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华条约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江华条约》(朝鲜语:강화도조약,英文翻译:Treaty of Ganghwa 或Japan-Korea Treaty of 1876)本名《日朝修好条规》,又称《丙子修好条约》,是日本与朝鲜于1876年2月26日(农历丙子年二月二日)在朝鲜西海岸的江华岛签订的不平等条约。该条约的签订标志朝鲜打开了国门,并进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为34年后彻底沦为日本的殖民地做了铺垫。

历史背景

18、19世纪,朝鲜王朝的封建统治危机不断加深,农民起义风起云涌,而朝鲜国内的资本主义萌芽方兴未艾,在地下传播的天主教飞速发展,由实学思想演变而来的开化思想亦应运而生,这些都对朝鲜统治者构成巨大威胁。广大商人和开化思想家极力要求朝鲜政府开放国门
朝鲜锁国时期所立的“斥和碑”

朝鲜锁国时期所立的“斥和碑”

而朝鲜政府则坚持对外闭关锁国,对内加强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并镇压农民起义和天主教徒。1866年,法国以朝鲜杀害法国神父为由派军舰侵入江华岛,被朝鲜击退,史称“丙寅洋扰”;1871年,美国入侵大同江和江华岛,不久后被迫撤兵,史称“辛未洋扰”。经过两次“洋扰”事件,朝鲜政府重申“锁国令”,并在朝鲜全国各地竖立“斥和碑”,国门进一步紧闭。朝鲜也因此被欧美列强称为“隐士王国”。
而朝鲜的邻国日本自1868年明治维新以后,开始走上资本主义道路,实力迅速发展。由于日本资源短缺和市场狭小,加之社会转型期各种矛盾的尖锐,因此竭力向外扩张,朝鲜则首当其冲。日本自古以来就觊觎朝鲜半岛,曾挑起“壬辰倭乱”等大规模侵略战争,明治维新后日本不少维新人士更是大力鼓吹“征韩论”,企图将朝鲜变成日本的原料产地(主要是农产品)和倾销市场,进而并吞朝鲜,以朝鲜半岛为跳板侵略中国。朝鲜国门的打开是侵略朝鲜的必要条件,因此明治天皇登基以后,多次向朝鲜传递国书,要求朝鲜政府开放国门与之建交。由于日本在国书中自称“大日本”,并有“皇上”、“”等用语,令作为中国属国的朝鲜十分气愤,所有国书均遭拒绝。
1873年,朝鲜的政局发生变动,当年12月,朝鲜王妃闵妃发动宫廷政变,排挤先前的执政者兴宣大院君而掌握政权。兴宣大院君执政的十年间厉行锁国政策,而闵妃外戚集团则倾向于开放国门,这为朝日关系的松动提供了契机。此时日本已于1874年侵略中国台湾,获得了中国50万两白银的赔款。在已初步尝到侵略甜头的情况下,日本便把矛头对准朝鲜,准备以武力打开朝鲜国门。

签订过程

1875年5月,日本明治政府决定以武力打开朝鲜国门,派出“云扬号”等3艘军舰到朝鲜釜山海域示威,准备制造事端。9月20日,云扬号军舰又驶入朝鲜首都汉城(今韩国首尔)附近的江华湾,向朝鲜草芝镇炮台进行挑衅。草芝镇炮台立刻自卫反击,先行对云扬号军舰开炮,云扬号军舰也进行炮击。由于草芝镇官兵的顽强抵抗,日军陆战队转而在永宗镇登陆,与当地朝鲜士兵交 火。日军以2人受伤的代价,击毙了朝鲜士兵35人,俘虏16人,掳获大炮38门,并对当地居民大肆烧杀抢掠后撤离,这就是“云扬号事件”。10、11月,日军又连续对釜山进行袭击。“云扬号事件”成为朝日《江华条约》签订的导火线。
1876年1月8日,日本政府任命黑田清隆为全权办理大臣,井上馨为副全权办理大臣,率领载着1000多名士兵(水兵800人,陆战队262人)的3艘军舰和4艘运输船前往朝鲜江华岛,准备与朝鲜交涉,追究“云扬号事件”的责任,而他们肩上更重要的使命,则是利用这次事件打开朝鲜的国门,用日本太政大臣三条实美对黑田、井上的训令来说就是“全权使节应以与彼结约为主旨,如彼能允我修交通商之要求,即可视为对云扬号事件之赔偿,不必再行苛求”。日本陆军卿山县有朋也赶到下关,设立“征韩事务局”,命令熊本、广岛两镇台做好出兵准备,一旦谈判破裂就立即进攻朝鲜。日本政府还命令法国顾问保阿索那特(G.Boissonade)研究国际法上可以开战的条件。与此同时,日本另派森有礼前往中国北京,试探朝鲜宗主国清朝的态度。清朝总理衙门认为:朝鲜虽隶中国藩服,其本处一切政教禁令,向由该国自行专主,中国从不与闻,今日本国欲与朝鲜修好,亦当由朝鲜自行主持。日本政府藉此认为“所谓宗属国,仅有其名而无其实……今后日本国政府在此问题(按:与朝鲜缔约问题)上已无再同清国政府进行交涉之必要”。但事实上,清政府曾劝告朝鲜与欧美修好,对于“云扬号事件”,又希望朝鲜方面息事宁人,不要与日本发生战争。这些都对朝鲜政府的决策产生了一定影响。朝鲜在“云扬号事件”以后根本不知道是日本入侵,直到隔年1月才得知系日本所为,并被釜山倭馆通知日本使节将来朝鲜,“若大臣不出接,
《江华条约》谈判情景

《江华条约》谈判情景

须要直进京城”。朝鲜政府遂紧急召开时原任大臣会议,讨论对策。经过主战派和主和派的激烈争论,1876年1月30日(农历正月五日),朝鲜政府决定以判中枢府事申櫶为接见大官, 都总府副总管尹滋承为副官,派往江华岛与日本代表谈判。
从2月11日到2月20日,朝日双方进行了4次谈判。日本代表一再提出无理苛刻的要求,声称朝鲜要么赔偿日本在“云扬号事件”中的损失,要么与日本缔结通商条约,否则日本军舰将直取朝鲜首都汉城。朝鲜代表则据理力争,指出“云扬号事件”中日本挑衅在先,朝鲜反击在后,谴责日本在永宗镇烧杀抢掠的暴行,并列举日本报纸以揭露日本的侵略野心。第一次谈判时,日本军队以庆祝纪元节为借口,肆意鸣枪放炮,耀武扬威,对朝鲜方面起了相当大的震慑作用。2月12日第二次谈判时,日本代表拿出了13项修好条款,限期朝方十天之内答复。2月13日第三次谈判时,日本代表公然威胁道:“万一不接受日本的条款,日本军民将大举入侵贵国。”由于朝鲜代表的身份是接见大官而非全权代表,所以面对日本的胁迫,无法单独决定缔约问题,遂将日本提出的13项修好条款送呈朝鲜政府,以待决策。
此时朝鲜民间正掀起一股抗议对日缔约的浪潮。谈判期间,朝鲜到处流传日本将攻入汉城的消息,“倭人即今入京,长安(汉城)人民,哭声动地,江华炮声如雷……京中男女,奔走东西”。以崔益铉为首的大批儒生在汉城王宫门前持斧上疏,坚决反对同日本谈判乃至缔约。崔益铉提出“倭洋一体”论,并指出这个条约的不平等性质, 预见了这些条款将对朝鲜社会产生的冲击以及日本吞并朝鲜的野心,表示如果政府不接受他的主张就立即以斧劈头而死。已经下台的兴宣大院君也上书称对日缔约是“自取灭亡”,并斥责闵妃集团向日本妥协的行径,声称“我有家僮,可率以殉,则青邱三千里,岂非贤圣祖宗培养之遗裔乎?”坚决要求与日本一战。但当时实际统治朝鲜的闵妃集团本来就倾向于开放,又害怕兴宣大院君趁机夺权,并且畏惧日本的武力威胁,便不顾朝鲜全国上下的强烈反对,决定与日本讲和缔约,还弹压了崔益铉等示威者。朝鲜政府经过对日本提出的13项条款的连日研讨,最后以“我国本不与他国相通”为由要求日本删除片面最惠国待遇的条款,并且对条约前言及剩下5款内容提出细节上的修改。日本代表对朝鲜政府的修正案基本上全部同意。1876年2月26日(农历二月二日),朝鲜与日本在江华府演武堂签订了《日朝修好条规》(当时朝鲜称为“丙子修好条规”,后世通称《江华条约》或《江华岛条约》)。该条约严重破坏了朝鲜的主权,外国侵略势力开始侵入朝鲜。

条约内容

正文

日本国与大朝鲜国素敦友谊,历有年所,今因视两国情意未洽,欲重修旧好,以固亲睦,是以日本国政府简特命全权办理大臣陆军中将兼参议开拓长官黑田清隆、副全权办理大臣议官井上馨诣朝鲜国江华府,朝鲜国政府简判中枢府事申櫶、副总管尹滋承,各遵所奉谕旨,议立条款,开列于左:
第一款
朝鲜国自主之邦,保有与日本国平等之权。嗣后两国欲表和亲之实,须以彼此同等之礼相待,不可毫有侵越猜嫌。宜先将从前为交情阻塞之患诸例规一切革除,务开扩宽裕弘通之法,以期永远相安。
第二款
日本国政府自今十五个月后随时派使臣到朝鲜国京城,得亲接礼曹判书,商议交际事务。该使臣驻留久暂,共任时宜。朝鲜国政府亦随时派使臣到日本国东京,得亲接外务卿,商议交际事务。该使臣驻留久暂,亦任时宜。
第三款
嗣后两国往来公文,日本用其国文(按:指日文),自今十年间别具译汉文一本。朝鲜用真文(按:指中文)。
第四款
朝鲜国釜山草梁项立有日本公馆,久已为两国人民通商之区。今应革除从前惯例及岁遣船等事,凭准新立条款,措办贸易事务。且朝鲜国政府须别开第五款所载之二口,准听日本国人民往来通商,就该地赁借地基,造营家屋,或侨寓所在人民屋宅,各随其便。
第五款
京圻、忠清、全罗、庆尚、咸镜五道中,沿海择便通商之港口二处,指定地名,开口之期日本历自明治九年二月、朝鲜历自丙子年二月起算,共为二十个月。
第六款
嗣后日本国船只在朝鲜国沿海或遭大风,或薪粮穷竭不能达指定港口,即得入随处沿岸支港避险补缺、修缮船具、买求柴炭等,其在地方供给费用,必由船主赔偿。凡是等事地方官民须特别加意怜恤,救援无不至,补给勿敢吝惜。倘两国船只在洋破坏,舟人漂至,随处地方人民即时救恤保全,禀地方官,该官护还其本国,或交付其就近驻留本国官员。
第七款
朝鲜国沿海岛屿岩礁,从前无经审检,极为危险。准听日本国航海者随时测量海岸,审其位置深浅,编制图志,俾两国船客以得避危就安。
第八款
嗣后日本国政府于朝鲜国指定各口,随时设置管理日本国商民之官,遇有两国交涉案件,会商所在地方长官办理。
第九款
两国既经通好,彼此人民各自任意贸易,两国官吏毫无干预,又不得限制禁阻。倘有两国商民欺罔炫卖、贷借不偿等事,两国官吏严拿该逋商民,令追办债欠,但两国政府不能代偿。
第十款
日本国人民在朝鲜国指定各口,如其犯罪交涉朝鲜国人民,皆归日本官审断。如朝鲜国人民犯罪交涉日本国人民,均归朝鲜官査办。各据其国律讯断,毫无回护袒庇,务昭公平允当。
第十一款
两国既经通好,须另设立通商章程,以便两国商民;且并现下议立各条款中,更应补添细目,以便遵照条件。自今不出六个月,两国另派委员,会朝鲜国京城或江华府商议定立。
第十二款
右十一款议定条约,以此日为两国信守遵行之始,两国政府不得复变革之,永远信遵,以敦和好矣。为此,作约书二本,两国委任大臣各钤印,互相交付,以昭凭信。
大朝鲜国开国四百八十五年丙子二月初二日
大官判中枢府事
申櫶
副官都总府副总管
尹滋承 印
大日本国纪元二千五百三十六年,明治九年二月二十六日
特命全权办理大臣陆军中将兼参议开拓长官
特命副全权办理大臣议官

附录

参见词条江华条约附录

通商章程

参见词条朝日通商章程

重大影响

《江华条约》是朝鲜和外国签订的第一个条约,它意味着朝鲜开始开放门户,它不仅是朝鲜沦为半殖民地、殖民地的起点, 同时也是日本实施大陆政策的起点。《在条约中日本表面上与朝鲜“修好”,并且似乎没有“过分”地破坏朝鲜主权,但仔细分析就会发现它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不平等条约。从缔结过程来看,它是日本效仿欧美式的“炮舰外交”的产物,日方借口“云扬号事件”,以武力为后盾,逼迫朝鲜政府打开国门,并非是双方平等协商的结果;从条约本身来看,它完全是日本单方面提出来的条款,并强加在朝鲜身上的;从条约内容来看,日本取得了自由贸易(第五款和第九款)、免征关税(第九款和通商章程)、日本货币使用权(条约附录)、获得居留地(第四款)、自由勘测朝鲜海岸(第七款)、领事裁判权(第十款)等特权,尤其是领事裁
《江华条约》缔结后朝鲜开港示意图

《江华条约》缔结后朝鲜开港示意图

判权、日元流通权和无关税权利的规定,更是日方对朝鲜主权赤裸裸地侵害,在当时就被称为“三大恶法”。而且纵观条约全文,只规定了日本人在朝鲜享有的各种权利,对朝鲜人的权利和日本人的义务几乎只字未提,再加上日本当时已迈向资本主义国家,而朝鲜仍处于以自然经济为主的封建社会,因此日商来朝鲜的人数远远超过朝商赴日的人数,《江华条约》赋予日方的各种特权十分有利于日本对朝鲜的商品倾销和农产品掠夺。总而言之,日本在自身羽翼未丰的情况下,充分学习了当时西方国家亚非拉诸国(包括日本自己)缔约的方式和内容,利用朝鲜政府的无知和软弱,以外交讹诈的手段强迫其缔结《江华条约》,成功打开了朝鲜国门。
日本而言,《江华条约》是日本大陆政策的第二步(吞并朝鲜)的实施开端,为日本进一步掠夺朝鲜以及后来对中国的侵略作了准备。在条约签订的随后几年里,随着朝鲜开放釜山元山仁川等港口,日本就迅速利用《江华条约》赋予的一系列特权从朝鲜夺取农产品,倾销商品。在进行经济侵略的同时,日本也逐步开始了对朝鲜的政治渗透,为其最终将朝鲜列为殖民地开辟了道路。值得一提的是,日本还透过近代欧美国家通用的国际公法理念与主权国家思想在条约第一款特别声明“朝鲜国自主之邦,保有与日本国平等之权”。明治政府的真正目的是想借“自主”与“平等”之名以否定中朝之间的宗藩关系,以便此后日朝间如有任何纠纷,日本可据此以拒绝中国的介入与干预。比如之后的甲午中日战争中,日本方面就是以《江华条约》作为依据,声称“朝鲜乃帝国首先启发使就与列国为伍之独立国”,并以保障朝鲜的独立作为借口发动战争的。
对中国而言。通过《江华条约》,日本否定中朝之间既有的宗藩(属) 关系,为其逐步吞并朝鲜并挑起侵华战争做了铺垫。条约签订后, 日本把这一条款当成推行大陆政策的重要法宝,在中日朝关系的所有重大关头,都反复祭起这件法宝,直至挑起甲午中日战争。把《江华条约》签订前后日本对中朝宗属关系从承认到否认的态度作一对比,就可以清楚地看出,《江华条约》第一款的订立,绝不是为了尊重朝鲜的主权,而是日本为打开朝鲜大门,割断中朝同盟关系而精心策划的一个阴谋。本来,中国宗属关系是中朝两国之间的关系,它不依赖第三国的承认而存在。但是,当日本承认朝鲜为自主国并且朝鲜接受了这种承认之后,朝鲜就不能再作为中国属国的身份与日本交往,也就等于在日朝关系中否定了中朝宗属关系。日本的目的,就是要给中朝同盟设置障碍,把朝鲜隔离开来,然后进行宰割。在这个问题上,日本完全达到了它的目的。
对远东和世界局势而言,《江华条约》的签订使朝鲜半岛开始登上全球大国角逐的舞台。《江华条约》签订之后,美国、英国、德国法国俄国奥匈帝国、意大利、丹麦比利时等国纷至沓来,与朝鲜签订类似条约,严重破坏了朝鲜的主权。1882年《朝美修好通商条约》的签订标志着被称作“隐士王国”的朝鲜最终全面开放门
朝鲜开港后等待输往日本的朝鲜农产品

朝鲜开港后等待输往日本的朝鲜农产品

户。朝鲜原本是依附中国的安静偏僻的小国,一旦敞开了门户,朝鲜半岛就由于其夹在中日俄三大国之间的独特地缘位置和战略要冲地位,从此成为资本主义列强的角逐场所,直至今日。
对朝鲜而言,《江华条约》签订后,朝鲜的主权遭到严重破坏,开始沦为半殖民地,并且是朝鲜被日本吞并的第一步。外国商品如潮水般涌入朝鲜,而朝鲜赖以生存的基本生活用品(如粮食等)则源源不断地输往外国(主要是日本),造成朝鲜的进一步贫困,社会矛盾日益尖锐,日本的掠夺性贸易被认为是朝鲜近代史上多次骚动和民变(如东学党起义)的重要原因。同时,《江华条约》也使朝鲜开放了国门。这客观上使朝鲜开始接触西方先进科技和文化,促进了朝鲜民族意识的觉醒。朝鲜开始汇入世界文明的大潮中,并由此走上近代化道路。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