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洹上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家在洹上》是在殷都区农民作家影视作品《殷都护鼎记》的基础上,进行重新创作改编而成,由上海电影集团、北京时代电影有限公司、上海昆仑影业有限公司、安阳市殷都区委区政府联合出品,王大鹏执导兼编剧,袁立、曹征、宋丹丹、韩童生等主演。 该剧讲述了抗日战争时期,一批爱国人士和普通农民共同保护文物司母戊鼎的故事。 该剧已于2009年2月21日在BTV影视频道首播。

剧情介绍

四十年代日军占领安阳时,上官村村民刘长乐挖出了商朝的铜鼎“司母戊 ”。考古学者黄毅唯对殷墟做过比较深入的考察。当得知鼎已经出土的消息,毅然带着学生李古桥和秦雪萍以实习为名来到上官村寻找“司母戊”的下落,意欲将它运回国统区。考古系学生秦雪萍的父亲秦绪川是一个十分富有的古董商,闻讯后也接踵而至。驻安阳的日军司令官山本佑一朗是秦绪川在东京帝国大学学东方人类学时的同学,秦绪川的到来使他意识到什么,于是也搅了进来,一心要把这件中国古代最珍贵的文物掠夺到手。中国农民在国难当头之际,在爱国知识份子的精神感召下,在爱国商人的鼎力资助下,他们最终还是舍弃了个人利益,顾全了民族大义,把“司母戊”运上了太行山。在日本侵略者面前,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表现出了民族大义和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

  

  

分集剧情

分集查询 收起查询
  • 第1集
      一九四二年的豫北,正值盛夏,天气燥热的很。十九岁的青年农民刘长乐此时正尾随她的堂嫂张宝莲快步走向村外一望无际的玉米地,原来这一切都是他的堂兄刘长喜为了霸占叔叔刘占井家的文物——另一个“高射炮”,让自己的小老婆张宝莲去勾引堂弟刘长乐。正当刘长乐与张宝莲在玉米地中拉扯时,土匪黑三的马队出现在大路上,他们发现了跟踪而来捉奸的刘长喜。
      刘长喜以贩卖假甲骨为生,由于急于出手,把一块没有刻字的牛胛骨混在里面,不料被土匪黑三等人发现,此次黑三为报复而来将其抓住威胁逼问。无奈,刘长喜说出是从教书先生薛耀青那里买的。黑三等土匪带着考古专家黄毅唯和刘长喜来到薛耀青家证实。
      刘长喜怕惹祸上身,又让自己的小老婆去勾引二土匪董家旺,不料张宝莲不从,被刘长喜和董家旺用绳子捆住,挣扎时被薛耀青的女儿薛风春撞见,忙叫刘长乐去救张宝莲,与董家旺撕扯时,刘长乐误杀了董家旺。刘长喜推卸责任,告诉黑三是因为董家旺想要刘长乐家的宝贝,才闹出人命的。趁乱时,黄毅唯让薛家父女快离开,并告诉他们黑三此行目的是要把薛家父女带回山里造假甲骨为他们赚钱。
  • 第2集
      刘长乐左胳膊受了枪伤,张宝莲带他去安阳的一个好姐妹辛霞家,辛霞带他们去日本人小林五治开的诊所看伤。薛耀青带着女儿来到安阳,按着黄毅唯给的地址到了一家旅店,黄毅唯的学生李古桥接待了他们,薛耀青不解黄毅唯为何来到此地并救自己,黄毅唯回来后告诉他,是蒋总统叫他们来寻假甲骨的来源,找到来源就意味着找到武丁墓,此事非同小可。
      黑三等土匪找不到刘长乐,将其父亲一顿毒打,逼问宝贝“高射炮”在哪,刘占井死不承认有宝贝。土匪听刘长喜说日本人要买“高射炮”,觉得自己惹不起,便离开了。刘长喜找到刘占井提起他家地契之事,刘占井感到诧异,遂嘱咐刘长乐一定要把“高射炮”藏好。
  • 第3集
      刘长喜为追寻另一个“高射炮”的下落,一直想利用他的小老婆张宝莲勾引堂弟刘长乐,薛耀青在安阳见到秦绪川,得知刘长喜和刘占井两人每个人手里有一个高射炮,两个一块卖才值钱,就想从中牟利。回家后就撮合两家一起去卖。
      商人秦绪川以送女儿秦雪萍来跟黄毅唯学习考古为名来到安阳,想尽早收藏两只高射炮,他和日司令官山本早年在日本相识,此次他来安阳到兵营拜访山本,受到山本热情接待,同时山本也在探询秦绪川来安阳的真正目的。
      此时武官村内刘长乐和刘长喜正在为谁先拿出“高射炮”而争吵,秦绪川亲自来到武官村找到刘长喜要验他手中的货,当刘长喜拿出“高射炮”时,秦绪川眼前一亮,这正是他要寻找的武丁墓中国宝。
  • 第4集
      刘占井得知张宝莲报信说看见刘长喜有高射炮,决定甩掉薛耀青这个中间人直接和刘长喜找秦绪川买高射炮,他和刘长喜说好后一同去安阳找秦绪川。薛耀青发觉后追二人一直到了安阳,看见二人被日本兵抓走,回去告诉刘长乐和张宝莲把东西藏好。秦绪川告诉黄毅唯自己看到了高射炮,二人兴奋异常。
      黄毅唯提醒秦高射炮是二只。他们又来到武官村找到薛耀青询问有关“高射炮”的情况。薛耀青对此事大包大揽说一定让他们看到另一只。李古桥跑来告诉他们刘长喜和刘占井被抓,他们十分担心。山本要秦绪川到军营见面,进一步追问古董的下落,秦绪川使出混身解数与之周旋。同时刘占井等二人也用谎言欺骗了日本人,不但保住了高射炮,二人也顺利的被日本人放了回来。
  • 第5集
      刘长喜、刘占井、薛耀青等人商议要拿着二只“高射炮”去安阳卖给秦绪川。
      刘长乐和薛风春在去安阳找秦绪川和黄毅唯的路上看到土匪去村里找张宝莲报仇,刘长乐跑回村报信,春风一人去安阳。二妞为救张宝莲和刘长喜被土匪打死。
      黄毅唯的儿子混成旅旅长黄家驹得到风春的报信,带着队伍来到上官村,土匪被吓跑。第二天刘占井和刘长喜带着各自的高射炮来到安阳出手,双方正在交易时风春来报信说张宝莲把刘长喜的调了包,并让刘长喜拿地契来换。于是刘长喜让薛耀青作假地契交给张宝莲,来骗回自己的高射炮。薛耀青同意制作假地契,在制作过程中薛耀青确发现了这张地契的秘密。
  • 第6集
      薛耀青做了两张假地契给刘长喜,自己把真的留下了。刘长乐带刘长喜找到张宝莲,刘长喜把假地契还给张宝莲,张宝莲说高射炮埋在二妞的坟地了。
      刘长喜没有找到高射炮,原来高射炮早已被黄家驹挖走,黄家驹假戏真做,用刘长喜的高射炮骗了秦绪川两万大洋,秦绪川又用一万块大洋买了刘占井的高射炮,秦绪川带着两个高射炮准备回北平,在车站忽然发现了不速之客山本。同时,考古队为调查武丁墓,也到了武官村。
  • 第7集
      秦绪川以为山本追到车站是来向他要两个高射炮的,没想到是来向他为自己的儿子说媒的。
      刘长喜丢了高射炮,一分钱也没卖到,一股急火就疯了,辛霞找来小林五治为他看病。
      刘占井发现刘长喜晚上一个人拿着洛阳铲挖他家的地,以为刘长喜是装疯来盗宝。考古队却发现真的有人盗墓,秦雪萍怀疑是小林五治,考古队找到黄家驹希望他能帮助调查谁是盗墓贼。
  • 第8集
      黄家驹派来五个士兵协助考古队调查,发现盗墓贼是薛耀青,但没有当场抓住,于是秦雪萍去试薛耀青,反被薛耀青试了。
      刘长喜疯话说出给张宝莲的地契是假的,张宝莲拿着假地契让薛耀青辨认真假,薛耀青趁机问出地契的来历。与刘占井对质后,弄清这张地契原来是刘占井家的。张宝莲又拿给黄毅唯看,黄毅唯说是假的。这张地契引起了考古队的兴趣,认为这里大有文章。
  • 第9集
      薛耀青怕自己做假地契的事被戳穿,就挑唆张宝莲偷出刘长喜的“真地契”,用假地契换,张宝莲听了他的话,拿了“真地契”逃出刘长喜家。刘长喜病好了,纠缠辛霞找张宝莲,辛霞将其赶走。
      刘长乐为地契的事也来辛霞这找张宝莲,辛霞说小林五治带她去找藏身的地方去了,刘长乐又去小林五治那儿。薛耀青准备把真地契物归原主,以牟取利益。刘占井果然上套,不但要和薛耀青结亲家,还说出了连自己亲儿子都不知道的地契秘密。
  • 第10集
      小林五治送张宝莲到山本家,山本留小林五治吃晚饭,并把秦雪萍也约来,想让他们增进感情,吃过饭,山本让小林五治送秦雪萍,路上二人表明态度都认为这样不可以。秦雪萍回到黄毅唯住处,黄毅唯六十大寿正在唱堂会,张宝莲来这儿找辛霞,被秦雪萍看见,黄毅唯想问张宝莲话,张宝莲却跑了出去。
      张宝莲跑到小林五治诊所,遇到向小林五治询问她下落的刘长乐,刘长乐告诉张宝莲地契是自己家的,张宝莲不信,小林五治怕刘长乐伤害张宝莲,拉张宝莲回去,刘长喜突然从斜侧里冲出来,让张宝莲和他回去,三人顿时打作一团,小林五治看控制不了局面,吹起哨子引来日本兵,把刘长乐、刘长喜抓走了。这一切被尾随而来的李古桥看见。
      李古桥和秦雪萍回到上官村把事情告诉了刘占井,刘占井找薛耀青代表村子去保人。日本人说如果薛耀青当乡工所所长,就放人。薛耀青顺水推舟作顺水人情,还趁机勒索了每人二十块大洋。
      刘占井对儿子说出地契上的秘密,刘长乐马上就去告诉张宝莲,张宝莲想叫小林五治帮她找人再看看自己的地契到底是假是真,但不想找黄毅唯,小林五治就去找秦雪萍,希望她爸爸能帮忙给看看,这样一来考古队就知道了,考古队猜测武丁墓就在这块地上。
  • 第11集
      秦雪萍去内黄找黄家驹,刚到就遇到了黄家驹处理炊事班的苗德文把门口小卖部的女儿搞大肚子的事,秦雪萍的几句话帮黄家驹处理了此事,令黄家驹对他刮目相看,并生爱慕之意,迫不及待的向自己的父亲说出想和秦雪萍结婚。李古桥去送秦雪萍带给薛春风的书,两人吟诗作赋聊得很投机,谈到日本人让薛耀青作乡工所所长的事,李古桥想让薛春风劝劝她爹别当汉奸。 
     自从张宝莲到了山本家,小林五治就经常回家。这天,小林五治和张宝莲一起包饺子,山本问小林五治他俩到底是什么关系,小林五治说只是一般的朋友,山本不相信,要带小林五治去北平向秦雪萍的父亲提亲。为了不让小林五治再和张宝莲接触,山本想把张宝莲打发到日本去照顾小林五治的妈妈。
  • 第12集
      薛耀青的乡工所办起来了。薛风春不愿她爸当汉奸,李古桥安慰她。薛耀青帮刘占井量地,忽然听见有盗墓声,刘占井发现是刘长喜在挖自家地,刘长喜却说这是他家的地,并拿出假地契,刘占井却拿出真地契。张宝莲把手里的地契拿给山本辨真假,又被秦雪萍拿给黄毅唯辨认,黄毅唯认为真地契应该在刘长乐家。
      李古桥约薛风春在小河边见面,让薛春风骗刘占井家的真地契,让考古队看,并为她作藏头诗。薛风春找刘长乐帮忙要看真地契,刘长乐让薛春风帮自己把张宝莲找来作为交换条件;刘长乐想试薛风春是不是和自己一条心,被李古桥打伤。
  • 第13集
      刘长乐在小林五治诊所看伤,薛风春帮他找来张宝莲,长乐对她说地契的事,并让张宝莲和他私奔。
      刘长乐帮薛风春拿来地契,李古桥看出了地契中的秘密,考古队知道了后,去找黄家驹帮忙保护武丁墓,黄家驹怕动静大了被日本人发现,就将计就计找到山本,以和山本合作为名,把队伍驻扎在上官村。此事刘薛两家也开始行动了——开始挖地契上说的“东南角有宝”。
  • 第14集
      张宝莲告诉小林五治她把地契拿给山本看了,山本看了地契告诉张宝莲地契是假的,李古桥和秦雪萍找到小林五治说要帮他鉴定张宝莲的地契,二人将地契拿给黄毅唯看,黄毅唯看出了其中的奥秘。刘长乐与薛凤春相约河边相会但刘长乐却无暇与之谈论儿女私情,刘占井和薛耀青看在眼里非常着急。   李古桥找到凤春,二人在洹河边畅谈,李古桥为凤春读了一首诗,凤春对李古桥的渊博知识非常钦佩。刘长乐想叫凤春帮忙找张宝莲,凤春对长乐和张宝莲的关系非常不满,长乐强行对凤春动粗被李古桥碰见,李古桥失手将长乐打昏,在小林诊所刘长乐见到张宝莲告诉她地契是假的,张宝莲听后气愤异常。长乐要张宝莲跟自己回武官村,遭到拒绝,李古桥来到凤春家找她二人相互之间产生了好感。
  • 第15集
      李古桥通过凤春知道了地契的秘密,考古队决定要想尽办法保护好地下的文物,山本问张宝莲她的地契拿给谁看了,宝莲说是北平来的人,黄毅唯来到内黄找黄家驹,在操练场上,黄家驹对部队的现状非常不满,忧虑重重。黄毅唯要家驹派兵去武官村,黄家驹担心山本会对此举动有疑心,但同时也意识到这是一次机会。
      黄家驹来到山本司令部拜访山本,想征得山本同意,山本出于自身的目的答应了黄家驹。凤春发现长乐带着工具去地里,她尾随跟至,看到她爹和刘占井在一起,便对他们起了疑心。
  • 第16集
      秦雪萍发现了李古桥给薛春风写的藏头诗,李古桥不承认,秦雪萍取笑他。薛风春告诉李古桥刘薛两家在盗墓,李古桥激动的抱住风春,说自己就是给春风写的藏头诗。
      考古队在刘占井家的地里没有发现人,却发现了一个大坑,薛耀青等人在玉米地里布置下半夜挖坑,风春来给考古队报信说他们都回家了,考古队以借灯为名试探情况,黄毅唯试探刘占井说在他家地里发现了盗墓坑,刘占井狡猾的掩饰,跑到自己的地里大骂挖坑之人。
      这时黄毅唯告诉薛凤春等人自己是政府委派下来的人,到武官村就是为了保护这里的文物。薛耀青发现考古队对挖坑之事有所发觉,便溜到刘占井家商量对策。
  • 第17集
      大鼎被从地里挖出,这一切都被在一旁监视的李古桥看到。薛耀青用了调虎离山计把黄毅唯等人引到安阳城,把刘长乐留下转移地里挖出的宝贝,李古桥尾随刘长乐发现司母戊鼎,李古桥阻止抬鼎,被挖鼎的农民打伤。风春找小林五治给李古桥看病,撞见小林五治向张宝莲求婚。
      黄毅唯质问从安阳回到武官村的刘占井鼎的事,刘占井说不知道;凤春为了大鼎的事和薛耀青吵了起来,李古桥等人劝解安慰了她。刘长乐找张宝莲藏身,张宝莲不见她,并让他把东西交出来。刘长乐在打谷场睡了一夜,早上让皮儿去找秦绪川来,皮儿却告诉了薛风春,刘长乐被考古队抓了回来,刘长乐谎称东西被外乡人抢走了,考古队拿他没办法,薛耀青问东西藏哪了,刘长乐骗他说东西在西边场屋。
  • 第18集
      黄毅唯和李古桥继续在武官村寻找大鼎的下落,秦绪川闻讯也从安阳赶到武官村,他独自找到薛耀青劝他把鼎交出来,刘占井父子找到秦绪川将埋鼎地点告诉起秦,秦出价六十万购买大鼎,并要求刘占井父子随时将大鼎运走,刘长喜跑到山本那里告密,并做了汉奸,答应为山本做事。
      黄毅唯让李古桥到内黄调混成旅来保护找寻大鼎,当他把计划告诉秦绪川,秦感觉很以外。在小林的诊所小林又向张宝莲求婚,张宝莲内心非常痛苦。
  • 第19集
      山本为儿子提亲,小林五治不同意,表示他要娶张宝莲。遭到山本的严厉斥责。刘长喜在小林诊所找到张宝莲,并把她抓回武官村。张宝莲被刘长喜绑在自家东屋里,杨副官发现了张宝莲却没有报告。李古桥从黄家驹那里带回一个连,第三混成旅在上官村进行严密布防。小林五治和辛霞到武官村找张宝莲,第三混成旅把他当成奸细抓了起来,了解情况后,黄家驹帮小林五治在刘长喜家搜找张宝莲。
      古桥说服薛耀青交出鼎,薛耀青又去做刘占井的工作,刘占井和儿子商量不想交鼎,想用声东击西的方法,于是刘占井主动向黄毅唯“交代”鼎在西边场里。
  • 第20集
      黄毅唯在武官村找长乐未果急返安阳与秦绪川商议,被在安阳的刘长乐看到。刘长喜为能把张宝莲留在自己身边去讨好山本,报告了关于考古队挖鼎的事。
      小林五治为与张宝莲感情的事同山本吵架。张宝莲假意顺从刘长喜,伺机逃跑;黄家驹为寻找鼎的下落要抓薛耀青和刘占井,被黄毅唯劝阻。山本请秦绪川看戏,他劝秦不要插手鼎的事,秦也趁机从山本处得知日本人以得知鼎的事情。小林五治在刘长喜家找到了张宝莲,两人逃跑时被刘长喜发现,当众扭打起来,小林五治骂刘长喜是汉奸,给山本报信,黄家驹把它俩带回连部审问,刘长喜怕被黄家驹枪毙,说再也不找张宝莲了,黄家驹让小林五治带着张宝莲远走高飞,同时黄家驹决定把刘长喜送给山本处置。
  • 第21集
      小林五治去辛霞那里找不到张宝莲,就叫辛霞去山本家找,山本说只有小林五治自己回来才能见到张宝莲,最后山本决定让小林五治参军,把张宝莲送到土匪黑三那儿去。黄家驹把刘长喜送到山本那里,刘长喜为保全自己说出了小林五治说自己是汉奸的事,山本为了天皇陛下枪毙了自己的儿子小林五治。
      刘长乐到安阳找北平来的秦绪川买鼎,秦绪川把刘长乐藏在车里带回上官村找刘占井商量买鼎的事,刘长乐在秦绪川的马车上被考古队发现了。
  • 第22集
      秦绪川向黄毅唯解释为什么不把刘长乐交给他们,并说想把鼎运到山本顾不上的太行山,把鼎交给共产党,大家商量后按秦绪川的意思做了详细的安排。张宝莲还沉浸在小林五治去世的痛苦中,于是去找疯了的刘长喜报仇,张宝莲看准机会,将正要从屋顶下来的刘长喜推下了梯子摔死。这一切被黄家驹的手下看见了,将张宝莲抓住交给了黄家驹审问,审问中张宝莲认出那天没有救自己的人是杨副官。
      黄家驹怀疑自己的副官是奸细,于是临时改变计划,并让黄毅唯去通知已经去了火车站的秦绪川。刘长乐去探望张宝莲,他在张宝莲的逼问下说出了晚上的计划。张宝莲趁机把刘长乐打晕,逃了出去。
  • 第23集 大结局
      张宝莲去找山本报仇,在山本司令部持刀行刺山本未遂,被日军抓获。刘长乐醒来担心张宝莲会把事情对日本人说,于是找到李古桥希望行动提前。黄家驹发现张宝莲、刘占井父子失踪觉得事情不妙,提早把鼎转移到一个破窑洞里。
      凌晨,秦雪萍、李古桥带领士兵把鼎运向太行山,途中李古桥发现接到杨副官情报的山本的队伍,正向观音堂附近移动, 李古桥马上回上官村报告黄家驹,叫埋伏在观音堂的一排士兵撤出,跟着大部队一起进入太行山。之后李古桥又去观音堂接应黄毅唯和秦绪川,让他们安全撤出,加入大部队。山本的日本小队被黄家驹的队伍打的伤亡惨重,司母戊鼎顺利的运往太行山。
(分集剧情来源)

演职员表

演员表

角色 演员 备注
张宝莲 袁 立 ----
秦绪川 刘信义 ----
刘长乐 曹征 ----
二 妞 宋丹丹 ----
刘长喜 张志宏 ----
黄家驹 蔡国庆 ----
薛耀青 韩童生 ----
薛凤春 宋茶茶 ----
李古桥 卢星宇 ----
小林五治 芦芳生 ----
秦雪萍 张玉洁 ----
山本佑一郎 三浦研一 ----

职员表

  • 出品人:任仲伦;刘信义;王载飞
  • 制作人:刘信义
  • 导演:王大鹏
  • 副导演(助理):赵星;孙大哲
  • 编剧:王大鹏
  • 摄影:谢宝军;梁斌
  • 剪辑:葛葵光
  • 美术设计:王杰
  • 录音:黄家驰
  • 场记:薛迎娣;李丽薇
  • 监制:汪天云李南沉
演职员表来源

角色介绍

  • 张宝莲| 演员 袁立
    张宝莲虽是小老婆,却丝毫没有人们印象中旧社会妇女的低三下四。她不仅大胆机智,而且心机颇深;从识别真假地契到藏国宝,这个张宝莲永远都是副性格泼辣、言语尖酸的模样。
  • 二妞| 演员 宋丹丹
    憨傻疯癫的大老婆“猪不拱”。
  • 刘长乐| 演员 曹征
    刘长乐与刘长喜是做假古董生意的堂兄弟。刘长乐因挖出了司母戊鼎而成为兄长刘长喜的对手,刘长喜不惜让自己从戏班讨来的小老婆张宝莲勾引刘长乐。最后,原本以自身利益为重的刘长乐毅然做出决定,带着这件国宝上太行山革命根据地。
  • 黄家驹| 演员 蔡国庆
    国民党内部的旅长。
  • 秦绪川| 演员 刘信义
    商人秦绪川以送女儿秦雪萍来跟黄毅唯学习考古为名来到安阳,想尽早收藏两只高射炮。
(角色介绍来源

音乐原声

曲名
  
作词 作曲 演唱 类别
家在洹上 王大鹏 徐沛东 王丽达 片尾曲
(音乐原声来源

幕后花絮

游弋在各种时装剧里风情万种的小女人袁立,扎起头发穿起小褂满 口河南话,摇身一变成了抗战时期的一个盗墓贼的泼辣老婆。袁立,宋丹丹,蔡国庆,这些明星大腕儿都开始说“中”了,成了“全中国都在学河南话”。
袁立:我的河南话可以“蒙”住河南人。
宋丹丹在剧中戏份不算多,她演一个有点疯癫的村妇“猪不拱”。宋丹丹的河南话学得特别快,被袁立称为“宋快手”。而制片人则称其“好人宋丹丹”,因为她为这部戏付出很多,片酬却拿得很少。
“谐星”宋丹丹这次友情出演也是下了“血本”了——不仅把敬业留给剧组,笑声带给乡亲,连身体也奉献给了安阳的蚊子。在安阳不到五天的时间里,就被蚊子给叮了六十多个包。以至于丹丹一直向她的好朋友--该剧的制片人刘信义嚷嚷“要按蚊子叮的包算钱”。

幕后制作

袁立本是杭州人,吴侬软语的她为了学好河南话还专门花了两个月请了个河南演员做方言老师,把剧中的台词一句一句地用录音机录下来,每天背诵,等到剧组在安阳开机后,她的河南话基本上已经过关,以至于在饭店吃饭时蒙老板说自己是焦作的。

播出信息

播出时间 播出平台
2009年2月21日 BTV影视频道

剧集评价

《家在洹上》一开头关于真假甲骨文的争执就很引人注目,接下来司母戊鼎,也就是剧中农民们通称的“高射炮”成为了剧中的一大悬念。兄弟间、学者与农民间、中国农民与日本侵略者之间的层层矛盾全部围绕“高射炮”展开。这其间有可笑的“美人计”,也有与日本侵略者的惨烈搏杀。
该剧对司母戊鼎出土发掘及惊险的保护工作演绎得客观生动,剧中刘长乐等中国农民并不是清一色的英雄人物,而是有私心、有缺点却没有丧失爱国心与正义感的立体化的人物形象。现在看来,这部略带喜剧色彩与乡土气息的爱国题材电视剧有些另类,剧中的国宝司母戊鼎无时无刻不在牵动人心,在纷争背后的爱国情怀则格外动人 北京娱乐信报评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