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机建筑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有机建筑是一种活着的传统,它根植于对生活、自然和自然形态的情感中,从自然世界及其多种多样生物形式与过程的生命力中汲取营养。

含义

有机建筑(organic architecture)是现代建筑运动中的一个派别
有机建筑 有机建筑
,代表人是美国建筑师F·L·赖特。这个流派认为每一种生物所具有的特殊外貌,是它能够生存于世的内在因素决定的。同样地每个建筑的形式、它的构成,以及与之有关的各种问题的解决,都要依据各自的内在因素来思考,力求合情合理。这种思想的核心就是“道法自然”(赖特十分欣赏中国的老子哲学),就是要求依照大自然所启示的道理行事,而不是模仿自然。自然界是有机的,因而取名为“有机建筑”。

意义

有机建筑是一种崇尚自然并且赋予生命的,
有机建筑 有机建筑
自然是有机建筑基本和设计的灵感之源。任何活着的有机体,它们的外在型式与内在形式结构都为设计提供了自然且不破坏的思想启迪,有机建筑与造型理论由“自内设计”理念有密切的关系,也就是说每一次设计都始于一种理论、一种概念,由此向外发展,在变化中获得形式,不仅如此,建筑本身就是一个有机体,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而人类也是属于大自然生态的一部分,也不能超越大自然的力量,所以在对自然生态的关系随着时代的变迁,渐渐生态环境发展对未来的启示相当重要。

起源

有机建筑是一种活着的传统,它正向一些新的、令人激动的方向发展,它并非一种统一的运动,而是具有多元、反常、矛盾和善变的特征。有机建筑总是容易引起争议又难以描述,
有机建筑 有机建筑
或是加以定义,所以领略观感知一座有机建筑的最佳方法就是全面地进行实地考察。
有机建筑有时也被称为“另类传统”,其历史长久而名声威吓,从古希腊一直延伸到新艺术运动时期。有机建筑根植于对生活、自然和自然型态的情感中,从自然世界及其多种生物多样性形式与过程的生命力中摄取营养。有机建筑中自由流畅的曲线造型和富有表现力的形式强调美与合谐,与人的身体、心灵和精神融为一体。在一个设计良好的“有机“建筑中,我们真正可以获得心旷神怡的感受。
直线与直角构图的建筑模式之所以在20世纪占据了传统的地位,是由于大工业时代的维物主义价值观作用的结果。后工业带正在催生出一个新的世界,同时也是一种更为古老智慧的重现。有机设计观念的再生为思像带来了新的自由,也同时为未来带来了希望。有机设计将影向到设计行业的大多数领域,从工业产品到家具设计、照明与纺织品设计到建筑、景观和室内设计。当这种情况发争的时候,有机设计就不再会是一种边缘性的设计风格。而是整体设计潮流的主流。
有机建筑不是一种怀旧的风格,而是一种极度迷人和富有灵感的,并将以一场新的国际运动形式再生,这场运动把尊重自然和对自然形式、潮流和体系的美好和谐的赞美结合起来。在新千年里,一个更为整体有机的世界形象正在形成,它需要一系列新的形式来表达自然本身的多样性和创造性。这种新的且令人兴奋的变革,就像一场冲击波正在席卷全世界,并且渐渐在改变未来世纪的建筑与设计。

根源观念

乡土建筑似乎生来就是有机的,它们挪用自然的形式与结构,简单开采用当地材料,更进一步,乡土建筑是人的生存、繁育以及生命延续过程中的一部分,它与土地和人类精神紧密相关。古埃及和希腊文明研究自然型态与人体,并将它们抽象为几何学。他们从圆、椭圆、三角形和矩形中得到和谐的比例已建造神和宇宙,并在他们自己及其自然、地球和宇宙之发展这种和谐关系,它们的主要成果包括发现各重几何型态、如黄金分割、对数螺旋形以及生命循环的基本曲线。

概述

除了有机建筑是种崇尚自然并且有赋予生命的,赖特还认为住宅不仅要合理安排卧室,起居室,餐橱,浴厕和书房使之便利日常生活,而且更重要的是增强家庭的内聚力,他的这一认识使他在新的住宅设计中把火炉置于住宅的核心位置(见图),使它成为必不可少但又十分自然的场所。赖特的观念和方法影响了他的建筑。 F·L赖特的一生经历了一个摸索建立空间意义和它的表达,从由实体转向空间,从静态空间到流动和连续空间,在发展到四度的序列展开的动态空间,最后达到戏剧性的空间。布鲁诺。塞维说如此评价赖特的贡献:“有机建筑空间充满着动态,方位诱导,透视和生动明朗的创造,他的动态是创造性的,因为其目的不在于追求耀眼的视觉效果,而是寻求表现生活在其中人的活动本身
有机建筑是“活”的有生命的建筑
赖特将建筑看成是有机生命的 ,与一切有机生命相类似 ,处在连续不断地发展进程之中。在建筑上独创性地使用这个词 ,指的是局部与整体和整体与局部一样 ,整体统一正是有机这个词的真正含义 ,内在的本质的含义。只有当一切都是局部对整体如同整体对局部一样时 ,我们才可以说有机体是一个活的东西。这种在任何动植物中可以发现的关系是有机生命的根本。所谓的有机建筑就是人类精神活的表现 ,活的建筑。这样的建筑必须是人类社会生活的真实写照 ,这种活的建筑是现代新的整体。他特别强调整体统一才是有机建筑的根本 ,完美的相互关系、整体才是生命 ,任何生长的事物的第一原理。就是说它不只是一种集合 ,最关键的是作为统一性的整体性 ,意味着任何事物的每一部分本身并不具有价值 ,除非它是和谐整体的一个组成部分。
这种整体与局部不可分割的特性是所有有机生命所固有的。赖特善于从这种自然界生物生长中的自然规律获得启发 ,寻求创作灵感 ,注意按使用者、地形特征、气候条件、文化背景、料特性、技术条件的不同情况具体分析 ,创作出能真实地体现建筑的基地环境 ,建造它的材料特性的建筑表达形式。
2 有机建筑是“自然”的建筑
这个观点表明了赖特对大自然的崇敬。自然的建筑即是适应其环境的建筑。对特定环境形成特定的建筑 ,它是环境天然的一部分 ,它应使环境增色而不是毁坏环境。认为事物的内在特性总包蕴着本身的解答 ,建筑应是基地环境的产物 ,土生土长 ,与环境融为一体 ,成为环境的一部分。

各国建筑

美国

有机建筑 有机建筑
然而,到了美国,有机建筑才开始走向成熟。总归来说,外在表现传达内在的意图,是刘易斯‧沙利文对他著名的格言,形式追随功能的一种描述,这也是有机建筑设计的一个基本理念。受到芝加哥H.H 理察森的马歇尔抵押公司宏伟的罗马风格的影响,它发展出在芝加哥礼堂中首次使用的巨大圆拱体系,以及独特的羽毛状和植物纹样的新艺术装饰风格,起初,它在一栋功能单一的钢结构办公楼的细部装饰上十分保守,后来他的作品逐渐成熟,继而能够将功能与装饰有机融为一体。
有机建筑的遗产,对许多人来说,弗兰克·劳埃德·莱特是有机建筑之父。他不仅是一谓罕见的天才建筑师,而且也是一位魅力超凡的演说家、作家、教育家,并且鼓舞并带动许多年轻
有机建筑 有机建筑
一代的设计师一同位设计理念加以创新。这种具有未来倾向的有机建筑将大量复染的元素融为一体。例如:俄克拉马荷州的巴维格住宅是一组连续的对数螺旋形开放空间平台,平台已索悬与中心立柱相联系。这些空间看起来像要公然反抗地心引力,彼此迭合,漂浮在室内水池上方,然而它们通过巨大的岩石砌体根植于大地上。

日耳曼

有机建筑传统的另一独立永络在日耳曼文化传统中奠定了根基。其中另一个重要的影响日耳曼来自雨果·哈林。尽管他设计过一些重要的建筑,如 1924 年建在吕贝克(Lubeck) 附近的迦高 (Garkau) 农场规划 , 发现一些类似的表现性做法 : 斜屋顶造型与巨大的构成元素和磨圆的角落成对比。几年前韩林已在柏林跟比他年轻四岁的密斯·凡·德·罗(Mies van der Rohe) 共同执业,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 他们参加1921年著名的斐特烈街(Friedrichstrasse) 办公大楼竞图作品, 他们将类似有机手法用在造型创作。他表达一种信念,即每一个场所,每一项任务都暗示了一种型态,他认为功能来自自然与生活而表达方式则来自人类的才智,同样功能的形式贯穿于整个世界和历史过程。

德国

德国的有机建筑最主要的代表之为汉斯·夏隆(Hans Scharoun) 一生设计过大量作品,包括为私人住宅、公寓大楼、学校到战后柏林及其它城市的大规模重建项目。他不仅成功的诠释了哈林的有机功能主义观念 (Orgnic Functionalism) ,还将其应用于实践。进一步的通过对用地、功能需求以及更深远的社会意义所做的细致研究,他展出全新的空间体验与形式。在他最著名的柏林音乐厅中,全新的舞台设计将表演者置于大厅中心,四周是自由伸展的不对称的观众席,夏隆对于战后德国有相当大的影响,并且它的精神持续不断的延伸到世界各地。

设计宣言

· 应当从自然得到灵感,它可持续、健康、环保和具有多样性
有机建筑 有机建筑
· 像有机体那样,从种子内部发育直到开花结果。
· 存在于现实连续和不断创新之中。
· 跟随各种自然的力量并且附有灵活性和适应性。
· 满足社会、身体和精神上的需要。
· 强调此时此地和独一无二。
· 要像年轻人那样有朝气、欢乐和惊喜。
· 要表达音乐的韵律和舞蹈的力量。

见解

伊马尔

伊马尔·马克维兹
(Imre Makovecz)
有机建筑努力使建筑靠近大地的部分 — 特别是墙基,做得与大地混为一体,尽量采用来自自然的材料来建造。而建筑的上半部分应尽量轻盈,就像天空君临大地一般。有机建筑还将各种随机何抽象的要素结合起来,整合弯曲与扭转的力量,浓缩结构的力量,进而达到天人合一的完美境界。
我的建筑的屋面是木结构的,我不认为木材只能造纸,木材也能用于制作门窗、地板和屋面。我们大部分的时间都应用在建筑工地上,以顺应大自然和环境条件,尽量发挥自然资源的效用,我们对大地的永续很感兴趣。
我们不相信虚实主义,不相信所谓纯艺术,我们对于国际风格或全球化也不感兴趣。我们重视人的权利,因为我们理解个人角色的本意,这正是古希腊“mask ”的意思,我们拒绝漫无目的的虚拟现实;相反地,我们为在现实的基础上以生活原型出发促进空间体验而奋斗。我们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为了居住与消费,而是为了生活,因为生命就是人性之光。

丹尼尔

丹尼尔·利柏曼
(Daniel Liebermann)
只有真切理解我们的心里与眼睛是如何感知的,全面有机有了基础。人类的眼睛与头脑经过了千万年变化的进化,在这个漫长过程中它们的大部分所见所感均是伊甸园般的自由在无拘无束的景观。毫无疑问,我们必须接自然,以寻求我们自己的模式。

艾里克

艾里克·弗莱摩特
(Eric Furnemont )
如果我们不想被上毁灭地球的罪名的话,那么关于建筑的各种决策必须出于我们对这个星球的良知。我们必须对地球自身以及所有生活于此的生命负责。

安藤忠雄

(Tadao Ando)
我们已经遭遇到地球破坏和人类精神文化退化的问题,在这个关键时刻,必须努力去寻求一种新的开始,即重新了解我们的环境,重新评估我们森林与木文化,这将使我们的内心充实起来。
其中以“木的殿堂”博物馆是为纪念 45 届全国植树节而建造的。他临近太平洋海边,这里地理位置特殊,环境优美,孕育了独特的文化。在设计中首先考虑到的,要算是最大可能避免砍伐树木,要使人感到博物馆是怀抱的树林中自然生长出来的。
来到博物馆的人既能体验了密林的静谥深邃,又被建筑所形成的强有力的空间所感染,这建筑是受大自然的抚育人类文化的造物。然后,参观者在水天一色的空间中放松心情,体验灵魂的解放,在这过程中,博物馆为人类文化与自然真正结合并提供了深刻的体验。

德鲁&詹姆斯

德鲁·哈贝尔 & 詹姆斯·哈贝尔
(Drew and James Hubbell)
“四个单调的墙面 如同一座监狱 但若在其中布满花草 它就变成了花园”
我在十多岁时便投身于艺术,那时我对马和自然充满爱意,对我来说,艺术和建筑是一种寻找自我理解的方式,我的设计过程很像求爱,我必须尊重左右建筑形式的各方面,在设计中充分考虑它们对建筑型态的影响。
我们全然是自然之物,我们生于大地,也属于大地。宇宙尚有规律的排列在我们的份子之中。我们就像飘忽不定的烛光,在永恒的时空中摇曳闪烁,我们这些来自泥土的尘埃,也能向着星晨吟唱吗?

美国 崔悦君

(Eugene Tsui)
自然的建筑设计是人类自尊的物化形式,是他永恒而持久的具体表现。建筑是人类最高理想的最为重要的物质形态。然而长期以来人类忽视自然的结合所带来的益处,我们这个星球的破坏日渐增大,并开始出现了一种病态,治疗的方法其实很简单且只有一个,就是正视这样一个常常被我们忽视的真理:只有在自然慷慨与智慧的包容之下,人类才能健全的活下去。
要创作有意义和有美感的建筑,我们就要回顾意义与美感的源头,就是大自然之中,我们应该充分利用自然赋予人类的材料与创意,发挥其本性与特征,而不是模仿过去的形式。
我们用以洞悉人性、探索知识的手段全依赖于我们对于各种自然运作模式的直接和深入的探索。每一个发现每一次微小的技术进步,都依靠我们的洞察力和想象力,以及对每个神秘自然现象本质物质表现,是我们探索与发现的永恒目标,必须清楚的是我们对待自然的态度就是对自身的态度,因为我们人类本来就属于自然。

贾维尔

贾维尔·赛诺西
(Javier Senosiain)
一座建筑应该是应该是一个可以适应人的活动的空间,且具有环境保持合谐。他须符合人类物质和心理的需要,充分尊重人之始于自然本质及其在历史中所创造的有机空间。
城市表面的温度分布特征与自然环境中很不一样,光线的穿透、反射和吸收率也不一样。草地、树木和灌木都有助于维持大气中的温度平衡,所以草顶半地下建筑所形成的微气候就保证了有效的冷却与温暖的功能。作为绿色屏障的花园过滤掉直射的阳光并形成阴影,有效的保护住宅免受到酷热、灰尘和噪音的干扰。而且树林中水分的蒸发作用提供了新鲜的空气,土地与太阳的共同作用能够维持稳定的室内气温,土地提供最自然的保护,太阳则是提供温暖与光线。
在设计建筑物的同时,窗户应该朝向最吸引人的景色,并且能够提供采光,其方位最好朝南,以便在冬天寒冷时可以获得更多的阳光,就像植物一样,这种地下建筑空间以天窗采光,因为窗户能只向任何一个方向且光线来自上方,使整个空间都充满了阳光。
由于建筑造型能够符合空气动力原理,室内自然通风效果极佳,正如人类的身体内部都能抵制外界气温变化,使住宅冬暖夏凉,终年可以保持在 18~23 度的稳定气温,其相对温度则保持在 40%~70% 之间,减少住户呼吸道疾病的机会。
在如“有机住宅”这样的工程项目中,我们想获得适于人体的空间,就像母体或动物巢穴那样,人们也像躲避风雨而为自己挖掘洞穴的穴居人,或圆顶冰屋的建造者。但这不代表人类要退化到原始人的方式,而是表示对自然的有意顺从。这样的住宅不仅是个人的隐居之外,也是一个避难所,形体自由的半地下住宅无须担忧风暴的危害,也不受地震的影响,也不用担心结构受到伤害,因为屋顶上的覆土会很地吸收大树倒下所产生的震动,另外屋顶上的草坪与土壤还能保护驻互免受外部火灾的破坏,因为钢筋混凝土结构是很好的阻燃性,再者,土壤也是一种很好的声音绝缘体。

肯德里克

肯德里克·班斯·凯洛格
(Kendrick Bangs kellogg)
有机建筑的概念并非来自莱特。早在十八世纪,建筑师就起来反抗规划与建筑上的墨守成规和对功能的忽视。而莱特只是把这种思想发展到另一个新的阶段,强调型态与功能的一体性。从这个角度看,那个已成为陈腔滥调的“形式追随功能”的口号只是一个陷阱而已。而建筑以外的领域千篇一律是我们日常生活常遇到的问题,许多形式千篇一律的物体承受所有的功能,可是千篇一律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受欢迎的,只有把美感与实用性融为一体才是有机建筑的基本观念。
我强调亲身体验与自然共生的建筑,以及使生活充满激情的建筑,正是潮流的生态建筑也强调从自然中学习设计,也从自然中学习建造。总之,有机建筑应当时刻提醒着我们不要以为自然母亲是一种施予,要为她工作并让她指引你一生的实践 ,如果想要禁锢她,最终倒霉的只要人类自己。

未来

对于有机建筑在未来设计的领域上,无论是什么样的设计方法,都必须将永续生态的概念应用于每一个设计中,让整个环境是个“活生生”的有机建筑,应用其当地文化特色的建材与大自然所赋予的能源,使其整个环境是在不破坏的状态下而生。除了考虑基本的环境因子与适应性,也要考虑建筑的整体造型设计,也必须包含基本概算、空间需求、气候环境、场地特征等等。在做任何设计之前,必须先对当地环境与基地做充分的了解,并实际深入观察而且针对这些条件进行分析,进而设计规划每一个空间。进一步建筑这个有机体的功能走向成熟,对建筑空间不同机能与使用者之间的关系也日渐显得重要。
然而,基地场地中也必须考虑的各种自然因素,例如:太阳、风、水、气候、日照角等对建筑进行自外向内的分析,许多在地设计都要考虑到自身环境的影响,当整个有机体的结构确定之后,并将整体的美学造型融入于建筑设计之中,使有机建筑内外部都能达到自然共生与美感合谐的建筑作品,这就是一种有机的设计过程。

赖特的主张

建筑理念

赖特主张设计每一个建筑,都应该根据各自特有的客观条件,形成一个理念,把这个理念由内到外,贯穿于建筑的每一个局部,使每一个局部都互相关联,成为整体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他认为建筑之所以为建筑,其实质在于它的内部空间。他倡导着眼于内部空间效果来进行设计,“有生于无”,屋顶、墙和门窗等实体都处于从属的地位,应服从所设想的空间效果。这就打破了过去着眼于屋顶、墙和门窗等实体进行设计的观念,为建筑学开辟了新的境界。
有机建筑对待建筑的其他问题,也有自己的见解:
一,简练应该是艺术性的检验标准;
二,建筑设计应该风格多种多样,好像人类一样;
三,建筑应该与他的环境协调,即:一个建筑应该看起来是从那儿成长出来的,并且与周围的环境和谐一致;
四,建筑的色彩应该和它所在的环境一致,也就是说从环境中采取建筑色彩因素;
五,建筑材料本质的表达;
六,建筑中的精神的统一和完整性。
对待环境,主张建筑应与大自然和谐,就像从大自然里生长出来似的;并力图把室内空间向外伸展,把大自然景色引进室内。相反,城市里的建筑,则采取对外屏蔽的手法,以阻隔喧嚣杂乱的外部环境,力图在内部创造生动愉快的环境。
对待材料,主张既要从工程角度,又要从艺术角度理解各种材料不同的天性,发挥每种材料的长处,避开它的短处。
它认为装饰不应该作为外加于建筑的东西,而应该是建筑上生长出来的,要像花从树上生长出来一样自然。它主张力求简洁,但不像某些流派那样,认为装饰是罪恶。
它对待传统建筑形式的态度是,认为应当了解在过去时代条件下所以能形成传统的原因,从中明白在当前条件下应该如何去做,才是对待传统的正确态度,而不是照搬现成的形式。
它认为机器是人的工具,建筑形式应表现所用工具的特点,有机建筑接受了浪漫主义建筑的某些积极面,而抛弃了它的某些消极面。
赖特的流水别墅、西塔里埃辛冬季营地以及德国建筑师H·沙龙的柏林爱乐音乐厅(1963年建成)是有机建筑的实例。

建筑人生

赖特用一生来解译有机建筑,那些不理解他的硬直的人对他的不敬,学生个人还为他感到怒火中烧呢。记得有的书上写着赖特在塔里埃森办建筑学校的时候,“只认同随和他的人”,而写这句话的人是不负责任的,他不知道赖特是世界上从未有过的最伟大的建筑师,他的建筑哲理更是一个建筑的新的高度,他该是人类最需要的建筑师。
在怀着膜拜的心临摹赖特的手稿时,画到配景,突然发现自己所画下的每一笔线条,每一种颜色,都不能与赖特画的有丝毫不同,图纸上的每一笔,每一种色调,都不能改动,看似凌乱的几个线条,其实包含了赖特对美学艺术的深刻理解,而他的这种美学也应该来自大自然,也许这几张图纸也包含了大自然中的美学。我想人类喜欢大自然的美,是因为她经历了多少亿年的沧桑,而人类在她的怀抱中诞生,自然就会认同她。而赖特又将他自己从自然中领会的美诠释在他的建筑中,而以上这些语句所表达的又是有机的。有机本就是世界万物的纹理,而赖特只是把这理论应用在建筑中。
一些倡导新有机建筑的人们并没有完全理解赖特的建筑艺术,只是单纯的模仿大自然,或是让建筑看起来像是大自然的产物-------有植物般的机理。而赖特创作的建筑是怀着热爱自然的情感,从自然中寻找美的启迪,从而创造出一个个惊世之作,借鉴自然的力量一次次打破建筑界的陈规旧俗。他倡导的有机理论,是他自己对自然无比崇敬而理解出的建筑语言,而这种语言很早就存在于宇宙的各个角落。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