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托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岳托(1599-1639),礼烈亲王代善长子,母嫡福晋李佳氏达诸祜巴宴之女,镶红旗人。 岳托很早就投身戎马,由于作战勇猛,又有智谋,于是被授予台吉,继而被封为贝勒。最后因军功被封为亲王,主管兵部。做为代善的长子,岳托为本族繁荣做出了贡献。

人物简介

岳托(1599-1639),己亥年二月初二日寅时生,父为礼烈亲王代善,母嫡福晋李佳氏(达褚祜巴晏之女)。初授台吉。天命十一年,封贝勒。崇德元年四月,封成亲王。八月,坐降贝勒。二年八月,再降贝子。三年,复贝勒。崇德四年己卯正月初九日卯时,薨于军,年四十一岁,追封为克勤郡王。康熙二十七年,立碑纪功。乾隆四十三年,配享太庙。

生平概况

乃父之风

天命六年(1621年),努尔哈赤率军攻打奉集 堡,将要班师的时候,突然接到谍报,附近发现了明军数百人。岳托于是偕同台吉德格类向明军发动突袭,击败了明军。之后努尔哈赤攻克沈阳,清军奋起直追至白塔铺。岳托问讯后赶至白塔铺,狂追明军四十里,歼灭明军三千余人,他这种执酌的精神也确有乃父之风。
不久以后,发生了一件事。喀尔喀扎鲁特贝勒昂安把清军使者捉住并送往叶赫,结果使者被杀。于是在天命八年(1623年),岳托同台吉阿巴泰出兵讨伐昂安,斩杀昂安及其子。这位昂安贝勒也是够蠢的,既然敢捉后金使者,就应该料到后金的报复,结果被岳托一击必杀,死无全尸啊。

拥立太宗

天命十一年(1626年)八月,太祖努尔哈赤病逝,后金面临了谁继承汗位的问题。当时四大贝勒全都手握重兵,势均力敌。一有不慎可能会毁掉后金的百年基业,在这时岳托从大局着想,与三弟萨哈璘一起劝说父亲支持四贝勒皇太极即位,迅速解决了当时的权力接续问题。如果岳托以私心为重的话,他大可以支持父亲。当时的代善虽因与前大妃富察氏的不明关系(本人认为这件事全是其他贝勒为了争权而造的谣不足以信,下一件事应该是家中争权的结果)以及听信妾的谗言欲杀二子硕托二事声望受损连“太子”位都失去了,但做为太祖的次子在长子已死的情况下且手握重兵,争位也不是没有胜算。岳托做为代善长子在代善即位后是很可能成为太子的,不过岳托同父亲一样从大局出发,支持皇太极。所以在太宗时期,代善父子一直深受信任,即使有所错误,两人所掌的两红旗也没有被夺去或削弱,恩宠日隆。
同年十月,跟随父亲代善攻打扎鲁特,斩杀其部长鄂尔斋图,俘虏了他的部众,于是因军功封为贝勒。

讨伐朝鲜

天聪元年(1627年),偕同贝勒阿敏、济尔哈朗讨伐朝鲜。后金军跨过鸭绿江后,连续攻克义州定州汉山三城。之后渡过嘉山江,攻克安州,驻扎在平壤,平壤守将弃城逃走。后金长驱直入,进至中和,逼迫朝鲜国王李倧投降。在经过日本大军的蹂躏后,朝鲜军毫无抵抗力,后金军所向披靡。在后金军进驻黄州后,朝鲜遣使求和,岳托与众贝勒准备议和。这时阿敏提出异议,他想直接攻进王京,岳托与济尔哈朗密议驻兵平山,再派使去见李倧。李倧愿想后金岁贡财物,岳托认为:“我军已与朝鲜结盟,有统重兵在手后方空虚,可能会被明军和蒙古偷袭,应该立刻班师。”于是同朝鲜结盟,事后告知阿敏。阿敏以未参加结盟,于是纵兵大掠。岳托说:“既已结盟再纵兵大掠,不是仁义的举动。”劝服了阿敏。阿敏无奈只能与李倧弟李觉解盟,之后还师,结束了朝鲜战事。这次伐朝战役中,岳托不光展现了军事才能,同时他的政治眼光也有所表现,他逼迫阿敏与朝结盟而返也很可能看穿了他自立的野心。

随帝伐明

回师后岳托又跟从太宗皇太极伐明,由于大明名将袁崇焕的有力防守,清军一筹莫展,损失惨重。但岳托在战斗中,不光击败了路遇的明军,在围攻宁远时击败明军挖壕士兵千余,复败明兵于牛庄
天聪二年(1628年),岳托同阿巴泰侵犯明边境,毁锦州、杏山、高桥三城。又烧毁自十三站以东堠二十一座,杀守兵三十余人。班师,太宗皇太极亲自出迎,赏赐良马一匹。
天聪三年(1629年),岳托进犯明锦州、宁远,焚毁明军积聚的粮草。十月太宗亲自攻打明朝,岳托与济尔哈朗率右翼军夜攻大安口,毁水门而入,击败马兰营援兵于城下。次日,岳托见明兵扎营于山上,分兵让济尔哈朗偷袭,自己驻扎山下等待时机。这时,明军自遵化来支援,回顾济尔哈朗说:“我一定会打败他们的。”之后五战皆胜。十一月,岳托率右翼军与阿巴泰所率的左翼军汇合于河北遵化,他们首先攻打顺义县,不久击破明总兵满桂等人。进逼明都北京,复跟随父亲代善击败明朝援兵。十二月,偕同贝勒萨哈璘围困永平,攻克香河。岳托在进攻明朝时进退自如,多次立下战功,在爱新觉罗的第三代中脱颖而出,成为其中的佼佼者。
天聪四年(1630年),岳托同贝勒豪格回守沈阳。
天聪五年(1631年)三月,皇太极诏询诸贝勒:“国人怨断狱不公,何以弭之?”岳托奏:“刑罚舛谬,实在臣等。请上擢直臣,近忠良,绝谗佞,行黜陟之典,使诸臣知激劝。”岳托应对自如,在太宗心中留下了极佳的印象。六月,初设六部,岳托奉命掌管兵部。七月,太宗攻打大凌河,岳托偕同贝勒阿济格率兵二万从义州进军,与大军会师。固山额真叶臣包围了城西南,岳托为他接应。明总兵祖大寿见大势以去,遂向后金请降,以子祖可法为质。祖可法进入清军营地后,准备拜见诸贝勒,岳托说:“作战时则是仇敌,议和了就是弟兄了,为何要拜呢?”岳托问为何要死守空城,对答说:“怕城破后受到清军的屠戮!”岳托巧妙的回答的这个问题,说是力图瓦解明军的战斗力和抵抗,争取汉人的归顺。于是放归祖可法,当他离去时,众人都起身相送。三日之后,祖大寿投降。岳托不光坐战有一套,对于劝降也是很有办法,谈吐也很有水平,不同于很多只重武力的满族将领。太宗建议攻取锦州,命令岳托偕同诸贝勒统兵四千,改着汉服,同祖大寿假作溃散的明军,夜袭锦州。那晚,恰好有大雾,不能见物,不利作战,只能做罢。
天聪六年(1632年)正月,岳托上奏皇太极:“前几年攻克辽东广宁等城时,汉人拒绝投降的人都被杀,之后又屠杀滦州、永平的汉人,所以汉人很恐惧是,归顺的人也就很少。 如今,我们攻下了大凌河,正好借此机会让天下的汉人都知道我们不是一味用武力征服和屠杀,也是会善待和安抚归顺了的人民的。臣以为这样的怀柔政策,前来归顺的汉人必会大大增加。首先应当保全来归者的室家,不能随意将他们罚做奴隶,然后官府发放钱粮赈济他们,让他们安居乐业。倘如上天眷顾我们后金,让我们后金占有汉人的土地,仍还其家产,他们一定会心悦诚服的接受我们的统治。应该命令诸贝勒出庄院一座,每牛录取汉男妇二人、牛一头,编为屯,人给二屯。出牛口之家,各牛录仍以官价补偿。而大明的诸将士远离故乡,成年累月戍守边关,害怕我们的诛戮。而今他们听说我们善待他们,就可能会来归顺我们。我们应善待降兵,不要让他们流离失所,那么人心依附,统一大业就可完 成了。”皇太极对岳托的上奏非常满意。对于岳托的政治眼光在这件事中得到充分的表现,而这一政策也成为大清将来的国策,岳托对于大清的建立立下了大功,理应成为铁帽子王。五月,岳托同济尔哈朗等攻打察哈尔部,行至归化城,俘获以千计。又偕同贝勒德格类开拓疆域,自耀州至盖州南。
天聪七年(1633年)八月,岳托又同德格类等攻打旅顺口,攻克后留兵驻守。班师凯旋回朝,太宗皇太极亲上郊外犒劳,并以金杯酌酒赐给他。
天聪八年(1634年),太宗皇太极阅兵于沈阳,岳托率领十一旗兵(满洲八旗、蒙古二旗、旧汉军一旗),列阵二十里许,军容整肃,旌旗鲜明。皇太极十分高兴并嘉许岳托,对岳托在兵部的工作也很满意。五月,岳托随从皇太极出征察哈尔,中途痪病,只能先行返还。
天聪九年(1635年),岳托随军攻打明朝山西,又因有病留在归化城。这期间蒙古土默特部告,博硕克图汗之子俄木布遣人同阿噜喀尔喀及明朝使者到来,准备进攻后金。岳托于是派遣伏兵邀击明使,擒住明军使者,令土默特部捕杀阿噜喀尔喀的部下。岳托选出部分土默特青年壮丁,编成队伍,立下条约,安定了一向不平静的河套蒙古各部。岳托带病这身依旧为大清劳心劳力,立下了平定河套蒙古各部的大功。之后与诸贝勒会师,一同返还。

爵封亲王

崇德元年(1636年),皇太极称帝,改国号为清。四月,封岳托为成亲王。八月,因被指控包庇莽古尔泰、硕托,以及离间济尔哈朗、豪格,于是众贝勒、亲王议定岳托为死罪。但是皇太极宽恕了岳托,只是降为贝勒,罢免兵部的职务。没过多久,又重新起用,掌管兵部事务。这次的事件,很可能又是权利斗争的产物,只要看被指控后各贝勒的反映就行了,大家都是叔伯兄弟,但是确想制人于死地。岳托同他父亲代善一样,因功权过大造嫉,而皇太极也借此削弱他们的实力及离间与他人的关系,一拉一打,将代善父子牢牢控制。
崇德二年(1637年)八月,皇太极命令左右两翼八旗军比较射箭,岳托表示不能执弓,太宗再三劝说,岳托才不情愿的拉弓,但弓堕地多达五次,于是将弓掷出很远。他的举动令众人吃惊不小,诸王贝勒纷纷指责岳托骄慢,应当处死,太宗再次宽恕了岳托,降为贝子,罚银五千两。岳托的表现不难看出,对于众人的不满,但是他的举动也很不理智,万一惹怒皇太极不光连累自身,还会牵连父亲兄弟。

英年早逝

崇德三年(1638年),皇太极又恢复岳托的贝勒地位。这年秋天,岳托随皇太极出征喀尔喀,可是才至博硕堆,就知扎萨克图汗已逃走,于是无功而返。八月,伐明,授予岳托扬武大将军,贝勒杜度为副,统帅右翼军;统左翼军的是睿亲王多尔衮。军队进至墙子岭,明兵已经退入堡,在城外布置了三座营寨作为外线的防线。岳托率军攻克了外围三寨。但是城堡坚固不易攻打,岳托采用俘兵的建议,分兵正面佯攻,牵制明师,同时从墙子岭东西两边小道进行猛攻,连克烽火台十一座。于是左右两翼军深入关内,进行了长达五个月的掠夺。清军共攻下六十余座城,掠夺了无数人口、财物和牲畜。进抵山东,攻下济南。岳托于济南驻扎时染上天花,薨于军中。岳托在战斗中极力使用汉军投降将士,这在当时尚属少见,不过确是一条正途,在此事上又能再次看出岳托的高瞻远瞩。以英年死于军中的确令人惋惜,但他那种鞠躬尽瘁的精神的很值得尊敬的。

死后哀荣

崇德四年(1639年),多尔衮率领满载而归的远征军回到盛京,在汇报战绩时,没有岳托的名字。太宗惊问为何,才知早在济南去世,悲痛万分,辍朝三天,以示哀悼。同时命令不要告知礼亲王。等到岳托灵柩运回,亲至盛京城外的沙岭遥奠;还宫后,再次辍朝三日。诏封岳托为克勤郡王,赐骆驼五匹、马二匹、白银万两。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清廷为岳托立碑纪功。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配享太庙,入祀盛京贤王祠。

家庭成员

妻妾

嫡福晋纳喇氏(阿拜之女);
继福晋哈达纳喇氏(吴尔祜达之女)。

诸子

长子多罗衍禧介郡王罗洛浑,
次子洛洛欢,嫡福晋佟佳氏,佟养性之女。子三,多罗平比郡王罗科铎,巴哈塔,多罗贝勒诺尼。
三子多罗显荣贝勒喀尔楚诨,
四子多罗和惠贝勒巴尔楚诨,
五子镇国将军品级巴思哈,
六子多罗刚毅贝勒祜里布,
七子富英武。

诸女

长女:母嫡福晋纳喇氏,嫁科尔沁部博尔吉齐特氏满珠习礼,封和硕公主
次女:母嫡福晋纳喇氏,嫁博尔济吉特氏弼喇锡
三女:母嫡福晋纳喇氏,嫁巴林博尔吉齐特氏固山贝子塞棱
六女:母继福晋纳喇氏,嫁科尔沁达尔翰卓礼克图巴敦台吉

兄弟姐妹

礼亲王代善共生八子:

多罗克勤郡王岳托

己亥年二月初二日寅时生,母嫡福晋李佳氏,达褚祜巴晏之女。初授台吉。天命十一年,封贝勒。崇德元年四月,封成亲王。八月,坐降贝勒。二年八月,再降贝子。三年,复贝勒。崇德四年己卯正月初九日卯时薨于军,年四十一岁,追封为克勤郡王。康熙二十七年,立碑纪功。乾隆四十三年,配享太庙。嫡福晋纳喇氏,阿拜宜之女;继福晋纳喇氏,吴尔祜达之女。七子:长子多罗衍禧介郡王罗洛浑,次子洛洛欢,三子多罗显荣贝勒喀尔楚诨,四子多罗和惠贝勒巴尔楚诨,五子镇国将军品级巴思哈,六子多罗刚毅贝勒祜里布,七子富英武。

已革固山贝子硕托

庚子年十一月初十日丑时生,母嫡福晋李佳氏,达褚祜巴晏之女。初授台吉。天命十一年,授贝勒。天聪四年,坐削爵。寻封贝子。崇德四年,降辅国公。寻复封贝子。太宗崩,硕讬与阿达礼谋立睿亲王多尔衮于崇德八年八月十八日处死,年四十四岁,黜宗室。嫡妻乌喇纳喇氏,布占泰贝勒之女;妾张氏,张国栋之女;媵妾明氏,明尚隆之女;妾宋氏,宋昌云之女。三子:长子喇喀,次子齐兰布,三子岳赛布。

和硕颖毅亲王萨哈磷

甲辰年五月二十三日卯时生,母继福晋叶赫纳喇氏,布齐贝勒之女。初授台吉。天命十一年,授贝勒。崇德元年丙子五月初九日辰时薨,年三十三岁,追封和硕和硕颖亲王。康熙十年五月,谥曰毅。嫡福晋乌喇纳喇氏济海尔,布占泰贝勒之女,崇德八年八月十八日,因罪与子阿达里被处死。三子三女。三子:长子已革多罗郡王阿达里,次子多罗顺承恭惠郡王勒克德珲,三子奉恩镇国公杜兰。

多罗谦襄郡王瓦克达

丙午年五月十三日酉时生,母继福晋叶赫纳喇氏,布齐贝勒之女。顺治三年,封三等镇国将军。四年,进封镇国公。五年,进封郡王。顺治九年壬辰八月初七日子时薨,年四十七岁。康熙十年,追谥。嫡福晋赫舍里氏,巴图礼之女;继福晋他塔喇氏,尚书塔穆拜之女;侧福晋巴林氏,图鲁克宜之女;侧福晋纳喇氏,塔喇玛之女;庶福晋何氏,何起龙之女;庶福晋卞氏,卞进泰之女;媵妾纳喇氏,袁布之女。三子:长子巴克达,次子已革镇国公留雍,三子已革镇国公噶尔塞。

巴喇玛

戊申年二月初一日辰时生,母继福晋叶赫纳喇氏,布齐贝勒之女;天聪五年辛未六月十九日午时卒,年二十四岁,嫡妻佟佳氏,巴图礼之女;媵妾博尔济吉特氏,班第台吉之女。无子女。

奉恩辅国公玛占

壬子年七月十三日辰时生,母侧福晋哈达纳喇氏,孟格布禄贝勒之女。崇德元年,封辅国公。崇德三年戊寅十一月二十五日辰时卒,年二十七岁。无子,未立后。爵停袭。嫡妻纳喇氏,都统苏耐之女。

和硕巽简亲王满达海

天命七年壬戌三月二十日戌时生,母三继福晋叶赫纳喇氏,阿纳布贝勒之女。崇德六年,封辅国公。顺治元年,进贝子。六年,袭礼亲王爵。八年,改封号曰巽亲王。九年壬辰二月初六日巳时薨,年三十一岁,予谥。十六年,追论满达海生前之罪,削谥,降爵为贝勒。嫡福晋博尔济吉特氏,巴拜之女;继福晋伊尔根觉罗氏都统阿尔进之女;侧福晋奇特氏,公布颜图之女;庶福晋舒舒党罗氏,安堵祜之女,妾吴氏,吴大之女。二子:长子多罗怀憨贝勒常阿岱,次子楞塞宜。

追封和硕惠顺亲王祜塞

天聪二年戊辰正月二十八日申时生,母三继福晋叶赫纳喇氏,阿纳布贝勒之女。初封镇国公,顺治三年丙戌二月初六日辰时薨,年十九岁,追封惠顺亲王。嫡福晋科尔沁博尔济吉特氏,桑阿尔塞台吉之女;媵妾他塔喇氏,淮塔库之女。三子:长子阿林,次子多罗怀憨郡王精济,三子和硕康良亲王杰书。

史书记载

清史稿 卷二百十六 列传三 诸王二》
克勤郡王岳讬,代善第一子。初授台吉。天命六年,师略奉集堡,将还,谍告明军所在,岳讬偕台吉德格类击败之。上克沈阳,明总兵李秉诚引退,师从之,至白塔铺。岳讬后至,逐北四十里,歼明兵三千馀。喀尔喀紥鲁特贝勒昂安执我使送叶赫,被杀。八年,岳讬同台吉阿巴泰讨之,斩昂安及其子。十一年,复从代善伐紥鲁特,斩其部长鄂尔斋图,俘其。封贝勒。
天聪元年,偕贝勒阿敏、济尔哈朗伐朝鲜,克义州、定州、汉山三城。渡嘉山江,克安州,次平壤,其守将弃城走。再进,次中和,谕朝鲜国王李倧降。阿敏欲直攻王京,岳讬密与济尔哈朗议驻平山,再使谕倧。倧原岁贡方物,岳讬谋曰:“吾曹事已集,蒙古与明皆吾敌,设有警,可不为备乎?宜与盟而归。”既盟,告阿敏。阿敏以未与盟,纵兵掠。岳讬曰:“盟成而掠,非义也。”劝之不可。复令倧弟觉与盟,乃还师。
从上伐明,又从围宁远,并有功。复败明兵于牛庄。二年,略明边,隳锦州、杏山、高桥三城。自十三站以东,毁堠二十一,杀守者三十人。师还,上迎劳,赐良马一。三年,略明锦州、宁远,焚其积聚。上伐明,岳讬与济尔哈朗率右翼兵夜攻大安口,毁水门入,败马兰营援兵於城下。及旦,见明兵营山上,分兵授济尔哈朗击之,岳讬驻山下以待。复见明兵自遵化来援,顾济尔哈朗曰:“我当击此。”五战皆捷。寻次顺义,击破明总兵满桂等。薄明都,复从代善击败援兵。偕贝勒萨哈璘围永平,克香河。四年,还守沈阳。五年三月,诏询诸贝勒:“国人怨断狱不公,何以弭之?”岳讬奏:“刑罚舛谬,实在臣等。请上擢直臣,近忠良,绝谗佞,行黜陟之典,使诸臣知激劝。”是岁初设六部,命掌兵部事。上攻大凌河,趋广宁,岳讬偕贝勒阿济格率兵二万别自义州进,与师会。固山额真叶臣围城西南,岳讬为之应。祖大寿请降,以子可法质。可法见诸贝勒,将拜,岳讬曰:“战则仇敌,和则弟兄,何拜为?”因问何为死守空城,曰:“畏屠戮耳!”岳讬善谕之,遣归。越三日,大寿乃降。上议取锦州,命偕诸贝勒统兵四千,易汉服,偕大寿作溃奔状,夜袭锦州。会大雾,乃止。
六年正月,岳讬奏:“前克辽东、广宁,汉人拒命者诛之,后复屠滦州、永平,是以人怀疑惧。今天与我大凌河,正欲使天下知我善抚民也。臣愚以为善抚此众,归顺者必多。当先予以室家,出公帑以赡之。倘蒙天眷,奄有其地,仍还其家产,彼必悦服。又各官宜令诸贝勒给庄一区,每牛录令取汉男妇二人、牛一头,编为屯,人给二屯。出牛口之家,各牛录复以官值偿之。至明诸将士弃其乡土,穷年戍守,畏我诛戮。今慕义归降,善为抚恤,毋令失所,则人心附,大业成矣。”疏入,上嘉纳之。
寻偕济尔哈朗等略察哈尔部,至归化城,俘获以千计。又偕贝勒德格类行略地,自耀州至盖州南。七年,又偕德格类等攻旅顺口,留兵驻守。师还,上郊劳,以金卮酌酒赐之。八年,上阅兵沈阳,岳讬率满洲、蒙古十一旗兵,列阵二十里许,军容整肃,上嘉之。从上征察哈尔,有疾先还。九年,略明山西,岳讬复以病留归化城。土默特部来告,博硕克图汗俄木布遣人偕阿噜喀尔喀及明使者至,将谋我。岳讬伏兵邀之,擒明使者,令土默特捕斩阿噜喀尔喀匿马驼者。部分土默特壮丁,立队伍,授条约。寻与诸贝勒会师,偕还。
崇德元年四月,封成亲王。八月,坐徇庇莽古尔泰、硕讬,及离间济尔哈朗、豪格,论死,上宽之,降贝勒,罢兵部。未几,复命摄部事。二年八月,上命两翼较射,岳讬言不能执弓,上勉之再三,始引弓,弓堕地者五,乃掷去。诸王论岳讬骄慢,当死,上再宽之,降贝子,罚银五千。
三年,复贝勒。从上征喀尔喀,至博硕堆,知紥萨克图汗已出走,乃还。八月,伐明,授岳讬扬武大将军,贝勒杜度副之,统右翼军;统左翼者睿亲王多尔衮也。至墙子岭,明兵入堡,外为三寨,我师克之。堡坚不易拔,用俘卒言岭东西有间道,分兵攻其前,缀明师,潜从间道逾岭入,克台十有一。师深入,徇山东,下济南,岳讬薨于军。四年,多尔衮奏捷,无岳讬名。上惊问,始闻丧,大恸,辍膳,命毋使礼亲王知。丧还,上至沙岭遥奠;还宫,辍朝三日。诏封为克勤郡王,赐驼五、马二、银万。康熙二十七年,立碑纪功。乾隆四十三年,配享太庙。
岳讬子七,有爵者五:罗洛浑、喀尔楚浑、巴尔楚浑、巴思哈、祜里布。巴尔楚浑、祜里布并恩封贝勒,巴尔楚浑谥和惠,祜里布谥刚毅。

克勤郡王世系

多罗克勤郡王历十三代十七王:
岳讬:代善长子,追封多罗克勤郡王
罗洛宏:岳讬长子,多罗衍禧介郡王(1639—1646) (改号衍禧)
罗科铎:罗洛宏子,多罗平比郡王(1648—1682)(改号平)
纳尔图:罗科铎子,多罗平郡王(1683—1687)(革爵)
纳尔福:罗科铎子,纳尔图弟,多罗平悼郡王(1687—1701)
纳尔苏:纳尔福子,多罗平郡王(1701—1726)(革爵)
福彭:纳尔苏子,多罗平敏郡王(1726—1748)
庆宁:福彭子,多罗平僖郡王(1749—1750)
庆恒:纳尔苏孙,多罗克勤良郡王(1750—1779)(复号克勤)
雅朗阿:纳尔图孙,多罗克勤庄郡王(1780—1794)
恒谨:雅朗阿子,多罗克勤郡王(1795—1799)(革爵)
尚格:恒元子,多罗克勤简郡王(1799—1833)
承硕:尚格子,多罗克勤恪郡王(1833—1839)
庆惠:承硕子,多罗克勤敬郡王(1842—1861)
晋祺:庆惠子,多罗克勤诚郡王(1861—1900)
崧杰:晋祺子,多罗克勤顺郡王(1900—1910)
宴森:崧杰子,多罗克勤郡王(1910—?)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