年来,听过他们故事的人,都以为这样的换取是值得的,还有故事中的人物,他们无悔于这样的换取。如今,只剩两阙瘦词在寂寥的碑廊上深情对望,一位是红袖添香的佳人,一位是叱咤风云的诗客,。来过的人会觉得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座沈园,都刻着一首《钗头凤》词中酿造的情怀让你久久的沉浸,却又都无关自己。
诗人为怀念唐琬,追忆沈园之邂逅就留下了十多篇诗文。陆游一生留下了大量的诗篇,但在同一地点写下如此众多诗歌的并不多见。正因为这些催人泪下的故事和感人至深的诗篇,人们不仅将沈园作为怀念诗人的纪念地,而且还将沈园作为执著爱情的寄托。人们所以到沈园,除欣赏古典园林之外,更多的是去那里感受人世间的美好爱情,沈园实际上已经成了绍兴的爱情主题公园。

沈园历史变迁

沈园景区坐落于鲁迅中路318号,原为南宋著名园林,园主系宋代越中大户沈氏,园林因此被称为“沈
钗头凤题词

钗头凤题词

氏园”。据有关史料记载,当时园内池台极盛,占地在80亩以上。沈园经历八百年的兴衰,至绍兴解放之时,仅存一隅。郭沫若先生1962年游历沈园时,仍是荒凉不堪,曾作《钗头凤》描写园中的景象。现在我们所看到的沈园门额“沈氏园”三字即为郭沫若当年所题。1963年3月11日沈园被浙江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二批全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85年,为修复沈园,对西侧7.2亩旧址进行考古,发现六朝古井、唐宋建筑、明代水池及瓦当、滴水,脊饰、湖石等遗迹、遗物。1987、1994年两次扩建,全园占地恢复到18.5亩。园内新建了石碑坊、冷翠亭、六朝井亭、八咏楼、孤鹤轩、双桂堂、闲云亭、半壁亭、放翁桥等仿宋建筑,堆置了假山,栽植桃、梅、柳、竹,重修题词壁断垣,重镌陆游《钗头凤》词,使故园展现了原貌。2001年5月,沈园增添新景。主要有:陆游纪念馆、连理园、情侣园等三大部分,十多个景点。沈园将不断扩充修复,以重现宋时“池台极盛”的风采。加上随后几年的恢复性工程,沈园已初具规模,成了绍兴古城内的一处重要景区。修复、重建和扩建后的沈园占地57亩,分为古迹区、东苑和南苑三大部分。古迹区内葫芦池与小山仍是宋代原物遗存,其余大多为在考古挖掘的基础上修复的。东苑,位于古迹区东侧,又被称为情侣园,尽显江南造园特色。南苑在古迹区南首,主要由连理园和陆游纪念馆组成。沈园错落有致,色调庄重典雅,景点互为映衬,很有宋代风味。因陆游一生爱梅,故
沈园之夜

沈园之夜

沈园古迹区内栽植有大量的腊梅树,从河南等地移植成型腊梅、古桩梅花等名贵树木近4O0棵,植于溪边、篱下、屋前、山上。隆冬时节,腊梅竞相吐艳,满园春色浮动。冬日游沈园也就成了绍兴的一项特色旅游,如果遇雪天更具诗情画意。近年来绍兴重建了沈园,在其东部建双桂堂,内辟陆游纪念馆,展出了陆游在沈园的经历,以及陆游的爱国史迹和在文学上的辉煌成就。中部为宋代遗物区,这里的葫芦形水池、池南的假山、池西的古井,都是宋代遗物。园西为沈园遗迹区,以气势雄浑,形制古朴的孤鹤轩为中心。正南用出土断砖砌成的断垣上,刻有当代词学家夏承焘书陆游的《钦头凤》词,点明了造园主题,东南有俯仰亭,西南有闲云亭、登亭可揽全园之胜。孤鹤轩之北,有碧池一泓,池东有冷翠亭,池西有六朝井亭,井亭之西为冠芳楼,底楼设茶室,供游人品茗。

沈园之夜

“沈园之夜”是绍兴唯一夜间旅游项目,让游客亲历一次古韵悠长的古典游园。“沈园之夜”以宋代名园为背景,处处营造宋代胜景:充满风情的市井街区、此起彼伏的小贩吆喝,多姿多彩的宋代服饰、作揖行礼的丫鬟家仆、复古如旧的舞美道具、悠远空灵的民乐演奏、凄美绝伦的情感故事,让所有的事物回到“宋园历史”当中,还有那若隐若现的流光溢彩与沈园美景交相辉映,向游人展示一幅宋史的绝美画卷,仿佛亲临如梦幻般的遥远朝代。“沈园之夜”让远去的历史鲜活起来,让游客真正体验与古人同行。入夜来到沈园码头,游客在家丁和丫鬟的引领下换取宋币、品宋街风味小吃,之后随管家进园赏景,聆听陆游与唐琬的爱情绝唱,品尝沈园特色的红酥手香糕和黄藤酒,最后观赏沈家大戏。整个夜游把宋代文化、爱情文化和曲艺文化的灵魂和符号都展现出来,使游客目睹并深刻感受宋时游园的生活,不仅满足了精神和文化的需求,更是与当今旅游市场的诉求趋同一致,可谓是对文化旅游资源的一次创新。“沈园之夜”紧扣陆游与唐琬的爱情史实,通过游园中红酥手、黄藤酒的品味、对《钗头凤》赏析讲解,及《沈园情》堂会中曲艺节目的表演等各种形式来描述和渲染,极大地感染着观众的情绪,让人不禁为陆游和唐琬的忠贞爱恋所感动,享受到一份销魂夺魄的精神大餐,在曼妙的曲乐中沉醉在爱情名园。
《沈园情》沈园双桂堂会可谓是“沈园之夜”的高潮和精髓,尽可能地不失高雅情致与独特的地方曲艺表演前提下,让节目为大众人群所欣赏喜爱,做到雅俗共赏,释放其多姿多彩的艺术魅力。演出内容包括:鹦哥班、莲花落、越剧、流行歌曲、器乐演奏等,同时加入游客参与性的真情告白、花牵情缘等互动节目,内容丰富,氛围热烈。演员们将主角陆游和唐琬的性格、情感、行为刻画得生动传神,沈园管家的滑稽幽默和现代版的《钗头凤》更是赢得观众热烈喝彩,让观众不仅随演出剧情而动容,而且在美轮美奂的表演艺术中得到精神的放松和愉悦。
“沈园之夜”将文化经典、市井风情、传统艺术三者有机糅合,可以雅俗共赏;将古代娱乐形式与现代休闲理念相结合,可谓老少皆宜。“沈园之夜”展示给您的将是一幅城市晚间休闲新体验的绝美画卷。
开放时间
白天:8:00-17:00 夜晚:17:30-22:00

旅游票价

“沈园之夜”门票70/人,沈园40/人(就是说白天40,晚上70),儿童半价。(2010年)

交通

火车站乘七路车或旅游观光巴士东线直达,打车起步价。

旅游路线

孤鹤亭
、半壁亭、双桂堂、八咏楼、宋井、射圃、问梅槛、琴台、广耜斋

陆游诗

作品信息

【名称】《沈园》
【年代】南宋
【作者】陆游
【体裁】七言绝句

作品原文

沈园
【其一】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
诗书飘香

诗书飘香

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其二】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译文

【其一】
城墙上的角声仿佛也在哀痛,沈园已经不是原来的亭台池阁。那座令人伤心的桥下,春水依然碧绿,当年这里我曾经见到她美丽的侧影惊鸿一现。
【其二】
她去世已经四十年有余,我连梦里也见不到,沈园的柳树和我一样都老了。 连柳绵都没有了,我已是古稀之年,行将就木,仍然来此凭悼,泪落潸然。

作品鉴赏

这是陆游七十五岁时重游沈园(绍兴)写下的诗。
他三十一岁时曾在沈园与被专制家长拆散的原妻唐琬偶尔相遇,作《钗头凤》题壁以记其苦思深恨,岂料这一面竟成永诀。晚年陆游多次到沈园悼亡,这两首是他的悼亡诗中最为深婉动人者。
诗的开头以斜阳和彩绘的管乐器画角,把人带进了一种悲哀的世界情调中。他到沈园去寻找曾经留有芳踪的旧池台,但是连池台都不可辨认,要唤起对芳踪的回忆或幻觉,也成了不可再得的奢望。桥是伤心的桥,只
沈园宋风

沈园宋风

有看到桥下绿水,才多少感到这次来的时节也是春天。因为这桥下水,曾经照见像曹植《洛神赋》中“翩若惊鸿”的凌波仙子的倩影。可以说这番沈园游的潜意识,是寻找青春幻觉,寻找到的是美的瞬间性。
承接着第一首“惊鸿照影”的幻觉,第二首追问着鸿影今何在。
“香消玉殒”是古代比喻美女死亡的雅词,唐琬离开人世已经四十余年了,寻梦、或寻找幻觉之举已成了生者与死者的精神对话。在生死对话中,诗人产生天荒地老、人也苍老的感觉,就连那些曾经点缀满城春色的沈园杨柳,也苍老得不再逢春开花飞絮了。美人早已“玉骨久成泉下土”,未亡者这把老骨头,年过古稀,也即将化作会稽山(在今绍兴)的泥土,但是割不断的一线情思,使他神差鬼使地来到沈园寻找遗踪,泫然落泪。
梁启超读陆游那些悲壮激昂的爱国诗章时,曾称他为“亘古男儿一放翁”,岂料沈园诗篇又展示了这位亘古男儿也知儿女情长之趣,他甚至在被摧折的初婚情爱中、在有缺陷的人生遭遇中,年复一年地体验生命的青春,并且至老不渝。如果说《钗头凤》词在吟味稍纵即逝的相遇时,还未忘昔日山盟海誓,还有珍藏心头的锦书,隐约地发散着生命的热力的话,那么这里在体验惊鸿照影的虚无飘渺时,已感受到香消为土、柳老无绵的生命极限了。在生命限处,爱在申辩自己的永恒价值,这是《沈园》二首留给后人的思考。

作者简介

陆游塑像

陆游塑像

陆游
(1125-1210)南宋诗人、词人。字务观,号放翁,绍兴山阴(今浙江绍兴)人。一生著作丰富,有数十个文集存世,存诗9300多首,是中国文学史上存诗最多的诗人。陆游具有多方面文学才能,尤以诗的成就为最,在思想上、艺术上取得了卓越成就,在生前即有“小李白”之称,不仅成为南宋一代诗坛领袖,而且在中国文学史上享有崇高地位,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词作数量不如诗篇巨大,但和诗同样贯穿了气吞残虏的爱国主义精神。有《放翁词》一卷,《渭南词》二卷。

当代诗作

双双燕·沈园怀古(外一首)
作者:(浙江绍兴)夏建中
惊梦春痕

惊梦春痕

借词寄愫,似寻梦徘徊,放翁挥笔。钗头凤怨,留下宋砖残壁。安得顿生叹息,忽又见、唐婉泪泣。才愁旧瓦尘飞,却喜新墙重立。
谁忆,姻缘被击,自古有牛郎,鹊桥风急。阴差阳错,别怪恋心无力。今论园中往昔,莫把恨、天天堆积。山阴古道有情,伫望独思心迹。
钗头凤·纪念陆游诞辰 886
投醪岸,沈园唤。恋情千古长相叹。稽山麓,思归宿。鉴湖涟起,越州同祝。穆!穆!穆! 词牌断,仄平换。字痕长短挥毫乱。残墙覆,醉心逐。方醒才识,律中眉目。倏!倏!倏!
(刊载于《中国诗词》月刊)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