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罗门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婆罗门(印地语: ब्राह्मण)源于梵天之口,婆罗门意为“祈祷”或“增大的东西”。祈祷的咒语具有魔力,咒语可以增添福祉消除灾难与罪恶,因此执行宗教祭祀的神职者被称为婆罗门。婆罗门是祭司贵族。婆罗门阶级主要掌握神权,占卜祸福,垄断文化和报道农时季节,在社会中地位是最高的。婆罗门教将人分为四个种姓,婆罗门是最高种姓。

地位职责

印度四姓中,最高级种姓、祭司和学者的阶级。为古印度一切知识核心人群,印度社会中最崇高的种姓。长阿含卷六小缘经、卷十五种德经、慧琳音义卷二十九等皆载此阶级由梵天之口生,颜貌端正,清净高洁,以习吠陀、司祭祀为业。依摩奴法典规定,四姓中婆罗
婆罗门 婆罗门
门有六法,即学习吠陀、教授吠陀、为自己祭祀、为他人祭祀、布施、受施。故四姓中除最下之首陀罗族外,其余三姓皆得诵吠陀、自作祭祀,然为他人祭师、教他人吠陀、受施等则仅限于婆罗门
婆罗门由于职责和地位的特殊可享有许多特权。他们可以免交各种,因为人们认为,婆罗门已经以自己的虔诚行为偿清了这种债务,他们不得被处以死刑或任何类型的肉刑,因为婆罗门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向婆罗门赠送礼物的人则得到祝福,他们将在今生或者来世,获得一定的善报。最受欢迎的礼物是土地,它可以“解除赠送者的一切罪孽”。因此婆罗门占有大量地产,常常是整座村庄。
婆罗门多数为素食者,但阿萨姆婆罗门有许多非素食的食物,其中大多是鱼、羊肉和鸭蛋(多数是祭神后的牲礼)。孟加拉的婆罗门吃鱼。
除了祭司外,他们也担任宫廷文士、科学家(星象家,数学家),教师和公务员。在二十世纪上半叶。婆罗门在某些领域政府职位占75%。

起源

古代的印度社会洋溢着浓郁的宗教气氛,祭司被人们仰视如神,称为“婆罗门”。“婆罗门”源于“波拉乎曼”(即梵),原意是“祈祷”或“增大的东西”。祈祷的语言具有咒力,咒力增大可以使善人得福,恶人受罚,因此执行祈祷的祭官被称为“婆罗门”。

特权

婆罗门由于职责和地位的特殊可享有许多特权。可以免交各种捐税,因为人们认为,婆罗门已经以自己的虔诚行为偿清了这种债务,不得被处以死刑或任何类型的肉刑,因为婆罗门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向婆罗门赠送礼物的人则得到保证,将在今生和来世获得一定的报答。最受欢迎的礼物是土地,它可以“解除赠送者的一切罪孽”。因此婆罗门占有大量地产,包括整座的村庄。 音译又作婆啰贺摩拏,意译净行、净志、外意、承息、静胤等。为印度社会阶级
婆罗门 婆罗门
制度中之一阶级。此一阶级之人自认为是梵天的后裔。平素读诵《四吠陀》,行祭祀,位居四姓(四种阶级)之最上位。在印度的阶级制度中,除了四姓中的最下层贱民之外,其余三姓(刹帝利、吠舍、首陀罗)皆可读诵《吠陀》,且可为自己行祭祀供牺。但只有婆罗门可以教授他人《吠陀》,为他人行祭祀,接受布施。故印度宗教上的权力可说完全掌握在此一阶层之中。印度以婆罗门阶级最具势力,故该国又有婆罗门国之别称。其民众所奉之宗教,称之为婆罗门教。《长阿含经》卷十五,种德婆罗门曾说婆罗门成就五法,谓生为此阶级者,具有五项条件︰一者婆罗门七世以来父母真正(种姓纯正),不为他人轻毁。二者学习《吠陀》,讽诵通利,种种经书尽能分别,世典幽微靡不综练。又能善于大人相法,明察吉凶祭祀仪礼。三者颜貌端正。四者持戒具足。五者智慧通达。

分期

婆罗门的一生可分四期:(一)梵行(梵brahma -ca^rin )期,八岁就师,其后十二
婆罗门 婆罗门
年学吠陀,习祭仪。(二)家住(梵gr!ha -stha )期,返家结婚生子,祭祖灵,营俗务。(三) 林栖(梵va^na-prastha )期,年老则家产让子,栖居树林修苦行,专心思惟,入宗教生活。(四)遁世(梵sam!nya^sin ),绝世俗之执着,被粗衣,持水瓶,游行遍历。遁世期婆罗门之行法,其后为佛教沿用者不少,如游行、乞食、雨安居等即是;又此期行之婆罗门称比丘(梵bhiks!u )、沙门(梵s/raman!a )、游行者(梵parivra^jaka )亦是例证杂阿含经卷十七、卷二十九、中阿含卷四十八马邑经、增一阿含经卷四十七等,更以沙门与婆罗门同义。长阿含卷十六‘三明经’列有诵持流布吠陀之婆罗门阿吒摩、婆摩、婆摩提婆、婆婆悉、毗婆审、伊尼罗斯、蛇婆提伽、迦叶、阿楼那、瞿昙摩、首脂、婆罗损陀等。瑜伽师地论卷二十九更别婆罗门为三类,即:(一)生于婆罗门种之家者称为种姓婆罗门,(二)假呼为婆罗门者称为名想婆罗门,(三)驱摈恶不善法而行善行者称为正行婆罗门。

影响

婆罗门教对缅甸文化影响较大。首先婆罗门教是缅甸人最早信奉的宗教,婆罗门教神被作为佛教的保护神而引入佛教的范畴,帝释天作为缅甸至今仍然信仰的37位传统神的第一位大神而备受崇拜;其次,婆罗门教的宗教仪式被广泛吸收和应用在缅甸封建王朝的各种仪式中,缅甸历代封建王朝宫廷中都聘用婆罗门祭司,用婆罗门教礼仪主持宫廷大典和国家大典;再其次,婆罗门教的花纹图案普遍被应用在缅甸的佛教和民用建筑艺术上;第四,婆罗门教的占星术传入缅甸,至今流行于缅甸社会;第五,婆罗门教的神话故事传入缅甸,形成了传统节日;最后,婆罗门教的故事对缅甸文学也有较大的影响,罗摩衍那戏剧至今长盛不衰。

思想

婆罗门教是多神教而又带著一神教的色彩,崇拜各种自然的神碉,盛行祭祀祈祷以招福禳灾,而以梵(Brahma)为创造宇宙万物的主宰。梵从口生出婆罗门,从肩部生出刹帝利,从腹部生出吠舍,从足部生出首陀罗,以此定四姓的贵贱,这就成为种姓制度的根据。人应当服从梵天的意旨,因此应当信奉《吠陀经》,奉事婆罗门,严格遵守种姓制度。后来婆罗门教义有所发展,它把‘梵’抽象起来做为宇宙的本体,或宇宙生起的最高原理;一方面又从个人观察,认为‘我’是个人的主宰和本体,人的身体由‘我’而生,人的活动由‘我’而起,外界万物也都因‘我’而存在。由此推论出‘我’与‘梵’本来不二,人所应当努力的就是经过修行以达到梵我一致的境地,这样才能免去轮回之苦而得到大自在。

佛教中婆罗门

佛教本来就是由婆罗门教(印度教)衍生出来的分支,两者的相同之处大于不同之处,印度在孔雀王朝时期曾极力推行过支持种族制度的佛教,并将其广泛传播至中亚和东南亚等地。
另外,种姓制度不是用来区分社会阶层的,而是用来区分入侵南亚、西亚的雅利安人和当地土著的种族隔离制度。种姓制度起源于雅利安人,不是印度教的产物,在唐代以前,波斯的种姓制度要比印度的来得出名,比如著名的“波斯不净人”。
佛经里面再三强调它不重视种姓差别,一入佛教,就如众流归海,一切差别不复存在。这样一来,又怎样理解沙门和婆罗门的对立呢?不重视种姓差别这件事实本身就是对婆罗门的反抗,因为婆罗门教是十分重视种姓差别而且是只代表婆罗门的利益的。
但是,佛教也并不是真对一切种姓一视同仁。它当然首先就会反对婆罗门。在婆罗门教的经典里,四姓的顺序是:婆罗门、刹帝利、吠舍、首陀罗,而在佛教的经典里则是:刹帝利、婆罗门、吠舍、首陀罗。释迦牟尼自称是刹帝利。释迦族原来不大可能有什么种姓制度,这只是受了婆罗门教的影响而模拟出来的。他们自称是刹帝利,据我看,这也是冒牌货。不管怎样,既然自称为刹帝利,就必须为刹帝利辩护,竭力抬高它的地位。《长阿含经.阿摩昼经》就是一个例子。新兴的国王(其中也有一些是冒牌的)也努力抬高刹帝利的地位,于是一拍即合,他们也就信奉起、支持起佛教来了。
第一次说法以后,以陈如为首的五人成了佛的弟子。接着是迦尸城富家子耶舍入教。他又带了五十四人入教,此时已有比丘六十人。跟着是苦行仙人迦叶兄弟三个人入教,三人原都是婆罗门。三迦叶有弟子五百人,都受了正法。五百这个数目不可靠,这样整齐的数目是后来捏造出来的。在王舍城竹林,又收舍利弗、大目犍连为弟子。后来成了如来佛的大弟子,二人也都是婆罗门。总之是弟子越受越多。僧伽形成了。而且诸大弟子各有所长,比如舍利弗智慧第一,目犍连神通第一,优波离持律第一,罗睺罗持戒第一,大迦叶弟子头陀第一名,但据估算,终释迦牟尼之世,弟子也不过五百人。
从社会地位来看,他确实收了一些低级种姓的人,比如大弟子优波离就出身剃头匠,弟子中还有淫女、强盗、杀人犯、商人、猎人,但出身婆罗门的更多。释迦牟尼禁止奴隶入教。在佛典的律藏中,有很多关于这方面的规定。比如《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出家事》卷三说:“从今已往,汝等苾刍不应与奴出家。若有求者,当可问之:‘汝是奴不?’若与奴出家,得越法罪。”第23卷,第1033页中。

修行故事

简述

过去许多
婆罗门 婆罗门
世之前,有一个婆罗门隐居在一座叫“雪山”的深山里修行。这座“雪山”,实际上是青山绿水、果林满坡、清泉叮咚、鸟语花香的好地方。婆罗门独自一人坐禅修行,只有山中禽兽为邻,饿了采几只果子吃,渴了掬捧山泉喝,就这样专心致志地修行了不知有多少年,但始终求不到真言妙法,也看不到有真佛出世。婆罗门毫不气馁,仍然矢志不遗地苦修。

故事过程

婆罗门的虔诚感动了三十三天之上的帝释天。帝释天想,虽然看到这个婆罗门一心修行,无须无恼,行为清净,心怀圣洁。但车子要有两个轮子才行走自如,鸟儿需要两个翅膀才能高高远翔,虽能在深山苦修,但内心是否具备高深的智慧、超常的坚韧,无比的虔诚,是否深晓佛家要义,胜任成佛的重任,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才须待七年期。帝释天决定亲自去考验考验。
帝释天耸身一摇,变幻成一个罗刹鬼,下凡来到雪山,走到婆罗门居住的地方,用清新优雅的声音朗诵了半句过去佛说过的话:“世界上任何事物都不会永恒存在的,任何有生命的事物终究要灭亡。”婆罗门听到这半句偈语,茅塞顿开,如雷贯耳,欣喜若狂,似商贾在危险艰难的夜行途中,失去旅伴,心生恐怖,突然重逢,激动万分;似患者之久滞病榻,偶遇良医,药到病除,欢喜非常;似人落大海狂涛中突遇航船;似沙漠旅人漫漫跋涉中发现清泉绿洲;似农夫干旱之年天降甘霖。
婆罗门急忙起身离坐,用手把头发往后梳了梳,出门四下观看,寻找朗诵偈语的人。未见一个人影,山青青,水青青,只见一个相貌丑陋、面孔狰狞的罗刹鬼。婆罗门想:“是谁‘举世皆浊吾独清’,朗诵出这么好的偈语,周围没有别人,难道是这个罗刹鬼?如果是,相貌怎么那样狰狞恐怖呢?也许是我无知,他虽外形丑陋,内心却灵慧呢!也许他见过过去诸佛,从过去诸佛那里听来的这半句偈语。我应该走过去问问他。”婆罗门走到罗刹鬼面前,拱手施礼,彬彬有礼地问道:“敢问大师您是从哪里得到的至理真言,这乃是过去、现在、未来诸佛世尊所说的妙法真言,为世间无量众生终生求索而不可得。”
罗刹鬼回答说:“大婆罗门,你不应该向我打听这些。我已经多日求食不得,饥饿难忍,这偈语是我在心烦意乱中胡诌的,并非出自我本心,你何必当真呢?”
“大师不必谦让,我恭耳聆听,大师若能为我把这后半句偈语诵完,我宁愿终身做您的弟子。”婆罗门诚心诚意地说。
“我不是谦让、也不敢做你的师傅,我饿得连话都快说不出来了,怎么能为你诵偈语呢?”罗刹鬼吃力地说。
“大师要吃什么?我给您去求乞。”婆罗门急忙问。
“你不要问,你也求乞不到,我吃的东西说出来会吓死你。”罗刹鬼说。
“我一人独居深山,无所畏惧,你说吧,我决不会害怕。”婆罗门截然说。
“除了人的新鲜血肉,我不吃别的东西。我寻觅了几天,仍没有找到一个可吃的人。世间人虽多,但都有福德,有诸天神护佑。”罗刹鬼说。
“只要您把后半句偈语诵给我听,我就把我的血肉奉施给大师。”婆罗门要求说。
“为听半句偈语,送掉一条性命,你说笑话吧?”罗刹鬼问。
“我是真心实意,我的血肉之躯为虎狼雕鹫吞食,得不到一毫之福报,把它施舍给您,却能听到至妙真言。譬如有人,施舍一个瓦器,得到的却是一个七宝镶嵌的器皿;施舍一条血肉之躯,得到的却是一个金刚不朽身。您说,何乐而不为呢?我决不食言,有大梵天王、帝释天、四大天王、诸菩萨和十万诸神为我作证。”婆罗门回答。
婆罗门 婆罗门
“你如果真的能把血肉施给我,我就给你诵完后半句偈语。”罗刹鬼应允了。
婆罗门非常高兴,立即解下自己身上穿的鹿皮衣服,在树墩上为罗刹鬼敷置了一个法座,请罗刹鬼上座,自己叉手长跪在法座前,恭恭敬敬地听罗刹鬼朗诵后半句偈语。
“人们只要解脱生死轮回,就不会再投生到痛苦中,就会获得永恒快乐的寂静。”
婆罗门听完偈语,顿解,欣喜若狂,唯恐自己死后无人知道这妙法真言,就在石上、壁上、树上、路上,到处写上这句偈语。然后爬上一棵高树顶端。树神不解地问道:“你爬上树顶想做什么?”
“我要纵身跳下,以自身血肉供奉罗刹鬼,报答他为我朗诵偈语的大德。”婆罗门平静地回答说。
“讲一句偈语有多少恩德呢?”树神疑惑地问。
“你不知道,这句偈语乃是过去、现在、未来诸佛所说的真言至道,它能普救众生脱离苦海。我不为名利财宝,为真言而献出生命是值得的。”婆罗门回答说。
说完,婆罗门纵身从树顶跳下,这时天空中瑞乐飘渺,仙花缤纷,罗刹鬼还复帝释天原身,从半空中接住婆罗门,平稳地放到地上。诸天神在婆罗门前稽首施礼,同声赞颂说:“善哉,善哉,真是菩萨,您为无量众生利益,在无明黑暗中点燃大法炬。帝释天为考验菩萨,变幻成罗刹鬼,冒犯了您,请多多恕罪。您将来一定能得道成佛,济度众生。”
说完,诸天神和帝释天忽然都不见了。

婆罗门教

在古老的印度次大陆,哈拉巴文化时期便有了宗教的萌芽,其内容主要是崇拜自然,有着图腾崇拜的原始痕迹。公元前1500年左右,雅利安人大举侵入,与当地的土著文化相融合,于公元前1200年至公元前1000年期间编纂了原始的宗教文献《吠陀》,并在此基础上创建了婆罗门教。与世界上的其他宗教相比,由于婆罗门教诞生的时间较早,所以内容也较为庞杂。一方面,它不像基督教或伊斯兰教那样,有《圣经》、《古兰经》之类的根本经典。而是将《吠陀》、《奥义书》、《往事书》,以及其后的各类法典统统作为教义的源泉。另一方面,它也不像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那样,有单一而明确的神,而是将成千上万个神明作为顶礼膜拜的对象。
与世俗
婆罗门 婆罗门
生活中的种姓制度相一致,婆罗门教的神也是分层次的。最高层次的神是梵,它不是一种人格化的神,超越时空,不具有任何形式,但却是隐藏在宇宙背后的绝对实在、终极本体。第二层次的神是梵的具体形态,显现为梵天、湿婆、毗湿努三大主神,以及他们的各种化身、配偶和子嗣。作为梵的具体化身,三大主神功能不同,梵天是世界的创造者,湿婆是世界的破坏者和重建者,毗湿努是世界的维护者。第三层次的神是人格化了的自然对象,如太阳神、月亮神地母神等等,种类各异、名目繁多。从这里,不难看出:层次越低的神,越具有图腾物的原始痕迹;图腾越高的神,越具有远离图腾物的抽象色彩。值得注意的是,“吠陀教诸神中除了占主要数量的自然神灵外,还有一些属于祖先和英雄人物的行列,是祖先崇拜和英雄人物崇拜观念的延伸。因此,吠陀中有一个鲜明特点就是,既崇拜自然神灵,同时又尊敬亡人。”

印度社会阶级

关于婆罗门,《中华佛家百科全书》:“【婆罗门】……为印度社会阶级制度中之一阶级。此一阶级之人自认为是梵天的后裔。平素读诵《四吠陀》,行祭祀,位居四姓(四种阶级)之最上位……印度以婆罗门阶级最具势力,故该国又有婆罗门国之别称。其民众所奉之宗教,称之为婆罗门教……《瑜伽师地论》卷二十九曾为婆罗门作分类,谓有种性、名想、正行等三种婆罗门。种性婆罗门,谓生在婆罗门家者。名想婆罗门,谓假名为婆罗门者。正行婆罗门,谓能驱摈恶不善法者……在原始佛典中,曾列出释尊对婆罗门阶级的看法。他以为古代的婆罗门是一种各方面皆合乎理想的阶级,但到释尊之时,婆罗门阶级已告堕落……” 《佛学常见辞汇》【婆罗门】婆罗贺摩拏的简称,为印度四姓之一……是奉事大梵天王而修净行的种族。”可见,婆罗门是一个阶级。其中,正行婆罗门则是“能驱摈恶不善法”的修行者。 然然则婆罗门果为何者耶? 其人也,不论其为谁某也,能证会“自我”不二者也。———《金刚针奥义书
婆罗门是祭司贵族,属于瓦尔那之一,它主要掌握神权,占卜祸福,垄断文化和报道农时季节,在社会中地位是最高的。
雅利安人相信,藉着苦修、祭祀奉献,这一生就可以得到神的保佑和赐福:婆罗门由于掌握神和人的沟通渠道,所以占据了社会上最崇高的地位。

中国文献记载

在印度传入中国的宗教中,以佛教为独盛,中国古人的脑袋中,几乎将佛教当了印度文化的别名,凡从印度传来的东西,常常委之于佛教。对于印度成分的东西皆被笼统地看成佛教的术语和思想,然而这是不正确的。婆罗门传入中国的时间更在佛教之前,为佛教的雏形。
东汉永平年间佛教传入中国。伴随着许多佛门高僧相继来中国布道,一些婆罗门教士来到中国。据《高僧传》载,有名有姓可考的具备婆罗门身份的高僧就有如下几人:
“佛陁耶舍,此云觉明,罽宾人,婆罗门种,世事外道。”[3]
“求那跋陀罗,此云功德贤,中天竺人,以大乘学故,出号摩诃衍,本婆罗门种。幼学五明诸论,天文书算,医方咒术,靡不该博。后遇见阿毗昙杂心,寻读惊悟,乃深崇佛法焉。其家世外道,禁绝沙门,乃舍家潜遁,远求师范,即投簪落发,专精志学,及受具戒,博通三藏。……元嘉十二年至广州。”[4]
“元有南天竺波罗奈城婆罗门姓瞿昙氏,名般若流支,魏言智希,从元象元年至兴和末,于邺城译正法、念圣、善住、廻诤、唯识等经论,凡一十四部八十五卷。”[5]
以上列举的3人,原先皆是婆罗门,后改奉佛法。因为《高僧传》所记皆是佛教高僧,对婆罗门教士不感兴趣。那么,汉唐之际,有没有纯粹的婆罗门教士来到中土呢?回答是肯定的。我们在《全唐诗》里找到一首清江写的《送婆罗门》诗,其诗云:“雪岭金河独向东,吴山楚泽意无穷。如今白首乡心尽,万里归程在梦中。”[6]诗人跟远道而来的婆罗门教士有应酬交往。
唐代诗人刘禹锡患眼疾,大概是白内障,经婆罗门教士用金蓖术治好,故有赠婆罗门僧诗一首传世。其诗曰:“三秋伤望远,终日泣途穷。两目今先暗,中年似老翁。看朱渐成碧,羞日不禁风。师有金蓖术,如何为发朦?”[7]
婆罗门的医术,当时处于世界领先的地位,并介绍到中国。《隋书》经籍志载有《婆罗门诸仙药方》二十卷,《婆罗门药方》五卷,便是最好的佐证。由此推断,先后来到中国的婆罗门教士决非一人二人。
在《隋书·经籍志》中,有一些冠以“婆罗门”名义的典籍,这里姑且称之为婆罗门典籍。它们主要分布在《经籍志》的子部和经部里、史部里也有,即:
《婆罗门书》[1]一卷;
《婆罗门天文经>>二十一卷,婆罗门舍仙人所说;
《婆罗门竭伽仙人天文说》三十卷;
《婆罗门天文》一卷;
《婆罗门算法》三卷;
《婆罗门阴阳算历>>一卷;
《婆罗门算经》三卷;
《婆罗门诸仙药方》二十卷;
《婆罗门药方》五卷;
《大隋翻经婆罗门法师外国传》五卷;
南诏曾信奉婆罗门教
南诏是公元7世纪中叶至10世纪初存在于云南大理一带的由彝族和白族先民建立的地方政权。南诏的宗教信仰十分复杂,有原始的巫教,后又传入佛教密宗和道教。最近有人又从《南诏德化碑》和《南诏图传·文字卷》中找到南诏曾经信奉婆罗门教的证据。
《南诏德化碑》现存大理城南15里之太和村,建于唐大历元年(766年),碑高3·02米,宽2·27米,厚0·58米,正面是碑的正文,约3800字,背面是职衔和姓名,约1000余字,汉文书写,是研究南诏历史的重要实物资料。
《南诏德化碑》云:阁罗凤在当王储之时“不读非圣之书,尝学宇人之术。”温玉成先生认为,“宇人”即应是《摩登伽经》所译的“仙人”,或“初人”。“宇人之术”的“术”,专指婆罗门教《四吠陀》之四。玄奘《大唐西域记》卷二云:“其婆罗门学《四吠陀》,一曰寿,谓养生缮性;二曰祠,谓享祭祈祷;三曰平,谓礼义、占卜、兵法、军阵;四曰术,谓异能、伎熟、禁咒、医方”。由此可知,阁罗凤亦学习婆罗门教之《吠陀》也。
《南诏德化碑》云:阁罗凤派兵击败唐节度使鲜于仲通,乃是“先灵冥佑,神炬助威,天人协心,军郡全拔”。其中的“神炬助威”一句,尤值研究。“神炬”者,神火也。依婆罗门教的“祭祀万能”论,举行“修陀罗摩尼祭”(“火祭”之一种),可以“摄伏”敌人,得到火神的助力。
《南诏德化碑》云:赞普钟三年(754年),阁罗凤命击溃云南郡都督、侍御使李宓等人时,“伏尸遍毗舍之野”。毗舍即吠舍(Vaisya),是印度种姓制度中,次于婆罗门、刹帝利的第三种姓,指农民、商人及手工业者阶层。此碑文用语,有力暗示南诏国受婆罗门教影响之深。
《南诏德化碑》云:阁罗凤安定大局后(765年),“坐南面以称孤,统东偏而作主。然后修文习武,官设百司,列尊叙卑,位分九等。阐三教,宾四门,……”。其中“阐三教”者,就是在礼制建设中,把阐扬儒、佛、梵三教定为国策。[10]
除《南诏德化碑》外,《南诏图传》是现存南诏时期的另一重要历史文物,画于南诏中兴二年(898年),现藏日本东京都有邻馆。《南诏图传》前半部分是画卷,后半部分是文字。图画的内容可以分为三部分:一、巍山起因,也就是梵僧化斋的故事。二、铁柱记,即祭铁柱的故事。三、西洱河记,舜化贞为立王霸之业“用牲牢而享祀西洱河(洱海)”。
有人认为,《南诏图传》中的巍山圣僧是一位婆罗门教徒。因为梵僧头戴“赤莲冠”,有胡须,似非佛教徒之像。而且梵僧在巍山顶向蒙细奴逻妻及儿媳“受记”时,“左有朱鬃白马,上出化云中有侍童手把铁杖;右有白象,上出化云中有侍童手把方金镜,并有一青沙牛。”这里应是虚构的一个婆罗门教祭祀场面。马神陀第克罹(Dadhikra)、象神、湿婆之子犍尼萨(Ganesa)均以侍童面貌出现。湿婆神之牛,名难陀(Nanda),用青沙牛代表。[11]
《南诏图传》第四化里被杀害的梵僧颈下挂一条白带子,就是婆罗门教中学通“五明”的学者(班诘)所佩用的“项带”。《真腊风土记》曰:“为儒者呼为班诘,……于颈上挂白线一条。……颈上之线终生不去。”班诘,读音Pandit,源于梵文,今泰文沿用其音,指有学问的人。真腊时期被称为班诘者,多为婆罗门教士,因为当时知识被婆罗门垄断,一般民众没有受教育的机会。所以周达观在《真腊风土记》中说:“由班诘入仕者,则为高上之人”。由于他们是婆罗门教士,所以他们颈上那条标志婆罗门身份的白线终身不去。[12]
除此而外,南诏时期滇池、洱海一带广泛存在的对大黑天神的崇拜,也证明婆罗门教一度经蜀身毒道由印度直接传入云南。大黑天神梵名“摩珂迦罗”(Mahakala),摩珂是大,迦罗是黑,故大黑天神是意译。他的原型就是婆罗门教崇拜的大自在天王湿婆。白族和彝族把大黑天神当作“本主”和“土主”,即“本境之主”和“本土之主”,是他们保境安民的土地神。现今滇池、洱海地区仍然保留着许多供奉大黑天神的本主庙和本土庙。这是婆罗门教与当地巫教进行融和的证据。
传播
以上证明了有不少婆罗门教的成分在隋以前曾传人到东土,并显示了它们在古代中国的存在,当然在规模上是远远不能和同时代的佛教相比。那么如此情况能不能视作婆罗门教已经传人了中国?这就涉及到如何看待宗教的传播和如何认识宗教存在的标准。
宗教的传播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从开始进入一个新的地域到站住脚跟之间的历程往往很长,其中甚至还有曲折和反复。就拿佛教进入中国来说,其传人之起始,史家或是放在西汉元帝元寿二年(前2年)大月氏使臣伊存向博士弟子景卢口授浮屠经,或是东汉明帝在永平七年(64年)某夜梦见金人而派遣郎中蔡悄等出使西域探访佛道,或是蔡悄等将中天竺僧人摄摩腾、竺法兰及佛像等带回洛阳在寺中居住。不管以上那一种说法成立,佛教在西、东汉之间传人中国,已成了学界之共识。如果以这个作为一个外来宗教传人中国的标志,那么隋以前婆罗门教在中国的存在已经远远超过了这个标准。甚至可以说,魏晋以前关于佛教在中国显示存在的史料也是非常少的,至少不比本文所列举的隋以前婆罗门教在中土的史料多。而且,就像中国古代分不大清楚婆罗门教与佛教之间的区分一样,“汉代佛教道家本可相通,而时人也往往混为一谈也”[45],蒙上其它宗教色彩来进入一个新文化地域是宗教传播中常见现象。因此,即使婆罗门教由于种种原因,后来没有在中国站住脚跟,形成整体规模,也应该视作它在隋以前传人过中国。否则的话,按同样标准,那佛教传人中国的时间只能下延到东汉末,甚至在两晋之间,因为直到西晋末动乱之后的东晋十六国时,官方才允许汉人出家。
其实婆罗门教到中国后,也不是在隋以前昙花一现。来自婆罗门教的音乐、绘画、雕塑、医药、天文、数术、占卜术、咒术等等,对中国文化起着重大而持久的影响。虽然这些往往是和佛教的文化影响混淆在一起,但还是能够分得清的。如石窟或寺庙中的多首多臂像都是源于婆罗门教,虽然后来是以佛教的名义出现,至于我们在《隋书·经籍志》中所见到的婆罗门典籍,更是非常清楚了。在几百年后的《宋史·艺文志>>里,我们还可以发现诸如《婆罗门僧服仙茅方》一卷这样的书籍的存在与流传,证明婆罗门教还顽强地保持着它的一些特性。
即使从宗教的角度讲,婆罗门教在中国笼罩了佛教,但由此也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佛教本身,至少对密宗在中土的流播起了很大的作用。至于这种佛教与婆罗门教之间的相通成了佛教后来在其本土被印度教吸收的一个重要原因,虽然不在本文所讨论的范围,但足以说明婆罗门教在宗教信仰中的潜影响。因此婆罗门教在中国的存在是能够和摩尼教、袄教等相比较的,而不应该被我们所漠视。

人物

婆罗门(?—524) 521年在汗位
婆罗门为豆仑之子,阿那瓌从兄,柔然第十八位可汗。柔然建昌十三年(北魏正光元年,520),柔然内讧,丑奴被杀,阿那瓌继位,为族兄示发击败,投归北魏。不久,婆罗门率兵击破示发(示发投奔地豆于被杀)。约正光二年被拥立为主,号弥偶可社句可汗(意为“安静之王”)。是年七月,为高车所逐,率十部落至凉州(今甘肃武威)归降北魏,被置于西海郡(今内蒙嘎顺诺尔即居延海西南)。北魏正光三年率部众投姻戚口厌哒,途中被北魏凉州军擒归洛阳。正光五年(524)卒于洛阳,被孝明帝追封为使持节,镇西将军,秦州刺史,广牧公。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