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娃亲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男女双方在年幼时由父母订下的亲事,而此类“婚姻”是没有保证的,法律倡导婚姻自由,所以法律给了每人充足的法律护盾。截止目前在一些偏远农村和少数民族地区依然有定娃娃亲的风俗。

原因分析

为什么截止目前,在一些偏远农村少数民族地区依然有这种没有法律保障的,定娃娃亲的风俗呢?就其原因有几点:首先是教育落后,致使很多人没有相关知识和意识;然后是相关法律法规宣传不到位;还有是传统风俗作祟。

相关报道

采访者:齐婉  被采访者:国良 14岁订下“大娃娃亲

上部分

“我叫国良,昨天给你打过电话。我就是故事中的那个男孩,我媳妇秀芳还在服药治疗,我不想让她知道这事。不过,她不识字,在农村也没报纸看,我想没人会告诉她的。” “十几年的记忆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我想说出来。我想,我说给你听了,也就等于说给千万的人听了。如果你不打算登在报纸上,就让它随风而逝吧,请不要当作谈资,那会使我的灵魂不安。婚姻法实施很多年了,我上过学,知道国家提倡婚姻自主。但山区农村依然改不了乡规民俗,在我们这里由双方父母包办的“换亲”、“转亲”、“订娃娃亲”比比皆是。一旦父母订下儿女亲事,就成了有责任的承诺,它甚至胜过了法律条文的约束,是不好改变的。
我就没能逃脱这种习俗,在父母的包办下,订了亲事,那年我才14岁,女方叫秀芳,那年仅仅9岁。别看我们都还是孩子,但在我们那里,这还叫大娃娃亲,比这更小的订亲,才叫娃娃亲。
我根本没见过她,所以她长什么样子一无所知。但也许是青春少年吧,知道了这件事后,我心中无端地甜蜜起来,不管怎样,名义上都有了一个媳妇,虽然完全不知男女之情,只知道有媳妇比没媳妇好。
初中毕业后,我没有升学,开始出去打工,所去的并不是什么大城市,而是一个偏僻的小城。虽然我文化水平不高,但我勤奋好学,肯动脑筋,时间长了,工作竟然也做得有声有色的。再偏僻的地方,毕竟是城市,比山区开放得多。我渐渐融入其中,经常来往的不光有老乡,还有因工作新结识的朋友。有朋友表示关心,问我在老家有对象了吗?我很怕羞,不敢承认自己的娃娃亲,就说没有。平静的日子忽然就被打破了。一天,我下班后,一个叫云的女孩约我去看电影。我们一起去了,看的什么电影我一点也想不起来了,故事情节也没印象,只记得从电影院出来后,我请云吃饭,要了几瓶啤酒,几个菜,边吃边聊。聊小时候的趣事,聊书上的故事,聊到高兴处,两人捧腹大笑。后来云喝多了,本来她从不喝酒,不知为什么,这天她喝得特多,连话也说不清楚了。这事也传到了秀芳———我的未婚妻家人耳中。秀芳的父母托人对我父母说:“儿女大了,让他们多见见面,谈谈心,对大家都有好处,多来我们家坐坐啊。”
与两位老人乐呵呵的热情招呼不同的是,我见到秀芳时,却见她一脸的忧郁。我认为是初次见面,怯场怕羞,也就没在意。只是感觉到这里来,有些对不起云姑娘的一片真情,尽管心里有些矛盾,但到了这一步,事情好像无法改变了。

中部

按农村规矩,男方吃完饭要带女方到自己家里,走走看看,再由男方送回来,于是秀芳跟我上路了。我想总得说些什么吧,可是,她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一会儿抽抽鼻子,一会儿擦擦眼睛。我和家人以为路上风大,她感冒了,还找些感冒药给她吃。谁知吃完药不久,秀芳却哭泣起来,这可把我和家人吓坏了,以为我又提起了退亲的事,使她受委屈。于是,我母亲再三询问,可她却说起她父母的不好来。原来她的父亲是继父,生父因为当年在生产队干活时,突然称自己是皇帝,称一起干活的人为“大将军”“大丞相”什么的,自己不干活,也叫别人不干了。这事被反映上去,当时的公社派出所以“反革命罪”把他抓走,直到后来被判7年徒刑,母亲因此改嫁。
继父很疼爱秀芳,可她始终认为继父不喜欢自己,只爱继父的弟弟。她不明白生父为什么被抓走,使自己成了可怜的人。她看不起自己的母亲,不理解母亲过日子的艰难,只认为母亲改嫁是羞辱了父亲,父亲的被抓使自己蒙羞,同时也恨父亲,恨自己为什么生在这样的年代、这样的家庭,总之她恨所有的人。
本来女孩在这种场合不应该说这些的,但是她说了,没完没了,还又笑又唱。我们感到这很不正常,难道是秀芳发烧烧糊涂了说起了胡话?
不敢耽搁,我跑去请来秀芳爸妈,商量是否上大医院给看看,女孩父母说:“可能是重感冒,在农村打几针看看再说,大医院花钱太多,咱们都挺穷的,还是别去了。”我不同意。在我的坚持下,我们来到城里医院,医生的诊断说:秀芳患的是中度精神分裂症,患病原因不明确,有可能是精神受过重大刺激,或者先天性的,早未发现病情,遇到特殊情况或特殊诱因下发作,发作时哭笑无常,无理智,严重时会出现狂躁现象,此病也不排除遗传的可能,治好的希望不是很大,世界上还没有根除此病的特效药,只能以药物控制病情,同时还要作心理治疗,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医生的话犹如晴天霹雳,击晕了我和家里所有的人。先得考虑治病啊,其他的先放放吧。我掏钱办完一切住院手续,在医院里苦闷了几天几夜,茶不思,饭不想,几天下来瘦了十几斤。父母又商量,让男孩退亲吧,毕竟是儿子一辈子的大事,和这样的人成亲,会毁掉儿子一生的。不能一个女孩毁了,再毁掉一个儿子吧。他们又去求秀芳家自愿退亲。秀芳的爸很开明,对我父母说:放心吧,我们会劝她的。
几位老人来到我面前,秀芳爸开口了:“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们谁也不愿接受。但已经这样了,我们都回天无力。你想退亲,我们谁也不会说你什么,毕竟有法律规定,精神病人是不能结婚的。你愿意陪陪她,你就留下,你不想陪她,你就走人。事情全由你决定,我们就等你一句话。你说吧,走,还是不走?”
我母亲过来拉我的手,示意说我们走吧,还等啥呢?人人都想我肯定不会留下的。可这时我的心里,却有两个灵魂在交战,一会儿是魔鬼打败了上帝,一会儿是上帝打败了魔鬼,自己是上帝的臣民呢?还是魔鬼的属下?有些分不开了,最后还是上帝占了上风,我推开母亲的手说:我要和她结婚。
我拔掉秀芳手上的吊瓶,牵着她的手来到结婚登记处,我自愿在结婚登记书上共同按上了鲜红的手印。办完结婚证明后,我带着她走上了漫漫求医问药路,受了多少磨难,受了多少苦楚,只有我自己清楚。去了多少大医院,花光了我所有的积蓄,路边广告偏方都试过。
精神上最困苦的时候,星期天我带着秀芳去教堂祷告,祈祷上帝使她好起来,也到过庙宇里求观世音菩萨救苦救难,求如来佛大慈大悲保佑女孩平安。
婚后,秀芳的病时常发作,发作时又抓又咬,每次发作都会给我身上留下伤痕。有一次,我带她到一个山村里找乡间大夫,正巧大夫家没割完麦子。我就帮大夫家割了两天麦子,又帮忙种上玉米,而这位乡间大夫竟什么药也不用,只给秀芳扎了几针,说”回家就会好的”。可秀芳刚一回到家就又发作起来,摔盘子砸锅,我真是欲哭无泪。

下部分

最难过的是2000年那个春节,腊月二十五,因为我看护不周,秀芳从医院跑出去了。我掏尽当时身上所有的钱,在报社和电台发了寻人启事,然后又把希望寄托到派出所。民警说:这种情况不属重大案情,派出所和110只帮助寻找,主要还得靠自己家属努力。我当时身处外地,孤身一人,举目无亲,漫无目的地找去,附近的大街小巷,远看有点像她的人都跑过去认一认,走肿了腿,磨破了脚,问哑了喉咙。找到年三十晚,下起了大雪,四下里鞭炮声此起彼伏,我却在一步一个脚印的寻找。看着别人家温暖的灯光,我无助地蹲在雪地里,任凭眼泪流下,滴在雪里,把雪融化,又被冻结。上帝保佑,正月初二我终于在城边的一个小旅馆里找到了她,一见到我,她好像忽然有些明白了,嘴在笑着,眼泪却哗哗地流了下来。
这样的事我不止一次经历。我有时想,这就是救世主的生活吗?自己觉的什么也不是,我想到过死,但死能解脱得了吗?
当有一天,我再见到云的时候,她已是孩子的妈妈了。云早就得知了我的情况,她眼里充满了敬佩与鼓励,她说:你是对的,好心终会有好报的。她抱着宝宝给我深深鞠了一躬,我百感交集,同时也有了信心和力量。
或许诚心真能感动上帝,秀芳在我的呵护下,病情有所好转,并生了一个胖儿子,为了我们付出许多的父母喜上眉梢。
可是在我的心上仍有一丝淡淡的哀愁,给人的感觉是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
我送云回家,但不知她住在什么地方,那会儿也没什么出租车。我只好扶着她到我自己的住处休息,安顿云睡下后,我就坐在椅子上,看了一夜的书。第二天清晨云醒来后,有些不好意思,我们相视而笑。此后,每当见到我,云的脸上就会红红的。
再木讷的人,也不会不懂女孩子的心意了,我分明从云的眼里看到了对我的爱。说实话,我也很喜欢她,忍不住地想象:如能娶她为妻,那真是天大的福分。可一想起家里的娃娃亲,我便不敢对云有任何承诺。我想,不管怎样,也要退亲之后才能和她牵手。我打算,回家对父母说要退掉自己的亲事。
可以想象的是,这事在我家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母亲首先考虑到钱财上的损失,按当地风俗,男的如果不要女的,每年送的节礼和订亲的聘礼白送不算,还要赔给女方一些钱财,算是耽误人家的青春损失的补偿。而父亲考虑的是人际关系,亲家翁年轻时,他们就是朋友,亲戚们面子上也过不去,父亲骨子里有一个根深蒂固的思想:宁愿让别人对不起自己,自己决不做对不起别人的事,儿子如果退亲,就是对不起人家。
我说,我不了解她,怎能和她成亲?父母说,以后一起生活,就互相了解了,我们老一辈人,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母亲甚至跪求老天,让儿子打消退亲的念头。还对我说,你若退亲,我就死给你看。
后来我想,如果当初我能再勇敢一点,对她有了承诺和责任;如果对父母的劝说再坚定一点,也许我的命运从此会不一样。但现实里没有如果二字,结果我还是在父母劝说下,打消了退亲的念头。

相关评论

一诺千金,一言九鼎,是说古人信守承诺,即使千两黄金,也可以为一句承诺放弃。如今却有人为不是诺言的承诺,抛弃了一生的幸福,你信吗?
在电视剧里,我们经常会看到典型的爱情告白:男人握着女人的手,眼神定住,屏住呼吸,一脸的郑重说:放心吧,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这样的场景看得多了,其中的严肃竟变得有些滑稽可笑。天荒地老,矢志不渝,对有些人来说,这些承诺在岁月的洗礼下开始渐渐消磨。
究竟什么是承诺?承诺是实践,是要用生命去实践的。有人把它称作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生命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去不断地实现诺言。当诺言被人们轻视了的时候,生命也变得虚无了。
可国良的承诺呢,竟让我觉得用千斤来比喻都显得有些轻。千斤的重担可分解成100个10斤,可看不到尽头的负担又岂能分解、化开?
有首诗说,我不会给你承诺,因为承诺是要兑现的。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