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哈尔普尔的佛教毗诃罗遗址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这个遗址又被称作大寺院(Somapura Mahavira),是七世纪大乘佛教在孟加拉兴起的见证,一直到12世纪以前这里都是著名的文化中心。这个寺院的设计完美地满足了举行宗教仪式的需要,体现出与众不同的艺术成就。寺院的简单和谐线条及许多雕刻装饰对佛教建筑发展有着深远影响,甚至远在柬埔寨都能找到这种影响力。

基本资料

帕哈尔普尔的佛教毗诃罗遗址又译为巴哈尔布尔佛教毗诃罗遗址
英文:Ruins of the Buddhist Vihara at Paharpur
类别:文化遗产
入选时间:1985
国家:孟加拉
所属洲:亚洲
编号: 354-002

遗迹简介

巴哈尔布尔遗址是一座佛教寺庙遗址。这座名叫“索马普拉”的寺庙是公元7世纪达马帕拉国王在位时期修建的。南亚大陆是佛教教义的产生发源地,索马普拉寺庙就是七世纪时佛教教义的重要分支--大乘佛教在孟加拉兴起的见证。那时,这里成为了孟加拉地区最重要的文化中心,索普马拉寺被称作大寺院,直到十七世纪这里都是著名的文化中心。
帕哈尔普尔的佛教毗诃罗遗址艺术

帕哈尔普尔的佛教毗诃罗遗址艺术

地理位置

帕哈尔普尔的毗诃罗遗址位于瑙冈地区东北角,北纬25度02分,东经88度59分。该遗址的主体建筑是一座带有围墙的大型砖制寺庙,该庙占地9公顷。据考证,这座名叫“索马普拉” 的寺庙是公元8世纪达马帕拉国王在位时期修建的。
毗诃罗遗址

毗诃罗遗址

遗迹结构

西行的玄奘法师

西行的玄奘法师

巴哈尔布尔的毗诃罗遗址有厚厚的围墙,设东、南、西、北四座大门,其中以北门最大。与4座大门相对的中央大佛堂建在双重基座之上,巨大的佛龛立在上面。整座寺庙位于一个四方形的庭院之中,每边的边长大约为900英尺,占地9公顷。四周是高高的围墙,厚度约16英尺,高度介于12英尺至15英尺之间不等。除了北面有45个单人房间之外,其余三面还有的房间(僧室)总数是177个,能看到的只是这些房间的基座了。这个寺院的设计完美地适合举行宗教仪式,它简单和谐的线条及许多雕刻装饰,代表了独一无二的艺术成就,其影响远到柬埔寨的佛教建筑。
在帕哈尔普尔的毗诃罗遗址的地下发掘出大量精美的雕刻品,这些雕刻大多是从高达20多米的神庙的基座下发现的。考古工作者在这里发掘出了9世纪的佛祖铜像和位于大佛堂外壁的壁龛群中的60多尊石雕。公元1956~1957年间为这处遗址修建的一座小型博物馆中,收集了各种从该地发掘出来的有代表性的物品。同样,其中的一些发掘物在位于博物馆里也有所收藏。这些古老的遗物包括作装饰用的瓷片、神态变化万千的神像、陶器、硬币、碑铭、装饰性的砖形物以及各种小巧玲珑的粘土制品。在博物馆内还发现了一个青铜器罐子,可见孟加拉很久之前也有了一定的冶炼技术。

历史记载

公元627年,中国唐朝和尚玄奘大师为了求得真经佛法,由长安出发只身前往天竺,历经艰难险阻后到达天竺(印度古称)。在天竺的十多年间,玄奘停留过了当时有名的所有佛教寺院,及后,玄奘更加徒步考察了整个南亚次大陆。作为大乘佛教重要兴起见证的索马普拉寺庙也留下了他的足迹。三藏法师是中国大乘佛教的始传播者,公元643年,玄奘启程回国,并与652年(永徽三年),将他从天竺带回的约657部佛经,贮藏在长安(今西安)城内慈恩寺的大雁塔内。
玄奘法师早在1千多年前,就徒步来到了这座佛教名寺,将佛教的精华与中国信徒联系在了一起。后来,在唐太宗的支持下,玄奘在长安设立了国立翻译院,参与的学生与人员来自亚洲东部各地。他花了十多年时间将约1330卷经文译成汉语。这些佛经之后再传播往朝鲜半岛和日本。直到今天,日本国大量的佛教信徒中仍把索马普拉寺庙当成圣地,每年都有若干日本佛教信徒前来拜访、敬祖,甚至捐财捐物,帮助当地的孟加拉人民。我们就在遗址办公室内见到数封来自日本国的信件。2002年,日本还专门发行了该遗址纪念邮票

历史沧桑

索马普拉寺庙建成之后的几百年内历经洗劫掠夺,这种糟糕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公元12世纪印度教徒接管该寺时。在此之后索马普拉寺逐渐衰落、失修,直到被遗弃。十九世纪初,帕哈尔普尔的毗诃罗遗址被发掘出来,这在当时是世界考古重大发现之一,大约100年后,帕哈尔普尔的毗诃罗遗址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帕哈尔普尔的佛教毗诃罗遗址艺术文化

帕哈尔普尔的佛教毗诃罗遗址艺术文化

这座寺庙只剩了损坏后的房屋基座和大佛堂的主体部分,大佛堂仍有30多米高的样子,整个寺庙呈四边形,中央部分是“十”宁形的大佛堂就座落在寺庙中间。建筑是用红粘土烧制的砖 块砌建,佛堂装饰了精美的陶板画。至今大佛堂的基座上仍保存着2000多块陶板画,走近前面仍能看到这些精美的排列在基座上的陶板画。
这些画具有帕拉王朝的艺术特色,多是佛教中菩萨人物形态,或站或坐、或蹲或行,有的舞姿娥挪飘逸,有的神情深沉若思,还有一些是动物、花草图腾式样,诸如蛇、猴、花之类。这些陶板画风格古朴,风情浓郁、造型典雅。制作这些陶板画时,是趁黏土板半干而迅速雕刻并烧制而成的,这些板画是研究孟加拉帕拉王朝美术的重要实物资料,是帕拉王朝美术的精髓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