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苏区反“六路围攻”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在四川省北部地区粉碎国民党四川军阀部队围攻的作战。

简介

大丰收的川陕苏区反六路围攻 1933年10月,蒋介石任命刘湘为四川“剿匪”总司令,限于3个月内将川陕边区红军肃清。刘湘调集四川所有兵力共l10个团20万人,分为六路进行围攻。这六路分别是,第一路邓锡侯第28军(马毓智代军长),由广元、剑阁指向南江;第二路田颂尧第29军,由苍溪、阆中指向巴中;第三路李家钰2个师由南充、蓬安指向巴中;第四路杨森第20军,由广安、岳池指向通江;第五路
川陕苏区反“六路围攻”作战地图

川陕苏区反“六路围攻”作战地图

刘湘第21军由开江指向宣汉、达县;第六路刘存厚第23军由开县指向万源。六路中以第五路为重点。
红四方面军这时已发展到5个军8万人,总指挥部决定以红4、红33军全部及红9、红30军各2个师在东线,打敌第五、六两路,由徐向前指挥,为主要方向;以红31军及红9、红30军各1个师在西线,打敌第一、二、三、四路,由王树声、李先念指挥。12月中旬,刘湘下令开始进攻。红军仍采取收紧阵地的战法,节节抗击各路敌军,逐次向苏区内地收缩,诱敌深入,寻求敌人的弱点,集中兵力予以反击。战斗异常艰苦,旷日持久。到1934年8月上旬,刘湘共发动五次总攻,步步推进,一直把红军压缩到南江以东、通江以北、万源以西的狭小区域内,但刘湘各部也伤亡几万人,其部队疲惫不堪,士气低落。这时,红四方面军主力已经集中,总指挥徐向前看准敌第六路是最弱的一路,于8月9日夜率部攀石牵藤,穿越山路,突然袭占敌青龙观阵地,在敌战线中间打开一个缺口,歼敌1个师又3个旅,直插刘湘主力左侧。刘湘慌忙从万源后撤。然后徐向前调整部署,以一部牵制东线敌军,率主力挥师向西,8月28日夜从敌第三路与第四路结合部得胜山猛插敌人纵深,在黄猫桠地区截住并歼灭敌10多个团,收复了被敌占领的所有地区和县城,一直追到嘉陵江边,打破了敌人的围攻。
此次战役长达10个月,红军共歼敌8万人,缴枪3万支,是红四方面军成立以来的空前大捷。刘湘为维系军心,拜请了一位一贯道头子刘云山做高级顾问,占卜算卦,选择进攻吉日,给部下壮胆,被奉为“刘神仙”。围攻失败后,这位“神仙”再无神气,自觉没趣,溜之夭夭。

基本信息

中文名称: 川陕苏区反“六路围攻”
又名: 川陕苏区反六路围攻
发生时间: 1934年3月~10月
发生地点: 四川、陕西省交界地区
事件介绍
事件背景
事件内容文件
内容文件

历史背景

1933年9月,国民党四川军阀刘湘击败刘文辉,暂时结束了混战局面。10月,刘湘就任四川“剿匪”总司令,纠集各军阀部队共110多个团约20万人,另有空军两个队共18架飞机配合,采取分进合击和步步为营、稳扎稳打的战法,企图在3个月内将红军围歼于川陕边境。

部署

以第28军的18个团为第1路。由广元昭化向南江方向进攻;以第29军的24个团为第2路,由阆中巴中方向进攻;以新编第6师和第23师共15个团为第3路,由南充向巴中东南方向进攻;以第20军的12个团为第4路,由蓬安向通江方向进攻;以第21军的24个团为第 5路,由开江、开县向宣汉、达县方向进攻;以第23军及地方武装共18个团为第6路,由开县、城口向万源方向进攻。

国民党军

国民党军发起4期总攻,红四方面军相继收紧阵地
红四方面军在取得反“三路围攻”(见川陕苏区反“三路围攻”)和仪(陇)南(部)、营(山)渠(县)、宣(汉)达(县)3次进攻战役的胜利,并与川东游击军会合后,红军已达5个军8万余人,川陕革命根据地(亦称川陕苏区)也得到了发展。方面军总部鉴于国民党军新的大规模围攻已
刘湘

刘湘

经迫近,且兵力众多,决定仍采取“收紧阵地”的方针。先以运动防御,大量消耗、疲惫敌人,尔后集中兵力,实施反击作战,打破敌人的围攻。部署是:以东线为主要方向,集中红军第4、第33军和第9、第30军主力共28个团,配置于从万源迄宣汉、达县地区,由总指挥徐向前指挥,主要抗击第5、第6路;以第31军主力和第9、第30军各一部共12个团,配置于从广元沿嘉陵江以东迄营山、渠县以北的西线地区,由副总指挥王树声指挥,分别钳制第1、第2、第3、第4各路;另以红31军2个团和红4、红33军各1个团,配置于苏区北部边境一线,监视陕南方向。
1933年11月,各路川军先后出动,向苏区推进。12月中旬,刘湘发起第1期总攻,企图攻占宣汉、达县(今达川)、仪陇等县城及旺苍地区。在东线,川军第五、第六路在飞机掩护下,于12月16日强渡前河、州河,红四军一部和红九军主力乘其半渡之际进行反击,歼3000余人。红三十军主力亦在达县城东南一带给第五路一部以杀伤,红八十八师师长汪烈山在战斗中牺牲。17~18日,红军先后撤出宣汉、达县两城。在其以北据险阻击,至1934年1月中旬,多次挫败川军进攻。给其以大量消耗.并击落飞机1架。随后再次撤退到固军坝、罗文坝、马渡关、红灵合一线,此时,敌第三路总指挥王陵基以为红军溃败,命令所属各部发起进攻,红军则乘其冒进,不断予以阻击。至2月上旬,敌第五路各部均有损失,且供给困难.攻势顿减,唯该路之警备第三旅孤军深入。进至马鞍山地区。这时,春节来临,川军各路将领群集成都过年,王陵基亦私回万县,红军抓注这一有利时机,集中3个师,反击冒进至马鞍山地区之川军。2月10日夜,红三十军第八十八师一部经马鞍山右侧,袭占楼门口,迂回马鞍山,歼敌2个营,该师主力随即投入战斗,又在马鞍山东南歼敌1个团,并乘胜直插毛坝场。在红四军一部配合下,全歼警备第三旅2个团,毙其副司令郝耀庭。与此同时,红九军第二十五师西出毛坝场。进至敌第5路主力第三师师部驻地胡家场,歼其一部,并乘胜西击,逼近马渡关。川军急忙调整部署,令第六路位于马渡关以东之2个旅西移,第五路第三师位于马渡关以南之1个旅东伸,以巩固胡场、毛坝场、隘口一带阵地。红军遂停止反击。马鞍山战斗。红军激战5天,歼敌1个多旅。刘湘对此甚为震惊,慌忙从后方急调4个旅和边防第一旅、独立第四团加入第五路,并撤掉王陵基第五路总指挥职,由该路第一师师长唐式遵接替。
在西线,川军第一、第二、第三、第四路,于12月中旬开始,在北起广元南至营山的嘉陵江东岸发起全线进攻。红三十一军和红三十、红九军一部分别在广元的元坝子、快活岭,苍溪的三川寺,阆中的鸡山梁,仪陇城南至佛楼寺一线实施阻击,给敌消耗和杀伤后,于1934年1月11日主动撤出仪陇城,在北起旺苍坝,南沿东河至千佛岩,东向尹家铺、鼎山场一线继续抗击。至2月中旬,再次收紧阵地至旺苍坝、恩阳河、鼎山场迄江口(今平昌)一线与川军对峙。
3月3日.刘湘下达第2期总攻令。4日,西线发起总攻,第一、第二、第三、第四路分别向旺苍坝、恩洋河、玉山场、鼎山场推进。红军利用有利地形,节节抗击。重点反击,至19 日主动撤出以上各点及木门、巴中城,再次向东收紧阵地。敌东线第五、第六路已投兵力达60多个团、因全面进攻受挫,乃改取重点进攻:第五路于12~14日集中4个旅3次猛攻红灵台。企图在红军东、西线接合部打开缺口,均遭失败,损兵1000余人。22~24日,复集中5个旅转攻红军东线中段老鹰嘴、毛坪一线阵地,再遭重创,损兵2000余人。
4月初,刘湘开始第3期总攻,妄图在东线夺取万源,再向西推进:西线夺取南江、通江.尔后西向川陕边界合围,消灭红军。红军为进一集中兵力,再次收紧阵地,东线先后撤至刘坪、镇龙观至万源城南一线,西线撤至贵民关、观光山至得胜山一线,红军在后撤中,利用有利地形,实施阻击、反击,给敌以有力打击。23日,敌第五路1个师又3个旅连续向红军东线中段之镇龙观一带发动猛攻,红军顽强抗击,战至28日,重创川军,仅镇龙观附近即歼敌4000余人,迫川军后退。
刘湘对红四方面军的3期总攻均遭受挫折,引起各路军阀的不满。5月15日,刘湘在成召开各路总指挥会议,决定发动第4期总攻,企图先夺取通江、万源,尔后西线主力1个师2个旅投入战斗,至此,参加围攻的总兵力达140余个团。刘湘还决定成立总司令部前方军事委员会,任命其高等顾问、江湖术士刘从云委员长,代其指挥。红四方面军为集中兵力,迷惑敌人,创造战机,于6月中旬,主动放弃过于突出的得胜山一线阵地,并于21日撤出通江城,在其以北沿小通江东岸至万源城南进行阻击,红三十三军一部在游击队配合下,于6月15日攻占城口。刘湘以为红军将由城口向云阳、万县反攻。忙将第五路主力及第六路一部由通江地区东调万源地区。四方向军见川军主力东移,乃令红九、红四、红三十军各一部坚守东线阵地。集中主力10余个团于西线,待机在贵民关、观光山间之分水岭地区实施反击。6月22日、川军第4期总攻开始,刘湘将总预备队全部投入战斗,以东线为进攻重点,集中50多个团的兵力,向万源至通江一线红军阵地进攻。红四方面军按预定计划,坚守阵地,顽强阻击,并主动将进至城口近郊的部队撤至全万源附近,集中作战。7月11日,川军开始以万源为主要目标的全线猛攻,企图完成第4期总攻任务。7月16日~8月7日,敌先后发起4次猛攻,红军东线部队奋力抗击,歼敌万余人,取得了万源保卫战的重大胜利。与此同时,红军西线部队在南起通江附近、北至小通江一线,多次击退第一、第二、第三、第四路的进攻,有力地配合了红军东线部队的作战。

红四方面军

红四方面军实施反攻,大纵深迂回、围歼国民党军
7月上旬,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在万源前线召开军事会议,认为红四方面军已退至苏区后部窄小地域,战线缩短,兵力集中,依双方对峙态势及地理条件,确定从东线实施反攻。8月8日,方面军总部决定,以万源西南地形险要、守军兵力弱的青龙观为前线反攻的突破口,寻歼第五路主力。具体部署是:以红四、红九军主力和红三十一军一部共14个团为第一梯队,担任突击;以红三十军主力和红三十三军一部共8个团为第二梯队,协同第一梯队向纵深发展;以红四、红九军各一部坚守万源以东以南阵地;红三十一军主力和红三十军一部坚守通江以东及小通江东岸一线阵地待机。
8月10日夜,红军东线部队反攻开始。红三十一军突击分队经南天门直插奇龙观,隐蔽接敌,先歼其
川陕苏区反六路围攻

川陕苏区反六路围攻

1个营部。此时,后续部队陆续赶到加入战斗,接连击退守军10余次反扑,继又歼其1个旅部,攻占青龙观要隘。11日拂晓,红三十一军一部乘胜向纵深楔入,与此同时,红四、红九军主力同时从左右两翼发起进攻。经数日奋战,击破守军的节节阻击和多次反扑,先后攻占孔家山、大面山、黑钵山、龙池山及周围地区。至16日,先头部队进至河口场、庙垭场地区。17日,第二梯队亦进抵这一地区。此时,徐向前决心以主力东进,迂回困歼万源附近之刘湘部主力。而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张国焘竟令主力向西。刘湘部主力乘红军西向之隙撤至东起井溪坝,西经东升场、马家场至双龙场之线,与红军对峙。红军东线反攻作战计歼川军3个旅又3个团,并对其他十几个旅予以不下同程度的打击,仅第五路即破歼1400~1500人。
在西线,各路川军见东线主力刘湘部遭受沉重打击,慌忙调整部署,企图依托小通江两岸山地抵御红军的反攻。8月下旬红四方面军除留红三十三军及红四、红九军各一部在东线牵制刘湘部外,主力迅速西进。28日,红三十军及红四、红九军渡过通江,乘夜进击,一举突破川军阵地迫敌后撤。9月8日,红军再次夜袭,突破青江渡阵地,继向巴中疾进,西线各路川军,见红军攻势迅猛,纷纷沿来路溃逃。红军乘势追击,徐向前亲率红三十军及红三十一军一部,于9月11日收复巴中城后,实施大纵深迂回,昼夜兼程,直插第一、第路后方,进至旺苍坝东南之黄木垭(黄猫垭),与第二十路溃逃之敌10余个团相遇,激战终日,予以全歼。红三十一军主力尾追第一路进击,歼其一部,17日收复南江城后,继续西击,19日在三江坝、旺苍坝地区复歼其一部,前锋直逼广元城下。红三十军向南疾进,22日攻克苍溪城。红九军一部向西追击,16 日收复仪陇城,22 日攻占阆中城。红四军一部尾追第四路,直至兰草渡西南地区。至9月下旬,川军第一、第二、第三路大部溃逃至嘉陵江以西,第四路撤逃回营山、渠县地区。至此,北起广元、南至阆中的嘉陵江东岸地区基本被红军占领。国民党四川军阀部队对川陕苏区发动的“六路围攻”完全破产。

结果

红四方面军在历时10个月的反围攻作战中,继续运用“收紧阵地”的方针,以伤亡2万余人的代价,取得了毙伤四川军阀部队6万余人,俘2万余人,缴获各种枪3万余支(挺)、炮100余门,击落飞机1架的重大胜利,巩固和扩大了川陕苏区。

事件意义

红四方面军在历时10个月的反“六路围攻”作战中,有计划地收紧阵地,适时实施反击,共毙伤俘国民党军8万余人,其中俘2万余人。获枪3万余支(挺)、炮100余门,击落飞机1架,打击了四川军阀的统治,进一步巩固和扩大了川陕革命根据地。其主要经验:一是采取“收紧阵地”的作战方针,依托有利地形,不断杀伤、消耗国民党军,削弱其进攻力量;二是抓住敌之弱点创造和捕捉有利时机,适时组织反击,集中优势兵力,各个予以歼灭;三是对准退却之敌,实施大纵深迂回包围、分割围歼、速战速决。
主题关键词: 反“围攻”反击战收紧阵地 追歼战
分类:民主革命战争
相关人物:徐向前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