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红袖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李红袖,古龙武侠小说中的人物,与苏蓉蓉、宋甜儿同为盗帅楚留香的三个红颜知己之一。 李红袖皮肤白皙,喜着宽大的红衣,常与宋甜儿说笑嬉闹。 李红袖博闻强记,对天下各门各派的高手和武功都了如指掌,对他们的事迹和经历也记得非常清楚。她不但自己记得住,还要强迫楚留香也记住。 李红袖的性格中,有着跟其兄、侄女相似的,“重义轻生”的不怕死的特质。

人物简介

姓名:李红袖
兄:李蓝衫
侄女:李蓝袖(母:花凤来)

小说中的描述

亲缘关系

兄:李蓝衫
李蓝衫,十三岁成秀才,十六岁入举,“蓝衫才子”名动学林,却与进士无缘,可是十九岁时就已成为武当后起俗家弟子中的第一名剑,“蓝衫剑客,剑如南山,采菊东篱,悠然而见。”以那种悠悠然的剑法,在一年中连胜一十九战。
(辟:可是这位文武双全的才子剑客死得太早,就在他声名到达巅峰的那一年,他就死了。
那一年也是他成亲生女的一年,他的女儿还在襁褓中,他就已死在中原一点红的剑下。
那一年,他才二十岁。
那一年,也正是楚留香的名声刚刚开始被江湖中人注意的时候。
那一年楚留香才十余岁,苏蓉蓉、宋甜儿、李红袖也才是少女。
……)
——《午夜兰花》第九回

外貌描述

其一:《血海飘香》第一回
然后,一个美丽的少女走上甲板,她穿着件宽大而舒服的鲜红衣裳,秀发松松地挽起,露出双晶莹、修长的玉腿,赤着纤秀的,完美无疵的双足,轻盈地走过甲板,走到他身旁,轻轻用足趾去搔他的脚心。面上绽开了甜蜜妩媚的微笑,就好像百花俱在这一刹那里开放。
其二:《画眉鸟》第十五回
她旁边的一个穿着件烈火般的鲜红衣裳,皮肤却白得像是白玉,又嫩得像是可以吹弹得破。

性格描述

《午夜兰花》第九回
李红袖博闻强记,对天下各门各派的高手和武功都了如指掌,对他们的事迹和经历也记得非常清楚。如果香帅问她:“华山派的第一高手是谁?第一次杀人是在哪一年?杀的是谁?用的是什么招式?”
李红袖连想都不必想,就可以回答出来,甚至可以把那个人的出身家世、性格缺陷,在一瞬间就对答如流。甚至还可以回答出那个人在哪一天哪一个时辰在什么情况下出手的。
她不但自己记得住,还要强迫楚留香也记住。
——在深夜,在灯下,为楚留香添一炉香,强迫他记住。
在江湖中,群敌环伺,杀手四伏,如果你能多对其中的一个人多了解一分,那么这个人对你的威胁就可以减少一分了。
——如果你能完全透彻的了解一个人,这个人对你还有什么威胁?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句话能够从千古以来流传至今,总是有它的道理存在的。
所以她一定要楚留香把一些极成功和在极成功中忽然失败的人物的事迹和战迹,完全记在心里。
因为她对楚留香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如果只不过是兄妹之情,也是不一样的兄妹之情。如果只不过是朋友之情,也是不一样的朋友之情。
所以她希望楚留香能永远不败。
就算败,也要在败中求胜,败中取胜。永不妥协,永不退让一寸一分。
能为楚留香做这么多事,李红袖当然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
最重要的是,她为楚留香所做的所有这些事之中,也有一点共同的特质。
——不败。
可以死,不可以败。
“每个人一生中都要死一次的,但是有些人却可以一生永远不败。”苦行僧说:“李红袖就是要楚留香做一个这样的人。”
永生已不可以得,不败却可以求。
“所以她也是不怕死的,在她为香帅所做的这些事中,就有这种不怕死的特质。”
……
“不管怎么样说,李红袖总是一个非常坚强勇敢的女人,如果楚留香要去赴死,她也一定会跟着去的。”苦行僧说:“就算明知必死也会去。”
“是的。”郎格丝说:“我也相信她一定会这么样做。”
……
“李红袖和袖袖的性格是一样的,她们都有一种‘轻生重义’的性格。”
他解释:“也许她们并不重义,因为女孩子通常都是没有太多义气的。”苦行僧说:“一个女孩和女孩之间如果太讲义气,这个女孩就会失去她的爱情了。”
——这个苦行僧,居然这么了解女人,真是叫人大吃一惊。
一个人如果连“重义”这一点都做不到,要他“轻生”,当然更难。
尤其是女孩。
除非她在天生的性格中,就有一种非常特别的“特质”,一种不怕死的特质。
“在女人来说,这种特质是很少见的,可是她们两人都有。”苦行僧说:“这当然因为她们两个人之间有一种非常亲密而特殊的关系。”

其他描述

喜好:《大沙漠》第一回
李红袖床头,有一本“会真记”,书页折在惊梦那一段上
遭际:《画眉鸟》第二十回
他早已听楚留香说过,李红袖、宋甜儿和苏蓉蓉这三个女孩子的身世都很悲惨,都是孤儿。

小说片段

《血海飘香》第一回

李红袖笑得弯了腰,却忍住笑道:“楚留香大少爷,除了宋甜儿外,别人就不能顽皮一下么?”
  楚留香拍着身旁的甲板,道:“乖乖的坐下来,陪我晒晒太阳,讲个故事给我听,要开心的故事,要有快乐的结局,这世上的悲惨之事已够多了。”
李红袖咬着嘴唇,道:“我偏不坐下来,偏不讲故事,我也不要晒太阳……这见鬼的太阳,晒得人头晕,我真不懂你为什么喜欢太阳?”
她说“偏不坐下来”时,人已坐了下来,她说“不要晒太阳”,却已在阳光下伸展了双腿。
……
李红袖撇着嘴道:“楚大少爷的轻功天下无双,江湖中人谁不知道……但楚大少爷,你的牛已吹完了么?”
楚留香道:“吹完了,李姑娘有何吩咐?”
李红袖道:“我先说几件事给你听。”
她自宽大的衣袖中取出个小小的簿子,一面翻看,一面念道:“上次你从济南取来的一批货,已卖了三十万两,除了救济‘龙虎镖局’王镖头遗孀的一万两,趟子手张、赵两人家眷各五千两外,还替黄秀才付了一千两丧葬费,又替赵立正付了一千五百两喜酒聘礼,替郑……”
楚留香叹道:“这些事我难道不知道么?”
李红袖白了他一眼,道:“总之,三十万两都已分配出去了,你自己田庄里收来的五万两,我也替你用出去四万。”
楚留香苦笑道:“姑娘,你难道不能为我多留些么?”
  李红袖道:“你享受得还不够?江湖中已有不少人在说你的闲话了,别人可不知道你花的都是你自己的,都说你假公济私……”
楚留香皱眉道:“别人如何说,和咱们又有何关系?人活在世上,为什么不能享受享受,为什么老要受苦,你怎地也变得俗了?”
李红袖嫣然一笑,道:“我可没要你受苦,我只是……”

《血海飘香》第二回

李红袖撇了撇嘴,道:“是呀!像我们这些不生病的人,都是从来不关心他的。”
苏蓉蓉轻轻拍了拍她的脸,笑道:“这么多心,人容易老的。”
李红袖一把抱住了她,格格笑道:“我真是个又会多心,又会吃醋的小坏蛋,蓉姐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
苏蓉蓉纤细的身子,竟被她抱了起来。

《血海飘香》第四回

李红袖淡淡一笑道:“一个月后,你只怕就不会再觉得她美了,尤其当她的剑抵住你脖子的时候……”
楚留香笑道:“她不用剑的。”
李红袖眨着眼睛,道:“她用什么?菜刀?”
楚留香忍住了笑,正色道:“她用的是菜碗。”
李红袖奇道:“菜碗?”
楚留香大笑道:“不用菜碗,怎么能接得住打翻了的醋瓶子?”
宋甜儿吃吃笑道:“你不能得罪她,她比宫南燕厉害得多。”
她居然没有说家乡话,只因她怕李红袖听不太懂。
楚留香道:“哦!”
宋甜儿弯着腰,喘着气笑道:“宫南燕最多不过是‘神水宫’弟子,但我们的李红袖姑娘,却是‘神醋宫’的掌门人。”
李红袖扑了上去,咬牙道:“小鬼,你要不要命?”
宋甜儿笑得缩成一团,道:“蓉姐,救命呀!‘神醋宫’的掌门人好厉害哟……”
两个人笑着,打着,一个逃,一个追,都奔了出去。

《画眉鸟》第十五回

胡铁花一到了下面,就瞧见三只乌龟。
这三只乌龟是用大笔浓墨画在迎面的墙上的,最大的一只,竟画得比圆桌子还大些。
最妙的是,这乌龟头上还有些胡子。
另外两只就画得比较小些,旁边分别写着:
李观鱼肖像、李玉函肖像、柳无眉肖像。
岭南宋甜儿戏墨。
中原李红袖题字。
这幅大中堂旁边,还有副“对联”:
儿子是衰仔,老子是衰公。
  媳妇是衰婆,一门三衰人。
胡铁花此刻若不是心事重重,只怕早已看得笑出声来。

《画眉鸟》第十六回

李红袖和宋甜儿抢着将他扶了起来,为他解开身上绑着的牛筋,两人一起吱吱喳喳的问道:“你怎会也到这里来了呢?”
胡铁花苦笑道:“我也正想问你们是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宋甜儿抢着道:“我睇去佐沙漠,睇见各匹马翻黎,以为祷……”
她吱吱喳喳说了一大堆,忽然停住了口,叹道:“我说话你恐怕也不懂,还是让她们说吧!”
李红袖道:“长话短说,总之我们到沙漠去玩了一趟,就回来找楚留香,却在半路上遇见李玉函、柳无眉夫妻。”
……
突然间,一个人飞也似的冲了进来。
这人赫然正是李玉函。
一见到他,李红袖她们的眼睛里就似将冒出火来。
李红袖高声道:“你这恶贼,你居然还敢来见我们?”
宋甜儿颤声道:“你把我们的楚留香怎么样了?”
黑珍珠厉声道:“你最好快快杀了我,否则我迟早总有一天要杀了你。”
胡铁花怒喝道:“恶贼,你敢和我一决生死么?”

《画眉鸟》第三十六回

宋甜儿一直嘟着嘴,埋怨着,只因她晕睡了一场,错过了许多“热闹”,一直觉得很不开心。
苏蓉蓉就安慰她:“你虽然错过了许多事,但有些事看不到反而好。”
李红袖却在向楚留香叙说此行的经过:“半途中柳无眉的毒忽又发作,无法成行,所以李玉函就留下来陪她,他们在一个樵夫的茅舍中养病。”

总结

自《画眉鸟》完结,其後李红袖再无正面出场。直至《午夜兰花》才作为香帅的相关人物而被讨论。
由以上摘抄之言行记录可观,李红袖的存在意义,通常是提供资料、釐清脉络、叙述事情、总结状况的那一个。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