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田洋次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山田洋次(Yoji Yamada),日本著名编剧、导演 ,1954年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学部,同年进入松竹公司任导演助手。1956年开始撰写电影剧本,被拍成影片的主要有《创造明天的少女》、《黎明的地平线》等。1961年成为导演,执导的第一部影片是《二楼的房客》。山田洋次是一个道尽日本人心事的电影大师,有「喜剧山田」、「庶民剧大导」之称,更在国内被封为「日本人心灵的代言人」,七十多部作品之中,他擅长喜剧和反映普通平民生活的影片的创作,无论是《男人之苦》系列,还是爱情片以至近年的古代剧,他电影中的人物皆来自低下阶层。山田从影以来都希望自己的电影能「与民同乐」,强调娱乐性多于艺术性,相比起同期加入松竹的大岛渚,路线显然更大众化。他的人物乐观、正义、善良、幽默、有人情味,且浪漫非常,乃山田期盼日本人能流传下去的优良品性。虽笑言男人很苦,但山田电影里的男人和女人其实最可爱、最勇敢、最浪漫。

个人简历

1931年 山田洋次出生于大阪府丰中市,因为父亲是当时满洲国的铁路设计师,所以在他两岁时,举家就搬到
山田洋次

山田洋次

了中国东北,童年大部分时光在那里度过,直到二战结束之后搬回日本
1933年 因父亲在满洲铁道公司工作的关系,举家迁往满洲(即现时中国东北),居于沈阳。
1935年 迁往洽尔滨。
1938年 迁往长春,入读西广场小学;两个学期后再迁返沈阳,转读加茂小学。
1941年 举家返回日本东京,于池雪小学读四年班。
1944年 再次迁往满洲,移居大连,考入著名的大连一中。
1945年 日本战败,山田退学,与家人靠贩卖家财为生。
1947年 重返日本,定居于山口县,于宇部中学就读中四;因父亲失业,山田放学后打苦工,帮补家计。
1950年 考入东京大学,加入「东大自由映画研究所」。
1954年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学部,同年进入松竹公司任导演助手。他在东京大学主修法律,毕业后考入松竹担任助导,后晋升为编剧;
1956年开始撰写电影剧本,被拍成影片的主要有《创造明天的少女》、《黎明的地平线》等。
1961年成为导演,执导的第一部影片是《二楼的房客》。山田洋次擅长喜剧影片的创作,
1961年执导了首部电影《二楼的陌生人》,至今已自编自导了77出电影,经典作多不胜数,其中以逾四十八集的《寅次郎的故事》系列最具代表性。系列由已故巨星渥美清演绎「寅次郎」的放浪人生,由1971年起,每出新作均成为日本的指定贺岁片及暑期片,维持了三十多年,乃日本最脍炙人口的电影系列,并见证了日本在经济高速成长的三十年间,城乡、家庭关系、价值观等变化。
1969年开始拍摄的系列片《男人之苦》(1969~1987)是其喜剧影片的代表作。片中的主人公寅次郎在日本家喻户晓,颇受观众的喜爱。他是一个道尽日本人心事的电影大师,有「喜剧山田」、「庶民剧大导」之称,更在国内被封为「日本人心灵的代言人」。不过,相对于他在松竹片厂的前辈小津安二郎木下惠介以及其他名导如黑泽明沟口健二等,山田洋次的艺术成就可说一直被忽略。但事实上,山田电影比任何一位大师的作品都更深入日本民心。

柏林影展

王全安携手山田洋次亚洲导演包揽柏林开闭幕片(本届柏林电影节将于2月11日开幕,2月21日闭幕)。
山田洋次

山田洋次

第60届柏林电影节将由中国导演王全安的新片《团圆》开幕,闭幕片则是日本老将山田洋次的新作《弟弟》。
闭幕片的《弟弟》则是日本国宝级导演山田洋次继去年的《母亲》之后的第81部作品,拍摄这部影片是为了向已故导演市川昆致敬。1960年市川昆曾拍摄过同名电影《弟弟》,但是山田洋次的新作并不是一次重拍。《弟弟》将仍由主演过《母亲》的吉永小百合笑福亭鹤瓶联袂演出,饰演一对姐弟。
闭幕片《弟弟》,讲述一对失散姐弟的再次重聚。当姐姐发现弟弟正在与绝症抗争后,不辞辛劳地照顾弟弟。这对姐弟将由山田洋次2009年入围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电影《母亲》的男女主角吉永小百合笑福亭鹤瓶联袂出演,小百合的女儿由日本氧气美女苍井优出演。
山田洋次最著名的作品包括《寅次郎的故事》系列,以及近年的“武士三部曲”,其中《黄昏清兵卫》和《武士的一分》曾获得奥斯卡提名。

导演作品

2010给弟弟的安魂曲/弟弟(Younger Brother)
2008 母亲 [kaabee]
2006武士的一分[Bushi no ichibun]
《远山的呼唤》

《远山的呼唤》

2004隐剑鬼爪[Kakushiken oni no tsume]
2002黄昏的清兵卫[Twilight Samurai, The]
1998 新的旅程/学校3 [Gakko III]
1996 学校2 [Gakko II]
1988 城市英雄 [Dauntaun hirozu]
1980年远山的呼唤 A Distant Cry from Spring
1977幸福的黄手帕[The Yellow Handkerchief]
1976 同胞 [Harakara]
1969~1995 男人之苦/寅次郎的故事[otoko wa tsuraiyo]

从影经历

《寅次郎的故事》

《寅次郎的故事》

1954年 东大法学部毕业,报考松竹不被取录,后因「日活」聘走大批助导,结果以后补位置加入松竹,担任助导。自言看见松竹的食堂摆满丰富食物,认为在那里工作一定三餐饱足,十分开心。在松竹担任川岛雄三、涉谷实、井上和夫、野村芳太郎等导演的助导。山田自言当时没有想当导演的宏大理想,也不认为自己有能力,于是开始学写剧本,打算做编剧。
1955年 与大学时认识的 山田吉惠结婚,婚姻维持至今。日本电影新人导演协会招募剧本,凭「蜂之子」赢得第一名,赚取了人生首个8万円剧本费,并在旧家具店买了一个衣柜,至今仍在家中使用着。
1956年 与野村芳太郎合编《月薪13000圆》,由野村执导而成,「山田洋次」的名字首次在松竹的银幕上出现。
1960 以大岛渚为中心的「日本新浪潮」抬头,一众新导演气势如虹,纷纷推出处女作。与大岛渚同期加入松竹的山田则继续创作其通俗喜剧故事。
1961 全盛时期的电影界有所谓「SP」(Sister Picture)制作,乃测试新人执导能力的一小时电影。在野村的推荐下,山田执导了首部电影《二楼的陌生人》(片长56分钟)。
1963年 把倍赏千惠子主唱的大热流行曲<平民区的太阳>构思成同名电影,乃首次执导的长篇电影。倍赏亦自此成为山田电影的御用女主角。
1964-68 找花肇主演《笨蛋》系列、《喜剧》系列及其他喜剧作品,被视为《寅次郎的故事》的原型。
1968年 邂逅喜剧演员渥美清,找他主演在富士电视台推出的《寅次郎的故事》连续剧。电视版大结局时安排寅次郎死掉,惹起民愤,大批观众致电富士电视台投诉。
《寅次郎的故事》工作照

《寅次郎的故事》工作照

1969 山田向松竹提出把《寅次郎的故事》拍成电影版,在社长强烈反对之下,执导了电影。谁知观众反应热烈,笑声满场,影片票房大收。从未想过把《寅次郎的故事》拍成电影系列的山田,结果顺理成章把「寅次郎」的故事续拍下去,直至1995年最后一集,共编导了48集(当中只有第三、四集不是由山田执导),成为日本史上最长寿的电影系列。
1970-75 在每年执导两出《寅次郎的故事》的同时,山田于这六年间完成了他的「家族三部曲」——《家族》、《故乡》及《同胞》。
1976年 同胞 [Harakara]
1977 执导的《幸福的黄手绢》成为日本近代爱情片经典,片中大胆起用深入民心的「黑帮大佬」高仓健饰演沉郁的柔情汉子,令人眼前一亮。山田初次执导歌剧,以平易近人的手法把《卡门》搬上舞台。
1986 松竹大船摄影所五十周年纪念,山田执导了《电影天地》,片中以松竹旧片厂蒲田为背景,描写当年松竹旗下年青导演不怕失败的冒险精神及创作热情,戏中可见以小津安二郎岛津保次郎、齐藤寅二郎、田中绢代等人为蓝本的角色。
1988 为西田敏行主演的《钓鱼狂人日记》编剧,至2005年的第16集。
1993 开拍以夜校为题的《学校》,获得好评如潮,之后拍了四集,乃另一成功电影系列。
1995 心谙渥美清病情危急,决定《寅次郎红之花》为《寅次郎的故事》的最后一集;此时,山田组的摄影师高羽哲夫在开拍影片前时突然离世,令山田大受打击。为纪念这位由1964年第三部作品《完全笨蛋》起便一直合作的老拍档,山田在《红之花》依然把高羽的名字放在摄影一栏。
1996年 学校2 [Gakko II]
1996 八月四曰渥美清病逝。之前,山田抱着渥美清还会复原的一丝希望,继续筹备第49集,并找来西田敏行及田中裕子演出,可惜事如愿违;山田遂安排两人主演《摘彩虹的人》,代《寅次郎的故事》顶上新年档期。
1998年 新的旅程/学校3 [Gakko III]
2001 自1963年执导第一部长片以来,首次没有推出作品的一年。外界盛传山田垂老,他的电影世界已告终结。
2002 在京都摄影所执导了第一部古代武士片《黄昏清兵卫》,故事改编自武士小说家藤泽周平的三个短篇小说。影片突破了日本武士片的传统,把最下级的武士的生活、矛盾与感情表露无遗,被誉为是划时代之作,山田的电影大师地位重新得到广泛肯定。
2002黄昏的清兵卫[Twilight Samurai, The]
2004年隐剑鬼爪[Kakushiken oni no tsume]
2004 第二部改编自藤泽周平小说的武士片《隐剑鬼爪》面世,引来全球注目。
2006 第三部改编自藤泽周平小说的武士片《武士的一分》。
2008 亚洲电影节获颁亚洲电影终身成就奖。
2012 2012年度日本“文化勋章”。

关注中韩

中国电影近几年在国际上的影响越来越大,山田洋次也关注到了这一现象。中国电影很早就进入日本市场,日本有很多市民都看过中国电影,“陈凯歌张艺谋等几位导演在日本有很高的位置。
2000年以来,在日本影响最好的是《那山,那人,那狗》,这部电影是霍建起导演的,拍得非常美,给人一种很特别的艺术的美感,曾在东京国际电影节上获得最佳影片。他的风格,我非常喜欢。”
在上海电影节开幕式上,山田洋次见到了霍建起,这让他非常高兴。
作为一名有世界影响的导演,山田洋次对亚洲其他国家的电影发展也同样关注。他对近些年来快速崛起的韩国电影也有相当的关注。山田洋次表示:“韩国拍出了很多有趣的影片。同过去相比,近期在日本上映的韩国片增加了很多。韩国电影的迅速发展,与政府出台了大量支持政策有很大关系,另外,政府还提供了大量资金。我认为,日本要向他们学习。”

庶民导演

上世纪的八十年代,一个电影还相对奢侈的时代里,日本导演山田洋次带着《远山的呼唤》和《幸福的黄手帕》,构成了一代中国人的记忆符号。无论在日本还是在中国,人们对于山田洋次的评价,往往集中在两个关键词上:庶民和通俗。庶民的意思是说,他的关注点总是在平民百姓身上;通俗的意思是说,他的电影也总是拍给平民百姓看的。
中年人的爱情,像老房子着火。但西方人讲究的是瞬间制造永恒;但东方人欣赏的是一种内敛的、试探的、含而不露的情感表达方式,比如说山田洋次的电影。《远山的呼唤》中的耕作与民子、《幸福的黄手帕》里的勇作和光枝,两对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中年恋人,同样一种若即若离的含蓄爱情。这种细腻温婉、引而不发的爱情,很轻易地感动了刚刚从阶级斗争中苏醒出来的中国人,许多人突然间发现,原来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可以这么微妙而又美好。
寅次郎的故事》成了山田洋次的一道招牌菜,直到渥美清1995年辞世,山田洋次才不得不在感伤中收手。如果说《远山的呼唤》中的高仓健击中了中国一代人的情感软肋,那么寅次郎显然就是日本人心头抹不去的一种情结。四十八集的寅次郎故事,说的好像都是同一件事。就是这么个日本第一大闲人,戴着一成不变的大礼帽,穿着一成不变的旧西服,四处游荡,四处帮忙,四处艳遇,四处失恋……帮人帮不到点子,说话不着边际,但总能不经意间就打动了女孩子的芳心。山田洋次所缔造出的小人物神话,恰恰说明了庶民和通俗路线的力量所在。
进入21世纪之后的山田洋次,将镜头对准了日本幕府时代的底层武士。山田洋次的两部新片《黄昏清兵卫》和《隐剑鬼爪》就是对武士的重新表述。无论是释囚还是逃犯,农民或是武士,山田洋次的一生,都是站在通俗的立场上讲述着关于庶民的故事;用一种间隔的手法,诉说着剪不断理还乱的男女温情。
山田洋次认为:“武士精神中有好的地方也有不好的地方,有些应该保留有些应该放弃。在幕府时期的武士精神中,有很强烈的责任感,并且淡泊名利,过着勤俭平凡的生活,这些优点在现在的日本反而不见了,大家都是以过上更加豪华的生活为荣。此外对于当时的武士来说,他们的爱情是被禁止的,下等武士的婚姻由父母作主,即使男女之间有爱情,他们也不知道如何恋爱,这也就是我想要在电影里表达的意思。”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