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丁尼亚战役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在公元前362年7月4日打响,交战双方分别是伊巴密浓达领导的底比斯人(阿卡迪亚联盟与维奥蒂亚联盟支持),阿格西莱二世国王领导下的斯巴达人(伊利斯人、雅典人与曼丁尼亚人支持)。此战旨在确定希腊世界霸主地位的归属,然而伊巴密浓达的陨落以及斯巴达人的战败为马其顿王腓力二世征服希腊铺平了道路。 伊帕密浓达率领的底比斯大军为了进一步打击斯巴达,再一次出征伯罗奔尼撒,结果双方在半岛上的曼丁尼亚城下展开了一场决战,底比斯人依靠其强大的斜楔形军阵再一次取得辉煌胜利,但其自身亦伤亡过重,主帅伊帕密浓达战死,已无法继续保持底比斯在伯罗奔尼撒的霸权,底比斯力量由此衰弱下去。

战役的准备

公元前363年,阿卡迪亚的二座城市曼丁尼亚和提基亚之间爆发了冲突,原因是奥林匹亚寺庙资金的滥用。当提基亚请求底比斯支持的时候,曼丁尼亚选择了斯巴达这边。这更造成另外的冲突,在寡头政治和民主的同情者之间,发生了一个意识形态的冲突。雅典选择了公然支持寡头政治的斯巴达,显示给我们雅典人多么坚决的要再一次得到对泛希腊的控制。
当雅典军队朝斯巴达行军时,伊巴密浓达希望在科林斯地峡上伏击他们。但雅典决定运送她的军队越过海洋。伊巴密浓达已经集合了他的来自彼奥提亚同盟及希腊的其他北部地区的军队。他选择了提基亚作为他的指挥部。这个位置选择的很好,提基亚有城墙及支持所有军队的足够多的供应品。另外它位于斯巴达和曼丁尼亚之间。
底比斯仍然在她的最伟大的领导者伊巴密浓达的领导下。联军方面在一个至少象伊巴密浓达一样有能力的人的领导下。他是两个斯巴达国王之一,阿格西劳二世。他是斯巴达伟人莱山德的接任者。莱山德想要在他的政治游戏里使用阿格西劳。但不久阿格西劳二世比莱山德更有权利,他成为了斯巴达最重要的领导者。来山德出卖小亚细亚希腊殖民地的特权给了傲慢的波斯国王以报答支持他反对雅典的行动。但阿格西劳二世却相反,他侵入波斯帝国,占领了那些相同的城市。他没有停留在那里,而是进入了小亚细亚甚至更远,征服了曾经是古老王国吕底亚的地区。当他听到底比斯对希腊形成威胁的时候,正是使用了一个多世纪前薛西斯曾经用过的道路,30天内行军返回。并在公元前394年的科洛尼亚战役期间击败了底比斯。阿格西劳二世不喜欢任何其他的斯巴达的国王存在。他的办法是很反传统的,只采用一个斯巴达国王。他对骑兵的力量有巨大的信心。
当斯巴达两国王之一的阿格西劳带着他的军队经过拉哥尼亚的Pelele朝北而来时,伊巴密浓达不能试图夺取一场战役的胜利。是这样,他调动他的大军环绕在行进中的军队的周围,正朝着没有城墙和部队防护,极易受攻击的斯巴达军队。但对伊巴密浓达来说不幸的是,阿格西劳作为一个背弃者是见多识广的。他应付了过去,正好及时赶到斯巴达。伊巴密浓达失去了奇袭的成分决定不攻城。他带着军队回转,此刻突然选择曼丁尼亚作为目标。
幸运的是,这次同样的,脱离了伊巴密浓达大军的先头部队,突然被雅典骑兵发现了。他再次失去了奇袭的成分,甚至更糟的事是,雅典人阻止了由底比斯和帖撒利亚骑兵组成的先头部队前进的脚步。这给了阿格西劳足够的时间来调动去到曼丁尼亚途中的军队,把他们正好放置在曼丁尼亚城前。这里的平原只有一英里宽,因为路的两边都是山。伊巴密浓达没有选择:他为了进攻曼丁尼亚不得不击败这支军队。

战役概述

战役的进程

底比斯人明白他们没有选择,于是朝着等待着的军队前进。他们开始计划,伊巴密浓达调动他的军队,迫使左翼保持特有的斜形方阵。这完成之后,他突然移动他的部队一会儿到了西面,直至到达丘陵地带。一旦他们来到了丘陵,他就命令他的军队放下武器。斯巴达人确信伊巴密浓达当天不想战斗,他和他的随行人员在长距离行军后疲倦了。这就是他选择了在丘陵上建立防御阵地和放下武器的另外的理由。
阿格西二世劳命令他的军队保持放松,他自己也轻松自在。他没有想到,这正是伊巴密浓达所希望的。突然,底比斯人抓起他们的武器,狂怒咆哮着向前冲。讽刺的是伊巴密浓达正是使用了和公元前405年斯巴达人在反对雅典的阿哥斯波塔米战役中使用的一样的诡计。
曼丁尼亚战役是希腊历史上最庞大的重装步兵战役,几乎每个城邦都参与了战斗。站在底比斯方的有︰泰耶阿、迈加洛波利斯与阿哥斯,而雅典、伊利斯与其他无数的城邦则支持曼丁尼亚与斯巴达。双方均派出了20,000至30,000步兵参战。
底比斯人使用了留克特拉战役期间相同的策略。伊巴密浓达将重兵集中在左翼,进攻斯巴达与曼丁尼亚等同盟军的右翼。在左翼锋面上其布置了精锐骑兵队,以加强攻势。其欲以骑兵进攻快速取胜并使得敌军方阵溃败。斯巴达人在这次最后的战争中却显然很不长记性。底比斯骑兵和轻装步兵在方阵的两侧移动前进,攻击联军的骑兵和轻装步兵。底比斯骑兵和轻装步兵的数目在侧翼超过他们的敌人。底比斯骑兵击败了敌人右翼的轻装步兵和骑兵。他们没有追击逃跑的轻装步兵,而是攻击联军方阵右翼这边,同时厚重的底比斯左翼冲入其中。
在平常重装步兵战役里,这会呈现胶著状态,然而,底比斯左翼纵深远比斯巴达的右翼为大,所以敌方右翼很快便被击溃,并改变了整场战局。 就象在留克特拉战役期间那样。联军的编队在底比斯骑兵持续的攻击下崩溃了。不幸地,伊巴密浓达在战役的最后阶段受伤了。他死了,但在死之前他告诉其他底比斯人应该和其他城邦休战。他的突然的死让底比斯人震惊,他们不再进攻逃跑的敌人。

战役的结果

底比斯又一次战胜了敌人,但是伴随着最伟大的领导者伊巴密浓达的死,胜利转变成了失败。从那一瞬间起,在政治权利上拥有大海般抱负的底比斯,他的霸权随即消失了。城邦需要一个强力的领导者,随时作出强有力的政策,他能赢得同城公民的羡慕。在古希腊,仅仅少数人有能力做到这点:就象雅典的伯里克利,斯巴达的吕山德和阿格西劳和底比斯的伊巴密浓达。
底比斯不再是在伊巴密浓达和菲洛比达斯支配下的城市。伊巴密浓达的策略永远是“进攻是底比斯最好的防卫”。但在他死之后,底比斯有返回到传统的策略上来:他们很乐于控制彼奥提亚的少数小城市。她们曾经强大的军事力量的残余在和其他北希腊城市的几个小的但疲乏不堪的小冲突下,完全削弱了。底比斯的霸权甚至连最后的一个十年也没有撑过去。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