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天羽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方天羽,《最后的格格》中主要角色。严宽所饰演的方天羽在剧中算得上是一个反派角色,他使计横刀夺爱,不过对格格的情意也是最撕心裂肺的,对待情敌的手段凶狠残忍。严宽的演绎非常到位,亦正亦邪,博得了众多观众的伤感的眼泪。

角色资料

佛言: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严宽饰方天羽

严宽饰方天羽

爱情,当真是世上最恼人的事。
它是最温顺善良的宝物,无论贩夫走卒,达官显贵,在它面前一视同仁,它来临时,如春风拂地,遍地生根,随处发芽。
它也是最不可理喻的怪物,有人跟你只一个照面,你却念了他整个人生,一眼亦万年;有人苦守了你一辈子,却换不来你蓦然回首的一瞥,咫尺也天涯。
很多年前,曾经有一个女人对他开了一枪,子弹来势凶狠,直指心脏,一如那个女人的脸色,悲愤怨毒、仇恨决绝。这株他眼中国色天香的牡丹,那晚却化身罂粟,来向他索命。那千芒万刺的眼神,分明是恨不得将他剥皮拆骨千刀万剐的。
他倒下去的时候,用尽最后的力气,吩咐惊慌失措的手下,不要伤害她!不要伤害她!声嘶力竭,语带惊恐。这是他当上总督之后的第一个命令,一个无法被遵循的、无效的命令。
众目睽睽,谋刺总督,根本是滔天大罪。这是她献给死去爱情的最后一份祭礼,也是贺他登上总督宝座最恶毒的一个诅咒。那晚,是他最后一次看见她的样子,昏暗的灯光下,不畏生死地怒目相向,苍白绝望如鬼魅幽灵。
回想起来,那个刻骨铭心的晚上,本应遇刺而死的他,结果失去的并不是性命,而是他珍视尤胜性命的爱人,云香。他连做梦都想要充当她生命里的保护神,却事与愿违地变成了害死她的刽子手,这真是一个天大的讽刺。
这个可悲的刽子手,他的本名,叫方天羽。
那个本是庆贺他升任之喜的舞会,最后却成为他和至爱天人永隔的惨烈葬礼。
那一次,云香死了;方天羽,跟死没有两样。
时光从那一刻开始断裂,恩怨情仇齐齐凝固。 死者已矣,活着的人,无论内里怎样的支离破碎,还是要步履维艰地摇摇前行。方天羽的生命里,除了对女儿的些许父爱,对明九的点点相惜,只剩下官场倾轧,名利争逐。
他操持生杀予夺之权,驾驭呼风唤雨之能,巩固总督高位,营谋暴富之利。前世过往,红尘旧事,似乎已被掩埋在时光日复一日的尘埃之下,层层叠叠,不堪回首。
时间真是最好的金创药,十八载的岁月,再深的伤口也早已结痂,疤痕早已淡化,只不知那穿心之痛,他是否也已经遗忘。只有当他独坐的时候,那深蹙的眉头,寂寥的眼神,倔强的嘴角,隐隐透露出他欲诉难诉的寂寞和悲伤。
他静静的坐着,那精雕细琢的轮廓是最动人的一具雕塑,却又是世上最悲痛荒凉的一个剪影。
年轻的时候,他会和明九互斗来发泄心中喷薄欲裂的哀痛,会筋疲力尽地倒在地上,仰天哭喊心中的郁结。
而如今,他的内伤,是锁上房门之后,独自一人的长夜心痛。“有的时候,我半夜醒来,我觉得连呼吸都是疼的。”
原来,这个世界,只有一件事情是没有发生过的,就是遗忘。(村上春树语) 原来,有些东西,是连几乎万能的时间都无法磨灭的。
那些所有令他一翻开就觉得心痛如绞的往事,一闪过便变得血肉模糊的回忆,就是令他心痛得无法呼吸的根源。
很多年前,他身负血海深仇,心怀怨毒之恨,他潜入王府,矢志报仇。那晚,他也是个刺客,意欲行刺裕亲王。行迹败露后他慌不择路地负伤而逃,却和想趁夜外出的云香狭路相逢。官兵追至时,这位天真的格格居然拉他一同跳入水池藏匿。
这出于善良本能的举手之劳,却是方天羽一生里没齿难忘的救命大恩。他失神地端详着湿漉漉的云香,见她眉目如画,犹如芙蓉出水,顿时惊为天人。那个时候谁又能料到,这一眼,将是一生一世的折磨。他临走前那贪恋的一凝望,那一句不舍的“后会有期”,只是日后暴风骤雨翻江倒海的一个预示。
如果云香救的不是方天羽,又或者方天羽见到的不是云香,以后的一切悲剧都不会发生。本该只有仇和恨的两个人,若是还夹杂恩和爱,那便注定要纠缠一世无法脱身。 方天羽和云香的相遇,本就是一场华丽的浩劫。
严宽饰方天羽

严宽饰方天羽

他的爱,从一开始就已注定,九死一生。
深爱的人所爱的却不是自己,这是情窦初开的方天羽心上的第一道伤痕。云香和温良玉早就两情相悦私定终身。无论是在时间先后上,还是感情归属上,方天羽,终究是第三者。君子有成人之美,一声叹息,继而祝福他们,不是很好?
可惜,会这样做的,是沈世豪,是李开心,绝不会是方天羽。不战而退,是他的人生守则里绝不可能有的一条。管他先来后到,管他生死相许,既然爱了,他必定要争上一争,不止是倾尽全力,更是拼死一搏。若然还是输了,他死也无憾。
只可惜,云香不会主持这样一场竞赛。方天羽,根本连上场跟温良玉公平竞争、一较长短的机会都没有。他的地位,实在太窝囊,就这样叫他认输,无异于逼疯他。
当温良玉和云香的重逢使他千辛万苦等来的婚礼变为梦幻泡影,当云香的父亲就是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裕王爷的真相被揭穿,方天羽心怀侥幸的美梦碎了一地,仇恨的火焰再次翻腾起来。
他视若珍宝的爱人弃他而去重温鸳梦,他恨之入骨的仇人却堂而皇之地住在他家里安享天伦,这突如其来的双重打击猛地把他抛入崩溃的边缘。那仅一步之遥似乎触手可及的幸福,其乐融融温馨和睦的氛围,都是假象和谎言。
这个时候,唯有复仇,才能带给他短暂的快乐。 当中风的裕王爷虚弱地躺在床上,云香和福晋心急如焚地双双垂泪,门外的方天羽却在心里恶狠狠地诅咒,你们等着吧,这只是一个开始!他的身影如同湮没在黑暗里的恶灵,他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的丧钟。
当云香终于发现真相,方天羽撕开了早已厌倦的伪装,既然他用尽真情都无法打动她,那么,就让他在残酷中彻底疯狂吧!
当他举着火把欲烧向已被打的伤痕累累的云香父母,云香心里一定悔恨得无以复加,她竟然有眼无珠,看不清这个人面兽心的衣冠禽兽。
这一刻,她对他曾有的感恩、歉疚、关怀瞬间灰飞湮灭,上地入地,恐怕都找不到一星半点了。 这场方天羽一相情愿的第二次婚礼,终于还是以云香的成功脱逃宣告失败。
云香引燃了关押他们的柴房,整个方府升腾起熊熊大火。方天羽却不依不饶地追踪而去,一枪结束了云香父亲的性命,也因此令她的母亲精神失常。
天亮的时候,当他回到已经被云香付之一炬的家里,从满地废墟中拾起她的小影,狠狠地说,你早晚是我的人,我一定会得到你的!
他心里何尝不清楚,这个曾庇护云香安享宁静快乐,免受流离失所之苦的方府,她却亲手决绝地将它燃成灰烬,一如他们之间的感情,从此恩断义绝。纵使如此,他也决不放手。他气急败坏地向天鸣枪,对天发誓般地,表明他誓不罢休的决心!
他就象云香头顶挥之不去的一片阴影,笼罩得她没有半点重见天日的机会。无论她逃到哪里,他似乎总能循着她的气味,鬼使神差地追踪而来。无路可走的云香,除了假意屈从于他的淫威,别无他法。
不管过程多么无耻卑劣,云香答应跟他成亲这个结果,已经足以令他忘我陶醉。乐极必生悲,这个他满心期待的第三次婚礼,不过是让他旧痕之上添新伤罢了。云香衣袖中掉落的利刃,令他如坠冰窟。
那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他一巴掌重重地打在她脸上,却看到她比刀更利的凄厉眼神。当他将森然的枪口对准她悲愤的脸庞,眼泪蓦地滑落。
这个令他愿意倾尽所有的女人,却视他所有的一切为无物,她将他的深情、痴心和尊严踏在脚底,不屑一顾。
他绝望地背过摇摇欲坠的身躯,对她怒喝出声,你给我滚,我永远不想再看见你!
云香解脱般地逃离了这个多待一刻都是凌迟的魔窟,留下方天羽独自对着这个血一般刺目的绚丽礼堂,几近崩溃。
而下一秒,他却语笑晏晏地坐在庞府豪华的大厅,无比虔诚地说,我是特地来提亲的。满目含情,神色温柔。 他要娶的,是大帅之女;他要做的,是大帅的乘龙快婿。 方天羽和李开心的婚礼,是一串牺牲和成全的叹息。 放她自由,任她高翔。方天羽终于还是给了云香一线生机。 舍我幸福,换君双飞。这是李开心对温良玉最崇高的祝福。
严宽饰方天羽

严宽饰方天羽

他们是被屏弃在温良玉和云香之外,同病相怜的一对。这个无奈的妥协,结局不会是完满。
慧剑斩情丝,方天羽已经试过,结果却是千丝万缕乱上加乱。当他再次坐在云香对面,凝望着她清丽如昔的脸,他不死的心蠢蠢欲动。
纵然他知道,他想给的,却不是她想要的,纵然她想白首不相离的,并不是他,他也要竭尽所能,留她在身边,哪怕叫温良玉从这个世上消失。
他从不拒绝杀戮,这一路,他本就是踏着尸体走来。所有挡他去路的,都不会好下场。可是,这条坎坷的情路上,就算他杀了温良玉,也无法取而代之。
所幸,他还是攀上了总督之位。他一纸休书赶走了李开心,将偌大的庞府换上了方氏的牌匾,这座昔日将他扫地出门的裕王府,改头换面地成了他的总督府。
出人头地、报仇雪恨,也许是他唯一能得到的慰藉。可是他不知道,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开始。
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个晚上,云香一反常态曲意逢迎的样子。纵然他隐约感到她妩媚之下暗藏杀机,却仍然引鸩止渴地享受着这片刻的温柔。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真能若此,他未必不愿。 云香果真没叫他失望,她携枪而来,本就是为取他性命。他早就该想到,如果除去温良玉,她就会屈服,也不会等到今天。 那个惊心动魄的晚上,是他们真正的诀别。
真不知道,天叫他命不该绝,是眷顾还是惩罚。当他从鬼门关挣扎回魂返人间这一刻,却是云香香消玉殒下黄泉的时辰。他发了疯般冲了出去,管它雷雨交加,管它伤口崩裂,只要被押往刑场的云香安然无恙,他现在立刻就死了又何妨。他几乎已经用尽最后一口气,潮湿的路还是看不到尽头,这肯定是他一生中走过最漫长的一条道,也暗暗预示着生和死之间遥遥相隔的距离。
他终究是救不了她,就如他永远也抓不住她一样。他没有看见她最后的脸,只听见尖锐的枪响,那是死神的召唤,那个蒙着头套的娇弱身躯应声而倒,被劈头盖脸的暴雨和黑暗瞬间吞没。
他肝肠寸断的悲鸣撕裂夜色,惊破长空。 这世上,最叫人心痛的,不是曲终人各散,而是断章难再续。 一片痴心,两地相望。下笔三四字,泪已五六行。但求七夕鹊桥会,八方神明负鸳鸯。九泉底下十徘徊,奈何桥上恨更长。肠百转,愁千缕,万般无奈把心伤。
这是当年温良玉死后,云香写在长生灯上的挽词,又何尝不是方天羽内心的写照?
今日的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吧? 他的爱,残暴到以杀戮和掠夺作为外衣,骇人得叫人不敢直面。这股和云香风平浪静的世界格格不入的飓风,必将被她无情地拒之门外。
严宽饰方天羽

严宽饰方天羽

我过得很好,只要,你不来找我。
多年以前,对于他死守不放的执著,云香早就给了一记斩钉截铁的回答。
他飓风般的爱愈是浓烈,只会愈快地令她的世界变成荒芜的废墟,寸草不生。面对他如此强悍霸道的感情,云香素来报之以大祸临头般的恐惧和视同敝履的唾弃。
我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话是对云香说的,听起来却象一个莫大的讽刺。他费尽心机,还是失去了最心爱的人。
这世界,仍是天朗风清,鸟语花香,可对于方天羽来说,永远不会再有欣赏的心情。生死阴阳各一方,良辰好景是虚设。
云香是他手心里窒息的小鸟,这个噩梦般的诅咒,一直延续了十八年。
直到有一天,一个女人从他家漆红的高大门庭缓缓步出,仿如划开了时空的隧道姗姗而至。罗裙曳地,眉目如画。 怅然遥相望,似是故人来。 前生前世,那个惊裂了岁月,末日般的黑夜……是谁的记忆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他晶亮专注的眼眸,凝结在石阶之上魂牵梦萦的倩影中,片刻不敢离开,生怕只一眨眼,她又化作轻烟。她的样子,明丽动人如昨日,可是时光却仿佛已过了一千年。 怎么这么象,是另一个人,还是云香没有死? 那一夜,云香的确死了;活下来的,是沈二夫人,沈世豪的二姨太。
本应是必死无疑的绝路,陡然峰回路转,绝处逢生,只因为,她身边还有个力挽狂澜的沈世豪。李代桃僵,瞒天过海。这个隐忍深情,胸襟如海的男人,不仅令她重生,给她名分,还爱屋及乌,给了她儿子广博无边的父爱。这个孩子,本应是姓温的。
云香知道,她早就该知道,她避世宁静的生活已经到头,平地起风波,迎接她的必将是灭顶之灾。方天羽,对她之心,永远不死。 终究,还是在劫难逃。她的丈夫,她的儿子,身陷牢狱,离死不远。
方天羽的凶狠疯狂,不择手段,一次比一次出乎她意料。这两个比她生命更重要的人,真的是她的死穴。那个电闪雷鸣风雨交加的黄昏,她彻底崩溃。
此刻的方天羽,静静地坐在她曾住过的房间,轻柔地抚过她用过的每一样东西。她身上的味道还隐约弥漫在空气里,她说她用木梳梳头会掉头发的样子清晰如昨。他摩挲着当年特地去天桥给她买的牛角梳,仿佛又听到她清脆的唤声。
他猛一抬头,看见那朝思暮想的身影竟然就在门边,不由悲从中来,这是最折磨人的幻觉。方天羽!一声惊醒梦中人。他不可思议地再次抬头,原来那个浑身湿透的身影,是个真实的存在。云香来了,云香竟然真的来了。他那急迫慌乱奔去搂她入怀的势子,和当年那个痴狂青年并无二致
终于,终于等到这一天,云香跪在他脚下,苦苦哀求。此时占尽上风的方天羽,却痛不可遏。她不是来怀念叙旧的,不是回心转意了,她是心心念念来换回她丈夫和儿子的。
屋外雷声大作,闪电划过,照亮了她雨泪交杂的脸,惨白得不带半点血色,一如她现在的绝望。他深深恨着的,就是这样的云香,残忍到完全无视他的存在,吝啬到心中不给他方寸立足之地。
想救回丈夫和儿子,必须用她的爱来换,人在心也在。这是方天羽开出的条件。
为什么,他还是这么天真,总以为他的爱可以强大到扭转乾坤。殊不知云香心目中,却是仇恨大于天。她怎么可能跟这个害死双亲,害得她儿子跟亲父骨肉分离,害得对她恩重如山的丈夫命悬一线的魔鬼共度余生?
所幸,他精心谋划的第四次婚礼,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否则,那将是更凄惨的一幕悲剧。云香发髻上那淬了毒的发簪,也许会在新魂之夜直指他的咽喉。
方天羽,你怎么还是执迷不悟,不肯死心?
有多爱,就有多恨。只要她把对你的爱的万分之一给我,哪怕让我死在她面前,我也心甘情愿,可是她并没这么做,所以我恨她!
他这番爱恨交加的剖白,是对温良玉说的,云香并没有听到。
她也永远不会知道,他手臂上,那些比他狰狞面目更为恐怖的伤痕来源。每一次,她用针锥般的眼神看着他,他都会默默回到家里,在手臂上狠狠划上一道,这种周而复始的痛楚,让他永远忘不了她。
云香怎么可能知道,这个一出现永远只会带给别人灾难和伤害的恶魔,其实比任何人都容易受伤,他的脆弱,不堪一击。
然而真正给他致命一击的,却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人,明九。那正中方天羽心口的一枪,如同当年方天羽杀死明九心爱的百日红的情景重演。
难道,真是一报还一报
是不是都无所谓了,方天羽不会去计较,他所担心的,只有被他的身体死死护住的云香。
严宽饰方天羽

严宽饰方天羽

云香,你没事吧?
这句永诀的问候,随着鲜红的血从他嘴里一起涌出。
听到这话的云香,终于失声痛哭。
多少次,他为她的无情,暴跳如雷。难道你的心里,就不能有一刻只有我,没有别人吗?
终究,还是给他等到了,纵然,只能以牺牲来换取。
可是他的脸上,却带着孩童般天真满足的微笑。
你哭了,你终于为我哭了,只为我一个人哭了。
这一刻,他散尽邪恶,再也不是那个满手血腥的魔头,只是一个为爱百死无悔的情种。
如果没有他,你会爱我吗? 云香点头,泣不成声。
这是方天羽一生,看过她最动人的神情。他那灿烂欣慰的微笑,瞬间凝结成永恒。
他终于还是死在了她柔弱温暖的怀抱中,埋葬在她心如刀割的眼泪下,这是不是他最想要的葬礼?

背景故事

《最后的格格》主要讲了清朝末年,裕王府的云香格格和戏子温良玉相爱,二人私奔那一晚,正好隆裕太后宣布退位共和,被乱民冲散,云香为王府的仇人方天羽所救,良玉流落街头,二人九死一生,再重逢却因为天羽对云香的爱而几次分离,结果云香为了照顾发疯的母亲而堕落,良玉放弃好不容易得来的工作,一直相随,最后把云香拉出泥藻,没想到那一晚,天羽居然制造了一场阴谋,欲将良玉害死,云香得知良玉已死,刺杀天羽,结果被抓进牢里成了死囚,大亨沈世豪一直喜欢云香,买通了狱官,以死囚换人,将她救出,这时云香发现自己怀了良玉的孩子,为了报答世豪的救命之恩,她成了他的二姨太,十八年后,良玉回来了,他摇身一变成为北京城最大的黑帮老大,前夫有情后夫有意,云香该如何抉择?而此时,云香的儿子沈梓康已经长大,不明身世的他成了巡捕房的大队长,他的目标就是抓到良玉,更加巧的是,梓康爱上了天羽的女儿语嫣,而叛逆的语嫣却一心喜欢比她大二十多岁的良玉,所有的爱、恨、情、仇在一刹那全部爆发了……

角色点评

所谓悲剧,就是把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毁灭给我们看。
是啊,方天羽原本是美好的,美得令人惊艳到窒息,他原本天真无邪,拥有阳光般的笑容。
他的爱得至深,爱得义无返顾,爱得心无旁骛。他的一生就守侯着一个女人——爱新觉罗.云香——裕亲王的掌上明珠。
他把一生所有的爱都给了她,如此强烈的爱令世人动容。
可惜,他英俊轮廓难掩他险恶的内心,他爱得太疯狂,爱得太自私,也爱得太无助,爱得太无奈——云香早已在他们相遇之前芳心暗许温良玉。
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才算真正的有缘分。但对的时间和对的人都太少了,对的时间里遇到对的人几率就更小。温良玉和云香正是在这样的几率下相遇相知相爱了。
而天羽晚了一步,就晚了这一步,就注定了他一生的悲剧,也铸就了所有人的悲剧。
他是恶魔,十恶不赦,杀人如麻,但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反之亦然。我始终相信越脆弱,越容易受到伤害的人攻击力越强,因为他始终想在别人伤害自己之前先至对方于死地才能彻底地保护好自己。 方天羽是脆弱的,是渴望被爱的,然而在他四十几年的人生岁月中,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女人爱过他,真正属于过他。
是啊,在其他剧中,心狠手辣却情有独钟的男二号,往往会意外收获一位对他爱恨交织,却痴心一片的女二号或者女N号。
可方天羽的生命中没有这样一个女人出现。原本以为他和李开心会是一对,因为按惯例男二号总会和女二号有点什么瓜葛。可他们没有交集,虽然举行了婚礼,但这场婚礼却带给他一生还不完的债甚至冥冥中暗藏杀机——他似乎就从这场婚礼开始走上了一条真正的不归路。
李开心竟然也对温良玉有情,于是不可能心甘情愿嫁给只是利用她往上爬而自己也并不爱的方天羽。于是在洞房花烛夜将自己于妓女百日红调包,喝得烂醉的天羽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跟一个妓女发生了关系,也是一生唯一的一次。
只是开心哪里知道,天羽跟她结婚除了想平步青云,还有一个目的是想成全云香和温良玉……这是天羽人生最大耻辱,然而这场耻辱过后却给他带来个讨债鬼——他和那个妓女的女儿方语嫣。
我反而最喜欢看天羽和语嫣的戏,很感人也很好玩。都说儿女是父母前世欠下债,语嫣虽是意外的产物,但天羽却没有把她当成累赘,从证实是自己亲生女儿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把她放在了心中很重要的位置。你说方天羽再怎么无情冷血,语嫣的母亲再怎么不堪,但血浓于水,他终究选择的是负起责任。
于是,他的生命中多了另一个他爱的女人,为此他付出更多更多。就跟爱云香一样,天羽总找不到一个表达爱,给予爱的最佳方式。他对女儿的管教有些严厉,甚至粗暴,致使本就从小缺乏母爱的语嫣性格上存在了严重的缺陷。
但在我看来,他对语嫣的爱是那么深,只是语嫣从未感觉出来——她有些恨他,恨他给了她孤独的童年,恨她赶走自己的母亲(其实是被他枪杀了)。
你说,方天羽怎么坏,怎么恐怖,但我看到他拿任性的女儿完全没有办法,眉头紧锁的时候;看到一听到失踪多日的女儿被找回来,马上停止对巡捕们的训话跑回办公室见语嫣的时候;看到每次语嫣顶撞他,他只是把手高高举起却从不真正打在她身上的时候;看到他听说女儿因诬告罪名很可能受到牢狱之灾马上拿出大笔钱来私了的时候;看到他听到女儿一把鼻涕一把泪在他面前哭诉自己从小没娘疼没爹教,红了双眼的时候……
我只想说一句话,语嫣给了天羽一个爱人和被爱的机会。只是这次天羽珍惜了,他甚至享受着这份父爱,可语嫣不明白,不懂得父亲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她继续做着很多荒唐的事情,还说和自己的爹冤家路窄。
这就是天羽的命吧,永远没有找到正确地表达爱的方式,也永远不能让所爱的人体会到他的爱,接受他的爱,于云香如此,于语嫣亦如此。他是错了,错的是爱的方式,不是爱的本身,爱的本身是那么纯洁和伟大。但除了这样的方式,他又该用怎样的方式去爱呢?别无选择,所以,他爱得很孤独。
他的死是还最后一笔债——他欠百日红的命,也因此欠了女儿一个母亲和完整的家。
明九酝酿了十八年的恨,终于在最后一刻爆发,却成全了方天羽。天羽在微笑中死去,只是满足于云香唯一为他流下的眼泪。
如果没有温良玉,你会爱我吗?云香点点头。
是啊,就因为晚了那么一步,他们就注定了一生的悲苦。温良玉得到了云香的一切,沈世豪得到了云香的感激,然而天羽却只是得了几滴热泪。
这个男人,爱得很苦,却无人能怜惜他的苦;他爱得很真,却没人能感动于他的真;他不爱则以要爱就爱得没有半点杂质,对云香,对语嫣皆是如此,然而换来的却是恨……
真是不得不心疼他了,那么美丽的男子,却始终摆脱不了悲剧的宿命。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