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晋泊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宁晋泊地区(37。~37。30’N,114~40’~115。15’E)位于河北平原南部的河北省宁晋县、隆尧县、新河县和巨鹿县境内,主要分布于宁晋县东南部和隆尧东北部,因而称宁晋泊。古时与任县南泊相连,统称为大陆泽。两泊之间,以澧河、滏阳河相通,形似葫芦,故俗称葫芦河。北泊为宁晋泊。并与海河平原北部的白洋淀、文安洼齐名, 分别称为南北二泊和东西二淀。然而在19世纪后期, 大陆泽与宁晋泊迅速走向了消亡。

历史变迁

历史上宁晋泊是一片天然湖泊。最初与任县南泊相连通称大陆泽,由于漳、滹诸水汇冲于泽,淤积日高,遂断为南、北二泊,中间有北澧河相通,俗称葫芦河。北泊在境内东南部,其范围,东、西从县界至素邱长约35里,南北从县界到大陆村长约50余里。新中国成立后,该村南仍留存镌“陆泽”碑文一座。泊中水势,《赵州属邑志》云:昔时,漳水汇大小群川向北流入宁晋县境(俗称南水),赵州西境及滹沱河以南诸水向东南流入县境(俗称北水),汇为大泽。徐正《海河今昔纪要》说:据调查,宁晋泊最低处孟家庄一带,在明万历年间还是湖泊,人称“小南海”,常年有水。
宁晋泊范围虽广,但填缩较快。自北泊以来至清代,河道平旧冲新,淤积填缩与漳滹诸水的反复迁徙成正比,从明成化八年(1472年)至清道光元年(1821年)350年中,滹沱河6次迁徙就有4次泛入宁晋泊。离境后其支流仍由城东北白豆村一带南流入泊,久而久之渐渐淤塞,后改由城西北米家庄村西经城下南流,水势大逊于前。

经过地域

在滹沱河频繁变迁过程中,漳水于清朝康熙、乾隆年间南徙离境,其支流(今老漳河)由东南方入境,水势亦大大减弱。清朝道光十九年(1839年),滹沱河北徙束鹿、藁城一带后远离县境,洼地缩小到“治城东南25里,环泊村庄十有八,泊中之村十。”面积东、西自史家咀村至北鱼村,南、自南鱼村至素邱村各30余里。仍有漳、七里、滏、澧、沙、洨、泜、槐、午河等9条河道汇集于泊,俗称“九河下稍宁晋泊”。当时,洼地泽涸落荒,晋棍、土豪争相占种,讼端叠起。为此,蕃台陆建瀛至“沼泊各村查勘清丈”,令“认粮升科”。经过清丈,东、西自北鱼村至史家咀村20余里,南、北自南鱼村至素邱、东汪、鱼台、赵庄长30余里。此时洼地初步垦为耕田,但未免水患,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建国前夕。
中国第三大滞洪区——宁晋泊滞洪区,建于1969年,是国家在“根治海河”中,根据“子牙河防洪规划”为治理子牙河流域水患,保障下游衡水、沧州、石德铁路、华北油田和天津市的安全,将滏阳河中游洼地建成了大陆泽、宁晋泊滞洪区。

演变过程

16世纪中期前后,大陆泽南北长达50km左右,东西广约15km,形状貌似葫芦,任县附近的南部较宁晋附近的北部更为深广,是湖泊的主体。从15世纪到16世纪后期,大陆泽一直是一个南起任县、北至宁晋县的统一大湖。
此后,随着湖泊的不断萎缩,至17世纪初大陆泽逐渐分解成南、北两个相对独立的部分。分解后的南泊原本就是大陆泽的主体,湖泊范围分明,湖体比北泊更加深广, 因此承袭了湖泊分解前的名称,仍称大陆泽。分解后的北泊则湖体平浅、散漫,呈现一片河湖交错的景象,因主要位于宁晋县内,另称宁晋泊。
然而从17世纪中叶开始, 宁晋泊急剧扩展虽然直到1700年,大陆泽仍是海河南系平原上最大的湖泊,其次才是宁晋泊。但此后二泊地位开始发展急剧变化:大陆泽因持续快速萎缩, 至1748年南北仅约17km,东西仅约6km;而宁晋泊则因持续快速扩张,1809年时已三倍于大陆泽。到1824年,大陆泽仅仅一息尚存,宁晋泊则已是漫漫巨浸。
到1897年, 大陆泽已基本消亡。然而, 宁晋泊也发生了严重的萎缩。1939年,宁晋泊在洪水季节纵横仅余14km,在枯水季节已不显泊形。20世纪五六十年代,宁晋泊就完全走向了终结。一处自先秦以来一直存在的宽广湖沼群,至此成为历史往迹。

演变原因

一般认为, 人类围湖造田、占垦泊地是导致湖泊迅速萎缩的重要原因。但明清时期,二泊周边的围垦主要表现为受制于湖泊本身的扩缩。
整个明代, 冀南平原人口比较稀疏,人地关系并不紧张,有关占垦湖泊的史料亦比较少见。但到了清代,随着人口的迅速增长,情况开始有所不同。民国《宁晋县志》转载了一篇有关清代宁晋泊周边地区人们占垦宁晋泊湖岸的碑文(苏毓琦,伊承熙,张震科。宁晋县志(卷三)赋役。民国十八年(1929年)石印本)碑文比较详细地记载了清代人们占垦湖泊的情况。内容大致如下:
清初以前(17世纪中叶),由于滹沱河长期远离湖区,宁晋泊日渐萎缩。宁晋泊“未经水占之间,一水一麦,地气肥美”,一些村民花重金购买了这些土地,“地价等于上”1645年,滹沱河逐渐以南流为主,湖泊面积因而大为扩张,并造成“环泊地亩悉为泊占”原先购地的农民无可奈何只得“赔纳钱粮”。
1671年,宁晋县因被湖水淹没而豁免的土地赋额就达1281.48顷之多。此后, 滹沱河长期入泊,农民用重金购买的土地长期付诸波涛, 只有在湖泊水位稍有下降的时候,仍然各自认垦自己的土地。
1672年至1679年湖水稍有回落,先前被淹的土地中有530余顷又重新被开垦出来,可另外的710余顷仍然被湖水淹浸,无法耕种。因为土地已经购买,只好记下土地界址,希望有朝一日湖泊干涸, 再来认领。但1684年以后,滹沱河北路淤塞,河水全部南流,湖面反而不断扩张,此后百数年一直如此。由于土地长年被湖水淹浸,农民只好逢干旱之年,泊水消减之时,种些苇草,以收薄利。但时间一长, 官府以“泊地无粮”为由,饬令将其地产收回“以充公用”,如不充为公用,则需交纳赋税。其他人也开始抢割湖中的苇草,致使官民之间不断引发争端。直到1800年才在一位姓廖的县令的主持下,同意购买湖泊土地的地主们可以在不撤销其地权的条件下勉强免除赋税, 这种频年争端才算基本结束其时,湖水浸占土地前后已长达130余年。
19世纪中叶,滹沱河开始北徙,宁晋县的人们又开始争相抢占涸出的土地。仅1843年,宁晋县查核新增的湖泊地亩“东西自北鱼至史家嘴广约二十余里, 南北自南鱼至素邱、东汪、鱼台、赵庄长亦有三十余里”然而由于地势低洼,雨水又集中在夏秋两季,新增的地亩十年九淹,并没有给人们带来期冀中的收成。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