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建栋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张建栋,导演 山东青岛人。1962年5月出生,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教师、 张建栋,1984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本科班。张建栋导演的影视作品以视角独特、题材新颖、剧情吸引人、画面优美着称。

人物简介

张建栋,导演山东青岛人。1962年5月出生,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教师、 张建栋,1984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本科班,1988年毕业后留校,后执导四集电视连续剧《正午阳光》,张建栋从表演转到了导演,他着重对于剧本的研究,对影片风格的追求 1995年,张建栋拍摄了《童年的风筝》,在确立了对文学剧本的认识之后,他曾对影片的未来前景提出了阐述:以战争为背景,以儿童视点为基本构成,但在二度创作中张建栋推翻了原来文学剧本的风格,而是尝试着去寻找主观与客观相结合的一种结构方式,在保持故事完整性的表述的前提下,加入主观的儿童视点,增加“儿童片”特色,建立符合内容的影片风格,从而完成了这部以战争为背景的儿童题材影片。

作品

张建栋导演的影视作品以视角独特、题材新颖、剧情吸引人、画面优美着称。
《刑警本色》(1999年)首次以电视剧方式展示公安警方与黑社会势力进行较量,引起电视观众的强力反响,并获得第18届中国电视金鹰奖长篇电视剧优秀奖、第18届
张建栋

张建栋

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剪辑奖、第5届公安部金盾影视奖。
让爱作主》(2000年)从全新的角度探讨了“第三者”这一社会题材,用一种更“真实、关照现实”(张建栋语)的态度诠释人物命运,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强烈反响与关注。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2001年)该片首次将视角对准了“家庭暴力”这一当时在国内尚比较鲜为人知的题材,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观众反响强烈。
《绝对控制》(2002年)是一部不同于一般涉案剧的全新模式作品,除了画面、摄影、音乐等继续保持了张导一贯的高水平以外,导演试图从人物语言、命运以及情节设置上做出全新尝试。这种尝试为观众所接受,同时也得到了业内人士的认可与关注。
《青鸟的天空》(2003年)张建栋导演的风格又为之一变。本剧在喧嚣的社会中注入一份静谧、一份诗意、一份温情,抛开情节剧的戏剧性起落,娓娓道来,被誉为有人文关怀和文学性的作品。
《完美》(2004年)一部纯粹的情感剧,现实主义作品的凛凛风骨,严谨戏剧结构中诱引出一种隐隐的浪漫和情怀,一种对生活现象的超越与感悟,一种干干净净的美丽与畅想。
靠近你温暖我》(2005年)讲述三个处于非正常情感状态的女人如何一步步走出心理困境,重新寻找情感并超越自己的故事。包含了“第四者”、“精神出轨”、“性骚扰”、“无性婚姻”、“性别异化”等社会敏感话题。《缉毒警》(2006年)以缉毒英雄吴光林为创作原型,以豪迈的男儿情怀和饱满的艺术笔调刻画出了一个当代英雄的形象,生动描绘出我国缉毒第一线的民警既艰苦又危险的工作生活状态。
2007柳叶刀
《青鸟的天空》和《让爱做主》虽然都是表达情感的,可它没有那么尖锐了,又回到了温馨当中。现在人们彼此冷漠、虚伪,但心里还是渴望有以前那种质朴的情怀,所以大家开始怀旧,但不是说一怀旧就拍老房子、四合院、老头老太太,就要就着黄瓜吃炸酱面。这个故事完全是在最现代的单元房里发生的,它是在进行时中寻找,向未来寻找。我们选择的这个主人公是个破产的人,他又从当司机开始新的生活,而且习惯和喜欢这样平淡的生活了。我这部戏是面对现代的,剧中我还借鉴了一些日韩剧的风格,我要把它做成另一种极致。
2010 无影灯下

特点

张建栋在选择类型上的每一次跳跃和做到极致的坚持让他的几部作品可以说都取得了成功,他说自己想拍不一样的东西,但他坦言这样也难上加难。“要做到这一步要靠自己多年的积淀和感受,同时创作者还要不断认知新东西,而观众们对影视本体、文化等方面的认知在不断提高,如果成功者依恋自己的成功,10年前和10年后的作品一样,他的思想还停留在10年前,那自然就落后了。但要在自己认定的类型中做出新意,要有新发现、个性和与众不同,简直可以说是艰难的挣扎。”

自我评价

对于自己的成功,张建栋认为自己在作品中关注的是人本身和讲故事
张建栋

张建栋

的方式。“我自己拍的作品都是比较关注人本身的,我不希望作品中人物的形象是不立体的,那样如何去打动观众呢?这也是我喜欢表现社会问题题材的原因之一,因为社会问题对剧情的建立有极大的帮助,对观众也更有吸引力。
结构是我注重的另一个因素,就是你要用什么方式讲故事,我认为艺术创作者总是低估观众的智力,认为自己怎么拍都行,随便抛洒一点小智慧就可以了,现在只要是中等以上的城市都有几十个频道可以选择,观众不可能没有判断,你太低估观众的智慧,观众手中的遥控器一动,就看别的。所以我迷恋自己讲故事的方式,得有智慧。我不愿意拍武打片什么的,我觉得那些东西假定性太强,我不喜欢。”

个人魅力

听别人说过,有的演员一听上张建栋的戏就说不好上,得抠逻辑重音。张导笑了,“我对演员的台词比较重视,我觉得现在我们的台词或者说话太不讲究了,我们汉语的魅力都几乎被丢掉了,汉语的美感、韵律和逻辑都十分严谨而有规律。而且台词的好坏直接影响着最后的结果,有的导演说自己的戏被拍出来了连自己都看不懂,拍《绝对控制》时我提出了向戏剧致敬的口号,但我觉得我那个戏做得有点过了,太戏剧了。我奇怪电视剧里为什么北方人偏偏说南方话和港台腔,难道我们的语言就是调侃。我希望我自己的戏中别出现伪港台腔,台词应该干净、婉约,有北方语言特点的语言表达方式,要最干净最纯粹的。”

性格

看张建栋的作品会让人对他本身的性格产生兴趣或者疑问,记者吞吞吐吐地表达了这个意思之后,他倒很爽快地承认性格影响作品。“一个人的性格绝对会影响他的作品,而性格的形成与其所处的家庭环境有关。我的家里并不顺畅,形成了敏感、多疑等性格特点,所以在作品中会有我性格的暴露。我的作品比较感性,人物身上有些病态的东西,我愿意让自己表达的东西往心里走,关注人本体。
有一句话给我的印象最深,它说一个好的艺术创作者和精神病人只有一墙之隔。人家总说我老气横秋的,有些朋友还担心我的这种老气会让我的作品也这样,他们说没想到我的作品有那样激情极致的表达,后来我想了想,就是人的心里有几块东西,他释放出来的有可能是那块你没看到或没发现的东西。所以,我在拍戏的时候总是先找到感动自己的方式,我是导演同时也是观众,我认为应该创作生命精髓的东西,有些演员台词很好,但不让人感动,就是因为他没有感情。有时,演员发现我在摄影机后哭了,很奇怪,说导演自己还哭了。”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