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亚斯城历史中心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距离戈亚斯西北约144公里,是著名的历史古城镇戈亚斯威而豪,最初人们称之为巴奥镇,而现在人们通常就简单的称之为戈亚斯。这里历史上曾经是生机勃勃的商业和政治中心,如今已经失去了其耀眼的光芒,成为著名的旅游圣地。

简介

公元1726年戈亚斯作为一个淘金点逐渐发展起来,直到公元1937年,它一直是州首府。在这里,鹅卵石的街道和众多的18到19世纪的古建筑,使人感受到很强的殖民地气息。公元1950年,戈亚斯镇被列为保护区。戈亚斯有一些特别杰出的教堂和房屋。帕里奥宅建于公元1755年,内有殖民地时代的古老家具和景色宜人的葡萄牙式花园,目前对外开放。位于拉莫斯卡亚都的班代拉什·穆塞尤教堂,至今仍流传着淘金潮的故事。
戈亚斯城历史中心

戈亚斯城历史中心

历史

戈亚斯城历史中心

戈亚斯城历史中心

1500年葡萄牙探险家P.T卡布拉尔率船队横渡大西洋,4月22日发现了这块陆地,并宣布为葡萄牙属地。在殖民统治初期,葡萄牙人为寻找黄金和捕捉印第安人为奴隶,不断扩张巴西疆土。封建领主把大批掠夺来的土地赏给有功的军官和移民,于是在巴西逐渐形成许多大庄园和大种植园。殖民者强迫捕捉来的印第安人从事奴役性的繁重劳动,大批印第安奴隶被残酷折磨而死,或是逃亡丛林地带。由于劳动力不足,1532年起殖民者开始从非洲运入黑奴,至1585年巴西已拥有1.4万多黑奴,成为当地的主要生产者。殖民地经济以农业为主,咖啡、棉花和甘蔗种植业以及畜牧业都有较大发展。1694年在米纳斯吉拉斯州发现大金矿,1729年又发现丰富的金刚石矿,采矿业随之发展起来。
面对殖民者的压迫和奴役,巴西人民不断掀起反抗斗争。1558年印第安艾莫雷人与邻近部落结成联盟,几乎把葡萄牙殖民者赶出两个“封地”。1572年,起义的印第安人曾占据300多个村庄。1686年巴西东北地区爆发1.5万多印第安人参加的暴动,最后迫使葡萄牙殖民者求和。1750~1756年,瓜拉尼部族反对西班牙和葡萄牙殖民者的战争,曾把耶稣会教士争取到自己一边。由于人民的反抗斗争,葡萄牙王室被迫于18世纪多次颁发禁止以印第安人为奴的敕令。与此同时,黑奴的斗争也十分激烈。1630~1697年,黑奴在伯南布哥举行起义,并按照非洲社会的组织形式成立了“帕尔马雷斯共和国”(见帕尔马雷斯起义)。巴西的土生白人不满宗主国的歧视,也不断举行起义。1660~1666年间,里约热内卢和累西腓的居民发动起义并夺取政权,最后遭到镇压。1684年,马拉尼昂的土生白人在贝克曼领导下,成立由贵族、僧侣和商人联合组成的洪达,逮捕地方当局代表。1710~1711年,伯南布哥地区的土生白人也举行过大起义。
18世纪末,随着种植园经济和工商业的发展,巴西人民要求摆脱葡萄牙统治和争取民族独立的呼声日益高涨。1789年,蒂拉登特斯在米纳斯吉拉斯密谋组织武装暴动,要求建立共和国,因叛徒告密而失败。1798年。在巴伊亚又发生了反对葡萄牙殖民统治的秘密活动,亦遭镇压。

结构布局

戈亚斯城历史中心

戈亚斯城历史中心

戈亚斯城历史中心的世俗建筑富有新古典主义或浪漫主义的风格。古城的宗教建筑众多,有格拉卡教堂、胡安·巴蒂斯塔教堂、多卡尔莫教堂、内维斯教堂、圣本托教堂等。这些教堂均建于公元十六到十八世纪,内部装饰华丽,绘画精美,表现了古典主义的艺术风格。古城靠近大海,地势较高,对防守非常有利,同外部联系也非常方便。古城内的主建筑之间相互连接;街道曲曲折折,随地形变化而自然起伏;由此而在街道汇合处和教堂前的空地上形成众多的小广场。古老的建筑群掩映在繁密的棕榈树之中,让这座城市愈发显得婀娜多姿。 戈亚斯城历史中心内最有名的宗教建筑是主教教堂,它包括三座大殿。格拉卡教堂是十六到十七世纪兴建的,胡安·巴蒂斯塔教堂是十七世纪建造的,内维斯教堂、多卡尔莫教堂和圣本托教堂都是18世纪修建的。这些教堂的相同点是内部装饰豪华壮丽,绘画精美,具有古典主义的艺术风格,这是欧洲基督教艺术在南美洲地区的具体展现。现存的古代民用建筑中有很多修建于十七到十九世纪。建造于二十世纪初的民用建筑则具有浪漫主义风格或新古典主义风格。

建筑特点

戈亚斯城历史中心

戈亚斯城历史中心

希望到戈亚斯城的教堂和修道院来一饱眼福,欣赏几个世纪以来积累的奇珍异宝的观光者们可能会失望而归。除有一小部分珍宝已陈列于市博物馆外,大部分业已神秘地消失,可能已由其原主收回(由于缺少银行,富有的家族曾将其贵重物品委托教堂保管)。戈亚斯城在历史上也是危机频仍,从而给有计划地偷盗异珍奇宝、绘画、家具、书刊甚至瓷砖开了方便之门。有位修道院院长竟把仁慈的圣母玛丽娅雕像搬下基座换钱以饱私囊了。 尽管如此,奥林达遭受损失的原因主要还不在于其上层人物的背信弃义、教士牧师的玩忽职守以及偷盗抢掠或年久失修,而在于本世纪初草率进行的修缮,其中包括1911年为大教堂进行的改建工程,以及1907年奉教长之命拆除加尔默罗会隐修院的残余部分。
如果戈亚斯城需要一个保护天使,那午睡神女当是最合适的人选。倒不是因为那连鸟儿都懒得歌唱的悄无人声的街道、宁静的花园以及巨大建筑物投下的阴影都散发出阵阵睡意,而是因为那长达一个世纪的沉睡已使她摆脱了嘈杂、狂乱的外部世界的干扰,也使她免除了财产投机和漫无节制的城市发展,而邻近的累西腓及其他许多古老的殖民地城镇却因为无可幸免而发展成了枯燥乏味的现代都市,遗忘了自己的过去。有好几位求婚者都曾试图唤醒这位睡美人,如本世纪初的一些大学生;被其游客稀少的海滩吸引而来的度假者;梦想着把它变成磷酸盐生产中心的地质学家。但他们全都失败了,因为他们不明白,只有热爱她的过去的情人的吻才能创造出这种奇迹来。

经济状况

戈亚斯城历史中心

戈亚斯城历史中心

1612年,巴西已成为世界上名列前茅的蔗糖出口国,仅在戈亚斯城就拥有100多家制糖厂,两倍于首都萨尔瓦多的同类工厂。然而,东北部的繁荣引燃了其他地方的炉火,而且荷兰又占领了后来的伯南布哥省。戈亚斯城的命运就在被荷兰占领的短时期(1630-1654)内决定了。 起初,新来的殖民者是想使戈亚斯城现代化,让它变成一个堪与累西腓媲美的港口。但遭到了人们的反抗,于是不得不放弃这一计划。为了报复,他们于1631年在奥林达发动了大屠杀,并燃起一把大火,于是,16世纪建造的大量住宅、教堂和修道院等殖民期建筑奇葩统统葬身火海。
1654年,葡萄牙人再次统治巴西,此时正是累西腓作为一个贸易中心和一个大都市蓬勃发展的时期。戈亚斯城富有的土地所有者也因此而受到鼓舞,开始重建他们的城市。他们竞相攀比,看谁修建的住宅更豪华,以致后来都流传这样一种说法:住在戈亚斯城,赛过寝王宫。不过,累西腓的商业巨头与戈亚斯城的甘蔗大王之间的竞争引发了1710-1711年的内战,而且以累西腓的胜利而告终。
这次政治上的打击发生在戈亚斯城的大部分建筑遗产业已建成的时刻。所幸者,该城在经济上的衰退异常缓慢,甘蔗大王因而可以完成他们业已动工的建筑。尽管戈亚斯城暂时失势,但却一变而成了重要的宗教中心。1678至1823年间,这里曾是大主教教区所在地,其神学院、修道院和学校成了巴西北部宗教活动的发祥地。有两个重大事件(阿泽雷多·科蒂尼奥主教于18世纪末开始的宗教教育现代化进程以及几年后创办的法学院)产生了巨大影响,使戈亚斯城成了巴西的科英布拉,当然,其中不无某种夸张的成分。

世遗评价

遴选理由
标准(Ⅱ):戈亚斯镇的城市布局和建筑是南美中部独特的气候、地理和文化环境中的欧洲城镇典范;
标准(Ⅳ):戈亚斯镇反映了南美殖民地城市结构与建筑特点的发展过程,并且充分利用了当地的建筑材料和建筑技术,保留了其独特的文化底蕴。
戈亚斯镇是18、19世纪时期巴西中部陆地成为殖民地占领区的印证。其城镇的规划,与当地自然条件相适应,是采矿城镇有机发展的良好范例。虽然规模不大,但是由于当地建筑材料和建筑土法的合理使用,城镇的公共建筑和私人住宅构成了一个和谐统一的整体。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