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筠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松筠(1752—1835),姓玛拉特氏,字湘圃,蒙古正蓝旗人,清朝大臣。翻译生员,考授理藩院笔帖式,充军机章京,能任事,为高宗所知。累迁银库员外郎。嘉庆年间官至武英殿大学士,曾任军机大臣,兵部、礼部尚书。

人物简介

生平

乾隆四十八年,超擢内阁学士,兼副都统。五十年,命往库伦治俄罗斯贸易事。先是,俄属布哩雅特人劫掠库伦商货,俄官不依例交犯,仅罚偿,流之远地,檄问未听命,诏停恰克图贸易。松筠至,寻充办事大臣。闭关后,边禁严而不扰,遇俄人皆开诚待之。擢户部侍郎俄罗斯以贸易久停,有悔意,撤旧官,屡请开市,未许。卡伦兵出巡,复为布哩雅特人所杀。松筠曰:“旧事未了,又生旁支,然亦了事之机也。”檄俄官缚送三人,亲讯於界上,斩其二,流其一,请两案并结。诏斥专擅,褫职,仍留库伦效力。会西路土尔扈特喇嘛萨迈林者,迷路入哈萨克,归携书信,讹言俄人诱致土尔扈特谋乱,下松筠察状。疏言俄罗斯实恭顺,无可疑。俄人亦自陈证萨迈林书信出伪造。诏置萨迈林於法,许复开市。五十七年,召俄官会议定约,亲莅俄帐宴饮,谕以恩信,大悦服。事历八年然后定。
松筠连环画

松筠连环画

召还京,授御前侍卫、内务府大臣、军机大臣。命护送英吉利贡使回广东,凡所要索皆严拒。五十九年,署吉林将军。寻命往荆州察税务,道出卫辉,大水环城,率守令开仓赈恤。诏嘉奖,授工部尚书兼都统。充驻藏大臣,抚番多惠政。和珅用事,松筠不为屈,遂久留边地。在藏凡五年。
嘉庆四年春,召为户部尚书。寻授陕甘总督,加太子少保。时教匪张汉潮及蓝号、白号诸党扰陕、甘。松筠至,驻汉中,治粮饷给诸军。自军兴,给陕西饷银一千一百万两,至是续拨一百五十万,设局清釐,按旬咨部。命陈诸将优劣,密疏言:“明亮知兵而罔实效;恒瑞前战湖北功最,年近六旬,精力大减;庆成有勇无谋;永保无谋无勇,不能治兵,并不能治民;惟额勒登保德楞泰能办贼。”仁宗深嘉纳之。明亮劾永保、庆成避贼,下松筠逮治。永保亦与荆州将军兴肇讦明亮诳报军功,诏并褫职,遣尚书那彦成赴陕会鞫。会明亮已击毙张汉潮,松筠请缓其狱,又请留撒拉尔回兵,令庆成率以协剿,帝不允。既而那彦成劾忄互瑞弃蓝号垂尽之贼,折回陕西,由松筠所误。诏褫松筠宫衔、侍卫,仍留总督任。川匪犯南郑,复分犯西乡、沔县、略阳。松筠素谓匪多胁从,可谕降,欲单骑赴之。副将韩嘉业固谏曰:“谕之不从而丧总督,大损国威,为天下笑。请先往。”嘉业果被害。贼窜徽县、两当。
五年春,额勒登保那彦成会剿,乃分路遁。於是命长麟代为陕甘总督,授松筠伊犁将军,未之任,暂署湖广总督。自请入觐面陈军事,先在陕上疏言:“贼不患不平,而患在将平之时。既平之后,请弛私盐、私铸之禁,俾馀匪散勇有所谋生。”帝以其言迂阔,置之。至京,复以为请,忤旨,降副都统衔,充伊犁领队大臣
七年,擢伊犁将军。乾隆中屡诏伊犁屯田,皆以灌溉乏水未大兴,松筠力任其事,预计安插官兵。惠远城需八万亩,惠宁城需四万亩,乃於伊犁河北引水开渠,逶迤数十里,又於城西北导水泉。凡两城有水之地皆开渠,授田为世业,给谷种、田器、马牛。然旗人多骄逸,或杀食所给牛,鬻田器弃不耕,反覆晓谕始听命。比去任,凡垦田六万四千亩。宁远叛兵蒲大芳等谴戍塔尔巴哈台,其党马友元等分戍南路诸城。十三年冬,大芳复谋逆,捕其党五十馀人诛之。次年,檄调马友元等百馀人赴伊犁种地,悉斩於途。诏斥未鞫而杀,失政体,降喀什噶尔参赞大臣。复授陕甘总督
两江总督。南河自马港口垫陷,黄水倒漾,淤运阻漕。偕河督吴璥察勘海口,请复故道。制疏沙器具,试之河口果验;又造拨船千艘,改小运船,亲驻河干督趱,渡黄回空皆迅速。迭疏论河务,宜引沁入卫,可利漕运。又谓吴璥於黄泥嘴、俞家滩逢湾取直,以致停淤,为璥等论驳。复密陈吴璥、徐端所论不实,工程虚捏,自请调任总河察其弊,又荐蒋攸銛、孙玉庭可任。帝以松筠忠实,治河非所长,用攸銛为河督,责令相助为理。寻兼署河督事。十六年,调两广总督协办大学士,兼内大臣。召为吏部尚书
十七年,命往盛京会勘陵工,兼筹移驻宗室事,疏请小东门外建屋七十所,居闲散宗室七十户,户给田三十六亩。又言:“西厂大凌河东有可耕地三千顷,可移驻二千馀户。东厂周数百里,地多积水,其水自北山柳条边来,若相地开河,可涸出沃壤;又东柳河沟亦多积水,若自北山东横开大渠,可得沃壤数千顷。”“续勘彰武台边门外迤西牧厂闲地,横三四十里,纵六七十里,并可移驻。请於大凌河西厂东界先试垦种。”诏并允行。而试垦事为将军晋昌奏罢,论者惜之。回京,授军机大臣。未几罢,改授御前大臣
十八年,复出为伊犁将军,拜东阁大学士,改武英殿大学士。以平定滑县教匪,叙功,加太子太保。诏偕参赞长龄通筹新疆南北诸城出纳,量减内地馈运。疏言:“北路塔尔巴哈台岁需内地银四万数千两,南路回疆八城岁需内地银五万数千两,地方贡赋皆入经费之内,无庸议减。伊犁岁需内地经费银六十万两,可撙节者无几。惟乌鲁木齐为新疆腹地,岁需银一百一十馀万两,宜裁减。请复屯田,广垦芦滩荒地,开采铜铅各矿,抽收迪化州、吐鲁番木税。”又议绿营粮饷,凡仓储充裕处,改给银米各半,并复乾隆四十六年以前捐监之例,使边地就近纳粟。所议或行或不行,於内地岁输卒未大减。喀什噶尔阿奇木伯克玉努斯听其妻色奇纳言,多不法,私与浩罕酋爱玛尔交通。爱玛尔欲使尊为汗,遣使请自设哈子伯克,用浩罕税例徵安集延商。十九年,松筠巡视回疆,诛色奇纳,械玉努斯,禁锢伊犁;拒浩罕之请,斥去其使。
二十年,喀什噶尔回人仔牙敦作乱,亲往治之。仔牙敦就获,与布鲁特比图尔第迈莫特并置极刑。诏斥松筠不待命,削宫衔,召还京。松筠初任时,筑四堡於伊犁河北,议移置八旗散丁,事未竟而去。再至,乃筑室堡中,堡置百户,户授田三四十亩,三时务农,冬则肄武。规画粗备,以属代者,而代者不置意,田遂荒。
二十二年,诏来年幸盛京,抗疏谏阻,罢大学士,出为察哈尔都统,署绥远城将军。逾年,子熙昌殁,帝怜之,召还为正白旗汉军都统。寻授礼部尚书,调兵部,复御前兼职。未几,出为盛京将军。松筠素以忠谅见重,在朝时,凡燕游执御之事,乘间直言无避。既屡忤旨,二十五年,以兵部遗失行印,追论,降山海关副都统。复以事,迭降为骁骑校。是年秋,仁宗崩於热河,梓宫回京,宣宗步行於班僚中见之,扶而哭,翌日授左副都御史,擢左都御史。其复起也,甚负时望,然卒不安於位,未一月,出为热河都统。
道光元年,召授兵部尚书,调吏部,复为军机大臣。二年,暂署直隶总督。以代改理藩院奏稿,忤尚书禧恩,被劾,降六部员外郎。寻授光禄寺卿,迁左都御史。又出为盛京将军,调吉林。数年之中,两召还朝,为左都御史礼部尚书;迭出署乌里雅苏台将军、热河都统、直隶总督。九年,调兵部尚书,往科布多鞫狱。十年,往山西按巡抚徐炘被控事。回疆方用兵,密疏有所论列,诏令陈善后方略,多被采纳。是年秋,自以衰病请罢,数日复请任使,诏斥进退自由,负优礼大臣之意。又以前赴科布多嘱道员徐寅代购什物,罢职,予三品顶戴休致。至十二年,浩罕遣使进表,松筠曾言浩罕通商,边境可靖,帝思其言,复头品顶戴,署正黄旗汉军副都统。命赴归化城勘达尔汉、茂明安、土默特三部争地,据乾隆朝图记判定,三部皆悦服。还,授理藩院侍郎,调工部,进正蓝旗蒙古都统。十四年,以都统衔休致。逾年,卒,年八十有二,赠太子太保,依尚书例赐恤,谥文清,祀伊犁名宦祠。

人物评价

松筠廉直坦易,脱略文法,不随时俯仰,屡起屡蹶。晚年益多挫折,刚果不克如前,实心为国,未尝改也。服膺宋儒,亦喜谈禅。尤施惠贫民,名满海内,要以治边功最多。
松筠喜为擘窠书,尤好作大虎字。濮栩生偶於北京小市败纸堆中得倪元璐手笔联一幅,句云:“竹声爽到天。”以双幅不完,求松补其出联。松大书“酒浪酿於雨”五字,并识其收拾之因缘。约五十余字。飞洒奇古,舆倪书相伯仲。在琉璃厂装裱,观者如堵。高丽贡使郑元容愿以二百千购之,濮吝勿许。

著作

著有《品节录》、《绥服记略》、《伊梨总统事略》等书。

后裔世系

一世

松筠 嘉道间名臣,曾官武英殿大学士军机大臣,卒谥文清

二世

子:熙昌 工、刑两部侍郎

三世

孙:佚名

四世

曾孙:佚名 清季孝廉

五世

玄孙

言菊朋原名 玛拉特·延寿,字锡其,号仰山,京剧言派创始人

六世

言少朋,工老生,马连良弟子,妻子张少楼亦工言派;言小朋,原工武生,后从事电影事业,妻子为著名电影演员王晓棠言慧珠,工青衣花衫,梅兰芳弟子;三女言慧兰,评剧演员,夫为京剧四小名旦之一的陈永玲

七世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