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丽珍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梁丽珍,中国女子乒乓球运动员,世界冠军获得者,运动健将。

个人经历

1945年出生于广州,广东广州人。
曾就读于宝源中约小学(现宝源小学)。
1960年从广东乒乓球队被选入国家乒乓球集训队。
1962年获运动健将称号。
1963年在新兴力量运动会乒乓球比赛中,获女子单打冠军和双打冠军(与韩玉珍合作)。
1965年在第28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中,是女子团体冠军中国队的主力队员之一,并与李赫男合作获女子双打第3名,与庄则标获合作获混合双打第3名。
1965年获国家体委颁发的体育荣誉奖章。
1980年任广东省体委副主任。
1985年8月在加拿大获第二届世界老将运动会乒乓球女子单打冠军。

奥运专访

乒坛骄女 羊城首冠
50年前,广州市第一青少年业余体校迎来了一名乒乓新丁——梁丽珍。开始,年纪尚幼的梁丽珍被老师安排每天对墙练习,而她在班里的排名往往只属于“倒数”。不过,令人意想不到的转折发生在3年后。
1960年,梁丽珍入选国家乒乓球集训队。5年后,在第28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中,年仅20岁的她代表中国队首夺女子团体冠军。那年,“梁丽珍”的名字响彻广州,因为从她捧起考比伦杯的那一刻开始,羊城有了自己第一个土生土长的世界冠军。
50年后,早年的体校同学欢笑聚首,叙说年青时代的光荣与梦想,作为广州体育界第一个世界冠军得主的梁丽珍,也试图酝酿自己乒乓事业上的全新一笔。
游泳池里发现乒乓天赋
梁丽
梁丽珍笑谈当年事

梁丽珍笑谈当年事

珍是地地道道的广州人,自小在西关长大,幼时就读宝源中约小学(当时的第一工农子弟学校)。由于校长特别重视游泳项目,要求校内人人懂游泳。所以,什么都想试一试的梁丽珍参加了学校的游泳队。
尽管努力训练,但每次校际比赛,她的成绩都不尽如人意。有一回,体育老师王征远把梁丽珍叫到了办公室,“你有没有发现,你每次都是最早跳进水,却是最后一个上岸的?”王征远这样问她。听到老师的“责备”,梁丽珍非常难过。“别担心,这证明你并非属于力量型,但你的反应很快。”经过一番分析,王征远建议梁丽珍改学乒乓球。抱着“什么都试一试”的心态,她很快就答应了。
梁丽珍每天下午一放学,便会自觉地来到王老师家训练。对她而言,王征远是伯乐更是她的恩师。1957年,在王征远的推荐下,梁丽珍进入广州市第一青少年业余体育学校,专攻乒乓球。然而,由于当时梁丽珍技术欠佳,老师只安排她每天对着墙壁拍球。
梁丽珍没有气馁,她对乒乓球的热爱反而一天天有增无减。1957年底,国手庄家富来到广东挑选运动员上京受训。同班同学范正光获选,这给了梁丽珍很大的鼓舞,“看着他胸前戴着大红花去北京,简直羡慕死了!”
参训第二年,梁丽珍的潜力就被挖掘出来了。按她的说法就是,“最‘水’的,进步往往最明显”。1958年,她进入了广东省集训队。1960年初,又入选了为备战世乒赛而组建的中南五省集训区。
整个集训区共有50多人。初时,梁丽珍仍然属于最“水”那批。“每逢比赛,我们几个常常排倒数的人,总是祈求自己不要‘包尾’。”倒是有位来自湖北队名叫许瑞琴的大师姐,十分看好梁丽珍。她多次鼓励梁丽珍,夸她很有希望。并主动提出要利用业余时间,对她进行辅导。
“得到别人如此热心的帮助,自己怎么好意思不努力呢?”就这样,从那时起梁丽珍坚持每天早上5时起床,与许瑞琴一起秘密训练,直到7时全队集合出操。训练进入第2个月,梁丽珍进步神速,已经完全摆脱了“包尾”的恐惧。到了第3个月,集训区打比赛,梁丽珍竟奇迹般地进入了前8名。她至今对许瑞琴仍称呼“师姐”,“这样的进步速度就像发射火箭一般,而许瑞琴师姐就是助我‘点火’的贵人”!
一生难忘国手峥嵘岁月
当年业余体校时的照片

当年业余体校时的照片

1960年底,15岁的梁丽珍如愿以偿,进入国家集训队。回忆起当时国家队的条件,梁丽珍说,“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都实在太好了。即使在困难时期,国家依然把最好的吃住环境提供给我们”。在国家队训练是异常艰苦的,起早贪黑,长时间高强度的肌肉训练,让每天下午的医务室前都排起了长队。一觉醒来,有时候肌肉紧得连翻身都翻不了。尽管如此,但大家都很用心,只希望集中精力投入训练,并期待在国际赛场上取得好成绩,为国争光。
1961年,梁丽珍与韩玉珍搭档,战胜日本强手,一举夺得了第26届世乒赛的季军,算是初露锋芒。然而在1963年的第27届世乒赛上,中国女队没有达到预期目标。在男团、男单、男双都取得冠军的情况下,女团、女单、女双居然无一进入决赛。“甚至连混双也没有拿到冠军,好像凡是沾了‘女’字边,就搞不好似的。”梁丽珍说。
那时在全国,呼吁女子乒乓球迅速崛起的声音非常强烈,国家队上下更是决心要打翻身仗。接下来,中国第一个世界冠军容国团加盟到女队中任教练。于是便开始了“男帮女”的训练方式,即由男乒乓球员模仿当时的欧洲、日本强手,陪女队员进行训练。
“我的偶像一下子变成我的指导老师,那种感觉就好像整个人都充了电一般”,梁丽珍回忆说。让梁丽珍印象最深刻的,并不是容国团对她在乒乓技术上的指导,“而是心理方面的教诲,即如何培养必胜的信念,如何修身养性”。
在容国团的指导下,梁丽珍练得更加刻苦。到了1965年,梁丽珍无论在心理素质还是技术水平方面都得到升华。第28届世乒赛上,中国女队一鸣惊人,横扫亚欧列强。梁丽珍作为主力为中国夺得第一个女子乒乓球世界团体冠军,圆了自己的世界冠军梦。同时,她还与李赫男合作获女子双打第3名,与庄则栋合作获混合双打第3名。
1973年,梁丽珍从国家队退役回到广东。从此,她把主要工作放在推广和普及广东乒乓球运动上。1980年,梁丽珍出任广东省体委副主任,主抓乒乓球及群众体育项目。2005年,她在国内举办了“中国乒乓球50年长盛不衰专题巡回展览”。
现在,年过60的梁丽珍正在酝酿自己乒乓事业上的全新一笔。“我能为乒乓运动贡献的力量已经不多”,她说。如今,梁丽珍筹划着在广州西关这片生她养她的土地上,培养起一批年轻的乒乓球选手,开办属于自己的乒乓球交流学习中心。

焦点对话

乒乓之内
遗憾没有赶上奥运
在20岁那年,梁丽珍便获得了世界冠军的荣誉,这个体育生涯的巅峰来得很快,甚至是突然。然而梁丽珍并没有沉醉在这团光雾中,她时刻提醒自己,过去的成功离不开提拔她的恩师和队友。世界冠军也是平常人,拥有自己的偶像、朋友,人生的旅途也少不了遗憾。
记者:20岁的你捧起了考比伦杯,当时有什么感受?
梁丽珍:从入门到捧杯不过7年时间。7年前,我从未想过可以踏上这个领奖台。7年后,出现在我面前的奖杯又是如此真实。除了激动,更多的是恍如隔世。
记者:初学乒乓球时,你有没有曾经崇拜过哪些选手?
梁丽珍:当然!胡克明和庞娴,当时广东队的主力。由于老师常常带我们去参观各类比赛,我就认识了他俩,也喜欢上他俩。后来,我把“胡克明”和“庞娴”的名字抄在了一本非常精美的笔记本里,天天翻着看。
记者:你觉得自己在乒乓生涯里还有遗憾吗?
梁丽珍:能得到王征远、许瑞琴还有容国团这三位恩师的相助,我觉得自己真的太幸运了,或许唯一的遗憾就是未能参加奥运会吧。所以1985年的时候,我交了50美金的报名费,到加拿大参加了“世界老将运动会”。这是一个专为没有机会参与奥运的项目而设的赛事,我夺取了女子乒乓球的单打冠军。
乒乓之外
摄影让我懂得欣赏
在国家队期间,由于经常参加国际赛事,于是梁丽珍得到了不少出国的机会,也认识了很多体育摄影记者。除了练球和打球,她最喜欢的就是拿着照相机,到处留影。
记者:你觉得摄影是什么?
梁丽珍:是瞬间艺术,记录了历史也记录了友谊。看着照片,就能回想起当时的故事和一些细节。
记者:怎么喜欢上摄影的?
梁丽珍:1962年的时候,乒乓球队到日本进行交流访问。有位华侨送给队员每人一台CANON照相机。那时国内哪有这么专业的照相机,我尤其珍惜。跟着随行的摄影记者,让他们教我拍照。我对摄影的兴趣就是这样开始的。
记者:摄影对你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梁丽珍:让我懂得了欣赏,懂得去珍惜一切美好的事物。美好有的时候只是一瞬间,错过了就不会再回来。我常常让朋友们给我介绍,哪里有好吃的、好玩的、好听好看的。只要有时间,我一定要抓紧机会去欣赏。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