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孝准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张孝准(1881年~1925年)字闰农(也作韵农),号运隆,生于长沙县沙坪乡赖家屋场人。中华民国人物。父植之,曾任岳阳邮政局长,小有田产。张孝准7岁入乡塾读书,17岁在王先谦家任塾师,为王赏识。得王赞助,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留学日本成城学校,毕业后,进入陆军士官学校工兵班。学习刻苦,成绩优秀。三十年毕业时,与蒋方震、蔡锷同列前三名。次年在东京加入同盟会。张孝准回国后,入东三省总督徐世昌幕,又由徐保送,赴德国柏林大学留学4年,除精通日语外,还懂德语、英语,在当时留学生中颇不多见。

生平

宣统三年(1911年)辛亥武昌起义前夕,张孝准回国。民国元年(1912年)4月南京临时政府撤销,黄兴任南京留守府留守,他被任为军务厅厅长。时驻南京军队有十馀万人,北京政府不给军饷,留守府处于困境。他协助黄兴、李书城等将各军队属江苏者划归江苏都督管辖,属浙江广东湖南者,分别调回原省;为保存革命实力,又将所有遣散部队中的优秀军官及精良武器另组第八师。
张孝准与妻子李昆载在德国 张孝准与妻子李昆载在德国
南京留守府结束后,张孝准于民国二年(1913年)2月回湘任军事厅厅长,拟建立一支新军,得不到湘督谭延闿支持,计划无法实施。当时一些退伍军官埋怨情绪日益增长。3月,以易堂龄为首,反对张孝准,运动少数巡防部队,围攻都督府。张孝准于5月辞职,程潜继任军事厅厅长。
7月初,张孝准随黄兴去南京参加讨袁(世凯)战争。失利后,被通缉,乃携眷赴日。不久,参加李根源彭允彝程潜等所立欧事研究会,任该会干事,继续进行反袁活动。
民国四年(1915年)10月,黄兴得蔡锷密信后,嘱张孝准与蔡锷密切联系,准备在西南发难讨袁。张孝准回国后,在天津蔡锷秘密会见,商定出走计划:张先赴日,与石陶钧、杨源睿等人设法为蔡锷避开新闻记者与袁氏侦探;蔡锷到神户,即将随身所带重要文件、勋章交张保存,蔡锷又写信多封致北京各高级军官,嘱张旅行日本各地,每到一处即寄发一封,以示蔡在日本游历。如此,掩护蔡锷得以辗转潜赴云南。张孝准又受黄兴指派,向日商借贷日币200万元,作为发动讨袁费用。
民国五年(1916年)5月,滇、黔、桂、粤4省护国军军务院广东肇庆成立,张孝准任军务院驻日委员,经办对日一切交涉事宜。这时,日本政府答应贷款日币300万元与黄兴,以在浙练兵一军。后接黄兴函部署讨袁,即赴沪,与柏文蔚商议成军计划。6月上旬,因袁世凯死去,此事作罢。
民国六年(1917年),张孝准由沪回湘,任湘岸榷运局长。在任秉公办事,不任用私人;并积极支援湘军总司令程潜军费。民国十三年(1924年)湖南发生大水灾,张孝准应省长赵恒惕聘,任水灾筹赈会坐办。是年底,奉命去北京购运芦盐。次年3月,因赴章士钊宴会,饮酒过量突发脑溢血,不久去世,终年44岁。

个人轶事

“父亲曾读古书。曾在长沙名儒王益吾先生家教童蒙,甚得益吾先生赞赏,后益吾先生即保父亲去日本先入军事预备学校,旋而考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三期炮兵科。”
——《家书》
张孝准聪慧过人,十六七岁就在王先谦家里教蒙童。先谦是岳麓书院最后一任山长,声望很高。 张孝准深得他的器重,并在他的资助下赴日本留学,考入了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三期,与蒋百里、蔡锷同窗。日本士官学校第三期毕业时,蒋百里、蔡锷和张孝准居前三名,获赠日本天皇的军刀,人称“士官三杰”。日本因名列前茅者均为中国人大为恼怒,第三期以后,士官学校便将中、日学生分班了。
张家一直精心保存着当年在日本的毕业照片。张已宁小时候还见过,在他的记忆里,爷爷手持一把军刀坐在前排,神气十足。可惜照片在文革中被烧毁了。军刀和放置军刀的木盒也都丢失了。
回国后, 张孝准和蒋百里一起赴德国深造,他在德国陆军大学学“国防经济”,蒋百里在后来当了德国总统的兴登堡将军麾下任见习军官,日后也成风云人物。 辛亥革命后,蔡锷任云南督军,蒋百里任保定军官学校首任校长。1913年,袁世凯控制了大半个中国,力所不及的只剩下云贵、广西一角,遂调蔡锷进京。同时也任命蒋百里为总统府军事处一等参议。蔡、蒋两人同在京城,却如囚虎笼。而张孝准在协助黄兴准备二次革命失败后赴日本避难。
黄兴密信嘱其助蔡出逃 明信片迷惑袁世凯
“父亲在日本以黄兴代表身份,与各方联合抗袁,并与黄派人士合组一‘欧事研究会’,名为研究第一次世界大战,实为反袁机关,父亲与程潜、章士钊、彭静仁均为要角。后黄兴给父亲写一密函,由其子黄一欧(时在美留学)亲到日本送交父亲(此函现载于《黄兴集》中,原件我交湖南社会科学院)……——《家书》
1915年5月,袁世凯接受日本提出的二十一条修正案,举国震惊,黄兴等人决心武力倒袁。10月,被困北京的蔡锷派专人给黄兴送去长达37页的密信,提出自己准备出走北京,并在西南发难的讨袁计划。黄兴十分欣喜,认为讨袁时机已经成熟,必须立即行动。但怎样才能帮助蔡锷逃出北京,进入云南?
11月,张孝准家中出现一位神秘人物——黄兴的大儿子黄一欧。他带来黄兴的一封密信,嘱咐张孝准立即回国,帮助在北京的蔡锷出逃。张孝准立刻动身回国至天津,与来津看病的蔡锷商定了出走计划:张先赴日,设法让蔡锷避开日本的新闻记者与袁氏侦探。不久,蔡锷在小凤仙等的掩护下逃离北京,深夜在天津登上一艘日本运煤船,密赴日本,由张孝准等人接应上岸。 蔡锷到神户后,将随身所带重要文件交给张孝准保管,才写信给袁世凯,以赴日看病为名向他请假,又预先写好不少明信片和信件。张孝准继续在日本旅行,每到一地,便将明信片等寄给袁世凯或他身边的亲信,制造假象。蔡锷则金蝉脱壳密赴昆明,12月25日宣布云南独立。袁世凯此时才知道自己被蔡锷骗了,不久就在忧惧中死去。
心灰意冷弃政从商 44岁英年早逝
“父亲最后与赵省长合做盐生意,由赵委派父亲北上京津运芦盐回湘。北上后曾信中告诉母亲,说搞了这次(盐运)这一生也够用了。事出非常,水陆洲家中有橘子树,结了很大的橘子,母亲特留下许多说等父亲回来吃用。正等候湘江水涨父亲即可运盐回湘之际,忽得北京来电,父亲已因脑溢血去世。父亲在京时,有次赴宴(有两说,一说黄派老友章士钊招宴,时章任北京段政府教育部长兼司法总长;一说天津盐商招宴,盐商对父亲运芦盐回湘甚为嫉恨,故有疑酒中放毒,害父亲的),宴会后,父亲酒后中风倒地,不治而逝。
……父亲学成即为辛亥革命民国成立及孙、黄二次革命效力。后黄兴、蔡锷早逝,军阀内战,父亲始对军政灰心,才专心经商,人亦发胖,以政44岁元年(我9岁时)即尔早逝。黄兴对我父极为欣赏,曾书一联赠父亲,联曰:惟有真才能血性,须从本色见英雄。(此联已载《黄兴集》中)赞许我父为血性真才,本色英雄也。英年早逝,惜哉惜哉!! ”——《家书》
黄兴、蔡锷于1916年10月、11月相继过世,张孝准深受打击。1917年,心灰意冷的张孝准弃政从商,回到了湖南长沙。他在南门河街(今下河街)创办了湘江矿务公司。1921年,又与程潜、赵恒惕(当时湖南省省长)等成立了正利厚地皮公司。1923年,张孝准在水陆洲上(现橘子洲)建了一栋别墅,还在别墅安装了自来水管。张已宁说,家中使用自来水,这可能是湖南第一家。
这栋别墅即将修整一新,变成了“橘洲客栈”。而客栈昔日的主人张孝准,这位与蔡锷同窗并助其成就大业的风云人物,当年水陆洲上有名的“张胖子”,来往的游人已知之甚少了。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