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龟年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彭龟年(1142—1206)字子寿,清江(今江西省樟树市)人。 南宋官员,南宋乾道进士。历官焕章阁待制、知江陵府,迁湖北安抚使。谥忠肃。在朝言事面折廷争,善恶是非,辨析甚严。原有文集。后失传。清人编其诗文为《止堂集》三十卷。

人物介绍

彭龟年(1142—1206)字子寿,号止堂,南宋乾道五年进士。
龟年七岁而孤,生性聪颖,读书常废寝忘食。从朱熹、张栻而学。历官左迪功部、袁州宜春县尉、从政郎、安福县丞,改宣教郎主管建昌军仙都观,太学博士,兼魏王府教授,迁国子监丞,以侍御史林大中荐为御史台主薄,司农寺丞,进秘书郎兼嘉王府直讲吏部侍郎,并待读。
龟年操行鲠直,数论韩仛胄权势重于宰相,并加指斥。庆元二年被落职,嘉泰元年复原官,起赣州以疾辞。除集英殿修撰,并举武夷山冲佐观。开禧二年,其忠宁宋诏赠宝谟阁直学士,加赠龙图阁学士
龟年忠君忧国之忱,先见之识,直言敢谏之气,皆人所难,善恶是非辨析甚严。所居曰“止堂”。龟年学识博广,著有《解经祭仪正致录》、《奏议外制》、《内治圣鉴》、《止堂集》等。

彭龟年传

字子寿,临江军清江人。七岁而孤,事母尽孝。性颖异,读书能解大义。及长,得程氏《》读之,至忘寝食,从朱熹、张栻质疑,而学益明。登乾道五年进士第,授袁州且春尉、吉州安福丞。郑侨张枃同荐,除太学博士。
殿中侍御史刘光祖以论带御器械吴端,徙太府少卿,龟年上疏乞复其位,贻书宰相云:“祖宗尝改易差除以伸台谏之气,不闻改易台谏以伸幸臣之私。”兼魏王府教授,迁国子监丞。以侍御史林大中荐,为御史台主簿。改司农寺丞,进秘书郎兼嘉王府直讲。
光宗尝亲郊,值暴风雨感疾,大臣希得进见。久之,疾平,犹疑畏不朝重华宫。龟年以书谯赵汝愚,且上疏言:“寿皇之事高宗,备极子道,此陛下所亲睹也。况寿皇今日止有陛下一人,圣心拳拳,不言可知。特遇过宫日分,陛下或迟其行,则寿皇不容不降免到宫之旨,盖为陛下辞责于人,使人不得以窃议陛下,其心非不愿陛下之来。自古人君处骨肉之间,多不与外臣谋,而与小人谋之,所以交斗日深,疑隙日大。今日两宫万万无此。然臣所忧者,外无韩琦、富弼、吕诲、司马光之臣,而小人之中,已有任守忠者在焉,惟陛下裁察。”
又言:“使陛下亏过宫定省之礼,皆左右小人间谍之罪。宰执侍从但能推父子之爱,调停重华;台谏但能仗父子之义,责望人生。至于疑间之根,盘固不去,曾无一语及之。今内侍间谍两宫者固非一人,独陈源在寿皇朝得罪至重,近复进用,外人皆谓离间之机必自源始。宜亟发威断,首逐陈源,然后肃命銮舆,负罪引慝,以谢寿皇,使父子欢然,宗社有永,顾不幸欤?”居亡何,光宗朝重华,都人欢悦。寻除起居舍人,入谢,光宗曰:“此官以待有学识人,念非卿无可者。”
龟年述祖宗之法为《内治圣鉴》以进。光宗曰:“祖宗家法甚善。”龟年曰:“臣是书大抵为宦官、女谒之防,此曹若见,恐不得数经御览。”光宗曰:“不至是。”他日,龟年奏:“臣所居之官,以记注人君言动为职,车驾不过宫问安,如此书者又数十矣,恐非所以示后。”有旨幸玉津园,龟年奏:“不奉三宫,而独出宴游,非礼也。”又言:“陛下误以臣充嘉王府讲读官,正欲臣等教以君臣父子之道。臣闻有身教,有言教,陛下以身教,臣以言教者也,言岂若身之切哉。”
绍熙五年五月,寿皇不豫,疾浸革,龟年连三疏请对,不获命。属上视朝,龟年不离班位,伏地扣额久不已,血渍鹙甓。光宗曰:“素知卿忠直,欲何言?”龟年奏:“今日无大于不过宫。”光宗曰:“须用去。”龟年言:“陛下屡许臣,一入宫则又不然。内外不通,臣实痛心。”同知枢密院余端礼曰:“扣额龙墀,曲致忠恳,臣子至此,为得已邪?”上云:“知之。”
孝宗崩,宁宗受禅,是夕召对,宁宗蹙额云:“前但闻建储之义,岂知遽践大位,泣辞不获,至今震悸。”龟年奏:“此乃宗祏所系,陛下安得辞,今日但当尽人子事亲之诚而已。”因拟起居札子,乞日进一通。又与翊善黄裳同奏往朝南内,因定过宫之礼,乞先一日入奏,率百官恭谢。宁宗朝泰安宫,至则寝门已闭,拜表而退。
时议欲别建泰安宫,而光宗无徙宫之意。龟年言:“古人披荆棘立朝廷,尚可布政出令,况重华一宫岂为不足哉?陛下居狭处,太上居宽处,天下之人必有谅陛下之心者。”于是宫不果建。迁中书舍人。刘庆祖已带遥郡承宣使,而以太上随龙人落阶官,龟年缴奏,宁宗批:“可与书行。”龟年奏:“臣非为庆祖惜此一官,为朝廷惜此一门耳。夫‘可与书行’,近世弊令也,使其可行,臣即书矣,使不可行,岂敢因再令而遂书哉?”宁宗尝谓:“退朝无事,恐自怠惰,非多读书不可。”龟年奏:“人君之学与书生异,惟能虚心受谏,迁善改过,乃圣学中第一事,岂在多哉!”
一日,御笔书朱熹、黄裳、陈傅良、彭龟年、黄由、沈有开、李巘、京镗、黄艾、邓驲十人姓名示龟年云:“十人可充讲官否?”龟年对曰:“陛下若招来一世之杰如朱熹辈,方厌人望,不可专以潜邸学官为之。”寻除侍讲,迁吏部侍郎,升兼侍读。龟年知事势将变,会暴雨震雷,因极陈小人窃权、号令不时之弊。遣充金国吊祭接送伴使。
初,朱熹与龟年约共论韩侂胄之奸,会龟年护客,熹以上疏见绌,龟年闻之,附奏云:“始臣约熹同论此事。今熹既罢,臣宜并斥。”不报。迨归,见侂胄用事,权势重于宰相,于是条数其奸,谓:“进退大臣,更易言官,皆初政最关大体者。大臣或不能知,而侂胄知之,假托声势,窃弄威福,不去必为后患。”上览奏甚骇,曰:“侂胄朕之肺腑,信而不疑,不谓如此。”批下中书,予侂胄祠,已乃复入。
龟年上疏求去,诏侂胄与内祠,龟年与郡,以焕章阁待制知江陵府、湖北安抚使。龟年丐祠,庆元二年,以吕棐言落职;已而追三官,勒停。嘉泰元年,复元官。起知赣州,以疾辞,除集英殿修撰、提举冲佑观。开禧二年,以待制宝谟阁致仕,卒。
龟年学识正大,议论简直,善恶是非,辨析甚严,其爱君忧国之忱,先见之识,敢言之气,皆人所难。晚既投闲,悠然自得,几微不见于颜面。自伪学有禁,士大夫鲜不变者,龟年于关、洛书益加涵泳,扁所居曰止堂,著《止堂训蒙》,盖始终特立者也。闻苏师旦建节,曰:“此韩氏之阳虎,其祸韩氏必矣。”及闻用兵,曰:“祸其在此乎?”所著书有《经解》、《祭仪》、《五致录》、奏议、外制。
侂胄诛,林大中、楼錀皆白其忠,宁宗诏赠宝谟阁直学士。章颖等请易名,赐谥忠肃。上谓颖等曰:“彭龟年忠鲠可嘉,宜得谥。使人人如此,必能纳君于无过之地。”未几,加赠龙图阁学士,而擢用其子钦。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