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宝元年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长砖、筒瓦、骨器、铜饰、桥石……西市遗址出土的许多珍贵遗物,从店铺到作坊遗迹清晰,街道上车辙可见,一个关于大唐西市的底色显山露水。让我们把目光从瀚史和文物中收回,将时间推至1263年前的长安西市,打捞西市失落的记忆。

介绍

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
街阔达16米的长安西市,波斯邸前,又一队波斯国使节商队将要启程回国。
来唐的使节多有贸易"使命",有些干脆就是由商人组成。
从长安到波斯,往返一趟需两年,路途遥远常使他们越年不返本国,成为长安"住蕃"。很多波斯人突厥人、回鹘人、吐火罗人粟特人就住在西市,或者西市周遭的坊里。
这是长安城中最大的贸易集市,由于它离丝绸之路的起点开远门相当近,因此和主要从事国内贸易的东市有所不同,西市更多是为丝绸之路上往来的客商提供外贸市场。
胡商到达大唐的时候,如所携带物品为"药物、滋味之属",由少府监或市令选择"识物人"确定价值高下;如果是驼马等物,则由殿中省及太仆寺验阅,良者入殿中供御用,驽病者入太仆充群牧;如果是鹰、鹘、狗、豹之类无从估价的物品,则由鸿胪寺决定价值多少,当使节返国时,由朝廷以"赏赐"的形式付给相当于"贡物"价值的物品。
十几天前,这些波斯商人就开始做回乡前的准备:从波斯邸对面隔街相望的马行中,为驼马队配好鞍掌,从西大街以南的丝帛行购置丝绸和瓷器;现在,波斯人已经将这些物品装上驼队,排列在西大街上,只等长安城门、坊门开启的鼓声响起。
开禁之声传来,门吏开放市门之后,波斯人轻轻提缰,骆队自北徐徐而行,驰出西市,而那些前来送行留守波斯"住蕃"们则返身而归。
虽以坊门大开,但依唐律,不闻午时更鼓,不得为市。
李白大约是从此时登场的,从西市东北处延寿坊转来,头戴软脚璞头,身穿淡绿色的圆领短袍,脚下一双乌油薄底短靴,李白在《横吹曲辞·白鼻■》中这样描述身后的马:"银鞍白鼻■,绿地障泥锦"。
西市上的走徒贩夫们多半打量的是他的行装,对于他的名头和诗文,尚不如闺中的少女知道的更多。
从康国(撒马尔罕)而来的粟特商人康氏或许此时与李白交臂而过。
和其他贩运香药、犀角、象牙、砂金的商人有所不同,他只背负了一皮囊麝香到长安,长途跋涉之下,香料的利润也是可观的。卯时,康某就已到达互市,这是个四面由堑壕围绕的篱院,入口有专人把守。凡胡商与汉人交易,必须先与互市管理官员核定物价,然后开始买卖。
日中时,耳畔闻得鼓声响起两百下,早已等待着的商铺纷纷开门营业。未几时,方才还稍作寂静的西市就喧嚣起来。可康某并没有进行交易,大概是他觉得核定出的香料价格过低,于是又背负起他的货物,步出互市监,重复长途跋涉。
这次的目的地将是广州。

绕行西市商胡多

呈"井"字的四条大街将西市切为九宫,李白自东大街而下,右手是收宝胡商和波斯邸,左手处是果子行、椒笋行、卖钱贯人、卖药人、靴行、璞头行……前店铺后作坊多为胡商所开,从达官贵人筹集资金的钱柜到专卖钱绳的商贩,包容了天下二百二十行。
鲤鱼
东、北大街交会的路口,一个侏儒在表演各式杂耍,鹰目高鼻子的男子正为其打着鼓点,他们是从婆罗门来的天竺杂伎艺人,旁边有"胡人椎髻,翦彩为舞衣,寻■跳剑"的龟兹乐舞,这是很出名的乐舞,被封为南诏王的皮罗阁曾派他的孙子风迦异到长安,天子将一皇室女子赐亲,并送给龟兹乐队。
折而向西绕过波斯邸,人群熙攘,从人群缝隙中可窥看到西域的琉璃杯、绒毯和首饰。"波斯胡"珠宝店是家闻名长安的珠宝店,波斯店主家底殷实,收购珠宝不吝所费。《广异记》中记载,"一士人出卖周武帝冠上缀珠,索价一千缗,胡商人笑他辱没此珠,与众人核定珠价为五万缗,并共同凑钱买下。"
西域诸胡之中,最善鉴定珠宝的还是粟特人,波斯店主们都熟悉。关于店主窦■的故事被载入《太平广记》:"尝有胡人米亮因饥寒,■见,辄与钱帛。凡七年,不之问……亮谓■曰:'崇贤里有小宅出卖,直二百千文,大郎速买之……'又曰:'亮攻于览玉,尝见宅内有异石,人罕知之。是捣衣砧,真于阗玉,大郎且立致富矣。'■未之信。亮曰:'延寿坊召玉工观之。'玉工大惊曰:'此奇货也,攻之当得腰带夸二十副。每副百钱,三千贯文。'遂令琢之,果得数百千价。"
其后,窦■将这座宅院,连同房契一块儿赠送给米亮。
波斯店主不昧其值的事,多半会让李白想起他的忘年交--贺知章。
不久前刚奉诏入京还未拜谒天子的他,在附近的一个酒肆中,偶遇年已八旬的天子宾客贺知章。读罢《蜀道难》,贺惊叹见了 "谪仙人",五代人王定保所撰《唐摭言》更把贺知章的赞语具体为:"公非人世之人,可不是太白金星耶?"开怀畅饮之余才发现并无酒钱,贺知章遂解金龟以换酒。
正是贺知章的推荐,李白才得以顺利拜谒天子,诏令为翰林院供奉。相比于翰林院学究的古板与迂腐,西市的胡肆才是放纵不羁的李白的最爱。

提醉酒肆笑胡姬

酒家胡
关于这一场景,李白的诗中亦有记述:"挥鞭且就胡姬饮。"
"酒家胡"内,李白点了毕罗饭,学着胡姬的样子,用三根手指进食饭团。席间所陈的高昌的葡萄酒,波斯的三勒浆、龙膏酒等都是好酒,李白自斟自酌。

眼睛蓝得让人惊讶的粟特少女跳起了胡旋舞,她是在一只小圆毯子上舞,纵横腾踏,两足终不离于毯子上,旋转如风。
60年后,33岁的新科进士、山西人白居易来到长安,在此作诗:"胡旋女,胡旋女,心应弦,手应鼓,弦鼓一声双袖举,回雪飘飘转蓬舞。左旋右旋不知疲倦,千匝万周无已时,人间物类无可比,奔车轮缓旋风迟。"酒肆之中所有的人,还有那些路过的人纷纷驻足观看。引得白马少年下马进店:"五陵年少市金东,银鞍白马度春风。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
这一定让李白想起了开元十八年第一次入京时自己的"荒唐",被长安无赖纠缠上,李白与这群人大打出手,寡不敌众,幸运的是好友陆调及时将官宪引来。为此他曾作诗《叙旧赠江阳宰陆调》:"我昔斗鸡徒,连延五陵豪。邀遮相组织,呵吓来煎熬。君开万丛人,鞍马皆辟易。告急清宪台,脱余北门厄。"
"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当年任气豪侠的李白再返长安时,也不过虚职翰林而已,货买帝王家的皆是些调情歌辞,这并非李白所想。
也只有晁衡才能找到李白--这个日本遣唐留学生认识李白时已是大唐三品大员,不止一次地和诗人在此共饮。当带着天子敕命而来的他看到已经醉倒的李白时,几许无奈?只好把他驮于马上,急匆匆地离开西市,向华清宫沉香亭畔而去。
李白与晁衡离开西市不久后,粟特官员米萨保死于崇化坊的宅第里,而康国首领康阿义屈达干带了一队商人涌进长安。
颜真卿在《康公神道碑》对此记载:"公讳阿义屈达干,姓康氏,柳城人……天宝元年,公与四男及……等部落五千余帐,并驼马羊牛二十余万,款塞归朝。"此时的康阿义屈达干已经得到消息:他的部族康阿荦山已经改名安禄山,并刚刚被提为平卢节度使。
十三年后,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安禄山自范阳起兵,将盛唐推进了历史。
九十三年后,唐太和九年(公元835年)六月,"西市"毁于大火。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