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姆莱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海因里希·希姆莱(HeinrichHimmler,1900.10.7~1945)纳粹德国党卫军头目,二战战犯。一个恶名昭著,而又极具神秘色彩的人物。

人物简介

海因里希·希姆莱(HeinrichHimmler,1900.10.7~1945)德意志第三帝国纳粹政客,行政官吏,盖世太保总管,第三帝国第二号权势人物。生于1900年11月7日,卒于1945年5月23日。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加入武装的右翼组织。1923年11月,参加了A.希特勒策动的啤酒店未遂暴动。1925年参加纳粹党,任党卫军首脑。1933年1月30日希特勒上台后,希姆莱成为慕尼黑警察局长,在达豪建立起第三帝国的第一座集中营,组织了全德意志帝国的政治警察。1934年4月成为普鲁士盖世太保第二号头目。至1936年掌握全部指挥权。在1934年6月30日的清洗中,希姆莱领导的党卫军排挤了冲锋队,从而加强了希特勒纳粹党及军队的控制;党卫军逐步成为仅次于军队的一支武装力量。1941年希特勒决定消灭欧洲犹太人,希姆莱在东欧组织了若干座灭绝营,大战结束之前,几乎消灭了欧洲的整个犹太民族。到1943年,他已爬上内政部部长兼帝国行政总监的高位,控制了情报网及军事补给部门。在1944年7月20日谋杀希特勒未遂事件以后,他成为军械部门的头子。1945年初,他领导人民冲锋队和“狼人”,前者是包括老年人在内的全民总动员的组织,后者则是企图在战后继续进行游击战的一个组织。他还指挥过两个军团。在大战的最后几个月里,希姆莱妄想取代元首的野心暴露,希特勒立即免去希莱姆的全部职务,下令逮捕法办。希姆莱假扮成一名普通士兵企图逃窜,被盟军俘获后服毒自杀。希姆莱外表斯文,内心极度变态。农业大学毕业的希姆莱屠杀犹太人就像当年经营养鸡场时杀鸡一样痛快。希姆莱是一个唯心主义疯子,坚信自己是日耳曼民族英雄的后裔。为了纯化日耳曼人血统,希姆莱推行种族灭绝主义政策,并将好的“雅利安人”集中进行有计划的繁殖。希姆莱相信“雅利安人”是“亚特兰蒂斯神族”的后裔,只要纯化血统,就能恢复神力,把党卫军打造成“神族不死军团”。在希姆莱的鼓吹下,德国提倡“雅利安人”大规模生育,即“生命之源”计划,导致战后出现大规模婴儿潮,妇女们也成为单纯的生育工具。希姆莱成立许多特殊研究会,以研制出各种传说中的神器和现代化的梦幻武器,如:碟状飞行器(飞碟)、“地球轴心”、“圣杯”、“命运之矛”等。希姆莱曾派出哈勒为首的探险队前往西藏寻找沙姆巴拉洞穴中可以随意控制时间、空间变化的“地球轴心”,据说哈勒被英国人捉住之后,成功越狱并找到了“地球轴心”,但是不知道如何操纵。甚至有人认为希姆莱的碟状飞行器试制成功,只是还没来得及投入使用,第三帝国就灭亡了。
希姆莱的党卫军成员都是素质很高的专业人士,君特利·格拉斯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之后才公布自己隐瞒60年的党卫军身份。党卫军虽然不是正规部队,但装备了比正规部队更精良的武器,且训练更严格,成为帝国嫡系精锐部队。希姆莱曾被怀疑刺杀希特勒,但也只是怀疑,没有证据,结果不得而知。

个人生平

海因里希·希姆莱于1900年10月7日生于慕尼黑希尔德加德街2号的三楼。当他呱呱坠地时,巴伐利亚的抠密院顾问维特尔斯巴赫·海因里希亲王冈他伸出庇护之手,为其起名海因里希·希
美国《时代周刊》封面上的希姆莱

美国《时代周刊》封面上的希姆莱

姆莱,并做其教父。名字和教父约束着希姆莱从小就恪守忠于国王的传统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这使希姆莱养成了服从纪律、处处照章办事的习惯。
当时巴伐利亚维特尔斯巴赫王朝有明文规定:谁认一位亲王作教父,谁就必须当军官。这里有一点是了解希姆莱本性的关键:他一直幻想指挥一支攻无不克、百战百胜的军队,但他一生也没能完全实现这一幻想。希姆莱长得瘦弱,鼻梁上还架着近视眼镜。最初,他想当海军,可是帝国舰队不收戴眼镜的人,只好改当陆军。当年,他只有十七岁,还不到当兵的年龄。他的父亲只好央求在宫廷中的朋友们帮忙,让他的儿子希姆莱提前加入军队。朋友们帮了忙。1917年底,希姆莱加入了巴伐利亚第11步兵团“森林团”。可是他刚刚入伍,正在累根斯堡接受候补军官训练,同时又进了拜罗伊特的机枪训练班。结业后,他被编进第11步兵团补充营4连。但此时战争已经结束,他奉命退役。
退役后不久,希姆莱又发现一条行伍发迹的道路。德国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局势非常混乱。巴伐利亚社会民主党人中的退役军人和自愿参加者组成了自由团,与共产党人成立的红色工人士兵苏维埃共和国相抗衡。希姆莱加入了自由团。由柏林派出的国防军和自由团准备进攻红色慕尼黑。希姆莱跃跃欲试,想从自由团再进国防军。后来他患了伤寒,健康状况恶化,始终没能成为军官。
进国防军的打算未能实现,原因是他父亲考虑到王室的庇荫己不复存在,通货膨胀有增无减,现在该是让希姆莱在战后赶紧熟谙一门可靠的职业的时候了。他父亲看中了农业,希姆莱当时对农业也很感兴趣。但他的农业生涯仍是时运不济,刚刚进入因戈尔施塔特的菜农场学农,就被一场流行性伤寒弄得卧床不起。1919年10月18日,他病愈后又进了慕尼黑大学技术学院,注册为农科大学生。希姆莱在1922年8月5日报通过考试,并在施莱斯海姆的“兰德氮素有限公司”谋得了一席农业助理员的职位。同时,由罗姆推荐加入了一个名叫“德国国旗”的民族主义组织。他每天下班后,就扛起步枪,主动跟志同道台的伙伴们进行操练,准备在行将到来的内战中大显身手。
1923年8月,希姆莱辞退了兰德氮素公司的工作,回到慕尼黑,参加了阿道夫·希特勒发动的十一月政变。罗姆将“德国战旗(原德国国旗)”组织的大旗交给了他,他作为旗手参加了希特勒的十一月政变。
政变失败了。这个政变失败者打定主意继续稿政治,希姆莱参加了民族社会主义自由运动组织。希姆莱在自由运动组织的成员中遇到了旧友格利戈尔·施特拉塞。他是自由运动组织中的头目,他看出希姆莱有组织能力,便很快起用了他。
1924年5月,国会大选在即。施特拉赛企图利用希特勒政变在德国引起的轰动,将自己手下的纳粹分子塞进国会,便派希姆莱驾驶一辆摩托,在下巴伐列亚各村镇之间往返飞驰,传达施特拉赛通知文告,并向农民声嘶力竭地进行民族社会主义的宣传,煽动农民反对金融资本,诅咒犹太人和共济会成员,攻击布尔什维克,诋毁民主政治和一切合理的政策。
希姆莱的力气没有白费,施特拉赛的活动措到了近两百万张选票,赢得了三十二个国会议员席位。希姆莱虽然不余遗力地工作,但仍感到前途渺茫。
1924年12月希特勒离开监狱后,随即着手重建因十一月政变而被禁止的四分五裂的纳粹党。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纳粹党又兴旺起来,并建立了党卫队。希姆莱凭着择主而侍的本能,觉得找到了自己的偶像。1925年8月,他加入了纳粹党,不久又当上了施特技赛的秘书。
希姆莱乐于执行各种命令,严格遵守纪律,是一个出色的组织者。但他垂涎高官显员,施特拉赛就尽量设法满足希姆莱的欲望。施特拉赛在赴柏林之前,提升希姆莱为巴伐利亚一上普法尔茨省党部副书记。希姆莱虽然投靠希特勒的对手施特拉赛门下,实际上,他始终认为自己是党的领导机关的一名工作人员,不是施特拉赛的侍从。当施特拉赛调往柏林并成为希特勒在徳国北部的对立面的时候,他进一步向希特勒靠拢。希姆莱觉得在希特勒领导下进行工作是无限幸福、无比光荣的。希特勒也没有亏待他,让他在特权阶层中的地位直线上升!
——1925年任纳粹党巴伐利亚一上法尔茨区副领袖;
——1926年任纳粹党巴伐利亚一施瓦本区副领袖,同年任全国宣传工作副领导;
——1927年,二十七岁的他任党卫队全国副领袖。
短短几年,希姆莱从一个无所适从的青年,变成了希特勒的狂热追随者、纳粹组织的高级领导人。受到希特勒的赏识。但是,希姆莱并不满足现有的官衔,他想成为领袖人物。引导党和国民走他所期望的路。
由于他长期在下巴伐利亚邦农民聚集的地方工作,历史观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他认为农民阶级是民族的本源,自由乡土上的自由农民是徳意志民族力量和民族精神最强大的后盾。
大学毕业后,在民族运动宣传的影响下,他设想了一种以农业为主要标志的社会。他跟几个志同道合的人花钱买了一块地,开办了一所农场,以此作为他实现农村之国的胚种细胞。然而,他的农场没等兴旺发达起来,便很快夭折了。他把自己的农场因资金不足而夭折,归结到犹太资本的身上。他的理论是:世界犹太民族煽动城市居民反对农民。他认为世界犹太资本通过投机和操纵交易所压低生产价格和提高消费价格。农民收入很少,城市居民开支很大。巨额的中间利润被犹太人和他们的同盟者所中饱。因此他认定,农民最危险的敌人是“世界犹太资本”。这可能就是希姆莱反犹思想形成的雏形。
希姆莱当时还形成一种奇特的思想,认为斯拉夫人也是不共戴天的敌人。理论根据是,全国农民阶级唯有在反斯拉夫人的斗争中才能保存和壮大自己。这无意中形成的意识成为希姆莱日后给党卫队纲领提出的两条要点的思想基础,即确定第三帝国反犹和反斯拉夫人政策的基本思想。这两种观点,后来成为希姆莱反“斯拉夫劣等民族”和反“世界犹太民族”的坚定不移的奋斗目标。希姆莱的最终日标在暴力反犹的气氛中逐渐形成。反犹已成为纳粹党的最强大的动力。
希姆莱曾深入学习和研究过亲德的英国人豪斯顿·斯图尔特·张伯伦的著作《十九世纪的基础》、法国外交家戈比瑙的专著《论人种之不平等》和罗森贝格的《二十世纪的神话》等三本书。尽管这三本书是互相剽窃,希姆莱仍读得全神贯注,津津有味,觉得受到了极大的启发和鼓舞。
这三本书的作者都认为:人种的价值不是平等的,因此人种杂交会降低高等人种的遗传素质;北欧条顿人是所有亚利安人种中体魄最优秀的人,基督教鼓吹的关于人类平等的理论是卑鄙无耻、阴险毒辣的幻想。这种种非人道的种族理论被希姆莱所接受。
希姆莱捍卫民族社会主义种族学并非出于某种狂热,而是受环境的影响。他在大学读书时已经接触反犹主义。最初了解反犹主义是从希特勒的专著《我的奋斗》中读到的。《我的奋斗》对反犹主义有一段专述:
今天在我们面前展示的人类文化、艺术以及科技成果,无一不是亚利安人创造的。
血统混杂和由此产生的种族水平的降低,是古老文化衰亡的唯一原因。
看看吧,犹太人通过杂交每天在毒化我们民族的血液。
想想吧,只有几世纪以后才能从我们民族的机体中排除这种血液里的毒素,或者永远无法排除这种毒素;
再想一想吧,种族解体降低甚至消灭了我们德意志民族中最后的亚利安人的价值,使我们的力量作为承袭文化的民族明显地衰退……
希姆莱相信种族沦的观点,并且全部接受下来,在以后的党卫队中发挥了非常残酷的作用。为给希特勒的大日耳曼民族主义寻找历史根据,希姆莱编造了一个亚特兰蒂斯神话,称德国人是最优秀民族的后裔。
希姆莱的“亚特兰蒂斯”情结来源于一本叫《冰盖理论》的书。作者恩斯特·赫尔比格声称有一个“超级人种”从太空来到地球,他们在古老的亚特兰蒂斯岛上落了户,创造了先进的文明,古希腊文明和古埃及文明皆得益于亚特兰蒂斯。
希姆莱坚信在德国可以找到亚特兰蒂斯人的后裔,而且是所有后裔中最优秀的。为了给这些匪夷所思的理论找出根据,希姆莱炮制了臭名远扬的人种“繁殖计划”。
希姆莱炮制的“生命之源”计划即人种“繁殖计划”,直接出自纳粹造就优等民族的目标。其思想基础是传说中远古曾有一个雅利安民族存在,这个民族的人蓝眼睛、黄头发,是优等民族,日耳曼民族就是雅利安民族的后裔。在希姆莱授意下,从1935年开始,那些所谓的党卫军精英便选择金发碧眼的妇女发生性关系,为“元首”创造优秀人种,目的是防止未来世界被纳粹所称的“劣等民族”主宰。“生命之源”计划大约产生了11000(一说20000)个私生子

社会评价

希姆莱当时还形成一种奇特的思想,认为斯拉夫人也是不共戴天的敌人。理论根据是,全国农民阶级唯有在反斯拉夫人的斗争中才能保存和壮大自己。
这无意中形成的意识成为希姆莱日后给党卫队纲领提出的两条要点的思想基础,即确定第三帝国反犹和反斯拉夫人政策的基本思想。
这两种观点,后来成为希姆莱反“斯拉夫劣等民族”和反“世界犹太民族”的坚定不移的奋斗目标。
希姆莱的最终目标在暴力反犹的气氛中逐渐形成。反犹已成为纳粹党的最强大的动力。
希姆莱曾深入学习和研究过亲德的英国人豪斯顿·斯图尔特· 张伯伦的着作《十九世纪的基础》 、法国外交家戈比瑙的专着《论人种之不平等》和罗森贝格的《二十世纪的神话》等三本书。
尽管这三本书是互相剽窃,希姆莱仍读得全神贯注,津津有味,觉得受到了极大的启发和鼓舞。
这三本书的作者都认为:人种的价值不是平等的,因此人种杂交会降低高等人种的遗传素质;北欧的条顿人是所有亚利安人种中体魄最优秀的人,基督教鼓吹的关于人类平等的理论是卑鄙无耻、阴险毒辣的幻想。 这种种非人道的种族理论被希姆莱所接受。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