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牛镇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奔牛镇地处常州市西侧,位于武进区的西北,是一个有着2100余年历史的古镇。全镇总面积55.808平方公里,下辖14个行政村、4个居民委员会,拥有人口52000余人。

自然地理

地理位置

奔牛镇处于长江三角洲太湖平原中心,地理坐标为北纬31°52′,东经119°48′。东与常州市新北区薛家镇、钟楼区新闸镇及北港街道接壤,西与丹阳市吕城镇及皇塘镇蒋墅社区毗邻,南与武进区邹区镇相连,北与新北区罗溪镇衔接,距常州火车站直线距离约16公里。
奔牛镇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京杭大运河穿镇而过,拥有省内最大的内河港口———奔牛港;陆路有沪宁高速,在建的常泰高速;铁路有沪宁线奔牛火车站,沪宁城际铁路奔牛也有站,空运有奔牛机场。

形状

奔牛镇呈“7”字形状,东至何家塘村缪家村民小组,西至九里村朱家塘村民小组,南至董墅村河浜头村民小组,北至金联村于家塘村民小组,东西长9.85公里,南北宽10.80公里,总面积为55.808平方公里。

地势

全镇地势西高东低,平均海拔5.025米,运河两岸堤圩高程7.35-10.51米,境内土地平坦,土质为黄泥及沙土。地层为西南薄,东北厚,底部松细沙原始结构被破坏,可能随水流动,含砂层6-11层。

气候

本镇位于亚热带北缘,属典型的亚热带季风气候,温和湿润,四季分明,雨量充沛,日照较多,无霜期长。适合多种陆生植物生长和水生动物繁殖,生态环境宜物宜人

历史渊源

奔牛之得名,据宋咸淳《毗陵志》引《舆地志))记载:“汉时,有金牛出山东石池,到曲阿 (今丹阳),入栅断其道,牛因骤奔,故名。”又引《四蕃志》记载说:“万策湖中有铜牛,人逐之,上东山入土窟,走至此栅,今栅口及堰皆以此号。”宋以后,明、清各志记载均循此说。然而,金牛、铜牛都是神话传说,奔牛地名之真实由来,实难考证。若按汉时得名推算至今,奔牛已有2100余年的历史。
古代奔牛是水路要冲,称为奔牛堰。因人们怀念金牛,于是在镇西运河南筑台纪念,故历来奔牛别号金牛,金牛台,金牛里。据《明统一志》记载:南朝齐高帝萧道成和大臣萧顺之共登金牛台,但见田野一片白骨横道的凄凉景色,萧道成说:“父王以来,千五百年矣,当复有掩此者乎?”凛然色动,似乎感慨万千。自宋朝以后,已统称奔牛。北宋元佑年间,诗人苏东坡过常州赴杭时,见奔牛闸已废,六月无水。他在《次韵答贾耘老》诗中,曾有“东来六月井无水,卧看古堰横奔牛”的感叹。元末明初,常州著名教育家谢子兰归乡隐居,有《登金牛台》诗:
六龙城西吕城东,谁作高台沚水中。
奔牛古堰卧雨虹,野有蔓草牛无踪。
奔牛自唐垂拱二年 (公元686年)划晋陵西三十六乡置武进以来,一直是安善西乡(简称安西乡)的一个重要集镇。宋时奔牛建坊,列为武进县四大重镇(奔牛,万岁、青城、横林)之一。明代改坊叫厢,至明末清初时,仍系武进县三大重镇(奔牛、阜通、横林)之一。清道光七年(公元1827年)建置奔牛镇。
至1949年4月武进解放,奔牛单独建镇,成为武进县唯一的县属镇。此后至1984年,奔牛镇虽历经多次行政建制变动,但一直是县属三大镇之一。自1985年3月至1999年11月,奔牛乡和九里乡先后与奔牛镇合并,奔牛镇名称不变。

教育概况

该镇有实验幼儿园1所,村完全小学5所,实验小学1所,单列学校1所,初中2所,高中、成人教育中心校各1所,在校中小学学生共计有10000余名,在职中小学教师550余名。其中,奔牛实验幼儿园为江苏省示范性幼儿园、全国蒲公英农村儿童文化园、江苏省模范学校,武进市(区)首批一类幼儿园。奔牛实验小学是江苏省首批实验小学,常州市模范学校。奔牛初级中学是江苏省示范初中。奔牛高级中学是国家级示范高中,江苏省四星级学校。奔牛成人教育中心校是江苏省示范学校。可以说,学前教育、初等教育、中等教育相互衔接,普通教育、成人教育相互补充,形成了较为完备的教育体系,各个层次拥有了发展领先的名校资源。

人文教育

历史名人

书记
施小平
镇长
杨震乾
人大主席
谢新民
副书记、政协工委主任
徐惠
纪委书记
梅卫峰
副镇长
季嘉南,袁新,唐爱民,马二中
人武部长
卢建和
宣传委员
张浩新
统战委员
王祥成
组织委员
纪佩来
政法委员
周鹏峰
高山流水遇知音:俞伯牙钟子期;冲冠一怒为红颜:陈圆圆;救国之道在于教育:何嗣焜;树人中学名誉校长:姚祖训;工商界巨子刘国钧;单杠王吴玉菎;东南大学校长顾冠群;中央文明委副主任刘淇

教育事业

江苏省模范幼儿园:奔牛实验幼儿园
江苏省重点实验小学:奔牛实验小学
全国青少年读书育人特色学校:奔牛初级中学
江苏省重点实验中学:常州市中天实验学校
全国百所德育科研名校、江苏省四星级高中:江苏省奔牛高级中学
奔牛镇具有悠久的人文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蕴。南朝齐高帝萧道成,北宋诗人苏东坡,元末明初教育家谢子兰,清朝乾隆皇帝,近代爱国商人刘国钧等历史名人均曾在奔牛留有遗存;镇内有“八景”、“万缘桥”、“常将营”等多处历史古迹;有“知音”典故、“奔牛”地名由来等许多奇闻传说。
现在,奔牛镇建有一批覆盖面较为广泛的群众性文体活动场所,组建了镇篮球、乒乓球、音舞、书画等群众性文体协会组织,常年开展各类群众性文体活动。奔牛镇先后被评为江苏省亿万农民全民健身乡镇、江苏省体育先进乡镇、江苏省群众文化先进乡镇。

历史沿革

奔牛之得名,据宋咸淳《毗陵志》引《舆地志))记载:“汉时,有金牛出山东石池,到曲阿 (今丹阳),入栅断其道,牛因骤奔,故名。”又引《四蕃志》记载说:“万策湖中有铜牛,人逐之,上东山入土窟,走至此栅,今栅口及堰皆以此号。”宋以后,明、清各志记载均循此说。然而,金牛、铜牛都是神话传说,奔牛地名之真实由来,实难考证。若按汉时得名推算至今,奔牛已有2100余年的历史。
古代奔牛是水路要冲,称为奔牛堰。因人们怀念金牛,于是在镇西运河南筑台纪念,故历来奔牛别号金牛,金牛台,金牛里。据《明统一志》记载:南朝齐高帝萧道成和大臣萧顺之共登金牛台,但见田野一片白骨横道的凄凉景色,萧道成说:“父王以来,千五百年矣,当复有掩此者乎?”凛然色动,似乎感慨万千。自宋朝以后,已统称奔牛。北宋元佑年间,诗人苏东坡过常州赴杭时,见奔牛闸已废,六月无水。他在《次韵答贾耘老》诗中,曾有“东来六月井无水,卧看古堰横奔牛”的感叹。元末明初,常州著名教育家谢子兰归乡隐居,有《登金牛台》诗:
六龙城西吕城东,谁作高台沚水中。
奔牛古堰卧雨虹,野有蔓草牛无踪。
奔牛自唐垂拱二年 (公元686年)划晋陵西三十六乡置武进以来,一直是安善西乡(简称安西乡)的一个重要集镇。宋时奔牛建坊,列为武进县四大重镇(奔牛,万岁、青城、横林)之一。明代改坊叫厢,至明末清初时,仍系武进县三大重镇(奔牛、阜通、横林)之一。清道光七年(公元1827年)建置奔牛镇。
至1949年4月武进解放,奔牛单独建镇,成为武进县唯一的县属镇。此后至1984年,奔牛镇虽历经多次行政建制变动,但一直是县属三大镇之一。自1985年3月至1999年11月,奔牛乡和九里乡先后与奔牛镇合并,奔牛镇名称不变。

美丽传说

很早很早以前,这里是个小村子,村西头河当中,有一个土墩墩。不管下雨还是晴天,不论河水涨落,土墩总归是仅露出一个顶在水面上,不管你远眺近看,都象是一条牛在河中洗澡,露出一点牛背的样子。历代流传下来,老年人都说这个土墩上有宝贝,可是从未有人得到过。凡是撑了船想去盗宝的人船到河中,还勿靠近墩墩,总归翻船落水,好多人为此送了命。俗话道:“想发财,必倒霉!”
有一回,来了一个江西人,他说他的一条牛逃到河中土墩上去了,要借一只船去捉牛。当地人一轧苗头,晓得他想去盗宝,呒没一个人肯借船给他。最后,他用了可以买一条船的钱,才在叶家码头向叶老大租了一条破船。老大不帮他撑船,他就自己一个人把船撑到河当中,船头对着土墩,从身边拿出一棵“磨盘草”,向土墩上下挥动,口中念念有词,约莫半个多时辰,终于把一条金黄色的大水牛引到了破船上,划回岸来。
叶老大看到江西人真的载了一条牛回来了,感到很惊奇。再一看,牛还在船上屙了一大滩屎哩!便板着脸说:“喂喂!替我把屙在船上的牛屎弄干净了再走!”
江西人笑眯眯地说:“我租了你的船,送你一堆屎也不错呀!”
叶老大说:“不弄干净休想走!”
江西人叹了口气,蹲下身子,用双手捧了牛屎甩进河里,并说:“你将来不要懊悔啊!”
叶老大看着江西人骑上牛背,拍打着牛屁股一直往东去了,才回到船上,细细一看,嵌在船板缝缝中的牛屎没有弄干净,船舱里还有一小块,那里是牛屎?分明是金光闪闪的黄金!连忙追上岸去,江西佬已无影无踪,这才醒悟,但江西佬骑上金牛奔走了。这事一传开去,大家都把河中的土墩叫作金牛墩。
金牛虽然奔走了,但屙下的一堆金屎和嵌在船板缝缝里的金子,却被这里的百姓用来建造了一个集镇,也就是现在的奔牛镇。

经济发展

2013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50亿元,增长11.5%;其中,规上工业增加值16.5亿元;服务业增加值28亿元。完成公共财政预算收入1.37亿元,增长8.2%。规上工业总产值达到92亿元,增长10.4%。推进重点项目建设,全年完成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23.5亿元,增长16.9%;其中,工业投资17.5亿元,增长9.3%;服务业投资6亿元,增长47%。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重点服务业营业收入全年近7亿元,增幅达59.1%。完成工商登记注册外资3000万美元,实际到账外资2200万美元,实现进出口总额1.55亿美元。
产业转型步伐加快。坚持科学发展,一手抓增长,一手促转型,经济发展质量效益进一步提升,三次产业结构比调整为3.2:39.6:57.2。科技创新绩效提升。组织企业参加各类科技对接活动,达成意向合作项目5个;申报各类科技项目16项,申报省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1家、市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4家。新兴产业质量提升。认真落实扶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政策措施,工业发展质量稳步向好,规上企业高新技术产业产值达29.6亿元;大企业培育(集团)三年行动计划全面实施,全镇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达到47家,营业收入超亿元企业达到19家。第三产业比重提升,规模实力不断增强,全镇服务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比上年提高5个百分点,达到57.2%。现代农业水平提升。生产能力稳步提高,实现农业总产值3.2亿元,增长5%;设施农业加速发展,全镇高效设施农业面积超过1万亩,占耕地总面积的35%;农村合作组织加快发展,在九里村推行社区股份制改革试点,新建劳务合作社1家、农地股份合作社5家、家庭农场3家。
平台支撑更加有力。坚持科学规划,加快功能完善,不断提高工业园区平台承载力。完善基础设施,雨污分流工程全面展开,天然气管道延伸工程加快实施,新增一条3.5万伏电力线。新建标准厂房5.5万平方米,为中小企业提供良好的发展平台。推进重点项目建设,总投资1.5亿美元的派尼曼沙发及板式家具制造项目已经开工建设,总投资8亿元的阳光生物医药产业园和总投资3.5亿元的南车集团机车配件铸造项目即将开工建设。加强招商引资,新引进企业3家,发展后劲不断增强。园区企业年销售收入达59亿元,占全镇工业销售总收入的65%。
镇村统筹扎实推进。坚持高起点定位、高标准建设、高水平管理,全面提升集镇和农村新形象。基础设施不断完善。投入1000万元新建、改造星月路、运南西路延伸段和九吕线等镇级主要道路,投入2000万元新建时代路、运南东路等道路。完成5.3万平方米村道建设,实施道路亮化达8公里,新增天然气管道15公里,改建、大修农桥4座。供电网络加快完善,较好缓解全镇用电需求。镇村面貌大为改观。拆迁安置有序推进,拆迁民房160户,完成拆迁面积8万多平方米,顺利完成五兴苑三期安置房的分配。集镇核心区规划加快实施,星级宾馆主体已经完工,全民健身广场已启动建设,城市综合体详细规划方案已确定。新农村建设步伐不断加快,12个行政村全部通过“康居乡村”验收,祁家村成功创建省级三星级“康居乡村”。人居环境有效改善。集全镇之力、汇全镇之智,众志成城完成国家卫生镇和国家生态镇创建。投入力度进一步加强,长效管理水平进一步提升,群众满意度进一步提高。推进省级卫生村创建,创卫实现满堂红。响应区创建慢病防控示范区的号召,成功创建区全民健康生活方式行动示范镇。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绿色细胞创建加快推进;工业污染源得到有效整治;西河疏浚、岸坡整治等“清水工程”基本完成;集镇绿化“六个一”工程加快实施,新增绿地150亩,绿地率和绿化覆盖率分别达到36.8%和40.7%,人均绿化面积约12平方米。环境综合长效管理水平全面提高,在全区考评中名列前茅。
民生事业持续发展。民生实事工程加快推进,省奔中异地新建工程加快实施,奔牛实验幼儿园金牛分园、五兴苑四期安置房已经开工建设,二级医院创建全面启动。人民生活不断改善,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1.9万元。全年新增就业岗位1210个,城镇登记失业率保持在3%以下。

风景名胜

遗存古迹

(五八 景 )
盂渎:俗称老孟河。唐朝元和八年(公元813年),常州刺史孟简因改故渠开此渎,自南而北,疏浚四十里,引长江水,流经奔牛,“以近孟城山得名”,故为孟渎。渎口在东街万缘桥老宁闸。
直渎:俗称扁担河。《唐志》作鸣风河,在镇东三里,北通大运河,南接白鹤溪,自阮家桥至南河口,长十华里。
瓜渎:在镇东运河南。相传明时有王良章者,在此种西瓜三亩,只得一瓜,其大如箩,久贮不烂,色泽鲜艳。当年,时疫盛行,王曾以此瓜普施患者,病者皆愈。
芦渎:在镇南南洪桥东,有滩大数田,遍植芦苇,南转河流其前,秋季芦花泛白茫茫一片,相传曾产实芯芦柴,故名。今桥已废,芦滩田改作农田,转河遗址犹在。
琴渎:即伯牙渎。在镇西,渎口有伯牙桥,相传春秋时期楚国人俞伯牙曾抚琴于此,奏《高山》、《流水》,遇知音钟子期(渎化钟树人)。后伯牙因闻知音者已故而弃琴渎中,渎产琴鱼。弦徽皆备,故名琴渎。古时渎水北流经黄泥湾入孟渎而达长江,今河久塞,琴鱼亦绝产,唯桥犹存。

能仁古刹:又称能仁铁佛,在奔牛镇西。相传在齐代(公元479年至502年)由黄门侍郎萧惠开舍宅建之,时名“禅乡”。宋政和年间(公元1111年至1119年)改名能仁禅寺。明洪武初重建,嘉清年间重修,清同治、光绪年间,由僧人法慧、德意、智远、隐岚等募建。寺内有铁铸大佛三尊及韦陀、弥勒佛各一尊,故又名铁佛寺。至1958年大炼钢铁时受毁,寺殿虽存,改为奔牛茧站。寺后有银杏一棵,大可七、八人合抱,位于奔牛中学内。
伯牙桥:在镇西,相传俞伯牙曾抚琴于此得名,下为琴渎。渎西有古香林寺,又名大悲庵。庵中有一室洞开,游客顿足拊手则音 铿然,若琴声焉。古为伯牙琴台,今庵早废, 渎亦淤塞不通,桥面仅有一块石板架于小沟上。
陈氏书楼:在西街坝口,为梁时陈文表教子读书处。据《武阳合志》记载:梁武帝年少时,曾与陈文表同窗攻书,极为相善。后武帝即位,授其以官职。文表不愿为官,愿还乡教子读书。武帝乃勅建书楼一座,名陈氏书楼。明代洪武时曾加修葺,嘉清乙卯年间毁于兵燹。今遗址不存。
高陵乔木:在镇西河南金牛墩上。古有木棉一株,大可数围,干挺直,无枝叶。清乾隆南巡江南时,见此,曾诏师绘图,终难逼肖,逐止。据云:刳去其皮,则夹岸房屋人物及河中帆船均映入干中。清道光三十年(1850年)大水,树忽不见。1958年开浚大运河,金牛墩全部挖废,遗址在今武进锁厂西北隅。
星月池:在镇东,原奔牛供销社生产资料门市部竹器加工场内。解放前为镇公所后天井东南角。池广不及丈余,一面靠墙,四周绕以石栏。今已弃作他用。据《舆地志·古 》载:星月池在奔牛巡检司后,大不及半亩,天色晴明,昼见星月,嘉靖末年,为居人填塞。
秀水紫竹:在中街运河南。位于秀水庵(俗称桑园庙)西。秀水庵内有宋时米元璋所书“城市山林”匾额一块,庵西小院植紫竹,风景清幽,故名秀水紫竹。1937年11月遭日军飞机轰炸,庵损竹存。1958年疏浚大运河时,庵竹均废。遗址在原武进锁厂水塔附近。
张公钓鱼台:在运河南南坝村前、七星坟东南角,有一张公池,钓鱼台即在池旁。1958年开大运河时,池被填塞十分之七,后为南坝村民全部填平。
洗心池:在镇东河南今南观村仁惠观内。县志称池为金台八景之一。池侧有银杏一株,大数十围,荫蔽数亩,观为忠佑行庙之一。旧传司徒祖父葬此,或谓旧居。殿后有小药磨,指为古物。今已改作民房,池、磨早已不存,唯银杏尚在。

名胜古迹

【金 牛 台 】
金牛台在镇西运河南、天禧桥东南(今武进锁厂西围墙外),即金牛墩故址。古时,人们为思念和期望传说中的金牛复归,特筑台寄情,故名金牛台。元末,诗人谢应芳有诗记之,云:“清明雨晴花正开,折花送客金牛台。金牛遗迹不复见,但见野马尘埃去复来。台前鹤溪贯洮 ,濒湖绿野半如席。台后群山依大江,齐梁故里迷榛棘。登高望远散离 ,超然如在昆仑邱。为问堰头杨柳树,颇尝见有此客不 ”充分描绘了当时金牛墩的景色及地理环境。1958年开大运河时被挖废
【沸 井 】
在安西乡季子庙前。据《武阳合志》记载,齐建元元年,在井北忽有金石声。掘之,深二丈,有泉水,但仍有声,再掘又得泉。于泉中现一木简,长一尺,阔二寸,隐约有文字: “庐山道士再拜谒”。木质坚硬色白,字为黄色。当时延陵县令戴景度得悉后,凿泉为井,共凿四口,二清二浊,“腾涌惊沸,昼夜不绝”。今因年代久远,季子庙遗址已湮没,井亦不存。所谓沸井,实系温泉之类,对今后开发地热资源不无参考价值。
【常将营】
在镇西运河南,现九里祁家村。元至正十六年(公元1356年),张士城引兵攻镇江,为徐达所败。继而徐达进取常洲,被吴兵围困于牛塘。常遇春前往救援,获胜,并擒其将领。当时因常将军曾扎营于此,故名。营后有小桥濒运河,跨西河,曰“得胜桥”。
【回龙桥 】
在镇北街后。相传梁武帝曾到此返驾,故名。桥跨沟浜。1976年桥废,旧址尚存。现为涵洞。
【遐观楼】
在镇南大场村,王孝子祠内,即无末明初常州著名教育家孝子谢子兰教子侄读书处。
【万缘桥】
在东街孟河出口处,始建年代不详,清光绪四年重建。现为武进仅存的古石拱型桥之一。

城镇建设

奔牛镇加大资金投入,狠抓基础设施建设,改善镇村面貌。在几年时间里,我镇对农村村庄邀请专业设计单位进行了规划,并按规划实施,“三清”工作、村庄道路硬化,对镇区的道路、河道、空地等进行了维修、清理、整治,按照创建优美乡镇的要求相继实施了绿化、亮化、美化改造,加强长效管理。总投资5000万元的综合消费品市场顺利建成,并投入使用。工业集中区内引进企业28家,已初具规模,区内的面貌日新月异。总投资6000万元的中天钢铁实验学校已经开工建设。中国再生资源公司常州循环经济示范园区进入建设阶段,我镇污水处理也已经做好规划,污水管网已开工建设。学校、医院、道路、供水、供电、金融、通讯、广电、污水处理等基础设施已越来越完善,社会事业得到全面发展,人民生活环境得到较大的改善,使我镇由工业老镇发展为现代化的经济强镇.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