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之信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尚之信(1636年8月2日——1680年10月9日),清初藩王。祖居辽东,尚可喜长子。少时入侍。康熙十年(公元1671年)赴广东随父佐理军事,赐公爵,后加封镇南王。十五年(公元1676年)在广州危急之下发兵围困其父府邸,投降吴三桂叛军。不久又悔罪自归,袭封平南亲王,镇守广东。十七年(公元1678年),诏命出兵往救宜章、郴州、永兴,皆托词不赴。据守广东,对清廷和吴三桂均持观望态势。又因其残暴跋扈,出言不逊,十九年(公元1680年)下旨逮问,缚送北京,随即赐死,家属皆赦免。

大事年表

1673年,尚可喜疏请归老辽东,尚之信继承平南王爵位并续守广东。不久,朝廷以尚之信跋扈难制为由,遂诏撤三藩。吴三桂耿精忠起兵,尚之信随后响应,是为三藩之乱
清人绘尚之信画像 清人绘尚之信画像
1677年,不赞同起兵的尚可喜病死,随后尚之信也投降清朝,并助清朝攻打吴三桂
1679年,康熙帝平定三藩,并削弱尚之信军权。
1680年8月,因怀疑尚之信仍有叛逆之心,康熙命尚之信自杀,但家属皆豁免。

史书记载

尚之信,平南王可喜子。顺治中,可喜遣入侍,世祖以可喜功多,令之信秩视公爵。康熙十年,圣祖允可喜请,令之信佐军事。之信酗酒嗜杀,可喜老病,营别宅以居,号令自擅。十二年,可喜用其客金光策,上疏请以二佐领归老海城,而以之信袭爵留镇。
光,浙江义乌人,佐可喜久,以捕佛山乱民江鹏翥功,授鸿胪寺卿衔。屡以之信暴戾状告可喜,为可喜谋,冀得见上自陈。上以可喜疏下部议,令并移所部,遣尚书梁清标如广东料理。三桂反,命可喜仍留镇,召清标还。总兵刘进忠以潮州叛,可喜遣次子之孝率兵讨之。上授之孝平南大将军,而命之信以讨寇将军衔协谋征剿。郑锦遣兵助进忠。总兵祖泽清复以高州叛,孙延龄将马雄引三桂将董重民、李廷栋、王弘勋等陷雷、廉二郡。之孝退保惠州。十五年春,可喜病益剧,之信代治事。三桂招可喜籓下水师副将赵天元、总兵孙楷宗相继叛,之信遂降三桂,遣兵守可喜籓府,戒毋白事,杀光以徇。罢之孝兵,使侍可喜,可喜以忧愤卒。
三桂授之信招讨大将军、辅德公,旋进号辅德亲王,而以重民为两广总督,驻肇庆。谢厥扶者,故?户,以缯船数百附马雄。天元之叛,厥扶实诱之。三桂亦授以将军,使与重民水陆相援应,屡檄之信出兵。之信赂以库金十万,乃不复相促迫。
之信旋遣使诣喇布军,具疏请立功赎罪,上敕慰谕之。十六年,之信复疏请敕趣喇布军入广东。之信密嗾重民所部兵噪索饷,乘间擒重民,击败厥扶,走入海。乃遣副都统尚之瑛迎师,疏言阖属归正,并请叙籓下总兵王国栋、长史李天植等襄赞功。时方多故,而可喜有大勋,上优容之,命之信袭平南亲王,国栋等复旧职。之信使入贡,上谕曰:“昔尔先人在时,屡献方物。比年事变,信使弗通。每念尔先人忠贞不二,为国忘家,朕甚愍焉!王克承先志,遣使远来,朕见物辄念尔先人。王其安辑粤东,以继尔先人未尽之志。贡献细务,劳人费事,今当暂止。”
是年秋,三桂遣其从孙世琮据广西,巡抚傅弘烈率师讨之,复梧州、浔州,规取桂林,之信令总兵尚从志以三千人从。上令之信自韶州进取宜章、郴州、永州,之信不赴。将军莽依图攻韶州,击败三桂将马宝、胡国柱等。上命之信移师梧州,又不赴。十七年春,上以莽依图深入广西,命之信策应。之信仍以高、雷、廉三郡初定,疏请留镇省城。上乃命发兵应莽依图,之信遣国栋率兵赴宜章。及三桂死,之信乃请自进广西,命为奋武大将军,从师并进。十八年,天元出降,之信疏请诛之。师进次横州,自言病作,遽还。上命以所部从莽依图并进,之信令籓下总兵时应运率以往。及莽依图将攻桂林,留应运守南宁。三桂兵据武宣,之信又疏言海寇宜防,将召应运还。上复谕趣之,十九年春,之信乃自将攻武宣。
之信与之孝不相能,以之孝尝典兵,不欲其居广州,疏请遣还京师。之信残暴猜忌,醉辄怒,执佩刀击刺,又屡以鸣镝射人。楷宗叛复降,上贷其罪,之信杖杀之。护卫张永祥为之信赍疏诣京师,上召见,授总兵。之信故阻抑,复屡辱以鞭箠。怒护卫张士选语忤,射之,残其足,诸护卫皆不平。国栋与副都统尚之璋、总兵甯天祚密谋图之信。巡抚金俊疏言:“之信凶残暴虐,犹存异志。臣察其左右俱义愤不平,因密约都统王国栋等共酌机宜,之信旦夕就擒。乞敕议行诛,以为人臣怀二心者戒。”国栋亦上疏自述与俊、之璋、天祚合谋图之信,又代之信母舒氏、胡氏疏言:“之信怙恶不悛,有不臣之心。恐祸延宗祀,乞上行诛。”上谕趣之信出师。
之信既赴武宣,永祥、士选诣京师告变。上遣侍郎宜昌阿以巡视海疆至潮州,谕将军赉塔移师,并令总督金光祖、提督折尔肯、副都统金榜选、总兵班际盛传诏逮之信。之信与光祖、榜选、际盛等攻克武宣,之信入城。光祖等屯城外,得国栋檄,合兵围城,传诏逮之信。之信就逮,还广州,上疏自辨。上令削爵,逮诣京师。籓下兵驻广西,讹言师至云南,即分置城守,众情汹惧。上命宜昌阿、赉塔宣敕慰谕。七月,宜昌阿将以之信赴京师。天植怒国栋发难,白之信母,与之信弟之节、之璜、之瑛召国栋议事,伏兵杀之。赉塔率兵捕治,天植自服造谋,之信不与闻。护卫田世雄言之信实使天植杀国栋。狱上,上命赐之信死,之节、之璜、之瑛、天植皆斩。舒氏、胡氏贷其罪,并毋籍没。世雄以不先发,坐杖流。上复谕宜昌阿曰:“之信虽有罪,其妻子不可凌辱,当护还京师。”又令察罢之信诸虐政。所部十五佐领改隶汉军,驻防广州。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