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找的是不是:

刘庄

柳庄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后梁吏部郎中

人物简介

柳庄,字思敏,隋河东解(今山西运城)人,生卒年不详。
柳庄祖父季远,仕梁,官至司徒从事中郎。父也仕梁,官至霍州(治今安徽霍山县东)刺史。柳庄少怀远志,博览典籍.兼善辞令。他在后梁任中书舍人,之后还任黄门侍郎吏部郎中、鸿胪卿等职。后梁明帝天保十八年(579年),北周孝静帝继位,明帝派柳庄入北周祝贺。

主要经历

当时后梁将帅都想乘机与北周反杨坚势力相结,向杨坚发难。他们认为这样,进可以尽节于北周朝廷,退可以夺有北周山南之地(后梁与北接壤的一些土地),但因事情重大,后梁明帝不敢轻易决断,正在这时,柳庄使北周还朝。柳庄向后梁明帝转达了杨坚愿与后梁结好之意,之后,又以近史为例,对后梁明帝分析了当时形势,认为杨坚已深得北周朝臣之心,不久将夺北周而代之,反杨坚者不过螳臂当车,自不量力。所以不如按兵不动,保境安民,以观其变。后梁明帝深以为然,即按柳庄所说行事。从此,朝议也稳定下来。不久,杨坚诛除异己,代北周称帝,在这场政治风波中,后梁始终安然无事,因此,后梁明帝对柳庄非常感激。
杨坚代北周以后,改国号为隋,杨坚是为隋文帝。值此.柳庄又受后梁明帝派遣入隋朝贺,这次,隋文帝对他大加勉励。不久,隋文帝为其子晋王杨广(即后来的隋炀帝)在后梁纳妃,委托柳庄办理,为此,柳庄奔波于后梁与隋之间,来往四五次,前后所得赏赐彩帛共几千缎。萧琮继为梁主后,柳庄迁任太府卿。隋开皇七年(587年),隋文帝废梁国,柳庄入隋被授开府仪同三司黄门侍郎等职,并被赐以田地和住宅。
柳庄明习往昔的典章制度,又通晓当时的政务,他有关时政的建议,都得到隋文帝的称赞和采纳。当时纳言(职权相当于宰相)苏威对柳庄非常赏识,另一大臣高颎与柳庄也交厚,但当时柳庄对同僚陈茂不能屈礼相待。陈茂便认为柳庄轻视自己,在隋文帝面前说柳庄的坏话,隋文帝对柳庄就有了看法。一次,尚书省奏说—犯人应判流刑,而隋文帝却让处以死刑。这时,柳庄谏奏隋文帝应依法办事,取信于民。隋文帝不从,柳庄犯违旨罪。不久,柳庄所辖上管合药的官员向隋文帝进奏丸药,又不称旨.又引起隋文帝的不悦。值此,陈茂又乘机密奏隋文帝,说柳庄对进奉药不亲临监视,这样一激,隋文帝即迁怒于柳庄。柳庄也因此失去了迁升的机会。开皇十一年(591年),江南发生反叛,隋文帝命柳庄以行军总管长史身份随军讨伐。及叛乱平息,柳庄迁授饶州刺史,任内颇有政绩,几年后他死于任上,终年62岁。

家族

河东解县柳氏(东眷)
柳纯 柳卓 柳辅 柳平 柳光世 柳欣慰
  

  

  
柳恬 柳凭 柳元景 柳庆宗
  

  

  
柳嗣宗 柳纂
  

  
柳成宗
  

  

  
柳秀宗
  

  

  
柳承宗
  

  

  
柳叔珍 柳庆远 柳津 柳仲礼
  

  
柳敬礼
  

  
柳季远 柳霞 柳靖
  
柳庄
  
柳叔仁
  

  

  

  
柳僧景
  

  

  

  
柳僧珍
  

  

  

  
柳叔宗 柳世隆 柳悦
  

  
柳惔 柳昭 柳洋
柳晖
  
柳映 柳庄
不祥 柳先宗
  

  

  

  

  

  

  

  
柳元怙
  

  

  

  
附:柳卓,晋汝南太守。柳恬,西河太守。柳凭,冯翊太守。柳元景,赠使持节、都督南豫、江二州诸军事、太尉、侍中、刺史、国公如故。柳庆远,可赠侍中、中军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鼓吹、侯如故。柳世隆,赠司空,班剑三十人,鼓吹一部,侍中如故。谥曰忠武。柳叔珍,宋员外散骑常侍、义阳内史。柳季远,梁临川王谘议参军、宜都太守。柳叔仁,车骑司马,梁州刺史,黄门郎,宜阳侯。柳僧珍,卫军谘议参军。
注:柳元怙,柳元景从兄,宋孝武帝大明末年,代叔仁为梁州刺史。柳元怙祖父、父亲之名皆不祥。

左宗棠故居

概述柳庄

柳庄,左宗棠故居,位于湖南省湘阴县樟树镇巡山村柳家冲,南距湘阴县城20公里。1843年,左宗棠用教书所得积蓄约九百两白银在柳家冲置田70亩,并亲自设计建造了一座占地4.29亩、有48间房屋的砖木住宅,为砖木结构住宅。砖墙燕瓦,坐西朝东,传统民居格局。屋后是绿色的山冈,门前一汪清澈的池塘。因挚爱柳树不折性格,起名“柳庄”。从建成入住到1857年迁居长沙,左宗棠在柳庄居住14年,期间,他除研习农事、钻研农桑外,还广泛研究天文、军事、历史、时事,“读破万卷”、“心忧天下”,通晓治道,通观国事,为其建功立业、名垂青史奠定了深厚基础。

具体介绍

名为柳庄,早已不见左公当年栽植的柳树。院内的两株柳树,也只是后人栽种的具有象征意义的“左公柳”。
由于一次偶然的机会,左宗棠认识了两江总督、当时经世致用的代表人物陶澍,并结成忘年交。后来,左宗棠应陶澍的邀请,去安化陶澍家执教家塾,前后八年。这期间,左宗棠一边教书,一边充分利用业余时间,读遍了陶澍家的大量藏书,极大地丰富了自己的学养;夫人也善于理家,左宗棠历年教书的报酬,积累了大约900两银子。32岁那一年,他在老家湘阴县樟树镇巡山村购置了70亩田产,并建造住宅入住,因挚爱柳树不折性格,故取名“柳庄”。
柳庄是左宗棠本人亲自设计监建的。房子分前后两进,中间隔着一个晒谷场。后进五间正房是全家人的卧室和起居间。前进北厢为谷仓、存放犁耙农具的杂屋。院门两侧有檐廊,檐廊墙上挂着蓑衣、斗笠,仿佛主人昨天刚刚用过。南边为前厅、厢房。另有一间孔子堂,也叫弟子学堂,左宗棠曾在这里讲学。庭院南侧是一个魁顶阁楼,命名为“朴存阁”,取“返朴归真”之意,这是主人读书藏书的地方……在庭院里流连,中国传统的“耕读传家”的生活理念,透过柳庄的房屋布局便可一目了然。
左宗棠精心经营着他的庄园。湘江之滨,洞庭湖畔,土地肥沃,雨量充沛,他除着力搞好传统农业的水稻种植外,还植果树,栽桑竹,种茶叶。房前屋后,池塘路边,栽植了许多柳树。春天柳绿花红,夏天稻菽疯长,好一处江南农家乐园!他仍然执教家塾,但他彻底忘却了功名,自称“湘上农人”,他在自家的院门上贴门联:“参差杨柳,丰阜农庄。”那灵动俊逸的笔锋,可以想见主人怡然自得的好心情。
1850年,道光皇帝驾崩,咸丰皇帝继位。新皇帝想搞一点新气象,诏令全国各府、州、县,由官绅保举“孝廉方正之士”,经总督巡抚核实,可赐六品官阶。本来,通过科举考试选拔官员,是那时的一项基本制度。咸丰皇帝的举措,无疑是一项大胆的改革。左宗棠的学问在湖南很有名气,为人也称得上是“孝廉方正之士”。地方一些有声望的人士,于是联合推荐左宗棠。
那会儿,湖南巡抚张亮基急需人手,曾经两次派人来柳庄敦请,左宗棠才答应出山试试。这是咸丰二年(1852年)的事,这时他40岁。
从柳庄来到长沙的巡抚衙门上班,只得雇请一位工人照管他的庄园。他心中盘算,等忙过这一阵子就回去,继续以古农法耕田于柳庄。没料到的是,一旦公务在身,就身不由己了。九年时间里,他由一介“布衣”升任兵部郎中而至封疆大吏。咸丰十一年(1861年),左宗棠升任浙江巡抚。不久,他又总督闽浙,首办船政,创建近代海军。同治六年(1867年),55岁的左宗棠被朝廷任命为钦差大臣,督办陕甘军务。由于军务政务繁忙,左宗棠将家属子女都留在家乡湖南。而他对柳庄的怀念,也只有在“举头望明月”的时候了。
柳庄后来由几位佃户和他们的后人居住。10多年前,由湘阴县政府出资收回重修复原,现在已经对外开放。因为这里离小镇较远,参观者通常在中午12点以前就离开了。但是我每次到柳庄,一定要去看看“朴存阁”左宗棠的书房。那道旧式木板楼梯又窄又陡,上去了,我都尽量多待一会儿。那里保存有左宗棠的许多家书。虽然讲的多是家务事,比如,训示子女用心读书,“莫学纨绔”,“族中苦人太多……贫老无告者”,要给予接济;同治八年(1869年)湖南闹水灾,左宗棠将一万两“养廉银”捐出赈灾,他要求捐款不留名,同时写信告诫家人不要吹嘘:“乡间有道及此事者,谨谢之,切勿如世俗求叙。至要至要。”……人生哲理,家国情怀,跃然于字里行间。当他渐次进入老境,身体多病,尤其是夫人去世、长子英年早逝的时候,便想回乡休养。光绪二年(1876年)五月六日写给次子孝宽的信说,“吾年已衰暮,久怀归志”。就因“西事”使他抽不开身,待“西事稍定,当即归矣”。
柳庄的墙上挂有左宗棠的墨迹:“身无半亩,心忧天下。”这是他少年时代立下的志向,一生都在践行。就在给儿子孝宽写信的时候,他正指挥西北地区的兵力6万多人,向新疆进军。沙俄入侵伊犁,柯古柏在南疆作乱,“西陲危急”!作为中国军事统帅,大敌当前,他不可能“英雄气短”。只不过置身在黄沙漫漫、铁马冰河的塞外边关,他的“柳庄情结”也仍然萦绕在心头。出发时,他要求部队在行军的空隙,在戈壁滩上栽植杨柳,一如柳庄房前屋后的杨柳!而在行军的路上,他的座驾后面,跟着一辆装着棺材的骡马车。他的部属觉得这不吉利,他却固执己见。这具漆得锃亮的棺材,此时就成了一篇正气凛然的军事宣言。经过两年零一个月的英勇奋战,终于取得了决定性胜利。
在柳庄的展厅里,有一部《左宗棠年谱》,记载:光绪七年(1881年)12月初,归里谒墓。可惜没有更多的细节。其实这也不要紧,当时的生活场景由参观者自己去揣摩补充,可能会更真实更感人。一别柳庄几十年,他一定是归心似箭。在景物渐渐熟悉、路上行人的口音越来越相近的时候,他肯定也会掉入一个游子归乡的感情泥淖: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当他回到魂牵梦绕的柳庄,柳庄庭院依然,却不见妻子倚门,稚子雀跃,爱女呼叫。就在他服务西陲的这些年,他的夫人、长子和两个女儿,都到另一个世界里去了。酷似父亲的家兄,也长眠在老家后山的树林里。柳庄的一草一木,都会使他见景生情,见物伤心。
光绪十年(1884年),他目疾加剧,左眼几近失明,便请求回故里颐养天年,并向朝廷推荐了接替的人选。据现在的柳庄守门人说,当时已经修葺了房屋,柳庄上上下下都在为左宗棠回乡做准备。这时,中法战争爆发。法国远东舰队攻打福建、台湾、浙江,控制台湾海峡……朝廷再一次任命他为钦差大臣督办福建军务,主持对法作战事宜。外国侵略者的侵略行径,震撼着垂暮之年的左宗棠,也激活了他的生命潜能,他回柳庄的计划又一次被延搁。他临危受命,安排防务,调兵援台,冒雨巡视连江长门炮台,又去厦门金牌炮台督促,组织指挥反击,顿时人心大定。然而,天不假年,光绪十一年(1885年)农历七月二十七,为抗御外侮、效命疆场贡献了毕生精力的左宗棠,在福州的驿所去世,享年73岁。
如今的柳庄,除了新栽的两棵柳树之外,大门正前方的田边坡地里,还有一株高大挺拔、枝繁叶茂的枫树,据说是左宗棠亲手所栽,如今已有四人合围粗了。想起左宗棠两次率部西征,沿途植柳,“连绵不断,枝拂云霄”的浩荡情景;想起当时文人写下的诗句——“大将筹边尚未还,湖湘子弟满天山。新栽杨柳三千里,引得春风度玉关”,我不禁想,左公希冀的,并不是自家庄园里柳树成荫,而是把柳枝插遍祖国的万里边陲。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