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丛子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孔丛子》三卷,二十一篇,旧题孔鲋撰。内容主要记叙孔子及子思、子上、子高、子顺、子鱼(即孔鲋)等人的言行,书末又附缀孔臧所著之赋和书上下两篇,而别名为《连丛》。到宋仁宗嘉祐时,宋咸曾为该书作注。

古籍简介

现传《孔丛子》七卷,除卷七为《连丛子》上下篇外,其本书六卷之《嘉言》、《论书》、《记义》、《刑论》、《记问》主要记孔子言行,《杂训》、《居卫》、《巡守》、《公仪》、《抗志》主要记子思言行,《小尔雅》为训诂字书,《公孙龙》、《儒服》、《对魏王》主要记子高(孔穿)言行,《陈士义》、《论势》、《执节》主要记子顺言行,《诘墨》、《独治》、《问军礼》、《答问》主要记子鱼(孔鲋)言行。

四库提要记载

《孔丛子》·三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曰孔鲋撰。所载仲尼而下子上、子高、子顺之言行,凡二十一篇,又以孔臧所著赋与书上下二篇附缀於末,别名曰《连丛》。鲋字子鱼,孔子八世孙。仕陈涉为博士。臧,高祖功臣孔藂之子,嗣爵蓼侯。武帝时官太常。其书《文献通考》作七卷。今本三卷,不知何人所并。晁公武《读书志》云:《汉志》无《孔丛子》,儒家有《孔臧》十篇,杂家有孔甲《盘盂书》二十六篇,其独治篇,鲋或称孔甲。意者,《孔丛子》即孔甲《盘盂》,《连丛》即孔臧书。案《汉书·艺文志》颜师古注,谓孔甲黄帝之史,或云夏后孔甲,似皆非。则《孔丛》非《盘盂》。又志於儒家《孔臧》十篇外,诗赋家别出《孔臧赋》二十篇。今《连丛》有赋,则亦非儒家之孔臧。公武未免附会。《朱子语类》谓:《孔丛子》文气软弱,不似西汉文字,盖其后人集先世遗文而成之者。陈振孙《书录解题》亦谓:案孔光传,孔子八世孙鲋,魏相顺之子,为陈涉博士,死陈下。则固不得为汉人。而其书记鲋之没,则又安得以为鲋撰?其说当矣。《隋书·经籍志·论语家》有《孔丛》七卷。注曰:陈胜博士孔鲋撰。其序录称《孔丛》、《家语》并孔氏所传仲尼之旨,则其书出於唐以前。然《家语》出王肃依托,《隋志》既误以为真,则所云《孔丛》出孔氏所传者,亦未为确证。朱子所疑,盖非无见。即如舜典禋於六宗何谓也,子曰:所宗者六,皆洁祀之也。埋少牢於泰昭,所以祭时也。祖迎於坎坛,所以祭寒暑也。主於郊宫,所以祭日也。夜明,所以祭月也。幽禜,所以祭星也。雩禜,所以祭水旱也。禋六宗,此之谓也。其说与伪《孔传》伪《家语》并同。是亦晚出之明证也。其中第十一篇即世所传《小尔雅》,注疏家往往引之。然皆在晋、宋以后。惟《公羊传疏》所引贾逵之说,谓俗儒以六两为锊,正出此书。然谓之俗儒,则非《汉·艺文志》之《小尔雅》矣。又《水经注》引《孔丛子》曰:夫子墓茔方一里,在鲁城北六里泗水上。诸孔氏封五十馀所,人名昭穆,不可复识。有铭碑三所,兽碣具存云云。今本无此文,似非完帙。然其文与全书不类,且不似孔氏子孙语。或郦道元误证,抑或传写有讹,以他书误题孔丛欤?

真伪问题的由来

《孔丛子》的成书时间及其作者问题,一直是学界的一大疑案,其书之真伪也必然成为历代学者争论不休的话题。为了便于对《孔丛子》的真伪问题有个全面的了解,我们有必要对历代学者的《孔丛子》真伪观进行综合的梳理与分析。
  
  《孔丛子》于目录书中的著录,始见于《隋书·经籍志》,题“陈胜博士孔鲋撰”,其序录称“《孔丛》、《家语》并孔氏所传仲尼之旨”。《汉书·艺文志》曾著录《孔子家语》,注云“非今所有《家语》”,但对《孔从子》并无著录。故二书真伪即成为学界争论热点。由《隋书·经籍志》著录《孔丛子》称孔鲋撰来看,证明当时编辑史书者并未对其真伪产生疑问,此亦证唐以前人是视《孔丛子》为真书的。
  《太平御览》曾引《孔丛子》一百余条,证明当时编辑此书者尚未对《孔丛子》一书的真伪问题产生疑问。其后,宋咸于嘉祐三年注《孔丛子》以献,始疑《孔丛子》有后人增益的内容,故其删削旧本并增加自己的注释。《孔丛子》一书内容颇杂,其记人自孔子始,下历子思、子上、子高、子顺、子鱼迄东汉孔子二十代孙季彦,因此,此书决非出自一人之手。宋咸即疑至汉桓帝、灵帝时孔氏子孙又有补益,然犹信《孔丛子》实当成于孔氏之手。宋咸于嘉祐三年进《孔丛子》时,虽然怀疑《孔丛子》有后人附益成分,但尤以此书为孔氏遗作。大概与其同时之人亦多信此书为真,如司马光在编辑《资治通鉴》时多采《孔丛子》内容即证。
  新旧《唐书》著录《孔丛子》,同《隋书》皆归于《论语》类,可见当时皆以此书为孔氏言行记载。《宋史》著录《孔丛子》,已归于“儒家子类”,并引朱熹言云此书为伪书。《崇文总目》以《孔丛子》为杂家,私家目录书著录《孔丛子》,有的亦从此说,如晁公武《郡斋读书志》。可见宋人对(孔丛子》一书的性质已产生歧义,对《孔丛子》一书真伪的辩诘即应首发端于北宋之末,而人们多断此书为伪则是朱熹之后的事情。
  故由宋至今,持“《孔丛子》伪书论”者历代不乏其人。其中虽偶有异声,亦属林中微响,不足与伪书论相抗衡。又况古无实据、今无新证,真书论仅属猜测,绝无科学的说服力,因此宋明许多学者也只能含糊地认为此书可能真伪参半。
历代真伪说及其整理

  
  有宋以降,视《孔丛子》为真书者鲜有其人,捡掇《孔丛子》之鄙陋以刺其伪者反而比比皆是。多数学者视《孔丛子》为伪书的最直接原因,在于《汉书·艺文志》不见其载,而《隋书,经籍志》突然出现。枚乘《与吴王濞书》有与《孔丛子·嘉言》相同的材料,而《汉书》注诸家皆未引证,惟李善注《文选》有之,因此洪迈怀疑,《汉书·艺文志》既未载《孔丛子》,可能刘向父子未见此书。他进一步从文章的“气骨”分析,认为《孔丛子》毫无楚汉间气骨,可能是齐梁以来好事者所为。晃公武等人亦疑《汉志》未载《孔丛子》事,但他们又怀疑《孔丛子》可能是《汉书·艺文志》中的异名书之流传。明胡应麟也有相似观点。高似孙认为,如果晁氏等人所说为是,则《汉书》中之异名书非今所见之《孔丛子》。同时他由子思与孔子问答事时间之谬推断,“此又出于后人缀集之言”。可见高氏亦疑《孔丛子》非真书。朱骏声云“《孔丛》一书,不载前史”,因此他认为将《小尔雅》依托摭取入《孔丛子》当是魏晋人所为。
  朱熹亦从文章“气骨”推定《孔丛子》非真本,如他说《孔丛子》“文气软弱,全不似西汉文字”。但朱熹对此书之由来也无定论,如他怀疑此书是“所注之人伪作”,但又疑或者“此书必是后汉时人撰者”。这可能是朱熹针对《孔丛子》中不同的材料所发的评论。明宋濂亦发此论:“嘉祐中,宋咸为之注。虽然,此伪书也。伪之者其宋咸钦?”然当时胡应麟即指出:“体不甚类宋人,或未必然也。”宋人多有以《孔丛子》为孔氏季彦辈搜集先世遗言佚行之说为书者,如陈振孙即主此说,其《直斋书录解题》云:“孔氏子孙杂记其先世系言行之书也。”他人如李熑亦谓“或子丰、季彦辈集先世遗文而成之”,然正如陈振孙所疑,《连丛》所记“迄于延光三年季彦之卒”,季彦恐无能力为此事,或季彦卒后他人为之。胡应麟亦同此说,但他又认为《孔丛子》的成书比较复杂。他认为《孔丛子》非孔鲋撰,乃孔氏子孙杂记先世言行,间有魏晋手笔;或者为孔季彦一辈搜集孔氏先人遗言佚行而成,至宋又增宋人润饰。至于《连丛子》,他又进一步怀疑是宋咸取《汉志》之《孔臧集》中杂记孔氏先代者,“傅以六经诸子所载厥宗言行,缀集而成此书”。
  《孔丛子》可能的作伪者,最有影响的说法,当然也是最大的怀疑对象,是魏晋人王肃。如臧琳以为《孔丛子》像《孔子家语》一样,都属王肃伪造,是王肃“恐后人并以《家语》为己之私,故又著之《孔丛子》以证之”。其考证说:“《孔丛子·书论》云:‘祖迎于坎坛,所以祭寒暑也。’皆与伪孔及王肃合。”因此他怀疑《孔子家语》、《书传》、《孔丛子》皆出于王肃之手,故“其文往往互相祖述”。此三书皆为王肃之罪案。《四库提要》引朱熹说“《舜典》‘禋于六宗’,何谓也?子曰:‘所宗者六’”云云,因此其证《孔丛子》有些说法“与伪《孔传》、伪《家语》并同,是亦晚出之明证也”。顾实《重考古今伪书考》云:“《孔丛子》、《孔子家语》二书并出王肃依托。”近人罗根泽《(孔丛子)探源》亦张此说。由此可见,对《孔丛子》一书真伪的怀疑,自宋代以至今天,一直绵延未断。
  《隋书·经籍志》与新旧《唐书》著录《孔丛子》,称孔鲋撰,证明唐宋编辑史书者皆视《孔丛子》为真书。宋咸注《孔丛子》,以为前六卷二十一篇为孔鲋撰,《连丛子》上下篇一卷为汉武朝孔臧附益。但他又以为其中“有语浅固,弗拯于道,疑后人增疑,乃悉诛去”。个中原因,宋咸以为或者“盖著非一时”之故。《连丛子》之《叙世》篇,叙事至东汉孔子二十代孙季彦,而汉献帝后之孔氏子孙却毫无记载,因此,宋咸以为孔氏子孙必与汉桓、灵之际对此书有续修之举。宋咸之“鲋撰臧附”说,颇得有些学者认同。宋明以降,诸私家目录书载《孔丛子》,即多题“孔鲋撰”,且有的序录中称“《连丛子》孔臧附”,如宋晁公武《郡斋读书志》即主此说。但他又怀疑,《孔丛子》即为《汉志》中的孔甲《盘盂书》,而亡六篇;《连丛子》即《汉志》中的《孔臧书》,而其子孙又有续修。王应麟《玉海》著录《孔丛子》,即直书“一名《盘盂子》”。然明宋濂、李熑以为孔鲋著《盘盂》毫无证信,清姚际恒也认为《盘盂》与孔鲋毫不相干。《四库全书总目》据《汉志》颜师古注,以为《孔丛子》非《盘盂》,《连丛子》非儒家之孔臧。清周中孚《郑堂读书记》亦疑晁氏之说,他认为《连丛子》下篇既然载汉元和间孔僖,延光间长彦、季彦事,则《连丛子》决非孔臧所撰。同时,他又认为《孔丛子》有记孔鲋将没之事,则《孔丛子》又决非孔鲋所撰。但他又在详细分析《孔丛子》篇章结构的基础上,认为此书实为东汉孔氏子孙所搜集而未著名氏,但非古书。张之洞《书目答问》虽称《孔丛子》“不尽伪”,但无详考。另外,《水经注》以及隋唐宋的类书引《孔丛子》多有不见于今本者,《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怀疑《水经注》所引此佚文或为误引。但《水经注》卷六又引《孔丛子》猗顿事却见于今本,因此证明《水经注》所见《孔丛子》应该不同于今本。
  对《孔丛子》一书真伪的重新考订是近二十年的事情。李学勤先生在其《〈孔子家语〉与汉魏孔氏家学》中以为,晋皇甫谧之《帝王世纪》既已引《孔丛子》,证明《孔丛子》成书必久。他推测此书“很可能出于孔季彦以下一代”孔氏子孙之手;且《孔丛子》“很可能陆续成于孔安国、孔僖、孔季彦、孔猛等孔氏学者之手,有着很长的编纂、改动、增补的过程”。同时,李学勤先生在将《孔丛子》中的《尚书》资料与今本《孔传》本比较时,发现二书篇目相合,因而他断定《孔丛子》所说孔氏世传的古文《尚书》,就是《孔传》本《尚书》。另外,李学勤先生认为《孔丛子》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可称为“孔氏家学的学案”。今人黄怀信先生按照周中孚的分析以及李学勤先生的思路,结合史书,考证《孔丛子》材料实有孔鲋手笔,但又有后人最后之编订。他的《〈孔丛子〉的时代与作者》考证其书材料来源,分别来自汉以前的零星材料荟萃、子思书、子高《谰言》、子顺书等。至于此书作者,他认为当是孔鲋与其弟孔子襄。至于全书最后的编订者,他认为孔仲渊即孔扶是“今七卷二十三篇本《孔丛子》的最后编订者”,且其将最终编订时间“推定在西汉桓帝永康元年(167)至灵帝建宁元年(168)之间”。此文材料翔实,考证丝丝入扣,具有很强的逻辑性。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简材料逐渐面世后,为研究《孔丛子》的真伪提供了新的资料。李存山根据上博简中的《孔子诗论》与《孔丛子·记义》中孔子论诗的材料,通过比勘认为,《孔丛子》六卷当出自汉魏孔氏家学,其前三卷可能是先秦孔氏遗文。并且作者认为,《孔丛子》中的孔子诗论,与上博简《孔子诗论》有内在关系,二者可以纳入同一个体系。付亚庶的《(孔丛子)伪书辨》则从传统的伪书说中剔出几种代表说法,分别从不同角度对其判伪的材料进行了辨析与反驳,从而证明《孔丛子》一书中的确有可靠的先秦资料。

图书信息

书 名: 孔丛子
作 者:王钧林注译
出版时间: 2009年10月
ISBN: 9787101070088
开本: 16开
定价: 18.00 元

内容简介

《孔丛子》是一部相当于“孔家杂记”的书,主要记述从战国初期到东汉中期十几位孔子后代子孙的言语行事。时间跨度近六百年,涉及的内容广泛而丰富,对于了解汉以前孔子世家的发展、演变以及一些著名人物的嘉言懿行、家学传授等等,有着重要的文献价值。

图书目录

卷一
嘉言第一
论书第二
记义第三
卷二
刑论第四
记问第五
杂训第六
居卫第七
卷三
巡守第八
公仪第九
抗志第十
卷四
公孙龙第十二
儒服第十三
对魏王第十四
卷五
陈士义第十五
论势第十六
执节第十七
卷六
诘墨第十八
独治第十九
问军礼第二十
答问第二十一
卷七
《连丛子上》第二十二
《连丛子下》第二十三
……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