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齐纯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朴齐纯(朝鲜语:박제순,1859年—1916年),朝鲜王朝后期大臣,朝鲜日治时期的贵族。字宪平,号平斋,本贯潘南朴氏。从政早年与清朝往来频繁,1894年参与镇压东学党起义,大韩帝国建立后曾作为外部大臣负责与中国、比利时签订通商条约,并任驻华公使。朴齐纯是韩国政府中亲日派代表人物之一,日俄战争后代表韩国与日本缔结《乙巳条约》,使韩国沦为日本的保护国,遭到韩国人民的唾骂。后来他又赞成日韩合并,被列入“乙巳五贼”和“庚戌国贼”的名单中。1910年日本吞并韩国以后被授予子爵爵位。后被韩国政府认定为亲日反民族行为者。

生平

早年仕途

朴齐纯于咸丰八年戊午十二月初七日(1859年1月10日,朝鲜哲宗九年)出生于朝鲜京畿道龙仁,他的父亲朴洪寿是宿儒俞莘焕的门人,与著名大臣金允植是同学。后来朴齐纯在朝廷任职时,就与金允植一直保持“世叔世侄”的特殊关系。光绪九年(1883年,朝鲜高宗二十年),朴齐纯以吏员入仕,任统理交涉通商事务衙门(外衙门)主事,从此踏入政界。朴齐纯刚从政,就被派往中国天津,任朝鲜驻津大员南廷哲的从事官。回国后,朴齐纯于光绪十一年(1885年,高宗二十二年)参加科举考试,获庭试文科丙科及第,除授弘文馆副校理。他在当时是“事大党”的人物,而且还会讲汉语
光绪十三年(1886年,高宗二十三年)二月,朴齐纯被任命为驻津大员,再赴天津。次年六月归国,历任吏曹参议成均馆大司成、参议内务府事、仁川监理等职务。光绪十六年(1890年,高宗二十七年),朴齐纯被特擢为协办内务府事,并接替赵臣熙出任朝鲜驻欧洲五国全权大臣,但朝鲜的宗主国清朝对于朝鲜派使臣常驻外国一向非常不满,认为是对其宗主权的挑战,因此朴齐纯在清廷驻朝大臣袁世凯的阻挠下没有成行。
光绪十九年(1893年,高宗三十年),朴齐纯转任吏曹参判,其间东学道徒数万人在忠清道报恩郡举行大会,揭开“斥倭洋倡义”的大旗,令朝鲜政府十分恐慌。朴齐纯在国王高宗李熙的指示下与袁世凯接洽,希望能借助清朝兵力镇压东学道的集会。但朝中多数人对借兵清朝表示反对,袁世凯也不赞同,因此朝鲜政府改用软硬皆施的手段压平了这次群体性事件
此后朴齐纯被外放为骊州牧使、长兴府使等职务。光绪二十一年(1894年,高宗三十一年)日本发动甲午战争、控制朝鲜政府以后,朴齐纯升任全罗道观察使,七月调任忠清道观察使,九月以后配合日军镇压东学党起义,并擒杀了大院君一派与东学党的联络人朴世纲、朴东镇等。十一月,东学党基本平定以后,朴齐纯被调回中央,任外部协办。此后他就一直从事朝鲜的外交事务,并且成为亲日派人物。

处理外务

建阳元年(1896年)2月“俄馆播迁”以后,亲日派政权倒台,朴齐纯由于有亲日的背景,被调任为中枢院议官,这是一个虚职。大韩帝国建立后,朴齐纯于光武二年(1898年)8月复任外部协办,并署理外部大臣事务。10月正式成为外部大臣,正式跻身中枢。独立协会运动期间因对独立协会表示同情,一度免职,又很快归任外部大臣,并先后署理多部事务,一时成为高宗的宠臣。光武三年(1899年)9月与清朝代表徐寿朋缔结《中韩通商条约》,实现了中韩关系正常化。光武五年(1901年)加授陆军参将,同年3月与比利时签订修好通商条约。11月访问日本,被授予勋一等旭日大绶章。归国后改任议政府赞政。
光武六年(1902年)1月31日,朴齐纯被任命为驻华公使,9月末动身去中国北京,10月31日向清廷递交国书。临行前高宗皇帝在咸宁殿召见他并对他说:“卿曾经驻津督理,习熟此务。新约以后,今行是初有事也,期必以交邻有道使两国和好。而四千年后,今为对等国,虽是快事,而及今之务,惟在善为交济,须惕念也。”表现了高宗对于
朴齐纯携带的国书 朴齐纯携带的国书
中国朝鲜半岛四千年来首次实现平等交往后,派出的第一任驻华公使的特别重视。因此高宗专门下赐十五万元给朴齐纯,让他在北京盖一座豪华的公使馆,但这点经费远不足以盖一座新公使馆,所以朴齐纯到北京后用十四万元从美国人那里买了1862年修建的美国旧公使馆,作为大韩帝国驻华公使馆。 但朴齐纯并未立即搬入,而是在美国旧公使馆后门外的崇文门内城根的一座破屋内住了半年,然后经过整修才搬入美国旧公使馆。 据说当时的韩国驻华公使馆“颇宏杰”,然而当韩国公使馆人员与其他国家驻华使馆往来时,“见其所居皆仙苑琅圃,不觉馁乏”。
光武八年(1904年)春,朴齐纯归国,任元帅府会计局长,并署理法部大臣事务。其时日本挑起日俄战争,再度控制了韩国政府,亲日派再度在韩国政坛活跃起来。作为亲日派的朴齐纯在日本的支持下,地位不断提高,历任议政府赞政、法部大臣、署理议政大臣总理大臣)、农商工部大臣等职务,兼任陆军副将,赐勋二等太极章。光武九年(1905年)9月被任命为外部大臣。朴齐纯任外部大臣时,并非对日本唯马首是瞻,比如1905年10月他就针对英国承认日本有权支配韩国的“第二次英日同盟”分别向英国和日本提出抗议,要求收回该约,但英日两国都不予理睬,此事遂无果而终。

乙巳签约

这时,日本已经同俄国缔结了《朴茨茅斯和约》,使日本对韩国的支配权得到俄国承认,进一步就是强迫韩国签订保护条约,剥夺韩国的外交权,正式将韩国变为其保护国。光武九年(1905年)11月9日,日本特使伊藤博文来韩,用各种手段逼迫韩国签订日本一手炮制的保护条约。高宗皇帝对此坚决拒绝,参政大臣韩圭卨亦誓死反对,学部大臣李完用等人则被日本人逐一收买,要他们赞同缔约。作为主管外交的外部大臣朴齐纯,自然是日本人收买的重点对象。11月16日,伊藤博文招大韩帝国各部大臣来自己下榻的孙泽宾馆(贞洞俱乐部),威逼利诱他们赞成缔约。下
朴齐纯在《乙巳条约》上的签字 朴齐纯在《乙巳条约》上的签字
午3点,日本公使林权助又单独召请朴齐纯,并交给了照会和条约草案。朴齐纯虽然有亲日倾向,但面对这种丧权辱国的保护条约,仍然表示反对,他说:“关于该约定案的实际权利,事实上日本早已据为己有。事到如今,要约定这个,想让陛下受苦,给政府造成困难,而且国民遭受骚扰之类,又是何必呢?好像几乎没有这个必要。”可见朴齐纯虽然表示反对,但其实是消极的,这也奠定了他后来模糊态度的基调。
光武九年(1905年)11月17日下午,韩国政府各部大臣在日本的要求下,在汉城庆运宫(今德寿宫)漱玉轩召开御前会议,韩圭卨在高宗面前泣陈缔约之不可,朴齐纯也哭着说道:“参政之言,切实切实!”据韩圭卨回忆,朴齐纯还声称决心要用生命来交换签署条约的印章。当晚,伊藤博文急忙进宫干涉,高宗以生病为由没有出席,命政府大臣负责处理对日谈判之事。伊藤博文蛮横地逐个要求韩国政府八大臣写下“可”或“否”字,表明他们对缔约的态度。韩圭卨因誓死反对,而被日本军强行拖出会议场所;朴齐纯和法部大臣李夏荣度支部大臣闵泳绮一样写下“否”字,但朴齐纯在背面写上:右件字句,若稍变改,则当认准。而学部大臣李完用、内部大臣李址镕、农商工部大臣权重显、军部大臣李根泽则写下“可”字。朴齐纯还说:“非命令也,乃是交涉,则不可无可否。而我见带外交之任,外交移去,岂敢曰‘可’?”但伊藤博文却说:“既有协商妥办之圣敕,则岂非命令乎?外部大臣则‘可’边也!”就这样,朴齐纯在会议中首鼠两端,言语含糊,最终使他成为赞成缔约的五人之一,他在会议结束后放声痛哭。
在应朴齐纯及李完用的要求、对条约草案作出几点修改以后,日本宪兵又从韩国外务部夺取了大印,他们原本希望让参政大臣韩圭卨与日本方面缔约,但由于韩圭卨的坚决反对,所以将缔约的权利移到外部大臣朴齐纯身上。光武九年(1905年)11月18日凌晨1时30分,朴齐纯在庆运宫重明殿与日本公使林权助正式签订了《日韩保护协约》(第二次日韩协约,通称“乙巳条约”)。至此,大韩帝国外交权被剥夺,沦为了日本的保护国,也就是日本事实上的殖民地。当时的学者李沂对朴齐纯的行径痛心疾首地作诗抨击道:“司外部者小才是,平居读字声誉溢。盗名欺世何能久?本相露尽可题笔。谁料五百年宗社,此奴手里送交毕!”

出任首相

朴齐纯与日本签订《乙巳条约》,如同捅破了马蜂窝,立刻引来韩国官民的攻击。他与李完用李根泽李址镕权重显共计5名赞同缔约的大臣被时人称为“乙巳五贼”,主持签约的朴齐纯是“乙巳五贼”之首,因此他遭受的非难最多。首先发难的是他的同宗朴箕阳,他在光武九年(1905年)11月21日上疏道:“(朴齐纯)以世家大族,偏被恩造,位至大官,不思报效,半夜之间,不禀圣裁,不采舆论,怵威恋爵,乃将五百余年祖宗基业、三千余里疆土生灵,双手付与外人,而不少留难。自古以来,乱臣贼子何代无之?而岂有如此贼者乎?凡我国中戴发含齿者,孰不欲手刃之寝处之?”元老大臣赵秉世(后自杀殉国)率文武百官伏阙上疏,指出:“朴齐纯之罪可胜诛哉?身为主务大臣,虽或陛下允许而使之调印,犹当以死争之,以报国恩,以尽臣分可也。乃者不体圣意,擅自缔约。卖国之贼何代无之,而岂有如此贼之甚者乎?……伏乞赫然斯怒,亟斩齐纯之头,悬诸藁街。”著名儒生崔益铉更是要
朴齐纯 朴齐纯
求将朴齐纯“裂以五车、屠其十族”,但由于此时日本控制了韩国政权,因此上疏运动失败了,朴齐纯也因为签订《乙巳条约》的“功劳”,受到伊藤博文的巨额贿赂,因而“骤富”;而他在条约签订11天后(11月28日)更是被任命为议政府参政大臣(即总理大臣),成为了韩国政府的首相
光武十年(1906年)3月,日本根据《乙巳条约》相关内容建立了韩国统监府伊藤博文出任第一任韩国统监。韩国政府完全是统监府的傀儡。朴齐纯政权非常软弱,虽然受到统监府的庇护,但在内部群臣不断上疏、外部义兵运动蜂起的情况下,处于极不稳定的状态。朴齐纯的宅邸也被大批日本军警和宪兵重重守护,防止刺客行刺。有人曾向朴齐纯家秘密装炸药,但因被发现而未遂。朴齐纯也并非完全像李完用那样死心塌地追随日本,光武十年(1906年)底伊藤博文回到日本时,他按照高宗皇帝的指示换掉了几名亲日派大臣。日本驻韩司令长谷川好道诘责朴齐纯,说统监不在时不可更迭内阁成员。朴齐纯辩解说,统监离韩之前曾完全委任他不得已时可以撤换2—3名大臣。这实际上是在掩护高宗的旨意。因此李完用等铁杆亲日分子战战兢兢,生怕统监不在时皇帝会除去自己。朴齐纯也因此事遭到了日本的猜忌,他的参政大臣地位更加不保。
到了光武十一年(1907年)初,随着爱国启蒙运动的展开,《皇城新闻》、《大韩每日申报》主导攻击朴齐纯政权的舆论,他们“表面上标榜攻击政府,其实意味着排日”,地方上“国债报偿运动”兴起,韩国国内排日运动重新抬头,软弱的朴齐纯政权对此一筹莫展,处于四面楚歌的境地,令伊藤和长谷川十分恼火。因此他们打算重新扶植一位代理人。朴齐纯此时也不断露出辞职之意,史载:“齐纯于五贼,有文而黠,久耐全国之唾骂,又患外逼之日亟,虽位尊禄厚,尝蚤夜彷徨……对众嘻曰:‘吾不知死日,宁避贤路,少泄公愤。’遂力辞”。恰在此时,韩国的亲日团体一进会透过演说、评论、建议书等,叫嚷朴齐纯政府全部辞职。日本虽一再规劝朴齐纯与一进会相提携,需要在亲日政权面临危机时团结一致承担“施政改善”,但一进会不听,仍我行我素;朴齐纯也坚持要辞去参政大臣的职务。就这样,日本人顺水推舟,让朴齐纯下台,并在同年5月扶植了李完用任议政府参政大臣(很快改称内阁总理大臣),建立强有力的亲日内阁,以加强对韩国的控制。朴齐纯在下台以后转任中枢院顾问,做了闲职。

晚年

光武十一年(1907年)7月,高宗因为“海牙密使事件”被日本人李完用内阁逼退位,太子李坧即位,改元隆熙,是为纯宗。李完用等逼宫大臣被称为“丁未七贼”,而朴齐纯则由于退居二线而没有被列入“丁未七贼”的名单中。隆熙二年(1908年),朴齐纯与 尹德荣、闵泳绮发起了“观进坊会”,以振兴教育和改善卫生为目的,朴齐纯任会长。
朴齐纯书法 朴齐纯书法
隆熙三年(1909年)2月底,朴齐纯接替宋秉畯出任内部大臣,重新出山。同年12月,李完用被李在明伏击受重伤以后,朴齐纯署理内阁总理大臣。隆熙四年(1910年)6月24日与日本签订条约,将韩国的警察权交给日本。6月30日解任,归任内部大臣。8月22日在御前会议上赞成日韩合并,同日李完用与统监寺内正毅签订《日韩合并条约》,大韩帝国灭亡。朝鲜半岛沦为日本的殖民地。朴齐纯因此被列入“庚戌国贼”之中。日本的殖民机构——朝鲜总督府任命朴齐纯为中枢院顾问、经学院提学,并授予他日本帝国子爵爵位。大正五年(1916年,纯宗九年)6月20日,朴齐纯去世,其子朴富阳承袭爵位。

逸事

  • 朴齐纯精通汉语,据说当时一个日本记者穿着清朝服装,从新义州进入韩国,在火车上遇到韩国社会活动家李甲,冒称是中国革命党的一员,请求介绍一名汉城知名的政客。李甲给他介绍了朴齐纯,当这名日本记者前去拜访时,朴齐纯操着一口流利的汉语接待他,那名日本记者无法应付,便中途匆匆辞别了。
  • 朴齐纯原为儒林中人,但《乙巳条约》以后愈发亲日,生活方式开始发生转变。时人记载“朴齐纯作为学者与君子而知名,而如其衣食住都极为俭约质素,毫无轻佻浮薄之迹,实存古人之俤。尽管如此,今于(汉城)北部斋洞之丘上建起巍峨的洋馆,蓄妾爱货,渐媚时流,正逐渐带上近代的色彩”。

评价

朴齐纯作为“乙巳五贼”、“庚戌国贼”之一,他在后世遭到了一系列的清算。2002年发表的“亲日派708人名单”、2008年民族问题研究所发表的亲日人名辞典收录预定者名单,他都榜上有名。韩国政府将他定性为亲日反民族行为者,2006年大韩民国亲日反民族真相纠明委员会将他列入亲日反民族行为106人名单中。
朴齐纯虽然亲日,但并非像李完用那样彻底投靠日本,他算是比较温和的亲日派。此外,朴齐纯“有文华,娴外交” ,是当时朝鲜儒林的重要人物。清朝外务部评价他“明白事理,颇能华语”。 他的书法也相当不错。
韩国统监府评价朴齐纯为“读书之士……为人寡言,以公平之心担当国事,可谓当代人物中杰出者也。无论做何事,也决不让人知道,颇有守口如瓶之气质”。日本人细井肇则把朴齐纯描述成一位外表温良恭俭让、而对家人态度冷酷严厉的人物。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