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虫学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昆虫学是以昆虫为研究对象的科学。从事昆虫研究的人称作昆虫学家(Entomologist)。遍及全球的昆虫学家对昆虫进行观察、收集、饲养和试验,他们所进行的研究涵盖了整个生物学规律的范畴,包括进化、生态学、行为学、形态学、生理学、生物化学和遗传学等方面。这些研究的总体特征就是研究的生物体是昆虫。

简介

生物学家选择研究昆虫作为科学研究材料,从中揭开了很多自然之谜,最突出的例子就是以果蝇(Drosophia melanogaster)为材料发展起来的遗传学。以昆虫为研究材
昆虫学

昆虫学

料的优点:昆虫易于饲养生活周期短,能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量个体;昆虫是开放循环的动物,器官和内分泌腺移植比较容易,无脊椎动物的生理问题很多都是以昆虫为实验材料研究的;昆虫作为研究材料不像灵长类动物容易受到社会和道德约束。
昆虫学家除了从事基础研究、揭示昆虫生长发育之规律外,在很多情况下主要是从事有害昆虫的防治研究及有益昆虫的利用研究。昆虫学家的责任就在于掌握自然规律,控制昆虫、管理昆虫,使其“有害不害,有益更益”。
随着人类的生产活动和科学试验,以及其他基础学科的发展和学科间的交叉渗透,昆虫学已由描述阶段、实验阶段进入分子生物学阶段,正朝着宏观微观两个方面发展,在学科发展过程中,昆虫学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许多分支学科。

普通昆虫学

普通昆虫学(General entomolog)又称基础昆虫学(basic entomology),偏重于对昆虫本身生命形式及生命规律的探索,主要包括:昆虫形态学(Insect morphology)、昆虫生物学(Insect biology)、昆虫行为学(Insect ethology)、昆虫分类学(Insect taxonomy or insect taxology)、昆虫生理学(Ins
昆虫学

昆虫学

ect physiology)、昆虫生态学(Insect ecology)等。

昆虫形态学

英文为 Insect morphology,研究昆虫的结构、功能、起源及演化。有比较形态学功能形态学、发育形态学、超微形态学、动力形态学等分支。

昆虫生物学

英文为Insect biology,研究昆虫的胚胎发育、胚后发育、变态、习性,昆虫胚胎学、社会昆虫生物学等都属于广义的昆虫生物学范围。

昆虫行为学

英文为Insect ethology,研究昆虫的行为类型、模式及其行为产生机制。有行为生态学、行为生理学行为遗传学等分支。

昆虫分类学

英文为 Insect taxonomy or insect taxology,研究昆虫的鉴别和它们的系谱关系,涉及昆虫的鉴别、命名、分类及各阶元间亲缘关系和进行途径等。近年来,又形成了昆虫数值分类学支序分类学化学分类学细胞分类学、分子分类学等分支。

昆虫生理学

英文为Insect physiology,探讨昆虫组织、器官的机能和代谢规律等。包括昆虫组织学昆虫生物化学、昆虫电生理学昆虫分子生物学等。

昆虫生态学

英文为Insect ecology,研究昆虫与环境的关系。从个体、种群群落、生态系统等层次探讨昆虫数量动态、群落演替规律。目前,除有按研究层次分的个体生态学种群生态学群落生态学生态系统生态学外,还有昆虫数学生态学化学生态学分子生态学生理生态学地理生态学、资源生态学景观生态学等分支。

应用昆虫学

应用昆虫学( Applied entomology )又叫经济昆虫学(economic entomology),是利用昆虫生命活动的固有规律造福人类的科学。它既是昆虫学产生的主要原因,又是人们研究昆虫的目的所在。根据不同的角度和范围,应用昆虫学又可分为:

农业昆虫学

英文为Agricultural entomology,研究农业害虫的发生、发展、消长规律及防治措施。农业昆虫学不仅要以害虫为研究对象,还要研究被害植物受害后的反应,提高其耐害力和抗虫性,并研究治理策略和以作物为中心的综合防治措施。作为农业昆虫学组成部分的植物检疫有独立成为分支学科的趋势。“农业昆虫学”是研究与农业有关的昆虫的发生规律、控制和利用的原理和方法的学科,是昆虫学的一门分支学科。课程的目标就是要培养学生了解主要农业害虫的生物学特性、种群数量变动与周围生物和非生物环境因子的关系、寄主受害后的反应包括经济损失、补偿能力和抗虫机制,以及掌握以生态学为基础的综合治理策略和配套措施,以期达到控害、高产、优质和维护优良生态环境的目的。

森林昆虫学

英文为Forest entomology,研究活林木、苗木、竹木材害虫的发生规律及防治方法。
医学昆虫学Medical entomology,研究直接寄生、蛰刺、骚扰、恐吓人类,污染人类食物,传播人类疾病的害虫的发生规律和防治措施。

法医昆虫学

英文为Forensic entomology,是应用昆虫及其他自然科学的理论与技术,研究并解决司法实践中有关昆虫问题的一门科学。

城市昆虫学

英文为Urban entomology,研究城市环境中有害昆虫的种类、习性、发生规律及治理措施。

昆虫毒理学

英文为 Insect toxicology,运用昆虫生理生化方法研究药物对昆虫的中毒机理以及选择性药剂的解毒机理、昆虫的抗药性机理等,为合成新农药和解决抗性问题提供依据。

植物化学保护

英文为Chemical protection of plants,研究植物、病虫及化学农药三者之间的关系,提出合理使用化学农药以达到安全、经济、有效地保护经济作物不受病、虫、杂草损害的方法与措施。

害虫生物防治

英文为Pest bio-control,研究利用害虫天敌控制害虫的理论和实践的一门学科。

昆虫病理学

英文为Insect pathology,研究昆虫的寄生性细菌、真菌、病毒、微孢子虫、线虫等寄生物对昆虫造成的病理变化、诊断及流行规律。为提高生物防治效率提供依据。
除此之外,应用昆虫学还包括果树昆虫学(fruit tree entomology)、蔬菜昆虫学(vegetable entomology)、储藏物昆虫学(stored product entomology)、资源昆虫学(resource entomology)、推广昆虫学(extension entomology)、养蚕学(sericulture)、养蜂学(apiculture)、兽医昆虫学(veterinary entomology)等。

文化昆虫学

文化昆虫学(文化昆虫学Culture entomology )是20世纪80年代初期形成的一门文理交叉学科,主要研究昆虫对人类文化的影响,包括民族昆虫学、民俗昆虫学、深化昆虫学、文学昆虫学等方面。

古昆虫学

古昆虫学(Palaeoentomology )是古生物学的一个重要分支,是研究保存在岩层中的昆虫遗体和遗迹的科学。主要有化石昆虫分类学、古昆虫生态学、古昆虫地理学等分支。近年来,在古昆虫生物化学和古昆虫分子生物学等方面也有不少新发展。

技术昆虫学

技术昆虫学(Technical entomology )或称昆虫学技术(entomological technology),是探讨昆虫学研究中所用技术的科学。包括昆虫标本的采集、制作、管理,昆虫的饲养、调查、摄影、绘图,昆虫学常规仪器的使用与维修、昆虫学文献的检索与利用等,是昆虫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相关信息

昆虫学家
法布尔
1823年-1915年 让·亨利·卡西米尔·法布尔(Jean-Henri Casimir Fabre ),法国昆虫学家,动物行为学家,文学家。被世人称为“昆虫界的荷马,昆虫界的维吉尔”。1823年出生于法国南部普罗旺斯的圣莱昂的一户农家。此后的几年间,法布尔是在离该村不远的马拉瓦尔祖父母家中度过的,当时年幼的他已被乡间的蝴蝶与蝈蝈这些可爱的昆虫所吸引。1829年,法布尔回到圣雷恩开始上学,但那一段儿时的岁月一直深深地铭刻在他的心中,他很珍惜那段回忆。
1833年,法布尔一家来到了罗德兹,其父靠经营一家咖啡馆维持生计。
1837年,一家人又移居到图卢兹。法布尔进了图卢兹的神学院,但中途退学,出外谋生,曾在铁路上做过工,也在市集上卖过柠檬。后来,他通过了阿维尼翁师范学校的选拔考试,获得奖学金,并在三年的学习后获得了高等学校文凭。毕业后,时年十九岁的法布尔在卡本特拉开始了他的教师生涯,所教授的课程就是自然科学史
1849年,他被任命为科西嘉岛阿雅克肖的物理教师。岛上美丽的自然风光和丰富的物种,燃起了他研究植物动物的热情。阿维尼翁的植物学家勒基安向他传授了自己的学识。此后,他又跟随着莫坎-唐通四处采集花草标本,这位博学多才的良师为法布尔后来成为博物学家、走上科学研究的道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853年,法布尔重返法国大陆,受聘于阿维尼翁的一所学校,并举家迁进了圣-多米尼克街区的染匠街一所简朴的住宅里。
1857年,他发表了《节腹泥蜂习性观察记》,这篇论文修正了当时昆虫学祖师莱昂·杜福尔的错误观点,由此赢得了法兰西研究院的赞誉,被授予实验生理学奖。这期间,法布尔还将精力投入到对天然染色剂茜草或茜素的研究中去,当时法国士兵军裤上的红色,便来自于茜草粉末。
1860年,法布尔获得了此类研究的三项专利。后来,法布尔应公共教育部长维克多·杜卢伊的邀请,负责一个成人夜校的组织与教学工作,但其自由的授课方式引起了某些人的不满。于是,他辞去了工作,携全家在奥朗日定居下来,并一住就是十余年。在这这十余年里,法布尔完成了后来长达十卷的《昆虫记》中的第一卷。期间,他多次与好友一同到万度山采集植物标本。此外,他还结识了英国哲学家米尔,但米尔英年早逝,使两人先前酝酿的计划“沃克吕兹植被大观”因此夭折。同时,一大不幸降临到法布尔身上:他共有六个孩子,其中唯一与父亲兴趣相投、热爱观察大自然的儿子儒勒年仅十六岁便离开了人世。此后,法布尔将发现的几种植物献给了早逝的儒勒,以表达对他的怀念。对真菌的研究一直是法布尔的爱好之一。
1878年,他曾以沃克吕兹的真菌为主题写下许多精彩的学术文章。他对块菰的研究也十分详尽,并细致入微地描述了它的香味,美食家们声称能从真正的块菰中品出他笔下所描述的所有滋味。
1879年,法布尔买下了塞利尼昂的荒石园,并一直居住到逝世。这是一块荒芜的不毛之地,但却是昆虫钟爱的土地,除了可供家人居住外,那儿还有他的书房、工作室和试验场,能让他安静地集中精力思考,全身心地投入到各种观察与实验中去,可以说这是他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天地。就是在这儿,法布尔一边进行观察和实验,一边整理前半生研究昆虫的观察笔记、实验记录和科学札记,完成了《昆虫记》的后九卷。如今,这所故居已经成为博物馆,静静地坐落在有着浓郁普罗旺斯风情的植物园中。
法布尔一生坚持自学,先后取得了业士学位、数学学士学位、自然科学学士学位和自然科学博士学位,精通拉丁语希腊语,喜爱古罗马作家贺拉斯和诗人维吉尔的作品。他在绘画、水彩方面也几乎是自学成才,留下的许多精致的菌类图鉴曾让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法国诗人弗雷德里克·米斯特拉尔赞不绝口。法布尔晚年时,《昆虫记》的成功为他赢得了“昆虫界的荷马”以及“科学界诗人”的美名,他的成就得到了社会的广泛承认。法布尔虽然获得了许多科学头衔,但他仍然朴实如初,为人腼腆谦逊,过着清贫的生活。他的才华受到当时文人学者的仰慕,其中包括英国生物学家达尔文、191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比利时剧作家梅特林克、德国作家荣格尔、法国哲学家柏格森、诗人马拉美、普罗旺斯文学家鲁玛尼耶等。由于《昆虫记》中精确地记录了法布尔进行的试验,揭开了昆虫生命与生活习惯中的许多秘密,达尔文称法布尔为“无法效仿的观察家”。当他居住在塞利尼昂时,不少学者、文学家们纷纷前去拜访他。法布尔在自己的居所曾接待了巴斯德、英国哲学家米尔等学者,但与他们的通信并不频繁。公共教育部长维克多·杜卢伊将法布尔举荐给拿破仑三世,后者授予他荣誉勋位勋章。法国政治家雷蒙·普恩加莱途经塞利尼昂,特意绕道荒石园向他致意。 拥有多重身份的法布尔的作品种类繁多:作为博物学家,他留下了许多动植物学术论著,其中包括《茜草:专利与论文》、《阿维尼翁的动物》、《块菰》、《橄榄树上的伞菌》、《葡萄根瘤蚜》等;作为教师,他曾编写过多册化学物理课本;作为诗人,他用法国南部的普罗旺斯语写下了许多诗歌,被当地人亲切地称为 “牛虻诗人”。此外,他还将某些普罗旺斯诗人的作品翻译成法语;闲暇之余,他还曾用自己的小口琴谱下一些小曲。然而,法布尔作品中篇幅最长、地位最重要、最为世人所知的仍是《昆虫记》。这部作品不但展现了他科学观察研究方面的才能和文学才华,同时还向读者传达了他的人文精神以及对生命的无比热爱。
专家介绍
周尧,是当今世界上十大昆虫学家之一,现任西北农业大学教授、博士生
昆虫学

昆虫学

导师。60多年来,他将全部心血献给了祖国的昆虫研究事业,被誉为中国昆虫学界的“怪杰”。
“立达”求学期间,周尧做了许多课外生物学实验,压制了3000多张植物标本和十多盒昆虫标本,这为他后来的昆虫研究奠定了基础。50多年过去了,周尧跋山涉水,祖国的东南西北都留下他的足迹。他采集的昆虫标本多达50多万号,发现新种250多种,其中40多种还以他的姓氏命名。他编著了140多种论著,主编完成了科学巨著《中国蝶类志》,主办了昆虫学权威杂志《昆虫分类学报》。 他先后获得了全国科学大会奖、意大利那波里大学金质奖,当选为圣马力诺共和国国际科学院院士。还被选为全国政协第六、第七届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委员。美、德两国的《世界科技人名录》均有他的名字。
魏美才,出生于1966年,九届、十届省政协委员,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昆虫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昆虫系统学和保护生物学研究,已发表论著240余篇(部),发现了86个昆虫新属和900余昆虫新种,提出了昆虫纲膜翅目新分类系统,创立昆虫资源学新分支学科和重大害虫资源化管理理论等。
相关著作:
《昆虫记》
《昆虫记》(又译为《昆虫世界》、《昆虫的故事》(花城出版社1997年版)、《昆虫物语》、《昆虫学札记》,英文名称是《The Records About Insects》),被称之为“昆虫世界的维吉尔”与“昆虫的史诗”。副标题为“对昆虫本能及其习俗的研究”。它除了真实地记录昆虫的生活,还透过昆虫生活折射出人类的世界。
《昆虫记》共十卷,每卷由若干章节组成,绝大部分完成于荒石园。1878年第一卷发行,此后大约每三年发行一卷。
原著内容如其名,首先最直观的就是对昆虫的研究记录。作者数十年间,不局限于传统的解剖和分类方法,直接在野地里实地对法国南部普罗旺斯种类繁多的昆虫进行观察,或者将昆虫带回自己家中培养,生动详尽地记录下这些小生命的体貌特征、习性、喜好、生存技巧、蜕变、繁衍和死亡,然后将观察记录结合思考所得,写成详细确切的笔记。但《昆虫记》不同于一般科学小品或百科全书,它散发着浓郁的文学气息。首先,它并不以全面系统地提供有关昆虫的知识为唯一目的。除了介绍自然科学知识以外,作者利用自身的学识,通过生动的描写以及拟人的修辞手法,将昆虫的生活与人类社会巧妙地联系起来,把人类社会的道德和认识体系搬到了笔下的昆虫世界里。他透过被赋予了人性的昆虫反观社会,传达观察中的个人体验与思考得出的对人类社会的见解,无形中指引着读者在昆虫的“伦理”和“社会生活”中重新认识人类思想、道德与认知的准则。这是一般学术文章中所没有的,但却是文学创作中常见的。
不同于许多文学作品的是,《昆虫记》不是作家笔下创造出来的世界,所叙述的事件都来自于他对昆虫生活的直接观察,有时甚至是某种昆虫习性的细枝末节。其次,虽然全文用大量笔墨着重介绍了昆虫的生活习性,但并不像学术论著一般枯燥乏味,本书行文优美,堪称一部出色的文学作品。
作者的语言朴实清新,生动活泼,语调轻松诙谐,充满了盎然的情趣和诗意。作者对自然界动植物声、色、形、气息多方面恰到好处的描绘,令读者融入了19世纪法国南部普罗旺斯迷人的田园风光中。作者在描写中使用大量栩栩如生的比喻,此外,他凭借自己拉丁文和希腊文的基础,在文中引用希腊神话、历史事件以及《圣经》中的典故,字里行间还时而穿插着普罗旺斯语或拉丁文的诗歌。法布尔之所以被誉为“昆虫界的荷马”,并曾获得诺贝尔奖文学奖的提名,除了《昆虫记》那浩大的篇幅和包罗万象的内容之外,优美且富有诗意的语言想必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昆虫记》融合了科学与文学,这也意味着它既有科学的理性,又有文学的感性。书中不时语露机锋,提出对生命价值的深度思考,试图在科学中融入更深层的含义。作品中的理性成分体现作者的研究与思考。法布尔在对昆虫的观察研究中,反复试验,并考证多方资料,对主流学术观点敢于质疑,探求真相,追求真理,竭尽自己之所能对知识结构不断探索和补充,对自己的观察结果不轻易下定论,同时表明自己的怀疑态度与自身的局限。
他在观察昆虫之余抒发感想时,清醒地认识到人类的自大,机械化社会的野蛮,话语间时常讥讽人类僵硬不化的成见,并谨慎地对社会现状进行冷静的思索。这部作品中的感性成分,不仅反映在作品的内容与语言表达上,甚至还反映在作者的研究与思考中。从行文来看,作品充满了拟人化的昆虫生活,从用人类着装来形容昆虫的外部特征,到用婚礼来象征昆虫求偶交配的过程,再到对它们在自然界所做贡献的歌颂,作者的情感随着昆虫的命运而变化。
此外,在研究记录之余,作者在字里行间也提及自己清贫乐道的乡间生活、所居住的庭院、外出捕虫的经历,向读者介绍膝下的儿女,乃至他的家犬,这正符合了“回忆”二字,充满了人情味。而作者在研究与思考过程中,使用野外实验法与观察法等研究方法,研究活着的昆虫,悉心观察生命,这与解剖分类相比,本身就带上了感性的色彩。
他在许多观察之后的想法也无不与生命有关,建立在对生命的尊重与热爱之上。可以说,这部作品的感性基调以及动力,就是一种对生命的敬畏和关爱,一种对生存的清醒认识;一种对生活的深厚感情。而科学的理性就是得到了这种感性的支持,才能持续下去。作者由热爱自然、热爱生命而产生了对生命的好奇,于是在观察中认真体验生命的每一种表现,并陶醉其中,乐此不疲,这继而又支撑了学者一心探求真相的科学精神。
如果说法布尔的《昆虫记》是一般文学作品或一般科学作品所无法企及的,那么严格来说,它也有自己的局限性。以专业的标准来衡量,法布尔是个博物学家,“非专业”的昆虫学家;其文学手法也不能超越当时所有卓越的文学作品。在作品中,人作为观察者,用文学的笔调让昆虫带上了“人性”的色彩,却不足以成为社会学或伦理学的专著。总之,单独从昆虫学、社会学或伦理学的任何一个角度来看,这部作品都是有局限的。同时,我们更应该承认,将科学研究成果与文学写作相结合,历史上并非只有法布尔一人。
然而,《昆虫记》以自己的特色,获得了极大的影响与声誉。它并非刻意写就,而是作者自得其乐地观察与写作的成果。这便定下了作品的基调:看似平平淡淡,但却无时无刻地反映出作者珍爱生命、热爱生活的情感,一如其朴实清贫,但宁静美好的乡间生活。他留下的观察记录是不变的,但给读者的思索却是灵活可变的,他没有强迫他人接受自己的观点,只是给读者带去了知识、趣味、美感以及思想的享受。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