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勒浑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富勒浑,清朝大臣。初自举人授内阁中书。累迁户部郎中。乾隆二十八年,授山西冀宁道。迁山东按察使。以在冀宁道失察阳曲知县段成功亏帑,左授山西雁平道。再迁浙江布政使。三十五年,署巡抚。奏劾总督崔应阶仆诬指钱塘民为贼,擅刑致毙,论罪如律。

富勒浑

三十七年,调陕西。寻擢湖广总督,入觐,赐孔雀翎。四川总督阿尔泰坐贪黩玩纵得罪,上命富勒浑如四川,会总督文绶按治。阿尔泰纵子明德布与布政使刘益相结受赇,明德布在京师,上令军机大臣传讯,自承,富勒浑奏论益立斩。上以为过重,改监候,狱连署布政使李本,富勒浑奏本罪当夺职,枷示不足蔽辜,请留军效力。上责其名重实宽,意存取巧,命枷示期满,留军效力。

三十八年

师征金川,四川总督刘秉恬出驻美诺,命富勒浑留署四川总督,总理各路军需。秉恬奏:“拣发往川省各员视军营为畏途,惟恐出口办差不通闻问。”上以责富勒浑,富勒浑奏陈:“司道公议,新到各员出口办差,未免竭蹶。请以现任各员调赴,而令新到者分别署理。”上责富勒浑玩公沽誉,令劾倡议者,富勒浑奏司道公议,并无倡始。上益不怿,谓:“富勒浑竟敢以罚不及众哧朕!”下部议,夺官,命宽之。木果木师溃,底木达被陷。富勒浑率新至贵州兵驰赴蒙固桥防守,事闻,上嘉之。旋夺秉恬官,即以富勒浑实授,令驻美诺,以钦差大臣关防督饷。时美诺亦被陷,富勒浑屯明郭宗河口,据山梁设卡防守,复发兵分驻路顶宗、巴朗拉。
将军阿桂进攻小金川,上命富勒浑与提督王进泰统兵策应。师克美诺,上令富勒浑、进泰严守美诺,并分兵驻僧格宗、明郭宗。阿桂奏富勒浑、王进泰通慎而葸,於山川形势、行军机要均未能悉,请令副都统成果云南提督常青驻守后路,上从之,谕戒富勒浑等勿存畛域。奏新开楸底至色利沟运道,军粮归此路运送。玛尔当、明郭宗诸地存米,借防兵一月粮,馀俱运军前,请撤前设台站;又奏分兵驻防大板昭及梭格泊古诸地。四十年,奏阿桂等督兵进捣贼巢,应用粮饷、军火、铜片、炮料,储备充裕,并造皮船济师;又奏调梭格泊古、玛尔当兵分防沙坝、三松坪,以护运道:皆称旨。上命富勒浑驻布朗郭宗,富勒浑奏阿桂、明亮合攻甲索山梁,布朗郭宗距军五百馀里,虑难於策应。上谕曰:“阿桂进攻勒乌围,自应随军督饷。兵事移步换形,不必泥前旨也。”师克勒乌围,奏请撤前设卓克采一路台站。四十一年,复授湖广总督,命师还上官。金川平,议叙。

四十二年

礼部尚书。四十三年,调工部。授镶蓝旗蒙古都统。四十四年,复授湖广总督。四十五年,调闽浙,上南巡,迎谒。时李侍尧以贪纵得罪,富勒浑入对,上谕及之。富勒浑对:“侍尧实心体国,为督抚中所罕见。”及上命各督抚议罪,又请行诛,上责其前后歧异。浙江巡抚王亶望丁忧,留办塘工,携家居杭州。亶望得罪,上又责富勒浑未劾。大学士阿桂赴浙江阅海塘,疏劾杭嘉湖道王燧,又责富勒浑徇庇。夺孔雀翎,降三品顶带,授河南巡抚。河溢万锦滩,富勃浑亲赴防护;又溢青龙冈,四十七年,工竟,还现任顶带。复授闽浙总督。台湾漳、泉民械斗,劾总兵金蟾桂、知府苏泰等,并夺官。

五十年三月

入京,与千叟宴。调两广。粤海关监督穆腾额入觐,上询富勒浑操守,对:“未敢深信。”及命军机大臣诘之,又发富勒浑纵仆殷士俊纳赇状,下巡抚孙士毅按治。士俊常熟人,并令江苏织造四德等籍其家资累万;士毅奏亦发富勒浑与士俊等关通纳贿事实,上夺富勒浑官,遣尚书舒常如广东会讯。大学士阿桂方按事浙江,又命士毅逮富勒浑监送阿桂鞫治,论斩,下刑部狱。五十二年,诏释之。五十三年,坐在闽浙失察总兵柴大纪贪劣,复下刑部论纹,仍释之。五十四年,罗源盗发,上追论富勒浑废弛玩误,戍伊犁。五十五年,释回。六十一年,又发热河,是年即释回。卒。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