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保平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沈保平,男,1957年生于河南新乡。气质儒雅,戏路宽广,造型宜古宜今, 从业二十多年来塑造了许多气质各异的角色。

作品

参演话剧

1977年《霓虹灯下的哨兵》饰 路华
1979年《雷雨》饰周萍
1985年《十五的月亮》饰方华
1998年《太行山人》饰 崔副县长
1999《区委书记》饰 邵十隆
2008年《宣和画院》饰 廖桂云
《水上吉卜赛》饰 时令宇

参演电视剧

首播时间 剧名 扮演角色 导演 合作演员
2015 新神雕侠侣 丘处机 李慧珠;邓伟恩 陈晓 ;陈妍希
2014 封神英雄榜 元始天尊 王伟廷,杨建武 陈键锋;张馨予
2014 宫锁连城 佟大人 李慧珠;邓伟恩;温伟基 陆毅袁姗姗
2014 武则天 王德 高翊浚 范冰冰
2013 新天龙八部 黄眉大师 赖水清 韩栋 ;贾青
2012 王的女人 海父 成志超胡储玺 罗晋陈乔恩
2011 唐宫美人天下 云仲 李慧珠 郑国霖 ;张庭
2011 穆桂英挂帅 杨延昭 宫晓东 罗晋;苗圃
2011 后宫甄嬛传 甄远道 郑晓龙 陈建斌;孙俪
2011 龙行天下 乌员外 王重光 王灿
2011 宫锁珠帘 张廷玉 李慧珠 ;邓伟恩 何晟铭 ;杜淳
2011 宫锁心玉 隆科多 李慧珠 ;黄俊文 冯绍峰 ;杨幂
2010 少林寺传奇2 秦琼 都晓 林志颖,元彪
2006 换子成龙 换子成龙 杨玄 ;何丽萍 杜淳 ;马雅舒
2005 楚汉风云 张良 卫翰韬 ;黄伟明 胡军 ;杨恭如
2004 汉武大帝 梁王刘武,刘屈氂 胡玫 陈宝国,焦晃,归亚蕾

个人荣誉

1999年,参演的话剧《太行山人》获省“第七届戏剧大赛”铜牌奖。
2005年表演论文《准确的分寸是凝炼表演的前提》获“第八届艺术论文征集优秀论文奖”。
2008年,《宣和画院》获2008 年 河南省文华大奖《天边有个威海卫》大众电视金鹰奖和广电部飞天二等奖、 山东省精品工程。

创作心得

《岂敢懈怠对张良》饰演《大汉风》中张良的体会
(本文是沈先生发表在2005年《电视电影纵览》,《大汉风》为20 集数字化系列,电视连续剧版共50集,名为《楚汉风云》)
一个演员时时梦想着能在一部好戏中饰演一个好角色。大型历史片,全景式反映楚汉战争的数字电影《大汉风》深深地吸引著我。一个在中国历史上与姜子牙、诸葛亮齐名的人物激起了我强烈的创作欲望:他就是辅佐汉高祖刘邦创立三百年汉家基业、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的天下第一谋士张良。
初与制片人、导演见面时,我便引用了《史记·留侯世家》中张良对项伯说的一段话“我为韩王送沛公,今沛公有急难,我若私逃为之不仁……”制片人、导演都笑了:“分明是有备而来嘛!”经研究最终确定了由我来扮演张良一角。
沈保平

沈保平

艺术创作过程是漫长而艰辛的,仅有高涨的热情远远不够。面对张良这样一个史有记载、人们熟知的著名人物,要想演好必得付出百倍的努力、岂敢轻举妄动。而剧组开拍在即,只能在有限的时间里迅速接近人物。通过对剧本的分析,又参阅了有关资料、张良的形象在我心里由模糊逐渐变得清晰了。从跃然纸上的人物到屏幕上活生生的张子房要用自身这块材料,我的形象即自己的面部、眼睛、形体、语言等来塑造,其首要问题是确定人物基调。张良是个什麼样的人?也就是说他的喜、怒、哀、乐,举手投足是个什麼样。通过与导演、编剧的多次沟通与探讨,确定了人物基调的核心为“超凡脱俗”,其不仅举止高雅,处变不惊,且行动间透著道家置身事外的仙气。
总基调的确立犹如夜行的船看到了航标灯。但仅有纲是不能捕鱼的,更需要无数的目,即细节的运用才能完成。而任何人或事物都有其发生、成长、发展的过程。张良具有“天下第一谋士”的美誉,这六个字看似简单,其实不然,这是对其志向、智慧、情操以及对客观事物透彻的分析而确定终极目标的总概括。“谋”即计谋,智慧。因有谋而助沛公打江山,因有谋而不取功名,自甘悟到,云游四方。张良从韩为秦所灭, 作为韩国贵族后裔立志报国仇家恨,到辅助刘邦奠定汉家基业,而最终选择出家修道,自然描绘出这个人物成长的三个阶段,其性格发展也在其中。前为血气方刚,博浪沙刺秦的大英雄,虽壮志未酬、但锐气不减,以图东山再起;中为走遍天下,会项梁,见陈胜,终得明主育沛公结识,更为沛公海纳百川、从善如流的胸怀所折服,而尽心辅弼、毫无怨言,助刘邦成就帝业,且不恋红尘,乐在其中。中心的张良心中“仁”字为大。他刺杀秦王因秦焚书坑儒、施行暴政;帮助刘邦,陷项羽于“四面楚歌”乌江自刎是因项羽祗怀“妇人之仁”,坑杀秦军降卒20万,如得天下必为暴君。他要看到的是江山一统,干戈平息,百姓安居乐业。当其抱负得以实现便追随黄石老人,云游四海而去,对功名利禄毫无所取。他的超凡脱俗可见一斑。
艺术创作源于生活,演员就是要从生活出发,从自我出发用自身的条件塑造出符合剧本要求的活生生的人物形象。既要有理论分析,更要运用各种手段把它通过屏幕体现出来。眼神的运用,体型的状态、语言的节奏都要尽可能地脱开自我,靠近人物。
张良是智慧超群的谋士,形体状态我采用一个“稳”字,因对每一件事他都比别人看的深刻、透彻、极少有慌乱之时,所以形体求稳。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从眼睛里透出他睿智的思考和对事物比别人更准确、透彻的判断。所以我设计他为坚定、沉稳且又灵活的眼神来表达其善于洞悉事物本质的敏捷思维,即使遭遇突发事件,身临其境、尚能保持冷静、沉著。在“鸿门宴”一场戏中,刘邦失口对项伯说出要亲赴鸿门负荆请罪,後又後悔害怕,欲率军逃走,而此刻张良却将计就计异常镇定,通过对客观形势的分析,刘邦认识到面对数倍于己的强敌,唯有亲赴鸿门,方有一线生机,卷军而逃则生机全无。二人进入项营大帐,犹如羊入虎口、九死一生,此刻人物内心已异常紧张,而外部却不可有丝毫表露,内外形成了强烈的矛盾。这时二人像芒刺在背,如坐针毡,心已提到嗓子眼,而外部却要呈现出悠闲、坦然来赴宴,毫无反意的状态。场面调度不大,基本是坐于席前,表面谈笑风生,实则浑身毛孔全部炸开,接收著来自各个角落的危险信号。
注意力主要三个点:项羽、范增、刘邦。刘邦是保护对象。项羽具有妇人之仁,讲兄弟情义、不足为虑。最大的危险乃是范增,所以余光始终在注意他,丝毫不能大意。随著情节的发展,张良对杀气的感受层层递进。第一层,二人入帐刚站定,双方冷场无语,对视僵持,范增即从袖中掏出玉佩,立刻引起张良的关注,这里我用警觉的眼神投向范增,已知此为举佩号,意欲诛杀,而项羽却视而不见,没有理睬,由此张良迅速推断出二人意见不同,,可堪庆幸;第二层,当刘邦装醉作舞时,范增又拿出玉佩示意,把危险向前推进了一步。此刻,我用旁人不易觉察的目光撇了范增、项羽一眼,以表现他看到项羽对范增此举熟视无赌而暗自高兴和必逼范增收起玉佩的鉴定信心,岂料范增收起了玉佩却换来了楚国第一剑客项庄,惹来了更大的麻烦;第三层,是项庄入帐後名曰舞剑娱宾,实讨沛公性命。范增竟迫不及待地示意项庄刺杀沛公。项庄利刃的寒光直逼沛公而来,霎那间气氛令人窒息,此刻张良再也坐不住了,我把视线从紧盯著项庄身上疾速扫过为保沛公陪舞双人剑的项伯落在沛公身上,果断决定去叫在外等候的樊哙以解沛公之危。终于在项伯被项庄击败、利刃向沛公劈头砍来这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了沛公。情节的发展和紧张的气氛都已达到了顶点。
影视艺术是镜头艺术,演员要根据不同景别运用不同手段来揭示人物的内心活动。形体动作自然是必要手段,至关重要。张良的人物基调既为“超凡”,那他的举手投足就应稳健、优雅。超凡即是超越俗人,原本就具贵族后裔的高贵。所以我设计人物自我感觉是沉稳中透著洒脱,尽可能不用零碎的小动作。不动则已,动则畅快淋漓、潇洒大方。这其中根据人物的成长、发展形体特征也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他散尽万贯家财,求得能人异士于“博浪沙”刺杀秦皇失败到藏身下邳,隐姓埋名,以待时机。这一时期我赋予人物血气方刚,充满力度的形体动作以表现张良驰马纵横、矢志复仇的游侠气质。第二阶段是巧遇黄石公,得太公兵法,茅塞顿开,于是遍寻明主,结识沛公,并辅佐其先入关中,历经鸿门宴,荥阳大战、鸿沟对峙,而後陷项羽于四面楚歌,乌江自刎,最终助刘邦洛水边称帝。这个时期是张良以一己之力刺秦失败,认识到要从根本上推翻暴秦。祗有明君统治天下,才能改变生灵涂炭的局面,百姓才能安居乐业,这也是他对客观认知由量变到质变的飞跃成熟期。这期间他跟随刘邦南北转战,驰骋疆场,经历了数次生死考验,肢体语言上我力求大气,且在适当的场合利用服装的优势舒张广袖,既表现张良山崩於前不变化,摒弃高官名利,全身而退,云游四海,潜心修道而去。这一时期是张良人生高潮後的转折阶段,我赋予了人物悠闲自在,仙袂飘飘的形体感觉,以表现他不恋红尘的高尚情操和追随老庄,清静无为的道家理念。
演戏就是要演人物关系,把在剧中有密切接触的每一个人物之间关系弄明白,搞准确了,人物也就成了一半。张良在剧中主要涉及到的人物有刘邦、项羽、范增、韩信萧何等,其中最主要的也是最微妙复杂的就是与刘邦的关系。既是遍寻天下,深具知遇之恩的明主,又是张良在鸿门安然脱险归来时能赤脚相迎的生死朋友。对他宽广的胸怀赞许有嘉,对其顺应民意的君子之仁由衷钦佩,又对他混迹平民的刘邦习气有些无奈,更对他在许多紧要关头表现出的机智中透出掩饰不住的市井狡黠,且每每使得化险为夷,绝处逢生不禁唏嘘,感叹:沛公之志在于天下也!而项羽虽具“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豪气,但仅怀“妇人之仁”,刚愎自用,更对其坑杀降卒20万的残暴行为深表愤慨与惋惜。范增其人既是私下的朋友又是战场上的宿敌,对他过人的才华惺惺相惜,更对其咄咄逼人,斩尽杀绝的阴毒嗤之以鼻。韩信是可堪重用的帅才,曾鼎力举荐,却又及时提醒并予以限制其手握重兵,功成名就後随之滋生的勃勃野心,更不忍心见其落得“狡兔死,走狗烹”终被诛杀的悲惨结局。由于以上这组人物关系搞的清楚明白,在拍摄过程中显得比较顺利,没有因人物关系不准确而劳心伤神,耽误进度。
艺术的规律是相通的。绘画也好,书法也好,音乐也罢都不列外。音乐上有“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书法排章中有“疏而能跑马,密而不透风”等皆道出了起伏跌宕,错落变化的重要。人物语言的处理也不能出此规律。言为心声,语言是直接表达人物内心世界的,若是平淡乏味,观众不爱听,必会影响人物形象。张良在剧中有多处大段台词。其中当楚汉战争进入胶著状态的时候,刘邦急于求成采用郦食其之计,欲分封天下,试图以此速胜。此刻,张良从外面匆匆赶回,听说此事吓了一跳,眼见即将打下的一统江山就要功亏一篑地失去了,连续五大段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台词,把个正自鸣得意饮酒庆贺的刘邦说出一身冷汗,大骂“是哪个乌龟王八蛋给我出的馊主意,险些坏了寡人的大事”,作为演员,这样连续的大段读白演起来很过瘾,因为它给了你展示人物的很大空间,同时也是对演员功力的考验。哪敢有丝毫怠慢,不精心处理就会枯燥乏味,没有说服力,反而会弄巧成拙,出卖了演员。这场戏张良从“分封天下、切勿可取”开始细说论据,由“往昔大周文武二王分封天下,至东周列国群雄并起,从春秋王霸动辄干戈相见,到血火相争的战国七雄,直至秦始皇虽统一天下,却施行暴政,眼见这一统江山就要由宅心仁厚的汉王取代,却弄出个分封。如此必将成为孤家寡人,最终失去即将到手的一统天下。”这段戏张良由浅入深由表及里,旁征博引,痛陈分封之弊,终于警醒了梦中人。初读剧本一见这场戏,便作上记号,需重点处理,因是同期录音,又有许多文言古文,必须背得滚瓜烂熟,没有丝毫台词负担,才能把自己设想的效果体现出来。我赶紧把这场戏的词抄在纸片上,有时间就背,随时准备著。这场戏我处理张良一进门就以强烈的内心节奏和控制住情绪的外表慢节奏一字一顿地问刘邦:“听说大王要分封天下,可有此事?”到如山洪爆发般的激动:“分封天下,切勿可取!”转而引经据典,娓娓道来,由表及里,层层分析,节奏逐渐加快。从涓涓细流到波澜壮阔,再到汹涌澎湃,把个坐着的刘邦说得站起,把个站着的汉王说得走动,最终惊出一身冷汗,破口大骂郦食其。实拍时,我们采用的调度很简单,刘邦被说得从坐位上站起来,径直穿过大堂走向门口,张良紧跟其后,看似被动实则主动地紧紧抓住说服对象,声情并茂,直到刘邦幡然醒悟。由于演员准备充分,各部门配合默契,又是双机拍摄,这场两张多纸五大段台词,原本让人头痛的重场戏竟然一条通过了。而且表演投入,情绪连贯,台词抑扬顿挫,有张有弛,比较准确地抒发了张良忠心耿耿的智者情怀,受到了导演和在场人员的好评。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