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明照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杨明照(1909~2003),字韬甫,四川大足人。著名文献学家,四川大学终身教授。毕生致力于中国古代文论及古代文献研究,领域广泛,沿波讨源,义周虑赡,向以严谨精深享誉学界。其对《文心雕龙》的研究更被公认为划时代的成果,其本人亦被誉为“龙学泰斗”。

生平简介

杨明照(1909~2003),字韬甫,重庆大足人。1909年农历10月23日生。1926年春,考入大足县简易师范。1927年又考入县立初中。1930年进入重庆大学文科预科。1932年秋升入本科国文系后,开始攻读《文心雕龙》。1935年秋,重庆大学并入四川大学,杨明照成为四川大学学生。在川大,他继续钻研《文心雕龙》。1936年秋,以优异成绩考入燕京大学研究院国文部,师从著名文学批评史专家郭绍虞,继续深入进行《文心雕龙》的研究。1939年夏,《文心雕龙校注》杀青定稿,这本书成为他学术生涯的奠基之作,1958年由上海古典文学社出版以后,台北世界书局、河洛书局、香港龙门书局皆相继翻印或影印。日本立正大学教授、著名汉学家户田浩晓专门撰写了《读杨明照氏的〈文心雕龙校注〉》一文,给予很高评价。认为《校注》中“有不少发前人所未发的见解”,堪称“自民国以来一直到战后《文心雕龙》研究的名著”。台湾学者王更生说,此书在《文心雕龙》的研究上,为后人树立了一个新的断代。
在研究学习期间,除了写作《文心雕龙校注》一书以外,杨明照还先后写出了《庄子校证》等多篇论文,分别发表在《燕京学报》(1937-1939)和《文学年报》(1937-1939)上。
193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了杨明照在十年浩劫中完成的近60万字的《文心雕龙校注拾遗》。该书一出,立即引起强烈的反响。香港《大公报》专文介绍该书,认为这是杨明照继《文心雕龙校注》之后,积40余年功夫而成的硕果,解决了某些千古疑难,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国内学者将此书誉为“研究《文心雕龙》的小百科全书。”此后,杨明照出版了40万字的《学不已斋杂著》(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版)和20余万字的《刘子校注》(巴蜀书社1987年版)。同时,还发表了《抱朴子外篇校正》(1985年《文史》23、24辑)等论文。
1978年,杨明照出任川大中文系主任,1981年成为“中国文学批评史”学科首批博士生导师。在学术界,也担任了不少学术团体的领导,历任四川省文联副主席、省作协副主席、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学会顾问、全国《昭明文选》学会顾问、全国《文心雕龙》学会副会长、全国苏轼研究学会会长、四川省文艺理论学会会长、省比较文学学会名誉会长、成都市文联主席、《四库全书存目丛书》编委会顾问、《续修四库全书》学术顾问等。
进入90年代以来,杨明照老当益壮,不仅撰写了《文心雕龙版本经典录》等多篇论文,而且还完成了约82万字的巨著《抱朴子外篇校笺》(中华书局出版),被学界誉为“皇皇巨献,真可谓千秋大业,万世宏功!”
1999年9月,四川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文学评论》《文学遗产》编辑部、中华书局等十多家单位联合举办了“中国古典文献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暨杨明照教授九十华诞庆典”。90高龄的杨明照先生,仍担任四川大学中文系名誉主任,每天伏案写作,孜孜不倦。
2003年12月6日中午12时45分,杨明照先生在川大的家中去世,享年95岁。
杨明照先生学而不已,笔耕不辍、勤苦以之,毕生致力于中国古代文论及古代文献研究。其领域涉及《庄子》、《左传》、《吕氏春秋》、《史记》、《汉书》、《说文解字》、《淮南子》、《刘子》、《抱朴子》、《文选》、《文心雕龙》、《史通》等古代典籍,先后发表研究论文数十篇,出版《文心雕龙校注拾遗》、《刘子校注》、《抱朴子外篇校笺》、《文心雕龙校注拾遗补正》、《文心雕龙校注》、《学不已斋杂著》等专著。其研究成果无不沿波讨源,义周虑赡,向以严谨精深享誉学界;杨先生对中国古代文论名著《文心雕龙》的研究,被公认为划时代的成果,先生本人亦被誉为“龙学泰斗”。

学术著述

主要著作

《文心雕龙校注》(上海古典文学社,1958年第1版)
《文心雕龙校注拾遗》(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
《学不已斋杂著》(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
《抱朴子外篇校笺(上)》(中华书局,1991年初版,1996年再版)
《抱朴子外篇校笺(下)》(中华书局,1997年)

主要文章

春科左氏传君子子曰征辞(《文学年报》1939期第3期)
说文采通人说考(《考古社刊》1937年第6期)
庄子校证(《燕京学报》1937年第21期)
双剑论荀子新证评(《燕京学报》1937年第22期)
刘子理惑(《文学年报》1937年第3期)
九鼎考略(《文学年报》1937年第3期)
吕氏春科校证(《燕京学报》1938年第23期)
范文澜文心雕龙注举正(《文学年报》1937年第3期)
书铃夫虎黄叔琳文心雕龙校勘记后(《燕京学报》1938年第24期)
评开明板范文澜文心雕龙注(《文学年报》1938年第24期)
刘子斟注(《文学年报》1938年第4期)
太史公书称史记考(《燕京学报》1939期第26期)
吕氏春科高诱训解疏证(《文学年报》1939年第5期)
史通通释补(《文学年报》1940年第6期)
郭象庄子注是否穷自向秀检讨(《燕京学报》1940年第28期)
五霸考(《文学年报》1940年第6期)
吕氏春秋校证补遗(《文学年报》1941年第7期)
抱朴子外篇举正(《中华文化研究系列》1944年第四卷)
汉书颜注发覆(《中华文化研究系列》1946年第五卷)
四川治水神话中的夏禹(《四川大学学报》1957年第4期)
葛洪的文学主张 (《文学遗产》1960年第318期)
论文应重视引文和注明出处(《文学遗产》1961年第357期)
汉魏六朝文学选本中几条注释的商确(《文学遗产》1962年第396期)
从文心雕龙原道,序志两篇看刘勰的思想(《文学遗产》增刊1962年第11辑)
刘勰论构思(《四川文学》1962年2月号)
刘勰论练意和练释(《四川文学》1962年10月号)
读梁书刘勰传扎记(《成都晚报·学术副刊》1962年第1期)
文心雕龙中值得商确的几个问题(《文史》1978年第5辑)
刘勰座年考(《四川大学学报》1978年第4期)
梁书刘勰传笺注(《中华文史论业》1979年第1辑)
涵芬楼影印文心雕龙非喜靖本(《中华文史论业》1979年第2辑)
刘勰灭论撰年考(《古代文学理论研究》1979年第1辑)
文心雕龙校注拾遗前言(《四川大学学报》1980年第2期)
文心雕龙隐秀篇补文质疑(《文学评论·业刊》1980年第7辑)
文心雕龙校注拾遗补(《文学论集》第3辑,1980年)
文心雕龙时序篇“皇齐”解(《文学遗产》1981年第4期)
王明抱朴子内篇校释举正(《中华文史论业》1982年第1辑)
葛洪和他的抱朴子外篇(《文史知识》1982年第7期)
龙必锟文心雕龙全译序(《中国历代名著全译业书》,1982年)
王明抱朴子内篇校释补正(上)(《文史》1982年第16辑)
王明抱朴子内篇校释补正(下)(《文史》1982年第17辑)
我是怎样学习和研究文心雕龙的(《四川大学学报》1983年第2期)
重新校注文心雕龙的初步设想(《文心雕龙学刊》1984年第23辑)
抱朴子外篇校证(上)(《文史》1984年第23辑)
抱朴子外篇校证(下)(《文史》1985年第24辑)
从文心雕龙看古代文论史、论、评结合的民族特色(《古代文学理研究》1985年第10期)
水经江水主巫峡段描绘非郦道元作(《文学遗产》1985年第4辑)
培养博士生的肤浅体会(《高教研究》1988年第3期)
再论刘子的作者(《文史》1988年第30辑)
修订刘子校注(《古典文献研究》刊之二,1988年)
文心雕龙原道篇“文之为德也”句试解(《文史》1990年第32辑)
抱朴子外篇校笺前言(《四川大学学报》1992年第2期)
归来阁记(《江油李白纪念馆刊石》,1990年,徐君无闻篆额并书)
文心雕龙有重注必要(《文心雕龙研究荟萃》,1992年)
读户田浩晓文心雕龙研究(《文学遗产》1992年第2期)
文心雕龙校注拾遗补正(《中国古籍研究》1995年第1期)
庆贺香港回归(《世纪之光翰墨抒怀》,1997年)
文心雕龙板本经眼录(《学术集林》1997年卷)
詹英文心雕龙义证发覆(《学术集林》1997年卷)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