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德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尤德爵士,GCMG,GCVO,MBE(Sir Edward Youde,1924年6月19日-1986年12月5日),英国资深外交官员,熟知中国事务,曾任英国驻华大使。国共内战期间,尤德曾在“紫石英号事件”立功,事后在1949年获英廷授勋。1982年,尤德获委任接替麦理浩爵士,出任第26任香港总督。任内见证了中、英两国于1984年签订《中英联合声明》.尤德在1986年12月5日访问北京期间心脏病发猝死,成为唯一一位于任内逝世的港督。

早年生涯

尤德在1924年6月19日出生于英国的威尔士格拉摩根谷(Vale of Glamorgan)的珀纳思(Penarth),幼年在当地的维多利亚学校就读,1942年考入伦敦大学亚非研究院学习中文。1943年离开伦敦大学,加入皇家志愿后备海军,参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在1945年前往重庆服役途中曾路过香港,后在1946年退役。
退役后,尤德在1947年加入英国外交部,于1948年被派往中国,担任英国驻南京与北京大使馆之三等秘书。时值中国正爆发国共内战,其中在1949年4月20日,英舰HMS紫水晶号奉命从上海驶往南京撤走当地侨民。惟驶至扬子江的时候,紫水晶号遭解放军所炮击,舰身共中50多炮,最后挂起白旗,被迫停在镇江一带的江面。
英方曾先后在4月20日和4月26日派出一共3艘战舰,企图进行营救,但皆为解放军的炮火所击退,未能接近紫石英号。在此期间,尤德向上级毛遂自荐,多番以国语与解放军前线指挥官进行斡旋,促使解放军放松守备。结果,紫水晶号成功在4月30日深夜趁机全速驶回上海。事后尤德因功获英廷于1949年颁赠MBE勋衔。

外交生涯

尤德在1951年返回英国外交部任职,未几在1953年被派到北京,出任英国驻北京代办处二等秘书。此后自1956年至1959年被改派到英国驻华盛顿大使馆担任一等秘书,期间访问美国多处地方。在1960年至1962年,他又再次到英国驻北京代办处出任一等秘书。
自1962年至1965年,尤德再调回伦敦外交部。不久自1965年至1969年派往纽约,出任英国驻联合国代表团参赞。到1969年,他回英国担任首相韦尔逊的私人秘书,主理海外事务。一年后,他曾自1970年至1971年前往帝国国防学院深造。之后在1971年至1973年出任外交部人事服务部首长。在1973年至1974年,尤德获升任为外交部助理次官;1974年至1978年获任命为英国驻华大使,任期完毕后,于1978年又一次回到外交部,于外交部次官部门任职书记官,为期一年。两年后,尤德再被任用,自1980年至1982年于外交部常任次官与书记官部门供职。
1981年12月底,英国外交部宣布尤德于1982年接替任满的麦理浩爵士,出任第26任香港总督。后来他在1982年5月20日抵港,在皇后码头登岸,正式履任。

香港总督

高等教育

尤德在1982年上任总督之初,香港的高等教育仍旧在十分落后的阶段。当时香港只有两所认可的大学——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而专上学院亦只有树仁学院和香港浸会学院等,可谓寥寥无几。而根据统计,当时香港亦只有2%的中学毕业生能享有在本地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
有见及此,尤德任内对教育发展特别重视。后于1984年,他更分别见证了城市理工学院(今城市大学)以及香港演艺学院的成立。尤德也是体艺中学和香港科技大学的主要倡设者之一,惟两校要至他过身后,才分别于1989年和1991年正式成立。

关注经济

尤德在1982年10月首次在立法局发表施政报告,当中曾表示要“建立一个鼓励市民发展干劲和进取精神的环境;只有在特别情况下,例如正常经营受干扰、工人得不到公平待遇、或本港声誉受损时,政府才会对工商及金融界进行干预”。后来香港经济虽然不景,他亦曾亲自率领贸易代表团访问英国、日本美国和中国以推广本港的贸易,又颁布了不少管制和监察银行、保险、证券、金融和贸易各行业的法例,以整顿本港内部的情况。

代议政制

踏入1984年年中,随着英方在香港前途的立场有所软化,英国外相贺维爵士于4月20日发表声明,指英国在1997年以后不再拥有香港之主权治权,香港的前途亦大致上尘埃落定。为此,尤德遂着手开展进一步的政制改革,以配合香港在“过渡期”发展出代议民主。
在1984年7月18日,港府发表了一份《代议政制绿皮书》,研究代议政制在香港发展的可行性。该《绿皮书》提出香港要建立代议政制,长远透过循序渐进的手法达至民选政府机关。根据文件,当中建议1985年的香港立法局选举将试行间接选举,立法局内其中24个议席将分别由选举团和功能组别,各以投票的方式产生12席。而选举团的成员,则包括所有香港市政局、香港区域市政局及香港区议会议员。此外,文件又提出在1991年的香港行政局的非官守议员中,最少应有8名由立法局的非官守议员互选出来。其后于1984年11月21日,港府又发表《代议政制白皮书》,正式公布这个政策。
1985年9月26日,香港首次举行香港立法局的间接选举,正式开始了香港的代议政制。但是行政局的非官守议员由间接选举产生的构思,却一直未能实现。

信心危机

尤德上任港督伊始,中、英两国元首曾经在1982年的时候就香港前途进行会谈。在会谈初期,英国首相戴卓尔夫人的立场十分坚定,明确强调《南京条约》、《北京条约》和《展拓香港界址专条》至今仍然生效。不过,中方立场却同样强硬,除了不愿作出妥协外,又表示中方必定要收回香港的主权。
尤德曾多次率领两局议员前往英国,与英国当局商讨前途问题。其中有次,在1983年6月30日,他曾率领9名行政局议员前往伦敦,并在7月4日谒见戴卓尔夫人。尤德一行人在7月7日返港后,召开了记者会,席间,尤德公布了即将召开的中、英谈判中,英方代表团的成员名单。当中,尤德被包括在内,而且在成员名单名列第二。有记者问及尤德代表何方出席谈判,尤德则指自己是“以港督的身份代表香港市民参加谈判”,事件立即引起了广泛讨论。翌日7月8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会谈是中、英两国政府之间的双边会谈。尤德先生是作为英国政府代表团的一个成员参加会谈的,因此他在会谈中只代表英国政府”,结果英国外交部不久即作出澄清,指尤德“当然作为英国代表团的成员参加会谈”。
中、英代表团双方在1983年7月正式就香港的前途问题展开谈判。但期间谈判一度未能取得共识和进展,遂促使港人的信心受到动摇,并引发了一轮信心危机。在1983年9月,受中、英谈判陷入僵局等因素所影响,香港股市出现股灾,港元大幅贬值,更曾一度跌至9.6港元兑1美元的历史低点,市面上随之出现抢购粮食等情况,多间银行亦出现挤提。港府其后在10月15日宣布实施联系汇率制度,以7.80港元兑1美元的汇率与美元挂钩,才得以维系港元稳定。
虽然港元汇率得到稳定,但香港市民仍旧对香港前景感到忧虑。在1984年1月,港府批准调高的士的牌费和首次登记税,结果不少的士司机在九龙城集结,引起小规模的骚乱。其后在同年3月28日,英资的怡和洋行宣布把总公司由香港迁册至百慕大,即被社会各界视为英国有意撤资,结果对香港的前途更为担忧。
诚如上文所言,英方在1984年年中立场开始软化,表示将在1997年放弃香港的主权和治权,中、英谈判于是出现了明显的进展。最后在1984年12月18日,双方终于签署了《中英联合声明》,确认英国于1997年7月1日将香港主权移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遂由此步入了所谓的“过渡期”。在“过渡期”期间,为了安抚民心,尤德提出兴建第二条连接香港岛九龙半岛的海底隧道,以及兴修由屯门元朗的轻便铁路。在1985年9月26日,他又落实了《代议政制绿皮书》,于立法局选举中以间选手法产生24个议席。
但是,港人对香港的信心未有因为前途明朗化而回复。相反,不少港人在《中英联合声明》签署后,得悉英国政府无意向香港人给予英国护照以及居英权,又对中国对香港作出管治感到忧心,结果触发香港出现了大规模的移民潮。当时社会上有能力的市民都选择申请移民到美国加拿大澳洲等地,但由于港府担心会引起恐慌,尤德一直也不愿公布确实的移民数字。此外,斐济、玻利维亚和伯利兹等小国更纷纷来港开设办事处,企图吸纳投资移民。移民潮在此后一直持续,至主权回归前夕才稍为出现“回流”的现象。

任内猝死

1986年10月,尤德接待第二次访问香港的英女皇伊丽莎白二世,此时他的健康状况已开始出现问题。12月,尤德率领香港高层经济贸易代表团到北京,为香港贸易发展局北京办事处主持开幕典礼,并主持香港产品在北京首次举办的展览会开幕典礼。尤德原定在12月5日返港,但在当日清晨时份,他于下榻的英国驻北京大使馆心脏病突发,在睡梦中去世,享年62岁。
12月6日晚上,尤德的遗体用飞机运回香港。12月7日,香港政府在港督府举行尤德爵士吊唁仪式。12月9日上午,港督府举行丧礼,丧礼以最高级军事荣誉形式进行,而他的灵柩在多名港府官员和立法局议员护送下离开港督府,灵柩运抵圣约翰座堂,随后在座堂举行安息礼拜。尤德的遗体火化后,骨灰由家人带回英国坎特伯雷大教堂的墓园安葬。

个人生活

尤德爵士于1951年跟在中国认识的彭雯丽(Pamela Fitt)结婚,两人育有两名女儿:
·长女珍妮花,毕业于牛津大学,为矿务工程专家。
·次女狄宝娜,毕业于剑桥大学法律系。
尤德爵士向以热爱中国文学和中国语文著称。据称,他每天吃早餐的时候,都会阅览好几份中文报章。此外,尤德爵士的兴趣还包括步行、戏剧和音乐。

荣誉

M.B.E. (1949年)
C.M.G. (1968年)
K.C.M.G. (1977年)
G.C.M.G. (1983年)
G.C.V.O. (1986年,由英女皇访港时亲授)

纪念

·1987年4月成立尤德爵士纪念基金,旨在鼓励并协助香港市民接受教育、学习或从事学术研究。 尤德学者协会
·1992年设立尤德观鸟园,位于香港公园
·尤德爵士纪念亭,位于新界鹿颈
·香港总督尤德爵士纪念碑,分别位于英国坎特伯雷大教堂内以及香港的圣约翰座堂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