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明谦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林明谦,1970年生,台大哲学系,艺术学院戏剧所,做过电视台企划、记者、电台DJ、杂志编辑与大学讲师等多种职业,曾获联合文学小说新人奖、联合报文学奖,出版过《左撇子的眼睛》、《挂钟、小羊与父亲》、《坠落之前,湿落之后》。最爱音乐、旅行与异国美食,喜欢和谦虚的人在一起鬼混,或抽根烟什么的,最大的希望有一天可以编出一个很有趣的漫画脚本。

人物档案

姓名:林明谦
性别:男
学历:台湾大学哲学系、国立艺术学院戏剧研究所毕业。
主要经历:台湾曾职文化大学中文系兼任讲师、PC OFFICE计算机杂志编辑、年代资讯媒体总监、诚品书店网络部市场总监等。
在大陆曾任职明星时代(晨星集团)编辑顾问、MAXIM国际中文版(南华早报)编辑顾问。
现任时尚健康Men’s Health杂志主编。
著书:《从此我们失去联络》等三本小说集。

个人简介

林明谦,1970年生,台大哲学系,艺术学院戏剧所,做过电视台企划、记者、电台DJ、杂志编辑与大学讲师等多种职业,曾获联合文学小说新人奖、联合报文学奖,出版过《左撇子的眼睛》、《挂钟、小羊与父亲》、《坠落之前,湿落之后》。最爱音乐、旅行与异国美食,喜欢和谦虚的人在一起鬼混,或抽根烟什么的,最大的希望有一天可以编出一个很有趣的漫画脚本

情感经历

林明谦,《时尚健康·男士》主编,林明谦毕业于台湾大学哲学系,曾是曾宝仪的学长,也是她的初恋情人,两人相差3岁。2002年林明谦到北京发展事业。林明谦在台湾服过两三年兵役,写过四五本小

说,也曾当过讲师做过编辑干过策划和市场总监。曾获台湾联合文学小说新人奖、联合报文学奖。
曾宝仪和黄子佼分手后,便到大陆发展,2005年她和林明谦在北京重逢,旧情复燃。2007年,曾宝仪被曝与林明谦相恋两年4个月后在北京订婚,不过,该消息遭到曾宝仪的否认。当时,林明谦也首度开腔谈论曾宝仪,他透露曾志伟已经见过自己,不过两人目前还没有结婚的打算。
2009年2月份,36岁的曾宝仪与林明谦再传婚讯。有媒体拍到曾宝仪与林明谦同游日本,同行还有林明谦亲友,可见不只感情稳定,她也被男友家人视为准儿媳妇。此次,曾宝仪坦言自己“不排斥结婚”,但是因为父亲的电影公司今年有新的电影开拍,所以对婚期暂无具体计划。而她的父亲曾志伟也表示,认可准女婿林明谦,并且认为婚姻需要的是缘分,强求不得。

人物评价

曾经,杨泽写过《骆以军VS.林明谦 电动玩具——想要吃下整个中国》这样一篇文字,在那个年代,林明谦在明知所有评审都一定拜读过《降生十二星座》这篇小说的假设之下,抱持一种想踢翻什么的气魄,写了一篇同样以电玩为题的小说《湿游戏》……
在台湾曾职文化大学中文系兼任讲师、PC OFFICE计算机杂志编辑、年代资讯媒体总监、诚品书店网络部市场总监等。在大陆曾任职明星时代(晨星集团)编辑顾问、MAXIM国际中文版(南华早报)编辑顾问。著作有《从此我们失去联络》等三本小说集。现任时尚健康Men’s Health杂志主编。
曾获联合文学小说新人奖、联合报文学奖。兼事小说、散文创作。小说写作路数偏向自剖、独白或心理叙述,颇能呈现日常生活中的琐事趣味。他希望自己的小说能带给读者焦虑的感觉,因为只有焦虑才会激出更多的思考。他的朋友褚士莹形容他像村上春树,那样漫不经心却才华洋溢。
推荐作家:林明谦
推荐理由:他的书写是一种游戏
作品特色:曾经很“后”骆以军,尔后差一点便是台湾最村上龙的小说家
曾经,杨泽写过《骆以军VS.林明谦 电动玩具——想要吃下整个中国》这样一篇文字,在那个年代,林明谦在明知所有评审都一定拜读过《降生十二星座》这篇小说的假设之下,抱持一种想踢翻什么的气魄,写了一篇同样以电玩为题的小说《湿游戏》,企图在文学奖的圆桌会议桌上踹上一脚,却意外踩进了自己创作生涯上一段晦暗的《后》骆以军时期。
另外有一段叙述,标题是《书写是一种游戏》。内文写着林真理子说:“在这世界上恐怕找不到像村上龙这么幸福的作家了”。说村上龙幸福,是因为他总是可以精力充沛地工作和玩乐。不论是去打猎、参加嘉年华会或是潜水、旅行,都能尽情享受。得到芥川奖之后,他接下来的工作五花八门:先后担任过导演、画家、音乐经纪人(引介古巴音乐),甚至还经营网络、撰写理财书籍。不过写小说始终是他的最爱,他自己都不讳言小说就跟麻药没两样。而他多方面涉略的兴趣,也常转入小说中,丰富文本内容。(本文刊载于诚品好读二○○二年九月号)
然后以下是关于林明谦:1970年生,台大哲学系,艺术学院戏剧所,做过电视台企划、记者、电台DJ、杂志编辑与大学讲师等多种职业,曾获联合文学小说新人奖、联合报文学奖,出版过《左撇子的眼睛》、《挂钟、小羊与父亲》、《坠落之前,湿落之后》。最爱音乐、旅行与异国美食,喜欢和谦虚的人在一起鬼混,或抽根烟什么的,最大的希望有一天可以编出一个很有趣的漫画脚本。(摘自《从此我们失去联络》一书简介文字,再加上一点点补述)
骆以军过去在一个讲堂上透露说,他曾连同成英姝向台湾一家一哥级的文学出版社荐举林明谦,可以砸大钱把他捧成台湾的村上龙,最后,那样最美好的时机是被错过了,我们没有了台湾最村上龙的林明谦。然而同样总是可以精力充沛地工作和玩乐,以及能让写作像游戏般玩乐的林明谦,出版了《从此我们失去联络》,别再提及骆以军,也无关乎村上龙,此中只有最最纯粹的林明谦。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