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莫低谷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奥莫低谷靠近图阿卡那湖,是世界上著名的史前遗址。这里已经发掘出了大量的类人化石,并有数目众多的牙齿、下颌骨以及各种其它部位的骨骼残骸。此外,这里还挖掘出了许多炻器时代的石器工具。这些石器工具上所携带的证据指出,奥莫低谷是迄今为止所知的人类所居住的最古老的史前时期的露营地之一。1980年被列入《世界遗产目录》。

史前遗址

世界上著名的史前遗址——奥莫低谷,坐落于埃塞俄比亚的南部,靠近美丽的图阿卡那湖。在有关考古部门的监管下,这处史前时期的遗址得到了较好的保存,这里已经发掘出了大量的类人化石,并有数目众多的牙齿、下颌骨以及各种其它部位的骨骼残骸。此外,这里还挖掘出了许多炻器时代的石器工具。这些石器工具上所携带的证据指出,奥莫低谷是迄今为止所知的人类所居住的最古老的史前时期露营地之一,另外一些证据还进一步表明了人类在这里所从事的最久远的生产活动,即使用工具。所有的这一切证据,连同遗址中所发现的丰富的类人化石一起,使我们能够更好的了解我们的祖先,了解人类的进化。因此奥莫低谷是一处重要的考古遗址。
经过复原的奥莫I号化石和奥莫II号化石

经过复原的奥莫I号化石和奥莫II号化石

考古发现

《自然》杂志称发现距今约19.5万年前的晚期智人化石,科学家认为这为现代人在25万年前到15万年前起源于非洲提供了新的证据。

传奇化石

这是两件赫赫有名的人类头骨化石:奥莫I号(OMO I)和奥莫II号(OMO II)
麦克多卡

麦克多卡

,而发现他们的是当时年仅23岁的古人类学家理查德·利基(Richard Leakey)。
1967年,理查德在埃塞俄比亚南部的奥莫低谷,他和同伴在地下约80米深处挖掘到了奥莫I号和奥莫II号。另据利基基金会网站介绍,从奥莫飞往肯尼亚内罗毕的飞机上,理查德竟然火眼金睛般地看出肯尼亚北部的图尔卡纳湖一带很可能蕴藏着丰富的化石。随后30年,理查德及其他古人类学家果然从那个地区挖掘出了200多件高质量的化石。
发现奥莫I号和奥莫II号之后两年,理查德及同事在《自然》上发表文章称,这是两件在解剖结构上很接近今人(现生人类)的现代人化石,出土年代为距今约13万年前。
但这一结论并未得到学术界的普遍认同,有研究人员怀疑其出土年代距今估计只有约10万年。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刘武研究员说:“由于当时的年代测定技术还不够精确与完善,学术界对这个13万年的年代数据一直有争议。”
理查德本人并没有太多地去关注这些争议。刘武说,当时利基家族的主要兴趣并不是寻找距今十多万年的现代人,而是寻找距今数百万年的原始人类。
就这样,这两件化石的真实身份成了一个未解之谜。
理查德·利基上了《时代》的封面。

化石证据

非洲起源说的化石证据
到了1980年代,现代人的起源问题逐渐成为古人类学界的一大研究热点。
埃塞俄比亚阿法盆地

埃塞俄比亚阿法盆地

古人类学界从来就不缺乏争论。据刘武介绍,关于现代人的起源,就存在两个针锋相对的学派,一个是非洲起源说,另一个是多地区起源说。非洲起源说认为目前生活在世界各地的现代人类的祖先在大约20万年前起源于非洲,然后在距今10万年以内离开非洲,向亚洲和欧洲扩散。包括中国科学院院士吴新智在内的少数科学家则主张“多地区起源说”,即认为现代人在欧亚非各自起源。
分子生物学也介入了这场争论,自1980年代后期以来,一系列DNA研究证据为现代人非洲起源说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非洲起源说”在争论中占据了明显的上风,但它也有一个“命门”:缺乏10万年前至20万年前现代人化石的支持。古人类学家们很自然地想到了非洲,想到了埃塞俄比亚,希望在那里挖掘到弥补这一缺失环节的关键化石。
1997年,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怀特率领的国际研究组成了幸运儿,他们在埃塞俄比亚阿法盆地一个名叫赫托(Herto)的村子附近发现了3个人类头骨化石。几年后,他们在《自然》上公布了轰动学界的研究结果:氩同位素测定显示,这些头骨化石的生存年代为距今约16万年前,是目前所发现的最古老的现代人化石。这一发现也为非洲起源说增加了重要砝码。

化石挖掘现场

与此同时,尽管奥莫I号和奥莫II号始终静静地躺在埃塞俄比亚国家博物馆,但他们并没有被研究人员忘却。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地质年代学家麦克多卡(Ian McDougall)带领的一个国际研究小组,决心重新破解这两件化石的秘密。重返现场是神探李昌钰的一大“秘诀”,同样地,麦克多卡及其同事也要重返化石挖掘现场。
野外考古,听起来似乎比较浪漫,但其间更多的是艰辛。理查德·利基就说过这样的话:“它确实有浪漫的一面,但总的说来,这门科学的特性是,你必须离开舒适的图书馆,跑到千里之外去挖掘基本数据。这是一个挑战人类生理韧性的行业,执行任务时必须非常谨慎,否则甚至会有生命危险。”
麦克多卡他们对此大概也深有体会。单单是为了一艘去现场的船,他们就苦苦地等待
奥莫低谷

奥莫低谷

了若干个星期。
当年,理查德·利基及其同事只是用铀同位素方法测定了与奥莫I号和奥莫II号同时出土的软体动物壳的年代。麦克多卡等人则在化石发掘地点小心翼翼地收集到火山灰沉积物等样品,利用氩同位素方法进行了重新测定。
刘武介绍说,氩同位素测定方法是近年发展起来的一种测定地层年代比较准确的方法。其原理是检测火山灰中保留的氩同位素含量,通过氩同位素半衰期来计算所在地层的年代。非洲存在许多火山爆发遗迹,具有采用氩同位素测定方法的条件。
麦克多卡等人得到的结果是:奥莫I号和奥莫II号生活在距今约19.5万年前,比理查德·利基测定的结果早了足足6万年。
埃塞俄比亚阿法盆地

进一步验证

新的年代测定结果,受到了古人类学界的极大关注。
“由于奥莫化石的年代长期存在争议,(麦克多卡等人)这项研究提
埃塞俄比亚阿法盆地

埃塞俄比亚阿法盆地

供了一个新的、有可能是更为准确的数据。如果这个年代数据得到进一步证实,可以说是为现代人的非洲起源说提供了新的证据,并且强化了东非地区是现代人祖先起源地的可能性。”刘武说。
前面已经提到,距今16万年的赫托化石也是在埃塞俄比亚发现的,如今奥莫化石的历史又被推进到了19.5万年。英国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斯特林格(Chris Stringer)接受《自然》采访时称,麦克多卡等人的新发现再次证实东非是(现代人起源)一个十分关键的地区。
哈佛大学古人类学家利伯曼(Daniel Lieberman):“这两件化石明显属于现代人,新的年代测定结果也是可靠的。简单地说,这是一个证明现代人在25万年前到15万年前起源于非洲的坚实证据。”
刘武还指出,如果这个19.5万年前的数据可靠,按照非洲起源说的解释,这意味着现代人在非洲出现到走出非洲的时间间隔进一步延长,因为许多化石年代及研究证据认为现代人在非洲以外出现的时间很晚,在距今10万年甚至在距今5万年以内,例如中国的周口店山顶洞人大约为2万年,柳江人约6万年,法国的克罗马努人约3.5万年。换句话说,从现代人的出现,到人类发展出真正的文化,之间“耽搁”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不过,刘武说:“(麦克多卡等人的)这个年代数据还需要进一步验证。虽然测年方法本身比较精确,但是否存在样品污染、化石发现的层位是否非常确定,获取测试样品的层位是否可以真正代表化石的层位等,都需要更多工作来检验。即便这个数据得到验证,关于现代人起源的争论还要继续下去,因为迄今争论的双方都还没有找到可以支持各自理论的决定性证据。也许随着科学的发展及更多人类化石的发现,人们的认识才会逐渐接近真实的情况。”

部落风俗

穆尔西部落

穆尔西人非常凶悍,残忍,他们并不像其他部落族类那样农耕,畜牧,而是以
穆尔西人

穆尔西人

捕杀野兽为生,当然,有时他们也不放过闯入他们领地范围的其他族类和陌生人。就连奥莫低谷其他部落的人也称穆尔西人是野人。因此,埃塞俄比亚政府专门规划了穆尔西人的生活区域:Mango国家公园。并设立了管理部门,持枪的士兵日夜在管理区内巡逻。穆尔西人的村子散落在Mango国家公园里,但进入Mango 国家公园的路只有一条,每年雨季,雨水将土路冲刷的泥泞不堪,即使是4/4的越野车也无法通过,道路只在旱季的时候开放。
这些女人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在下嘴唇划开一个口子,装上一个泥烧的小盘子,随着年龄的增大,逐渐更换大的。是什么原因使她们能够延续这残酷的方式至今?单单是为了美?据说还有另一种原因,很久以前,穆尔西的男人怕自己的女人和女儿被别的部落掳去做奴隶,嘴上装上大盘子后,使她们变得丑陋,别的族群就不会看上并抢去。当然并不是部落里所有的女人都有权利装上这么个大盘子的,只有部落里显赫家庭里的女人才有资格,那些一般家庭里的女人虽免去了酷刑,但正常的面孔也代表了一个女人在这个部落里的地位。

哈拉尔部落

Turmi是个小镇,镇子周围有不同的部落村子,但主要是哈拉尔人的聚
哈拉尔人

哈拉尔人

集地。哈拉尔女人是这些个部落里最美丽的女人。她们的时装就是一张牛皮或者羊皮裹在下身做裙子,头发编成无数的小辫子,身上和头发上涂着牛油和泥土混合的涂料,油亮的棕色,就像欧洲妇女整天把自己关在日光浴室里做出来的Tan。哈拉尔女人大多赤裸着上身,而脖子里却挂满了贝壳和珠子穿成的项链,红的,白的,蓝的,绿的,在褐色的皮肤上,鲜艳的色彩更夺人眼目。谁说这不是一种时尚呢,她们把色彩演绎的那么完美,那样的有冲击力。如果想知道怎么区分女孩和女人,可以看她们的脖颈里是否有两条粗粗的项圈,有丈夫的女人都有这样的项圈,但有一种特制的项圈不是每个有丈夫的女人都可以戴的,只有一个家庭里的第一位夫人才有权利带,这种项圈是木制的,底部伸出一个椽头,带这项圈的女人,在一个家庭里地位高于其他的女人,在家里掌管着粮食,指使其他的女人做家务等。
这里的另一种时尚却是非常骇人的,满12岁的女孩,就可以开始来雕刻自己的身体,用刀子在身体的背部,腹部划上一道道刀口,等伤口好了就结成了一条条的疤痕,哈拉尔人认为一个女人的身体是否美丽,是根据她身上疤痕的多少,大小来判断的。另一种说法是女人通过这样的仪式来展示她们的强壮。美丽的代价是残酷的,不少女孩为此付出了生命,包括割礼,即使能够忍受仪式过程中那痛苦的煎熬,还要经过伤口愈合的难关,没有消炎药,通常仪式后,只是用一些具有消炎作用的植物草叶根茎敷在伤口处,身体强壮者才能度过这生死关。
哈拉尔男人的装束都是前额和后脑勺底部都刮的很干净,头顶带着一个泥制的彩色硬壳,羽毛是他们的装饰品。

卡罗部落

卡罗是一个沿河的部落,大约有1000的卡罗人生活在这里。主要以农耕为生。卡罗人喜欢在身上和面部涂上各种花纹,卡罗女人通常带着贝壳和彩色玻璃珠子穿成的项链,这些项链是她们的丈夫和情人们赠送,所以从一个女人脖子上项链的多少,可以看出她的受欢迎程程度。
卡罗男人向女人求欢示爱时,通常盛装披挂,并带上漂亮的羽毛。在卡罗部落,有一项考验男人的仪式,就是满16岁的男人要举行割礼,但只有在成功地完成了"bull jumping"后才能举行割礼。所谓的bull jumping"就是男子能在排列的牛背上奔跑而不被摔下,这种仪式每三年才举行一次,通常一个家庭里的男孩子,必须在最年长的一个通过后,其他的才有资格参加。有的男人很有可能到了40岁也没有通过这项仪式,但这并不妨碍他的正常生活,他仍可以拥有女人和孩子,但通过"bull jumping"的男人,他的女人和他们所生的孩子才算合法的。看来和文明社会里的婚姻有着大同小异的功效。

现在状况

如今,奥莫低谷仍处于原始状态,部落传统至今保持不变。那里的妇女仍
理查德·利基上了《时代》的封面

理查德·利基上了《时代》的封面

身着精美华丽的兽皮服装,而男子则通过头顶上梳理有特殊颜色的发髻表示步入成年。这里可以看到穆尔西部落的妇女仍戴有巨大的唇片,男子则参加定期举行的棍棒角斗仪式。哈马尔部落的妇女在整个东非地区最漂亮,她们身上不同的金属装饰物代表着她们不同的婚姻状态。卡罗部落以纹身和情欲舞蹈而闻名;其它部落诸如察迈、巴纳、埃尔博雷、孔索、加布罗和博拉拉等也有同样迷人的习俗。
当你在大裂谷的湖泊和林中草地间漫步时,你将会为埃塞俄比亚南部这片到处都有的意想不到的古老非洲原始生活而陶醉。夜晚你还可以依傍这些部落人群野外宿营。

世遗评价

批准标准:根据文化遗产遴选标准C(III)(IV)被列入《世界遗产目录》。
评为遗产的报告:世界遗产委员会第4届会议报告。
奥莫低谷靠近图阿卡那湖,是世界上著名的史前遗址。在这里发现的许多化石,特别是现代人的股薄肌,对研究人类进化起着重要作用。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