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来不易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歌曲《得来不易》选自侧田专辑《No Protection》,由黄伟文作词,侧田作曲并演唱,2006年出版并发行。

歌曲:得来不易

基本信息

歌手:侧田
作词:黄伟文
作曲:侧田
编曲:Ted Lo
专辑:《No Protection》
发行日期:2006.03.24

歌曲介绍

这首歌是专辑中的第十首歌曲。

歌曲歌词

一起差不多数十寒暑
共你今天始终扣着尾指
想同谐共老 都不算易
今天讲起虽冷静如此
共你也算试过碰着某些
不合意
曾经也为你动气
差点分手了
曾经有日似病了
不愿治疗
似要结束了
缘尽了 没燃料
临分开之际
临崩溃之际
侧田

侧田

还好支撑到底
怀中这一切
曾出力地维系
难极未放低
情感经洗礼
才显得矜贵
难关激出抗体
让我感激这乱世
成就相恋的智慧
相识当天不过是孩子
做了爱侣有过试炼至知
想齐眉白发
都不太易
一生这么多意外旁枝
面对每个变化劫难要知
怎共处
曾经也被诱惑过
差点忍不了
曾经抱着你渡过
生关死劫
教我看通了
无负以后良宵
大过天的苦
亦早变细
藏在心底不要提 woo
爱了大半生
情愿多相恋半世 woo
幸福得很澈底

书籍:得来不易

基本信息

作者:郎兆祥
出书机构:北京时代铭语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人民日报出版社
网络推广:铭语文化
媒体支持:腾讯微博、新浪网等[1]
合作宣传:北京时代铭语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出版时间:2013年3月
版次:1版
开本:170mm×240mm 1/16
包装:平装

作者简介

郎兆祥
民族:满族
族姓:钮钴禄
出生地:河北承德
爱好:收藏、旅游、书法、音乐
座右铭:导师之路皆可免,英雄气短不可长

书籍目录

第一章 我的族系
第二章 辗转的童年
第三章 大连,我的童年
第四章 童年依旧
第五章 美好的年少时光
第六章 步入社会
第七章 命运的转折
第八章 厄运降临
第九章 良乡教养院
第十章 功德林监狱
第十一章 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
第十二章 北京第一监狱
第十三章 冀县看守所
第十四章 重获新生

作品前言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有着与共和国相仿年龄的人都不会忘掉一段长达10 年之久的沉痛历史。半个世纪过去了,在将近50 年前的1966 年4 月29 日这天,在北京东城区友谊商店里一个名叫杨国庆的年轻人持刀刺伤了两位外国友人。这是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第一起涉外流血事件。事件发生后震惊国内外,甚至国际上敌视中国的一些国家纷纷制造谣言,恶意中伤中国,妄图挑起国际纠纷。
发生“杨国庆事件”之时的国内政治背景,正是“四清”运动的高潮时期。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这篇文章搅起的波澜早已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铺天盖地,周天寒彻。中国外交上,西面有虎、东面有狼,敌对国家都在虎视眈眈地窥视着我国领土,妄图颠覆共和国的政权。更有台湾向大陆派遣特务,磨刀霍霍,扬言“光复大陆”。东南亚的一些国家开始暴力排华,美国陈兵越南,中苏边境不断地冲突,社会主义中国在国际反华势力的重重包围中岿然屹立。
我国的“文化大革命”,是特定历史环境下特定的历史产物。我因受杨国庆案件的牵连,先后经历了一系列的劫难。“坐穿”了监狱,差一点就丢掉了性命。在我所走过的道路上,留下了许许多多空前绝后、催人泪下的故事。其中遇罗克——反血统论的斗士,他曾在我最危难的时候,给了我最大的慰藉,而他却为了坚守自己的信念,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还有视监狱为度假般的英若诚,在冀县的日子里他整天都在微笑,他的乐观豁达感染着周围所有的人。他常说:“环境不会改变,解决之道,只有改变自己。”
如今,听过《你见过雷公山的山顶了吗》这首优美歌曲的人,大多数已过了天命之年。大家不会忘记歌曲的作者是中央民族歌舞团的著名作曲家郑佐成先生。他回忆说:“冀县是场恶梦,在那里的每一天让自己飞翔的不是翅膀,而是梦想。”
在2000 年,我曾和朋友一起到郑佐成家拜访他。他告诉我说:“老英(指英若诚)病重期间一直在等你到北京来,要写副对联送给你,也特别想再到冀县故地重游。”
可遗憾的是,我一直奔波在外,与英若诚连最后的一面都没有见到。直到如今,我也没有再去过冀县那个地方。
就我个人没有什么大事可言,杨国庆最终咎由自取,失去了自己21 岁的年轻生命。庆幸的是,50 年后的今天,我能够真实地记录下这些回忆,回忆起当年那许许多多感天动地的故事。
本书与张郎郎的《宁静的地平线》及英若诚的《流水云在》两本书如同姊妹篇。读到这本书的有缘人,让我们共同用爱心做事业,用感恩的心做人。
郎兆祥
上海 松江 石湖荡镇 李塔汇

内容摘选

恶作剧
1965 年的岁尾,天寒地冻,那是“文革”伊始的前夜,仿佛也昭示着厄运的即将来临。
记忆中的那个冬季异常寒冷,年前最后一周的时间里,家家户户都能听见窗外呼啸而过的北风。每当大风过境,电线总被刮得“呜呜”作响。
星期日这天,我睡了很久还没起床,前一天在工地一直工作到深夜我才下工回家。家里的暖气烧得格外暖和,我赖在床上始终不愿起来。
“咚、咚、咚”,就在这时我听见有人敲门,接着有人喊道:“郎子在家吗?”我一听是杨国庆的声音,便一个鲤鱼打挺跳下了床,赤脚跑去给他开门。
“干嘛去了,这些天我怎么在工地上没见着你?”我把杨国庆让进屋里迫不及待地问道。
“哎呀!你家太热了,热得我都喘不过气来。我们家披着被子都冷,破煤球炉子,烟熏火燎的,昨儿还差点儿全家都煤气中毒。”他一边抱怨一边解开棉大衣的扣子。
“是吗?那你赶紧去买个风斗,熏着的话可了不得。”我看杨国庆没有提及这些天没上班的原因,也没有多问。
他从暖瓶中倒出一杯水,在椅子上坐下来说:“公司发奖金了吗?”这是他最关心的事情,同样也是我年底最关心的事情。我笑着告诉他:“快了,就在这两天,你赶紧上班吧。”
提起奖金的事情,我忽然想起了经常扣我奖金的陈师傅,我的笑容顿时消失了。
杨国庆看到我沉默的样子,立即就猜到我想起了陈师傅,于是对我歪着头说道:“小郎子,过年了,你就不能想办法治治老陈吗?”
“有什么办法能治老陈啊?”我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杨国庆一脸坏笑:“这样,吓唬吓唬他。”
“吓唬,怎么吓唬他?晚上他在街上走的时候,拿石头打他?或者去砸他家的玻璃?那种事儿我可不干。”我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他又一笑,把头伸过来对我说道:“你不是会画画吗?这样,我这儿有咱们公司每一个领导的通讯录。他们家庭住址我也都有。咱们可以弄几张贺年卡,然后上面画点啥寄给他。”杨国庆一边说着,一边从兜里掏出一个小本,翻给我看陈师傅家的地址。
我一看上面密密麻麻写了很多人的详细住址,便好奇地问道:“这个东西挺好的,你怎么找到的?”
他把小本一合,顺势小心翼翼地揣回兜里,欣然道:“我的朋友在公司的行政科,他们给我找着这么一个本。”我笑着捶了他一拳:“行啊!就这样吧,吓唬吓唬他。”
我们商讨了半天,最后我茅塞顿开地说道:“这样,画几口大棺材,写上他的名字,祝他过年好。”
杨国庆哈哈大笑:“对啊!你画,我去给你寄。”

后记

读过得来不易这本书的人,更多的关注作者即书中主人公郎兆祥在特定岁月特定环境下的最终命运。这是一部关于人生,命运,人性等多方面的探讨的历史性回忆录。故事讲述的是发生在1966年4月29日北京东华门友谊商店中一个名叫杨国庆的21岁青年,持刀伤害了两名国际友人的涉外惊天大案,而牵扯到他的最亲密的朋友郎兆祥遭受到一系列的厄运和不幸。文大前期的四清运动中杨国庆为了酿就更大阴谋全然不顾颠倒是非,向司法机关北京市公安局宣武分局首告揭发检举了自己的哥们郎兆祥等人。书中的郎兆祥最终以反革命罪被判处了两年劳动教养,送良乡新都机械厂接受改造。至此,故事本应划上句号。离奇的是杨国庆却得以逃脱法律对他的惩处,铤而走险后最终被执行死刑。
作者再次被无辜地投入监狱,在其后来的5年又10个月中几乎命悬一线。从一个监狱换到另一个监狱,直到最后的河北冀县看守所。后来又从看守所回到北京,在这段时间里作者的遭遇,被许多人猜测过。或是被执行了枪毙,或是病死被埋掉。这件事情成了本书中的一个悬念,一个谜。要解开这个谜,只有读到书中最后一节才会明白。
作者成长在北京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生活无忧无虑,沐浴着党的阳光,幸福的成长。一直到长大成人投身社会主义建设,成为工人阶级队伍中的一员,把自己的青春和汗水献给了首都的城市建设和工业发展。最终却因择友不慎,付出了惨重代价,由此改变了一生命运。
两年的劳动教养不明不白的变成逮捕,同样的一件事,作者却由人民内部矛盾一夜间成为敌我矛盾,难道说第一次判决有误,那么到底责任又在谁的身上,由谁承担这个责任?书中里面的遇罗克对此案件态度明确,鼓动作者翻案,还事实真相。
读者这个时候所感受到的是那个时代的压抑。一个风华正茂的热血青年在狱中挣扎在死亡线上,每天几乎都有人从他身边被拉出去执行死刑,而作者最终走出死牢活了下来。尽管当时的司法部门派系斗争的混乱,但起码一点做到了,那就是尊重客观事实,惩恶扬善的基本原则没有变,作者才得以活了下来。人是暂时活下来了,但在这样恶劣的生存环境与风云多变的政治气候下,谁有能保证谁可以相安无事呢。
故事又回到了功德林监狱,一个年近80岁的国民党外交家朱绍阳与作者成了忘年交,成为挚友。这个人是列宁的朋友,曾经在峨眉山买了只猴子送给了布哈林。斯大林一直不信任他,认为他是中国特务,甚至肃反时把布哈林也给枪毙掉。老人与作者感情日益增进,最后将其亲弟的住址写给了作者期望能够成为他的信使,让其亲属能够知道自己的下落和处境。朱绍阳以一个革命家,外交家,学者的风范感染熏陶着作者。汲取了丰厚的人生宝贵经验,为他的渊博知识所倾倒。
K字楼里,险恶丛生,苏园明传教士给了作者第一次宗教信仰,并且由他亲手洗礼。作者由当年的无产阶级的先锋战士的一员,成为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共产党的监狱里发展出异教徒,也是特定环境下的特定产物。在那个生死无望的日日夜夜,老三篇已经成为口号,圣经里的每句话句句扣人心扉,作者真正意识到,自己就是一只迷途的羔羊,反思和杨国庆一起的日子,的确迷失了自己的心性。犹大出卖了基督,魔鬼撒旦杨国庆陷我万劫不复的悲惨境地,在经受了饥饿,遭受毒打,刑具加身关禁闭,在炼狱中,整个过程是一条自我救赎之路。直到口吐鲜血,病重得奄奄一息......
你在这本书里看到了些什么呢,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答案。书中最起码的精神,热爱生命,积极向上,是此书的核心之作。作者热望生活,不间断的研习书法,憧憬光明的未来,坚信自由迟早一天会到来,从新沐浴在灿烂的阳光下。作者就是这样辗转监狱这座大学校,这座学校的主题永远是命运,以及由命运扩展出来的是人性。
纪实的冀县看守所,北京来的60名在押的男男女女,统一的政治犯。先是王伦教授的病死,张继瑞与孙秀珍的被枪毙,英若诚的大智若愚,郑佐成潇洒的音乐家风度,全英滨的朽木不可雕也的趣闻等等,所有这一切,构成了一首特殊的时代交响乐。最为心碎的是作者后经暴力,为了活下去,为了生存,竟把房梁上的麻雀连窝端掉生吞活剥。
《得来不易》是一部内容无限丰富的纪实文学,很多层面都值得一再流连,主体方面是多层次发散的。作者从童年,少年,过度到自己的青年,从其成长历程到接触到的人物。特别是在监狱中的自我救赎之路,是对人性的拷问,是一个时代的反思,是法律的探讨,是道德的判断。
《得来不易》讲了一个复杂的故事。青年朋友们,要多读好书,得来不易一书会给你心灵敞开一扇窗子,你会更加珍惜生活中的每一天。

名人推荐

周七月《得来不易》推介
年轻人很少知道谁是杨国庆。但老年人会很快回忆起文革前夕这起惊天大案。一个人居然在东华门友谊商店门口行刺两名外国人,那还了得!
要知道文革前在中国的外国人不多,多数是外交官,少数是留学生,大多集中在北京。北京的友谊商店就是为他们服务的,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在东华门大街东头路北,戒备森严,防百姓,也防外国人造次。
那时给外国人规定的纪律也很多,不许这个,不许那个,北京周围不远的大路边都立着牌子:外国人不经允许不得越过此界之类。西边最远只能到颐和园。
所以外国人被刺,确实是大案。
写《来得不易》一书的郎兆祥是我的狱友,也是冤案,也是文革后获平反。但他的被冤枉居然是因杨国庆犯案前诬告所为,是我没有想到的。
书中写到的许多人我都认识。看到这些熟人的旧貌,不禁感慨人间正道是沧桑!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