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艳琴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徐艳琴,女,豫剧旦角。原名杨玉枝。河南夏邑人。 9岁随父母讨饭到新密市后,拜师学戏。12岁登台演出,受到观众欢迎,被誉为“十二岁红”。14岁在巩义市搭周银聚戏班演唱,先后主演了《玉虎坠》、《红月娥背刀》、《老征东》、《樊梨花征西》等。20世纪30年代到开封搭班永安舞台,与著名演员马双枝、王润枝等曾一度同台演出,主演了《二龙山》、《兴汉图》、《春秋配》、《杭州打擂》等多出戏。1937年她与著名武生徐文德结婚,改名为徐艳琴。

人物事迹

抗日战争爆发后,她与徐文德在豫声剧院合演蒋文质新编古代戏《守湖州》,歌颂抗敌殉国的爱国主义精神,受到观众的欢迎和好评。由于日寇飞机不断袭击开封,后即到漯河参加了由王福臣、徐文德为掌班的景乐班。不久又随景乐班到安徽界首,首演打炮戏《守湖州》,引起轰动。张介陶看戏之后,深受感动,到后台表示愿为徐艳琴编几出新戏。在界首的几年里,张介陶和蒋文质先后编写了《一门忠烈》、《韩世忠抗敌》、《陈圆圆》、《庚娘》等戏,都由徐艳琴主演。在界首,徐艳琴先后与马金凤、毛兰花阎立品同台演出,并称为界首豫剧“四大名旦”。徐艳琴还与常香玉同台演出爱国剧目《守湖州》、《克敌荣归》。他们谦恭互让,争演配角,配合默契,使演出水平大为提高,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和好评。抗日战争胜利后,与1946年徐艳琴与徐文德等又回到开封,演出了《一门忠烈》、《陈圆圆》、《守湖州》等戏,又一次受到开封观众的好评。新中国成立后,徐艳琴落户徐州,先后为丰县大众剧团、徐州专区实验剧团、江苏省梆子剧团的主要演员、副团长。

性格及作品

徐艳琴扮相俊美,文武兼工。其唱腔优雅,高低自如,刚柔相济,缓急有致,刻画人物声情并茂,扣人心弦,喜、怒、哀、乐,声声入耳,唱出人物性格恰到好处。她基本功扎实,武打精湛,身姿矫健敏捷,跌扑摔打,舞枪弄刀,样样身手不凡。她表演眉目传神,神形兼备,一招一式皆能从人物性格出发,表现出人物的不同心理状态。无论是刀马旦、帅旦,还是青衣、花旦,都得心应手,演的惟妙惟肖。她在《守湖州》中扮演的柳长青、《洪月娥背刀》中扮演的洪月娥、《花打朝》中扮演的七奶奶、《破洪州》中扮演的穆桂英、《陈圆圆》中扮演的陈圆圆、《胭脂》中扮演的胭脂等人物,运用唱做念打,把这些人物刻画的各有个性,形象鲜明,风采动人。1957年,她在江苏省首届戏曲观摩演出大会上演出《胭脂》,获演员一等奖。1958年背江苏省评为“三八”红旗手。她主演的《战洪州》主要唱段,与1959年被中国唱片公司灌制成唱片。她为豫剧在江苏一带的传播做出了重要贡献。

现年生活

对婚姻的执着

爱情给人的感觉总是神圣的,然而普天下之人又有几人拥有真正神圣的爱情呢?而结婚者乃男女之间浅薄的共处,靡度时日也。盖天下之婚姻多为拼凑。虽一方情愿,然另一方却丝毫难觅爱情的甜蜜。
徐艳琴的婚姻让她尝遍了人生的艰难,虽年已九旬,然而徐艳琴提起结发夫君徐文德依然心有余悸。徐文德是真正的爱徐艳琴,而且爱的如痴如醉。然而他却采取了一种难以想象的办法,把徐艳琴当成了其私有的,专有的供其阅读的文献。不允许他人随意地觊觎。真可
谓:“爱我又 嗔我,疼我又恨我。”

婚姻经历

文武小生徐文德1909年出生于开封杞县高阳集,坐科于杞县六班,师从于张万清。由于同台演出的接触,徐艳琴嫁给了徐文德。他把自己一身的武功全部教给了徐艳琴。"徐文德这个人很毒辣,他把我当成了奴隶。有时我跟别人说一句话,人家前脚走,他就立即问和我说话的那个男人是谁?正是因为这样,见到住同院的男子,我都不敢和他们说话。徐文德这个人太孬、太狠、太毒辣,我一见他就吓得浑身发抖。”九旬高龄的徐艳琴,讲起徐文德至今依然是满腔的恨。“徐文德不太漂亮,个子不高、身材瘦小,长得和温家宝总理差不多。他对我的虐待我不能忍受。我演戏演得不好时,他就打我。“你是我的老婆,啥事都得听我的。虽然我已经是主演了,可我没有什么经济大权,他一分钱也不给我。”徐艳琴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时光虽度过了70余年,今日提起徐文德,仍然难磨去徐艳琴对他刻骨的恨。
1942年,抗日战争处于最艰苦的阶段,因国内形势变化,徐文德和徐艳琴所在的景乐班上座率锐减,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1943年经蒋文质的介绍,徐文德和徐艳琴认识了国民党军队的刘集庭,刘集庭接收了景乐班的全体人员,把景乐班改成了黄淮剧社,不到三个月,黄淮剧社因维持不下,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得解散。
徐艳琴又和景乐班原班人马,参加了首届商会所办的戏班,当时马金凤和阎立品俱在该班,共有三十余人。
1945年8月15日,抗日战争胜利,呆在界首的徐艳琴和同伴们准备返回故里,时任界首商会会长得知此情况后,便放出风来,“徐艳琴如果要私自离开戏班,小心狗命。”这次又经足智多谋的蒋文质出谋划策,徐文德和徐艳琴才在一个黑夜里,带着儿女和亲友,乘着小船,沿着沙河,逃离了界首,经过十一天才到蚌埠。
1946年正月过后,开封沦陷时逃亡的政府官员和伶人又陆续回到了开封,整个开封梨园又慢慢恢复了以前的繁荣景象。徐艳琴和徐文德也回到了开封。1946年3月20日,“豫剧名家张介陶、蒋文质、近日将具有民族精神、发扬正气之新作《一门忠烈》、《陈圆圆》等,由界首来汴演员徐文德,徐艳琴,近日在豫声剧院公演。” 1946年4月22日“远东剧院豫梆组,邀名编剧兼导演庞人、蒋文质编排的历史名剧《陈圆圆》、《守湖州》等佳剧,并邀驰名豫皖武青衣花旦徐艳琴、文武小生徐文德来汴主演,定明天在大陆影院。”②来到开封的徐文德夫妇加入当时的工人戏院,与青衣闺门旦王秀兰、花旦刀马旦王敬先、小生小旦王素君“三王”以及须生张子林,生张新田,小生娃娃生王金玉,武生黄宝鑫、全行杨金玉、女黑头陈慧秋、男旦冯焕卿、名丑高兴旺。此时的工人剧院可谓是群雄并立。王秀兰的《西厢记》、王敬先的《金山寺》、王素君的《小二黑做梦》、田岫玲的《双官诰》、张子林的《祭灯》、黄宝鑫的《天齐庙》、陈慧秋的《铡美》、高兴旺的《推磨》,而徐艳琴所演的是《玉虎坠》。与当时的和平剧院对垒。双方势均力敌,各使出看家本领。
1947年11月11日,“开封工人剧团名伶徐艳琴等,正排新编豫剧《黄泛区》,剧本自黄河决口,人民流亡,三十二年(民国纪年,本文作者注)大灾荒,日寇投降始至花园口复堤,泛区理想建设止。将灾期豫民疾苦表现无余,亦为国际最佳宣传资料。英国某名记者曾到工人剧团参观,谓开封梆剧颇具地方色彩。”③徐艳琴经过永安舞台的跟班学艺,界首八年的抗战演出,开封工人剧院的再度淬火,她已经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大主演。
“徐文德这个人很正派。无论是对老人,还是对女人,他都规规矩矩的。可就是对我太苛刻,徐文德第一是生活作风好,讲义气。他把工资钱放在箱子里,分给大家没有私心!我们同台演出《天门阵》互相对打演戏。当时我要是不离开他,他也死不了!”徐艳琴又猛然想起徐文德对她的好处来,她为自己的那次逃离,陷入了自责之中。
由于不堪忍受徐文德的虐待,徐艳琴在戏迷和演员的帮助下,决定离开徐文德,到其他地方搭班。徐艳琴先把戏箱和行李拉走。好心的群众给徐艳琴送来了烙馍和烧鸡,并且对钱买车票,把徐艳琴偷偷地送到了车站。
徐文德得知徐艳琴已经逃跑的消息,就派人四处找徐艳琴。“徐文德和他的这帮师兄弟找到了车厢,他走到我面前都没看到我。因为徐文德是个近视眼!当时我一难过,我也哭了。徐文德和我合演《守湖州》等爱国戏,我常常会遭到一些汉奸、坏人的寻畔。晚上我睡觉,徐文德也为我操心,他手里拿个柳条棍一夜不睡觉地保护我。甚至徐文德自己也说,“徐艳琴,我为了娶你,我裤腰带上整日背了个头……”这位90岁高龄的老人,讲述起那令人不堪回首的往事。徐艳琴终于逃到了郑州,恰巧遇到毛兰花,与毛兰花二人分手后,徐艳琴逃往漯河,在漯河蚌埠一带演出。
“那时同徐文德分手后,闺女和儿子都很小。我的儿他抱着,当时开封城里面是国民党,八路军在城外攻打,徐文德左手抱着儿子,当时儿子已经两岁了。徐文德在开封车站的桥下面,被飞来的流弹击中,登时丧命,并且儿子也受了伤。”徐艳琴谈起徐文德的死,感到十分懊悔自责,她说如果自己不离开徐文德,他也不会死掉。“徐文德这个傻蛋!人家都往城内跑,他往城外跑。徐文德之死,是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的夏初。当时八路军第一次攻打开封,整个开封笼罩在枪炮声中,八路军还有四天时间就能攻进开封城,城里的居民对双方谁胜谁负,处于观望之中,由于国民党的不断轰炸,八路军没有攻下开封便撤走了,可叹戏剧一代名家徐文德却命丧于此,能不悲乎?
“徐文德是豫剧著名武生,其武功是跟京剧师傅学的,其扎翎、别相、拉马‘三彩’绝招脍炙人口,他和妻子徐艳琴(旦行名家)在抗日战争中联袂演出的《守湖州》等剧,曾极大地鼓舞了群众的爱国热情。却万万没有料到刚刚三十九岁便落得个血肉横飞的下场,实实让同行痛惜!”④徐文德武行出身,在1932年,曾经和赵秀英在开封演出《小花园》,赵演小姐,徐演小生。其为人比较义气,结交的朋友多,他那些师兄弟和师姐们,把徐文德埋葬了,而徐文德的孩子也被别人抱跑了。徐文德去世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徐艳琴的耳朵里。
“你还不把孩子领回来?”母亲对徐艳琴说。“徐艳琴在开封找到自己的孩子时,时间已经过去两年了。她看到一个小男孩正在玩耍,虽然两年没见过孩子了,但她还是朝着这个孩子喊了一声儿子的小名:“黑蛋!”一听到有人喊,小孩登时愣住了!这是自己的儿子,徐艳琴抱着儿子失声痛哭!

演艺生涯

徐州路

“泪迸荒天寡妇声”徐文德去世后,徐艳琴四处搭班。在开封郑州演出都是挑大梁。“那时和毛兰花是一个礼拜见一次面,毛兰花这个人,人好,人缘也好!毛兰花的哭戏好。她的《抱琵琶》唱的好!后来她跟着国大代表 ⑤去台湾了!”徐艳琴回忆起往事。
“1948年10月,豫皖苏边区第一行政专员公署、军分区派宣传干事赵华生,教育馆员李雷云接收孤儿院。后来,挑选男女儿童40人组成文工团。1949年10月13日,改为商丘专署儿童剧团。1949年底,经地委、专署决定改唱豫剧,专署文教、民政科双重领导,经费专署财政科拨款。聘请豫剧演员司凤英、杨玉枝、邵金洲教唱豫剧,排演新编古装戏《九件衣》、《正气图》、《抗秦援赵》、《唇亡齿寒》、《将相合》。时装戏《三世仇》、《穷人恨》、《血泪仇》等。
徐艳琴辗转于江苏和河南几个团演出,1951年,她到许昌大油梆戏班,1952年,在江苏丰县大众剧团,1953年徐艳琴回到郑州演出《守湖州》。解放了,徐艳琴想留在家乡河南。作为当时苏北的主要演员,徐艳琴还没有离开,当时便流传有“艳琴走,剧团散”的说法,于是徐州方面派李广德到郑州,让徐艳琴重新回到徐州。徐艳琴就这样被挖到徐州了。
徐艳琴初在丰县大众剧团,1956年该团被改为徐州实验豫剧团,1959 年又改为江苏省豫剧剧团。后来又改为江苏省梆子剧团。徐艳琴主攻文武花旦,其习祥符调,又受豫西调、豫东调、沙河调的影响尤甚。
其擅长扮演天真活泼少女及帅旦行当,尤以表情和身段见长,她成功地塑造了《破洪州》中的穆桂英、《香囊记》里面的疯丫头、《秋江》里的陈妙常、《梁山伯与祝英台》里的祝英台、《白蛇传》里的白娘子、《红楼梦》中的林黛玉等艺术形象。她还积极参加现代戏的演出,在《血泪仇》、《白毛女》、《小二黑结婚》中,塑造了玲玲娘,喜儿、小芹等不同性格的新女性形象。她多次参加了江苏省文艺汇演。她主演的《胭脂》、《破洪州》分别获得1956年,1959年江苏文艺汇演一等奖。《破洪州》还灌制了唱片,在国内外发行。

生涯的磨难

然而在特殊的年代,徐艳琴和其他的艺人,也难逃历史的噩运!可是提起这段岁月徐艳琴没有一丝一毫的抱怨,她说“那时社会走到那了”。很显然,她已经原谅了那段历史,原谅了那个时代!
大跃进时,为了响应号召,徐艳琴以瘦弱单薄之躯,处处带头劳动,她帮助剧团的伙房烧饭,扫大院子。昔日的主演如今却做起与艺术毫不相干的活计。
稍微不慎,就可能遭一顿毒打,“我看见哪脏,就扫。扫宿舍,一大早,打扫公厕。正是因为徐艳琴的勤劳,所以她逃过了一些打。
一天,“炊事员侯天定给一个馒头,对我说吃吧,吃吧老徐”一些好心人的施舍和同情让徐艳琴迄今都难以忘怀!
“造反派来了,有的拿着刀,有的手里拿着‘老三篇’,‘徐艳琴有人找你’,一听到别人喊我,我知道这就是要挨打的。造反派往屁股上跺一脚,滚她妈的妣!”徐艳琴 绘声绘色地讲起当时她所受的遭遇!
那种用平板车沉重的挡板,做成的牌子,有五六斤重,然后用细铁丝一穿,就挂到了脖子上游行,整整折磨了一天。“那时去游行的有我,还有赵金声。”互相见面谁也不敢多说话。“老徐你吃了吗?”赵金声偷偷地问我。“金声这个人很好。”

精神

人以戏为命,则处处是戏也!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