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礼红的现代生活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张礼红的现代生活》,国产电视剧,由导演史晨风执导,演员 陈谨、丁勇岱、孔琳、余皑磊主演。主要讲述女主角张礼红的一家由一条勒索彩信带来的巨大变化。

剧情介绍

张礼红对自己的生活很自信。事业上,公司刚刚经历失去老总的意外,但在她的努力下,公司业务进展顺畅,她将很可能成为新的总经理;家庭上,婚姻平稳地走过20年,女儿周音畅已是大三学生,丈夫周致军是个典型的书生,大多时间沉浸在自己的个人世界中。一切都如同她管理公司,井井有条,游刃有余。
然而,一条彩信结束了张礼红的平静生活:照片上的她和另一个男人举止暧昧……敲诈者对张礼红不断提出各种匪夷所思的勒索条件,他的目标似乎并不是钱……
张礼红闺中密友,电台主持孙波也被卷入了这场危机之中,她亲眼目睹了张礼红被人步步追逼的困境却爱莫能助。张礼红的内心世界慢慢展现开来,作为一个女强人,她并不是外人看来的那么风光。
张礼红将所有的精力、时间投入工作,忽视了和丈夫周致军的交流,导致夫妻生活上处于分居的状态,这让张礼红在一次意外中有了情人……理智的张礼红最后割断了和情人的交往,但大错已经铸成——敲诈者的出现只是家庭矛盾激化的导火索……
张礼红为了维系家庭和自己的名声步步妥协,她试图满足敲诈者的要求,给敲诈者钱,接受敲诈者让她在公众场合出丑的条件,但事实却越来越证明敲诈者很可能是一个心理疾病患者,他并不是真的要钱,而是在羞辱张礼红。
终于,敲诈者攻击了张礼红公司的局域网,触犯了张礼红最后的底线。张礼红拨通了报警电话,拒绝和敲诈者游戏下去。
张礼红决定向自己的亲人承认自己的过错,虽然她清楚自己的坦白会让家庭陷于风雨之中,天崩地裂。孙波想阻止张礼红却没有成功,张礼红终于说出一切……
面对张礼红的坦白,周致军竟出奇地平静,仿佛早已知道一切:原来,相处多年的夫妻,周致军早对张礼红产生了怀疑,一时冲动,他在网络上雇佣了一个叫做“上帝之眼”的高手调查张礼红,给了“上帝之眼”所有张礼红的资料之后,“上帝之眼”销声匿迹,这“上帝之眼”正是敲诈张礼红的元凶。周致军陷入慌乱、矛盾之中,张礼红已坦诚地承认了自己的所有过错,也准备承受自己带来的一切后果,那么他该怎么办?
家庭危机尚未过去,女儿周音畅竟又擅自更改了自己的专业,更带回家一个与父母同龄的男友!女儿对家庭,对事业的全新看法触动了张礼红和周致军,他们从对对方的抱怨和误解中挣脱出来,开始试着去了解对方的内心。张家似乎躲过了因为张礼红坦白带来的家庭危机。
但周致军内心隐藏的秘密却折磨着他……终于,正在开始学习让性格变得柔软的张礼红和逐渐坚强开朗的周致军坐在了一起,周致军说出敲诈者背后的故事……
这个小心维护的家庭终于崩溃,他们决定离婚,但多年的感情让他们离婚的过程变的异常微妙和艰辛,离婚反倒变成了两人回忆过去,回想当年温暖的催化剂,在两人都意识到对方的好时,离婚证书拿到了……
都已是单身的张礼红和周致军终于在没有了婚姻责任和义务的情况下见面了,两个人终于说出了各自内心真正的感受,周致军对张礼红事业成功的不理解背后是重男轻女的传统思想,而张礼红则一味刚强忘记了自己是妻子、是母亲、是女人。他们发现他们之间充满了误解和主观猜测——情人和敲诈者不是他们离婚的原因,是两人的无法沟通,对对方的漠视让婚姻走到尽头。
张礼红脱下自己坚强的伪装,开始重新感受生活。在孙波和女儿的帮助下开始改变,学习微笑,学习生活。她开始用一台摄像机记录自己每天的心情。
周致军也开始了涅槃重生的磨砺:他在登山俱乐部里锻炼意志;他开 始学习如何为亲人买礼物;他学习开车,准备走出自己的个人世界去体验生活。当听说张礼红坠山的消息,他义无返顾地冲进山崖,用生命来维护自己爱的女人。
周致军带着张礼红开始一次户外穿越旅行。大雨中的相互扶持,等待日出时共同变红的面庞,他们平静地享受着和天地的交融。他们是否能重新找回逝去的爱情?

演员表

陈谨 饰演 张礼红
丁勇岱 饰演 周致军
孔琳 饰演 孙波
余皑磊 饰演 刘流

人物介绍

张礼红——女,四十五岁,电信公司老总。能干刚强,却不够顾家。
周致军——男,四十五岁,文化馆馆长。张礼红的丈夫。顾家的好男人,但骨子里仍有男尊女卑的思想。
孙波——女,三十岁,电台主持人。张礼红的至交。漂亮,聪明,能干的现代女性,却对爱情婚姻没有信心。
刘流——男,二十多岁,社区保安。通过针孔摄像机发现张礼红的婚外恋,极度聪明,本质善良,却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
周音畅——女,二十岁,张礼红、周致军的女儿。对爱情、生活有自己见解的新一代。
李济深——男,四十多岁,张礼红的情人。
济阳——男,三十多岁。心理医生。善于与人沟通,后与孙波结婚。
沈葆栋——男,四十多岁,大学教授。周音畅的男友。
董建军——男,三十多岁,警察。孙波的追求者。正直、传统。
浩东——男,四十多岁。周致军的战友、挚友。

分集剧情

分集查询 收起查询
  • 第1集
      张礼红是某电信公司的副总,这些年来事业一直非常成功,丈夫周致军是某文化馆的馆长,两人的婚姻已经平稳地走过了20年,女儿音音也已上大学了……张礼红一直对自己非常的自信和满意,生活中的一切也都如同她所管理的公司一样,井井有条。
      最近张礼红公司的老总意外去世了,总公司的老总暗示她极有可能成为新的总经理,嘱咐她在这个关键时期千万不要出问题,可是就在这时,她收到了一封快件,里面竟然是她和情人李季深在床上亲昵的照片……
      张礼红赶紧找到李季深,以为是因为自己提出分手李季深不满而为,但事实上李季深并不知情,张礼红懵了,她开始怀疑刚刚被下岗的司机老刘、几年前被自己查办的同事李大纲……所有一切有可能结怨的人都成了被怀疑的对象,张礼红如同惊弓之鸟。
      张礼红回到被拍摄照片的现场——翠宫苑8501室寻找线索,这里是一套空房子,是张礼红和李季深曾经用来约会的房间,但张礼红在这里什么也没找到,回到公司后却看见自己停车位的墙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翠宫苑8501室”,张礼红明白自己被对方完全掌控了,陷入了恐慌。
      随后,张礼红在MSN上收到了一个网名叫做“上帝之眼”的人发来的邮件,里面正是张礼红和李季深做爱的偷拍录像,对话框里还附了一行字:你去那儿找什么了?你什么也找不到,游戏开始了!”
  • 第2集
      张礼红警惕地让保安在自己的停车位加装了摄像头,可是就是这样也阻挡不了“上帝之眼”,他竟然又神不知鬼不觉地丢了一只鲜血淋淋的死猫在张礼红的车上,把张礼红吓得魂飞魄散,叫来了孙波。
      孙波是之前张礼红为音音请的家庭老师,后来与他们一家人处成了亲人。
      孙波现在是电台的主持人,初恋的男友郑齐刚刚去了日本奔前程,感情受伤的孙波想趁机休息一下,却被总编驳回了请假报告,总编安排孙波和心理学教授济阳一起开办一个新栏目《现代女性》,孙波对济阳没有好感,拒绝了。
      周致军最近一段时间察觉了张礼红的异样,每次追问都被敷衍过去,周致军只好天天找老战友浩东喝酒解愁。
      在总编的安排下,孙波和济阳见面了,济阳的谈吐和为人让孙波刮目相看,有心尝试新的工作。
      某天周致军收到了一封匿名快件,里面是一张光盘,张礼红见到,心惊肉跳,幸亏光盘里什么也没有,张礼红被“上帝之眼”捉弄了。
      又紧张又恐慌的张礼红找到了孙波倾诉,孙波这才知道,和丈夫长期的无性生活让张礼红在一次意外中有了情人,虽然理智的张礼红最后割断了和情人的交往,但大错已经铸成,她被人偷拍,还遭到了恐吓,张礼红最担心的是被丈夫和女儿知道这个秘密,怕他们受到伤害。孙波建议找当警察的朋友董建军帮忙调查,张礼红拒绝了,因为她不希望这件事被更多的人知道。
  • 第3集
      “上帝之眼”发来邮件,向张礼红敲诈一万多块钱,张礼红不得已接受了孙波的建议,委托董建军帮忙暗中调查。
      孙波和济阳的《现代女性》开播了,激起了大众的好奇心和共鸣,也招来了一些非议,孙波在济阳的支持和帮助下终使工作上的问题迎刃而解,两人在生活中也渐渐成为朋友,孙波这才得知,济阳离过婚,独自带着一个女儿生活。
      建军没有查出“上帝之眼”的真实身份,张礼红认为李大纲的嫌疑最大,索性直接找李大纲谈条件,没想到被李大纲一眼看穿了她的心事,可惜李大纲并不是“上帝之眼”。
      心如乱麻的张礼红在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所幸只是手臂骨裂,周致军本来正要去广州参加一个笔会,得知张礼红住院便不想去了,张礼红鼓励周致军出去散心,周致军很犹豫,正在这时,李季深赶到医院看望张礼红,周致军礼貌地和李季深打了招呼,回家后,他心烦意乱,决定第二天前往广州,请孙波代为照顾张礼红。
  • 第4集
      “上帝之眼”悄悄将一束鲜花送到了张礼红的病房,张礼红一怒之下出了院。
      李季深十分担心张礼红,有心帮忙却多次遭到拒绝,张礼红郑重提出希望以后两人不再有任何形式的联系,李季深虽不舍,但尊重张礼红对家庭的保全,答应了。
      郑齐突然回来了,想要带孙波一起去日本,孙波虽深爱郑齐,但不满就这样不被尊重地被安排人生,两人彻底地分手了。
      张礼红和李季深断干净后,神清气爽,回到家后换了新电视,买了周致军喜欢的金鱼,一心等待周致军的归来。
      周致军回来了,心情却仍旧烦闷,还瘦了很多,张礼红担心他的身体,带他去医院检查,一番好意却不被接受。
      张礼红对周致军态度的转变,让周致军心里更加烦恼,他仍旧去找浩东喝酒倾诉,他告诉浩东,他觉得张礼红在外面有人了。
      孙波找音音谈心,得知音音想要转系,因为他爱上了水利系的客座教授沈葆栋——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孙波劝阻。
      “上帝之眼”再次发来邮件,索要50万,张礼红决定干脆约对方见面谈条件,“上帝之眼”答应了。
  • 第5集
      “上帝之眼”约张礼红到翠宫苑8501室去,要求张礼红面对电视机坐着,张礼红这才明白了,偷拍的摄像头就藏在电视机的音箱里。可惜“上帝之眼”并不露面,他只是看着摄像机里的张礼红,用短信和她交谈。张礼红告诉“上帝之眼”自己没有那么多钱,但是可以给他30万,条件是他必须销毁母带,从此不再纠缠。上帝之眼没有给出肯定的答复。
      就在这时,张礼红接到了音音学校老师打来的电话,说音音提出了转系申请,她要从国际金融系转到水利系,张礼红震怒,找周致军一起和音音谈话。没想到听了音音的理由后,周致军动摇了,有心成全音音对自己理想和未来职业的选择,张礼红一怒之下打电话通知校方取消音音的转系申请,更失手打了音音,音音冲口而出说了伤害张礼红的话,张礼红心如刀绞。
  • 第6集
      因为音音想要转系的事,张礼红和周致军大吵一架,张礼红怪周致军只会当和事佬,躲在后面;周致军责怪张礼红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想要掌控所有人的命运。积怨终于爆发了。
      张礼红再次联系上了“上帝之眼”,她答应三天内给他提供的帐号里汇入30万元,希望为这件事画上句号。可是要从家里支出这么大一笔钱,张礼红担心会引起周致军的怀疑,便骗周致军说是孙波想再买一套房子,需要借钱。
      周致军果然不信,坚持要去看看孙波的新房,孙波没有办法,只好找董建军假扮自己的男友,又找朋友借了一套新房,暂时敷衍过了周致军。
      张礼红去银行给“上帝之眼”汇钱,却被告知这个帐号刚刚被注销了,张礼红懵了,她不知道对方到底想干什么。
      “上帝之眼”告诉张礼红,他不想要钱了,他就是要折磨张礼红。
  • 第7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张礼红明白可能瞒不住周致军和女儿了。她决定先暂时搬出来住。
      张礼红搬走后,周致军心里难过,结果爬山发泄,受了伤。浩东看不过去,找张礼红质问是否外面有人了,张礼红巧妙地否认了,浩东相信了张礼红,劝两人多做沟通。
      周致军得知浩东去质问张礼红后,大发脾气,他似乎很肯定张礼红的出轨。
      “上帝之眼”又给张礼红发来了短信,要求她晚上6:30,在紫竹院立交桥的隔离带上站30分钟。
      张礼红没有搭理这无聊的要求,可是第二天,“上帝之眼”就发来了偷拍的音音的照片,威胁张礼红,张礼红只好答应了在立交桥隔离带上连站3天。
      孙波得知了消息,找建军和济阳一起帮忙,三人一起赶到立交桥附近寻找“上帝之眼”,可惜一无所获。
      张礼红连续三天站在隔离带上,面对车来车往,她仿佛变成了一座雕像。
      最后一天,张礼红决定挑战“上帝之眼”,她特地换上了漂亮的衣服,站在隔离带上,面带微笑,一种挑战的微笑,因为她知道,“上帝之眼”就躲在附近看她。
      “上帝之眼”果然被激怒了,我们看见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手拿一个高倍望远镜正在远处观察张礼红,他眼中的张礼红慢慢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疯痴的笑容:这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偷情,被丈夫发现了,丈夫欲杀了情敌,却被对方将刀刺进了胸膛,他临死前发现他们的小儿子就躲在床下目睹了整个的一幕。女人疯了,痴痴地笑。
      张礼红笑着笑着,不经意间看见了夕阳,这么多年了,她却从来没有注意到过西山的落日是这么的漂亮,像一团火,把天都快烧红了。
  • 第8集
      张礼红不堪再忍受敲诈者的侮辱和折磨,想要把自己出轨的事干脆告诉丈夫和女儿,但孙波提醒张礼红,如果说了,这个家就再也回不到原来的样子了,张礼红舍不得丈夫、女儿,犹豫了。
      音音特地到公司送花给张礼红,一方面道歉一方面劝张礼红搬回家住,张礼红感动了,音音转系的事,她也做了让步,愿意成全女儿。
      “上帝之眼”要张礼红告诉他为什么要背叛自己的丈夫,那个男人到底什么地方让她爽,如果张礼红满足了他的要求,他就不再骚扰她了,可惜上帝之眼一再的追问和侮辱却激怒了张礼红,她无法启齿,愤怒离去。
      第二天张礼红一到公司就得知,公司的整个网络瘫痪了。
  • 第9集
      “上帝之眼”利用病毒袭击了公司局域网的服务器,这触怒了张礼红的底线,张礼红决定不再受对方威胁和侮辱,毅然报警。
      既然已经报警了,张礼红便只有将自己出轨的事实告诉了周致军,没想到周致军却出奇的平静,似乎早有所料,只说自己要回去好好想想。
      想要的没能保住,不想要的却偏偏又来了,就在这个时候,张礼红被任命为总经理了。
      孙波和济阳主持的《现代女性》反响非常热烈,“上帝之眼”竟然也是他们的热心听众,在一次听友会上,孙波见到了“上帝之眼”。“上帝之眼”喜欢听孙波的节目,对她很有好感,并且两人一聊还是老乡。“上帝之眼”告诉孙波,他叫刘流。
      孙波绝对没有想到这个老实的刘流就是敲诈张礼红的“上帝之眼”,刘流也不知道,孙波和张礼红原来是认识的。
      
  • 第10集
      周致军希望张礼红不要把出轨的事告诉音音,张礼红却对音音说了,音音非常难过,周致军埋怨张礼红,张礼红只好对周致军说了自己被偷拍、被敲诈、被侮辱直到最后报警的前因后果。周致军的反应非常奇怪,他一方面心疼张礼红受了那么多的委屈,一方面又埋怨张礼红将家丑弄的世人皆知了,大发脾气。
      刘流发烧了,孙波同情他,将他送去了医院,刘流被感动,告诉了孙波自己的身世,原来刘流很小的时候就没有了父母——母亲偷情,父亲捉奸结果被杀,母亲疯了,小刘流靠吃百家饭长大。
      孙波觉得刘流很可怜,更加想要帮助他,从此待他像是自己的亲弟弟一样。
  • 第11集
      在等待志军作出决定的同时,张礼红搬回了家,她想让致军明白自己不想离婚的心情,希望能获得致军的原谅。在收拾行李打扫屋子的同时,她才发现自己对这个家有多么忽视,多么没有照顾好丈夫和女儿——她甚至连家里的洗衣机怎么用都不知道。
      音音为父母的事非常难过,关键时刻沈葆栋贴心地安慰她,劝她要多体谅父母,不要只在乎自己的感受,两人的恋情发展得很顺利。
      周致军从孙波那儿得知张礼红搬回家住后,又是高兴有是难过,他忍不住找浩东喝酒,吐露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原来,派“上帝之眼”调查张礼红的人就是周致军,其实,周致军早就对张礼红产生了怀疑,一时冲动,便在网上雇佣了一个叫做“上帝之眼”的“私家侦探”调查张礼红,还给了对方张礼红的全部资料,但事后他很快就后悔了,周致军想要阻止一切,但“上帝之眼”却从网上消失了,周致军更没有想到,“上帝之眼”竟然会敲诈、恐吓张礼红。
      本来,在张礼红对周致军坦白出一切的时候,两人都解脱了,周致军也想夫妻俩私下闹过以后,总归还是要一起过日子的。但是张礼红却报警了,周致军明白,一旦真相大白,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这个家是保不住了。
      内疚的周致军又醉得一塌糊涂,张礼红等了他一夜,他却不敢面对张礼红。周致军再不回家,住到了单位。张礼红以为是致军还在生她的气,托孙波和建军去看望他。
      周致军鼓足勇气,把自己派人调查张礼红的事也跟孙波和建军说了,两人建议他为了保全家庭,不能说出事实,周致军更加苦闷。
  • 第12集
      周致军50岁的生日到了,音音特地将三人的全家福放大了送给父亲,寓意深刻。
      在生日聚会上,致军和张礼红依然维持着他们在老朋友、老战友面前的恩爱夫妻形象,浩东看不过眼,责难张礼红,致军为了礼红竟然跟浩东打了起来,致军坦言他并不想和张礼红分手。
      张礼红也明白了周致军的心思,两人回忆起了当初恋爱的甜蜜,那是一场经过了生死考验的恋爱。
      董建军的妈妈一再为他张罗对象,建军便央孙波假扮自己女友去稳住老太太的心,孙波答应了,在孙波眼里,建军就是她的好哥们,而建军却喜欢上了孙波。
  • 第13集
      孙波带刘流去董建军妹妹董娟开的服装店里买衣服,刘流和董娟因为同样对电脑游戏的喜爱拉近了距离,成了好朋友。
      一次醉酒后,孙波和董建军发生了关系。建军误以为这是表明两人恋爱关系的开始,而孙波却为此后悔不已。为了解除误会,孙波直截了当地告诉建军自己只想和建军做普通朋友的想法,没想到,遭来了建军的一顿痛骂,建军恨孙波不尊重自己的感情。
      在浩东的努力下,致军和浩东一起筹备的一个户外用品店开业了,周致军搬到了店里暂住。他给张礼红写了一封长长的信。
      张礼红收到了周致军的信,知道了致军托“上帝之眼”调查自己的前后始末。张礼红深受打击,一个人去了郊外,玩了一次崩极。
      恼怒难过之后,张礼红为了周致军去公安局撤销了指控,周致军得知后百感交集。
  • 第14集
      所有的秘密都揭穿了,为了解开疙瘩,张礼红和周致军开始试图沟通,但两人始终无法心平气和,结果沟通越多,却发现两人之间的问题越多,双方都很生气,觉得不被理解,每次沟通都以吵架结束,事后又都回忆起恋爱的甜美,互相责怪,互相揭痛。
      周致军一气之下干脆租了房子,正式搬离了家。
      孙波好长时间没有建军的消息,很担心,便又主动找到他,倾诉自己怕伤害建军,也怕失去一个好友的心情,建军试图理解孙波,答应两人做回好朋友。
  • 第15集
      张礼红和周致军的争吵、埋怨、回忆、翻旧帐仍在继续。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两人也在对方的影响下不知不觉地改变着——张礼红学习变得柔软,而致军也学着放开了思想,决定把文化馆的租房拿出来公开招标。
      订婚纪念日那天,张礼红主动开车来接致军,准备带他到两人订婚的那家餐厅去吃饭,结果到了那里才发现,那家餐厅的旧址已经成了一片废墟,本是一番好意,想重温旧情来缓和矛盾,结果废墟让两人都更加伤感、脆弱。两人本想互相安慰,却又演变成了争吵,张礼红觉得周致军越来越讨厌自己了,周致军觉得张礼红越来越不需要自己了,两人都很难过。
      张礼红想要冷静一下,也找了房子搬离了家。
      张礼红刚刚搬走,就接到了周致军的电话。原来致军父母担心两人,突然决定中午要去家里一起吃饭,张礼红和周致军只好匆忙赶回家里,又演了一场恩爱夫妻的假戏。
      假戏过后,两人都倍觉疲惫,落寞。双方都感觉到两人再也回不去从前了,决定离婚。
      两人将离婚的决定告诉了音音,没想到音音不再劝阻,只说自己早就做好了父母离婚的心里准备。
      张礼红和周致军的心里空荡荡的。
  • 第16集
      张礼红和周致军去办离婚手续,办事处的大妈劝两人回去再多沟通调解,不予办理,让他们过几天再来。
      董娟发现刘流的手机里尽是一些偷拍的下流照片,一怒之下打了刘流,并且告诉了孙波,孙波可怜刘流,想要帮他,于是带他去济阳的诊所。
      济阳通过诊断,发现刘流患有很严重的心理疾病,济阳提醒孙波刘流的病情很严重,治疗起来也不是一年半载的事儿,但孙波却坚持要帮人帮到底,她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刘流变得健康和阳光起来,刘流被孙波感动了。
      张礼红和周致军再次前往办事处办理离婚,可巧又遇上了办事处政治学习,似乎老天存心不让两人离婚。
  • 第17集
      孙波对刘流的“拯救计划”正是开始实施了——她帮刘流改善住房环境;带他去健身房,帮他多与他人接触、沟通,还让他每天坚持大声地朗读报纸……刘流在孙波的帮助下,渐渐有了起色。
      张礼红和周致军在等待离婚的过程中,开始通过网络聊天互相关心对方,渐渐的,关系有所缓和,两人都发现,虽然他们的婚姻出现了问题,但两人的感情还是很深的,都很在乎对方。周致军提出干脆不离婚了,张礼红本来也有此意,但是周致军因为好面子,非要说“就凑合着过吧”,这“凑合”两个字激怒了张礼红,两人又吵了起来,气头上两人跑到办事处,一怒之下,这婚,竟然就离成了。
  • 第18集
      离婚后,周致军好像突然变了,他决定加入经济活动大潮,利用文化馆的空房,开一间网吧。
      周致军的事业有了起色,张礼红的事业也发展顺利,本来两人可能很少再见面了,偏偏这时候,出了大事——音音终于告诉了父母,自己交了一个五十多岁的男朋友沈葆栋,张礼红和周致军站到了统一战线上——坚决反对。
      和音音长谈后,周致军约沈葆栋见了面,沈葆栋坦言自己面对这场恋爱,曾经也很犹豫,因此,让音音苦苦等了一年多,自己也苦了一年多。后来他想明白了,这世上有多少爱可以天长地久?既然两个人都彼此相爱,为什么不能携手呢?
      沈葆栋的话打动了周致军,但他仍然担心女儿的未来,沈葆栋明白音音父母的担忧,诚恳许诺,在自己有限的生命里,一定用心去爱音音,如果有一天,自己无法再给予了,会悄悄离开。
      孙波无意中发现刘流有一副好嗓子,鼓励他勇敢地在人面前唱歌。
      在济阳的心理诊所接受治疗的老吴因为生活中出了问题,想要跳搂自杀,济阳和孙波及时赶到,济阳成功地说服了老吴,放弃了自杀。济阳的表现征得了在场所有人的欣赏——包括孙波。
  • 第19集
      对音音和沈葆栋的恋爱,周致军采取了默许的态度,张礼红为此十分生气,周致军劝慰张礼红,告诉她,女儿已经二十多岁了,她的人生之路得她自己来走。
      张礼红冷静下来,和周致军一起同女儿长谈,音音的一句“我现在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说得夫妻俩再也无语。
      张礼红决定直接找沈葆栋谈判,劝他主动退出……但沈葆栋终于说服了张礼红,她也默认了女儿的这段恋情。
      离婚后的张礼红和周致军都变了很多,两人交流起来反而没有了包袱,互相安慰,互相鼓励,互相体谅起来。
      济阳的才能被发现,公安局的领导提出邀请,希望济阳能接受培训,成为一个专业的谈判专家,孙波鼓励济阳接受挑战。
      张礼红偶然去孙波家,终于碰到了刘流,不过张礼红并不知道刘流就是“上帝之眼”,而刘流见到张礼红却是受了刺激,不过张礼红和孙波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
      刘流突然提出想家了,想回老家,临走前,孙波特意为他举办了生日庆祝会,还请了张礼红一起参加。
      
  • 第20集
      刘流推门进来,看见了蛋糕和蜡烛,十分感动,可是当灯光重新亮起,他看见了张礼红,再次失控,表现异常。孙波以为刘流是想家了,没有放在心上。
      刘流登上了回家的列车,孙波特意赶来送行,刘流非常感动。
      周致军的网吧就要开业了,同时他还报了驾校开始学车,一切都是新的开始。
      由于连续的加班,张礼红公司的员工渐生不满,有人偷偷地送了电影《办公室的故事》给张礼红,将她和电影中强悍又不解风情的女强人类比,张礼红受到刺激,开始反思自己,破例给员工放假休息。
      济阳开始接受谈判专家的培训了,孙波答应替他照顾他的女儿楠楠。
      建军找董娟参谋,花了几乎自己一个月的工资买了一串水晶手链送给孙波,孙波没多想接受了礼物。
      车行途中,刘流突然下车了,他悄悄地回到了北京,再次上网,用“上帝之眼”的名字,恐吓张礼红,张礼红急忙再次报警。
  • 第21集
      刘流把张礼红和李季深做爱的录像发到了孙波、周致军和音音的邮箱。尽管之前已经知道了,但当孙波和周致军亲眼看到这一幕时,还是相当的难受。
      为了保护音音,张礼红不得不把自己被人偷拍、威胁的事告诉了音音,让她不要打开陌生人发来的邮件。可是音音随后却收到了“上帝之眼”发来的短信,告诉她指使偷拍她妈妈的人,正是她父亲。音音深受打击,找周致军对质,更口无遮拦地指责爸爸是个懦夫。
      女儿的话,深深伤害了周致军,他大病了一场。
      “上帝之眼”再次找到张礼红,张礼红故意拖延时间和他交谈,配合警方的调查。
      刘流终于被警方找到了。
  • 第22集
      音音到医院探望周致军,向父亲道歉,周致军心结未解,父女俩一个在屋里偷着哭,一个在屋外泪流满面。
      孙波从董娟处得知建军送自己水晶项链的意图,明白建军还没死心,再次找建军辩解,希望两人明确关系,——就仅仅是好朋友。建军彻底失望,答应了。
      在建军的打探下,张礼红和孙波等人终于得知了“上帝之眼”竟然就是刘流。孙波大受打击。希望能够再见刘流一面。
  • 第23集
      在济阳的安排下,张礼红、周致军、孙波和建军一起去精神病院看望刘流。
      刘流见到孙波,别过脸去,一言不发。
      张礼红问刘流为什么要跟自己过不去,刘流回答说因为张礼红是一个像她妈妈一样的坏女人。周致军闻言上去就要打刘流,被建军拦住了。
      刘流哭着被带走了,始终未和孙波说上一句话。
      众人临走时,忽然听到从一扇铁窗后面传出流利的读报纸的声音,这正是刘流的声音,铁窗后,他正在大声地朗读报纸,用这种方式来告诉孙波自己的进步,孙波的眼泪终于涌了出来。
      张礼红偶然路过商场,对DV产生了兴趣,买了一个每天用来记录自己的心情。
      浩东给周致军介绍了一个女朋友,对方条件很好,也很喜欢周致军,但周致军就是对谁也提不起兴趣。
      张礼红家突然停电了,她只好打电话找来了周致军——周致军故意说了自己相亲的事来试探张礼红,张礼红心里难受却硬装不在乎,结果弄得两个人都气鼓鼓的,以为对方都已经不在乎自己了。
      某日,周致军忽然接到电话,说张礼红到基层检查工作时出了车祸,摔下了悬崖。周致军不顾一切奔到了事发地,大雨滂沱中,不顾性命地下了悬崖要救张礼红,筋疲力尽之时却听说人已经被送去医院了。
      周致军疯了一样地赶到医院,嚷着要闯进急救室看望自己的爱人……忽然喧闹的环境中传来一声清晰的“致军?”,正是张礼红在叫他。周致军顿时听话地安静下来,转身就看见张礼红安然无恙地站在自己身后。
      原来是公司的人听错了电话,张礼红等当时下去救人了,公司的人把“张总下去了”,理解成了“张总摔下去了”,一场误会,却终于使张礼红和周致军都明白了对方在自己心里无可取代的重要性。
  • 第24集
      “英雄救美”的误会让音音也重新拾起了对爸爸的崇拜,在沈葆栋的调解下,父女的关系终于冰释。
      并且在沈葆栋的建议下,周致军还鼓起勇气,买了一套最时尚的内衣送给张礼红作为生日礼物。张礼红被周致军的用心和改变深深地感动了。
      孙波和建军也很自然地进入了朋友的角色,甚至建军妈妈给建军介绍的女朋友,建军也要拉孙波一起参谋参谋,看着建军和新女友的亲热劲儿,孙波黯然地取下了建军送的水晶手链,心里的滋味很复杂。
  • 第25集
      济阳成功地通过了谈判专家的培训考试,回到家里看见陪着楠楠熟睡的孙波,久违的幸福油然而生,委婉地向孙波提出求婚,孙波心里很矛盾。
      张礼红在整理衣柜的时候,才突然发现这几年周致军就只有几件衣服,赶紧拉孙波参谋,给周致军买了几件时髦的衣服。
      穿上张礼红买的衣服,周致军忍不住偷偷吻了张礼红。两人周末还出去约会,本想重温旧情,但关键时刻,周致军却又想起了张礼红出轨的事,悻悻然从床上离去。两个人本来以为可以重新开始,可是似乎,却过不去这道坎儿了——周致军始终忘不了张礼红曾和别的男人有过肉体关系。
      建军要结婚了,孙波诚恳地祝福对方,还主动帮忙办理护照和度蜜月的酒店。
      张礼红找到陆总,请求降职,提拔一个能干的年轻的副总来担任自己的职位,决定减少自己的工作时间,准备要好好地享受一下工作以外的生活了。
  • 第26集
      周致军心里烦闷,找济阳聊天,济阳帮周致军分析,告诉他这是他男尊女卑的思想在作怪,从世俗的角度来说,好像对于出轨这件事,就是男人可以,女人不行。但是现在摆在周致军面前只有两条路,要么放弃,要么必须克服心理的、生理的障碍,还有社会舆论。
      周致军明白了,自己必须得做最后的选择。济阳的一番话说中了周致军的心病,也说开了他的心扉。
      周致军不再顾忌别人的眼光,买了一辆大眼睛,突袭张礼红的办公室,强拉硬扯将张礼红塞进了他的车,他要带张礼红出去玩,去一个可以看见美丽风光的地方。
      两个人就这样突然消失了,孙波和济阳、浩东急得到处找,当他们明白这两个人的去向后,都由衷地羡慕和祝福了。
      受了张礼红和周致军的影响,孙波决定敞开心扉迎接济阳了;浩东也改了些大男人的脾气,学会了体贴自己的老婆。
      郊外,张礼红和周致军一路谈笑风生,煞是浪漫,可惜偏偏小车不争气,开在坑坑洼洼的路上状况不断,最后终于陷进泥坑,出不来了。
      两人由互相埋怨又演变成了争吵,张礼红气得转身就走,要走回城里,周致军不得不舍车奉陪。
      郊外的路不好走,张礼红不小心崴了脚。周致军要背她,她强硬地拒绝了。两人一路走一路吵,最后终于没有力气了,张礼红只好停下来,嚷嚷着叫周致军背她。
      周致军望着张礼红,两人相看,又是生气,又是好笑……最后,两人都忍不住看着对方哈哈大笑起来。
      生活对于他们来说就是这样,总是相似的重复,可似乎,又是一个新的开始了……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