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之王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宇宙之王条目包括:宇宙之王 lyy、小说《宇宙之王》、宙斯的故事以及散文《宇宙之王》。

宇宙之王 霍金

称他为宇宙之王不是指他在宇宙学方面的建树,虽然他在宇宙学的造诣也是相当的卓越,但是他更为人称道的是他的著作,给普通人诠释的宇宙的概念,让更多的人了解了宇宙,了解了千百年来人类在探索宇宙中作出的不懈努力,了解了每一个为宇宙学作出贡献的卓越科学家他的《时间简史》用一般人都能理解的笔触,尽量避开了枯燥的公式,向人们解释了现代的宇宙观,扩展了一般人对宇宙的认识,将灿烂的宇宙星空,时间和空间的无限延伸,展现在一般人面前,具有相当的震撼力。

《宇宙之王》

一个生活在富裕家庭的天才少年,他的人生本可以和其它同伴一样平凡的渡过一生。一本不起眼的书让他的生活变的多彩起来,给他带来了痛苦和悲伤也有欢乐和幸福,他在他的王者之路上慢慢的长大也慢慢的成熟起来。也许天才是注定要惊天动地的,使他走向了统治宇宙的王者之路,在他成功之后他又得到了什么呢
《宇宙之王》章节目录内容简介 作者: 兰月
故事主要人物高祥,一个生活在富裕家庭的天才少年,一个在学校里一直保持低调的人,是一个奇怪的学生,图书馆里的一本古书改变了他的命运,让他的身体有了某些改变,自此有了超出常人的能力,也让他走向了统一整个宇宙的本钱再加上他天才的脑子,配合他研制出的智能人,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宇宙之王。
现代章
序章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修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17章
第18章

宙斯的故事

宙斯是天界第一主神,雷霆神,也是造福人间的幸福之神。宙斯有时为了考察凡间的情形,就会带著他的儿子荷米斯,化妆成贫穷的行人,穿著很随便,投宿村庄的民家
有一次,宙斯到凡间来,想要在一个村子里住一宿。没想到那个村子里的人都很不通人情,竟然没有一家肯留他。最后宙斯来到了一间小茅屋。屋里有一对老夫妇。
「砰!砰!」宙斯一边敲门,一边对着门缝问:“有人在家吗?”老先生出来开门,问:“这 晚了,有什 事吗?”宙斯说:“我和我儿子流浪到这里,走累了,肚子也饿了。你能不能留我们住一宿?”老先生立刻表示欢迎,说:“外面很冷,快进屋里来吧!”老太太也说:“我们屋里还有些乳酪和面包,我去拿来给你们充饥。快进来吧!”
宙斯和荷米斯都走进了屋子。老夫妇家真的很穷,可是他们却拿出最好的东西来款待宙斯父子俩,烧热水让他们洗脸,拿出干净的铺盖让他们用,然后陪他们谈天。宙斯和他儿子坐在饭桌前,饭桌很粗,可是擦得很干净。在吃饭的时候,老太太还特别把一壶酒拿出来,倒进杯子里。没想到,刚刚才倒光的酒壶,一会儿酒又装满了。这时候,老夫妇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两个贫穷的流浪汉竟然是神仙。
于是老夫妇立刻双膝跪地膜拜。老太太并且要把家里仅有的一只鹅杀了添菜。宙斯说:“不必杀鹅了。你们的好意真令我感动。这个村子里的其他人都太冷酷无情,唯独你们两位心肠最好。现在请你们和我到对面的山顶上去,我要惩罚村子里其他的人。”宙斯带着老夫妇走到山顶上,当老夫妇回头一看,自己所住的小村庄已经变成一片汪洋了。
大水退了之后,老夫妇回到自己住的小屋,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间小茅屋竟然变成富丽堂皇的神殿,下面是大理石地板,所有的门窗和墙壁都用黄金的浮雕做装饰。这时候,宙斯又问老夫妇说:“慈祥的老先生,老太太,你们还有什么愿望吗?不必客气,仅管告诉我!”
老夫妇小声商量片刻之后,很谦虚的说:“请天神任命我们老夫妻担任这座神殿的祭司,并且让我们同年同月同日死!”宙斯当然答应了。从此,老夫妇就担任这座神殿的祭司,直到生命快结束的时候,他们彼此说:“多多保重,再见!”老夫妇话刚说完,就变成两棵树。
我以宇宙之王的名义宣誓,永远发扬天仁的思想。以仁者之心对天下,以宇宙最高的智慧造福宇宙。

宇宙之王散文

文 / 栎社树
一声玄妙的音韵之后,一片光明从远处飘来,澄净的海波正荡开所有生命的起初。这海不在别处,它于轻盈的夜声下,起伏在我心里,展现在我眼前。我,是宇宙之王。
一颗孤寂的流星悠悠划过夜空,荡涤开那满幅深蓝,却在眼中泻下无数光寒。我若有所思地低下头,开始一种神秘的旅行,一种没有目的、随心所欲、心骛八极、神游万仞的漂泊。一阵蜂鸣在耳畔响起,黑暗慢慢贴近我的眼帘,我仿佛感到自己正在穿过一个又一个虚幻的时空……
夜的影痕,给我苍白的前路打上烙印,热力慰贴着此后风浪频起的一生。我知道,从此,我将得不到彻底的平静……
我在出神,我正在我不在的地方。
我在的地方只有一个,而我不在的地方却可以有无限多,所以说,精神也是可以达到黑带九段的高度自由。正如老子所言:“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亚里士多德也同意:“玄想是人类的最大幸福。”事实上清矍的古代中国或印度的智者,其标准神情就是淡淡地出神,心在不在的地方游离。帕斯卡的《思想录》里描述:“人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中最脆弱的东西;但它是一根能思想的芦苇”。树可以抓住,风抓不住;岸可以留下,水留不下;人可以被囚禁在四壁之间,精神却依然能够漫游向四面八方。哈姆雷特也认可这种思想自由的威力,他说:“即使我身处果壳之中,我依然可以相信自己是宇宙之王。”
闭上眼,只有过去;睁开眼,只有我自己。
眼睛眨动的瞬间,思想漂移的速度象一支飞驰得近乎停滞的箭。可以穿过手指、可以穿过脚趾、可以穿过头发、可以穿过声音、可以穿过任何细小的物体和无限宽广的空间。
阳光从玻璃上流泻,瓶中的花已经枯萎。我看见自己躺在河底,眼看潺潺流水粼粼流过,落叶、花瓣、浮木、空瓶,一样一样从身上流过去,同样流去的还有握不住的光阴……
漫天飞絮在空中回旋,它们迷惘地、浅浅地笑着,一片白色的羽毛悠然飘上苍穹,荡涤着万物的回声,它,悠悠飘着,越过群山和森林,向未知处寻觅又寻觅……
灵魂缓缓晕眩昏沉,我听到白雪从宇宙轻轻落下,轻轻落到世间万物的身上,仿佛到了最后关头,再向下融化、沉沦……
寂寞在最负面的时候依然是温暖的,它只是在不完美的情况下对完美的一声叹息。唯一能做的,就是宁静地守候、长久地观察、耐心地等待、安详地看着世间的万物随着时间而产生变迁。
所有孤独的人应该源于同一种血缘,“我在世上太孤单了,但孤单得还不够”。孤独者认为自己和自己并不完全是同一个人,“当你看着镜子的时候,那是一种对陌生者的冒犯。”所以就需要常常进行自己和自己的交谈,有声或者无声:“我是谁”?“谁是我”?微微一笑,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们是孤独的神灵,是傲慢的宇宙之王。
迷离尘世间,我穿梭于嘈杂的人群,和他们相互碰撞、交错、纠结、经过,但毫无关联,我走到哪里,那里就一无所有,就象穿过一串串的泡沫,它们在我的身前不断破碎,碎成一片无意义的荒漠,什么也留不住,什么都显不出。一缕强光从那扇慢慢摇荡开来的门缝中透出,象一双从未知的遥远境界缓缓伸出来的手,用它诡异莫测的方式把黑暗撕裂,在单纯的心里灌满神秘的气息……
神秘的东西常常是简单的而不是复杂的,高深的事物往往是宁静的而不是喧哗的。《棋经》九品:“一曰入神,二曰坐照,三曰具体,四曰通幽,五曰用智,六曰小巧,七曰斗力,八曰若愚,九曰守拙。”剑术品级中曰:“手中有剑,剑在手中;手即是剑,剑即是手;手中无剑、剑在心中;无心无剑,天淡云闲。”到了那个境界,清风自在、流水自得、无欲无求。品到山高水长最深处,就是人的出神,是完全孤独境界的漂移。大象无形,大音稀声。天地万物、飞花落叶、菩提明镜、皆可为心、为棋、为剑。我的思维是静止的、是安详的,更是透明的、简单的,具有王者的沉着与内敛,所以它也是空灵的、神秘的。
我浸沉在黑暗的回忆里,身形再次单薄成了一个轻如鸿毛的影子,在危险的悬崖舞台上跳舞。我好像曾到过这样的峡谷,一种沉重压在心上,我开始行走,亦或是飞翔,矮矮的山丘一掠而去,茫茫的林丛一掠而去。我听见死寂的旷野发声了,从地下发出一种声音,如黑夜中被堵塞了的流水的幽怨和悲鸣,所以我渐渐缓慢了,越来越缓慢,最后站立着。睁开眼睛,看见一种无法言说的东西,那是我遥远的过去被冻结在平滑的冰层,而我现在踏着的每一条路都只能通向荒芜……
正如火山与地震之后可以创造世间美景,战争与暴力的废墟上也能生长出秩序与和平。世间万物都在交替着、循环着、流亡着,我们用记忆和梦想虚构着曾经和未来。我们以为许多年前我们经历过痛苦和阴郁时,其实都是在体验着温馨,来自思维里的保护意识会帮助我们遗忘错误和虚假,让似乎美丽的景象迷惑我们的记忆。“我们回想起来的并不是已经发生的事,而是某一天回想起来的东西”。记忆已经幻化成一个泡沫般的谎言,它漂浮在真理的镜子前发着呓语:“有我,你现在不再孤独了。”而我却依旧真实地孤独着、禁闭着,只有幻想是自由的、是饱满的,它带我脱离眼前的一切,在无数似假非真的意象里穿梭。所以,我不愿相信记忆,我宁可相信梦想。宇宙其实是没有最高真理的,宇宙总在每个结论的对面竖起一面镜子,那变形的镜子里透出的全是悖论。
夜空之中升腾起璀璨的烟花,就仿佛万千星辰焚烧着,在头顶下了一场倾情绝美的雨,我已经完全自失,沉溺在这良夜的神秘韵律中不能自拔。我朝着被流光笼罩的人们微笑致意,转头,缓缓地去了。离开喧嚣,呼吸尚未平静,我只是呆望着那湖面的涟漪,慢慢地荡漾开来,逐渐模糊……
电光像是冷笑惊醒一切的迷茫,风将头发吹动着,从发丝的间隙可捕捉到的是冷酷的空洞的世界,我在旁观飞速消逝的世界如何带走静止的自己。我开出层层叠叠的花,开出尘土中的美丽,于无声处细心体验那喧嚣中的宁静……
庄子曰:“静而圣,动而王。”艾略特的家训说:“保持平静,诉诸行动。”
真有一种东西能让我们在静止的状态中遁形于虚幻又超越于真实,那就是我们内心的冥想。如果宇宙果真是空间与时间的合一,那思维就可以在其间无限地膨胀,覆盖整个地球,充斥整个宇宙。最后,玄想会成为宇宙中的黑洞,吞噬一切,包括自己和所有看不见的对手。
希特勒对他的士兵们咆哮:“你们所有的一切都透过我的存在而存在,而我所有的一切都透过你们的存在而存在。”的确,世间万物都是相互依存的,没有旁物,就不能佐证自己的存在;没有自己,万物似乎都幻灭于无形,而存在最高的价值就是静止,就是永恒地驻留。
我曾经游走在平地,如倦怠的沙土;我曾经熟睡在檐边,如沉寂的琉璃;我曾经看透一切,一切却让我渐渐淡薄。我几乎成为一种幻影,我隐匿了我自己,我仍然是我的影子,我所在的地方不应有我。我漫游于最遥远的边境,却身处于最冷酷的世界,如同那冬天屋顶的雪上的幽灵。我深入一切的禁地,一切最坏和最远的地方;我不惧怕任何的禁制,我粉碎我的心所敬重的;我推倒了一切的界石和偶像,我追逐着最危险的愿望;我横跨过一切的罪恶,一切就在我眼前轻而易举地溃散……
米兰·昆德拉是个智者,他告诉人们:"回归"的不可能,人生不可能重复。而生活,从来就不曾被彩排过,没有预演,没有前奏,只要踏出一步,便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这是一个黑色的幽默,它的背后,冷冰冰的是目光刺背的现实。"我只是想说,凡是决意要改变世界的伟大运动都是绝不能容忍被嘲笑和被轻视的。嘲笑是一种锈,它腐蚀所有它接触的东西。"因此,想要保持纯净就必须不停地前行,把所有的目光和声音都抛于脑后。
暮色里,兀立的孤独夹杂在寒风中肆意地侵袭,我走过了群山和森林,寻觅又寻觅。我总是在走路,但没有目的,也没有归宿,所以我不是最初,也不是永久,但已无异于游离的过客。蓦然回首中斩不断的牵牵绊绊已成为我留下的班驳足迹。我没有忘记我王者的身份,我具有孤独的灵魂、自由的灵魂,它与生俱来,如影随形。我没有忘记让灵和肉同时飞翔,没有忘记用我内心深邃的冥想随时与天空作着辽远的对话。
我藏匿在不为人知的角落,让玄想的波涛尽情宣泄,之所以藏匿,是因为再高贵的灵魂也要穴居在卑微的肉体内。人类可以超越时空,可以超越梦想,但如何才能超越自己?
“真的,人类是如此地贫乏。”“我爱伟大的蔑视者,人是要被超越的一种东西。”查拉斯图拉如是说,他比以前更沉思也更迟缓,那钝浊的声音和孤独的影子一并转身远离了。我很象他,因为,他也问自己许多事情,而不知如何回答。
于是,我也象他那样华丽地转身了,暂时离开我的幻想,而我,还会回来。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