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觐侯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孟觐侯 (1862—1934) 名广坫,刁镇旧军村人。孟雒川的远房族侄,瑞蚨祥全局总理。1880年进济南瑞蚨布店学徒,因其精明过人,颇受孟雒川赏识。1890年被派往北京,在前门外鲜鱼口内抄手胡同租房设庄,批发大捻布。1893年,在大栅栏开设瑞蚨祥绸布店。1900年“庚子事变”,瑞蚨祥遭兵燹,损失殆尽。他积极活动,致力于恢复发展,使北京瑞蚨祥起死回生。1903年后,又在大栅栏一条街连设5个门市部。1916年,任瑞蚨祥全局总理,在北京瑞蚨祥西栈指挥着京、津、沪、济、青、烟等地24处瑞蚨祥商号。

简介

为寻找靠山,不惜挥金如 土,结交权贵,前清的文武臣僚、亲王、贝勒,民国时期的军政势要,都与之过从甚密,一时声冠京畿。
说起瑞蚨祥,就不能不说一代大商孟洛川的左膀右臂孟觐侯,孟觐侯既是孟洛川的军师又是他的外交官。当时在京城一提起侯爷——孟觐侯,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有“通天侯”的美誉,同时他也是瑞蚨祥的中兴人物。
孟觐侯和孟洛川是世亲,他称孟洛川为“小四叔”。另外,孟觐侯还被有个叫“孟四猴子”的外号。

介绍

孟觐侯 ,名广坫,山东章丘旧军人也。1862农历八月二十五日生于旧军孟家的配成堂,其父孟鹤泉是孟家商号瑞生祥的经理,孟鹤泉与清廷王府关系甚密。孟觐侯1880年进济南瑞蚨布店学徒,因其精明过人,办事周全,伶牙俐齿,八面玲珑,左右逢源,精通商务,颇受孟雒川赏识。

合作经营

孟觐侯称孟雒川为世叔,从此开始了两人风雨一生的合作。1890年被派往北京,在前门外鲜鱼口内抄手胡同租房设庄,批发大捻布。1893年,在大栅栏开设瑞蚨祥绸布店。1900年“庚子事变”,瑞蚨祥遭八国联军兵燹之后,损失殆尽,已彻底垮台。此时,资东孟雒川,万念俱灰,对复兴之事不抱任何希望,有放弃重建北京瑞蚨祥之念。孟觐侯据理力争,说明理由,劝说恢复之利处。然后,通过其父与清廷王府的特殊关系,发挥其才能,上下串通,积极活动,一边摆地摊开业,一边重建瑞蚨祥商铺,施工和买卖两不误,实算精明。

用心经营

几经周折,方使北京瑞蚨祥得到复兴并有了新的发展。在大栅栏一条街连设五号,声冠京畿,名扬华北,生意兴隆,财源茂盛,这一切不能不说凝聚着孟觐侯的心血,不能不说他为瑞蚨祥的中兴立下了汗马功劳。为此,也得到了孟雒川的充分肯定。从此,孟觐侯任瑞蚨祥全局总理,在北京瑞蚨祥西栈指挥着京、津、沪、济、青、烟等地24处瑞蚨祥商号,开始了他更加精彩的精明商人的一生。

寻找靠山

孟觐侯为寻找经商靠山,广泛进行社交活动,不惜挥金如 土,结交权贵,前清的文武臣僚、亲王、贝勒,民国时期的军政势要,都与之过从甚密,一时声冠京畿。他与北京九门提督王怀庆,东三省权贵鲍贵清,山东督军张宗昌等结拜为兄弟;段祺瑞,吴佩孚,曹锟,张作霖都与孟觐侯关系密切。与奉天督军张作相,吉林督军韩麟春,黑龙江督军吴俊升,热河督军汤玉麟,皆平起平坐,兄弟相称;国军二十九军驻防北京时,宋哲元,张自忠,于学忠等是北京瑞蚨祥西栈的常客。孟觐侯曾被曹锟封为总统府名誉顾问,被张作霖封为大元帅府名誉顾问,被张宗昌封为直鲁联军后路总顾问等要职显爵。有了这样的社会关系和政治地位,对发展其商业有百利而无一害,孟觐侯从此有了“通天侯”的美誉。

门庭显贵

孟觐侯办公的地方是瑞蚨祥西栈,分前后三院,内设接官厅。从它三道门上的题词足可看出它的豪华及主人的身价。第一道门的横眉是“平安吉祥”,为清末文华殿大学士陆润祥所题;第二道门是“白发红颜略相似,鹤骨龙筋尚宛然”,是吏部尚书翁同和所题;第三道门是“松荫绕院鹤相对,柳絮盖池鱼翅肥”,为光绪状元江西提学使曹洪勋所题;再往里是“劝饮西城葡萄酒,净拂东方短褐尘”,是清末状元京师大学堂监督刘春霖所题。据说,少帅张学良曾给孟觐侯祝寿,张学良称孟觐侯为世伯。张作霖皇姑屯遇难后,孟觐侯曾化解了少帅张学良与其姨娘间的恩恩怨怨,使他们全家和好如初。在曹锟任大总统时,京剧名伶徐碧云(工旦)与骑兵司令(一说警备司令)谭庆林之姨太私通(又说诱奸),谭气急之下将徐告到总统府。徐被判极刑,即日执行。徐的哥哥徐兰沅(曾是梅兰芳的琴师)求孟觐侯说情,结果,孟觐侯一个电话,将徐碧云保了下来。当时北京盛传“侯爷势力通天”。后孟觐侯与徐碧云反目,当时【北京时报】曾登出题为【孟徐反目记】的新闻。那时的倮友们为其编了歌谣:孟觐侯在北京,四角楼上挂角灯。南有魏兴文(上海瑞蚨祥经理),北有陈吉人(济南瑞蚨祥经理),“西宫娘娘”姚秀岩(北京瑞蚨祥五处商号总经理),保着侯爷坐朝廷。侯爷势力可见一斑。

慷慨解囊

孟觐侯对宗亲也是有求必应,民国十五年秋天,山东莱芜县娘娘庙村有一孟姓人家,因人命官司,打了三年,耗尽家产,无能为力。其父嘱儿子:天下无二孟,咱与章丘旧军孟都是亚圣孟夫子的后代,去旧军孟求助。来到旧军后,找到章丘保安团长兼旧军镇长孟华峰(孟洛川的侄子),说明缘由。好吃好喝,好招待,住了三天。后备好轿子,拿上盘缠,送其回莱芜。到家后其父埋怨道:你怎么才来?官司已了结。原来孟华峰给北京的孟觐侯打了个电话,孟觐侯知悉后电告山东督军张宗昌,张对孟觐侯的教谕犹如圣旨。结果有矜恕堂(瑞蚨祥资东)给对方死者家属一千元银币了事。三年的官司,三天结案。由此可见,孟觐侯权势之大。实为当时一大奇谈。孟觐侯也有自己的商号,他在北京西四牌楼创办了丽丰祥绸布店。丽丰祥得名于孟觐侯的太太:因为孟太太的名字中有个“丽”字,“丰”字指容貌美好,“祥”字指吉祥,喻示生意兴隆、美满,丽丰祥按瑞蚨祥的格局建造,只是面积稍小。两层长方形的青砖瓦房。中间有天井,有利于采光和空气流通。生意也非常兴隆,光顾者多为太太小姐。后把丽丰祥绸布店留给了其孙孟宪浃。文革中门牌匾被毁。 1994年8月18日,正值丽丰祥70周年之际,又恢复了老字号。

门庭冷落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事物由兴到衰,由衰到兴,都是自然规律,沧海桑田,盛极则衰,月满则亏,孟觐侯也到了“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时候了。“九一八”事变后,国民党大佬何应钦北上,坐镇北京,为华北委员长,人称蒋介石第二。何应钦莅临北京不久,将孟觐侯的一切政界虚衔一并撤销,孟觐侯如大祸临头,忧郁万分,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事情是这样的:张作霖在北京时,曾将北京商务印书馆,赠与孟觐侯为业。何应钦认为该馆房产应归官方,随之没收。孟觐侯有苦难言,一气病倒,自知大事已去,在日不多。于是在这年的农历八月二十五日,为自己做寿,寿宴之日,贵客稀少,门庭冷落。已没有了往日的车水马龙,歌舞升平。只有宋哲元将军眷顾旧请,到场参加寿宴。另有冯公度,徐国俊,蒋雨成,美国人福开森同赠万名伞,并与孟觐侯合影留念,谓“五老像”。梅兰芳,程砚秋,尚小云等应邀,在中和戏院唱戏一天,以祝寿兴。自此,孟觐侯病情日趋恶化。于1934年去世,享年七十二岁。孟洛川闻讯悲喜交集,悲者:孟觐侯在恢复与发展北京瑞蚨祥之事业方面,的确立下了汗马功劳;喜者:孟觐侯在京津一带声威震东主。只知孟觐侯不知孟洛川,有功高盖主之嫌,他的去世,消除了孟洛川的心头大忌。孟洛川给孟觐侯的评价是“功小于过”。可叹一生的风雨同舟,到头来换得如此结果,是不是有点卸磨杀驴,人走茶凉呢?孟觐侯若在天有灵是否也自觉 悲哀呢?我们不知。这真是世间万物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啊。

后人评价

孟觐侯也是驰骋商海的佼佼者,他为旧军孟氏祥子号商业集团的兴盛与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至今家乡的人们还在传说着他的轶闻趣事,对他那通天的本领畅谈不衰。他与孟洛川,孟养轩(谦祥益资东)均成为旧军孟氏的代表人物,也应是一代名商。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