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天子 百科内容来自于: 百度百科

《大明天子》,是一部震撼心魄的历史剧经典之作,该剧展示大明王朝朱元璋、建文帝、永乐帝三代帝王宫廷阴谋,揭秘两位大明天子与一绝世妃子徐妙云的生死情仇与爱恨。

剧情简介

朱元璋垂暮之年,太子朱标体弱多病,为冲喜,将开国元勋徐达的次女徐妙云嫁与朱标,不料新婚之夜,太子即逝,太子妃刚成新娘即成新寡。朱元璋四子燕王朱棣乃徐妙云的姐夫,文武皆备,朱元璋欲立朱 棣为皇储,遭群臣反对,最终立皇孙朱允炆为皇储。
朱棣和朱允炆都暗恋徐妙云。徐妙云只是对朱棣情有独钟。 朱元璋驾崩,朱允炆即位,对二十五位雄踞全国各地当藩王的皇叔厉行削藩。燕王揭竿而起,经三年多“靖难之役”,从北平打到南京,围攻京城,建文帝朱允炆与徐妙云从皇宫的鬼门逃出城外,朱棣荣登皇位,对建文帝数年追杀。
徐妙云同时爱恋着朱棣和朱允炆,京城被围前后,与两位同是大明天子的男人阴差阳错地各有“一夜风流”,半个多月后,徐妙云在与建文帝逃难途中,发现自己已有身孕,但因同时与两位天子有染,竟然难以自辩所怀身孕是哪位天子的骨肉。爱与恨、情与仇,在两位天子与一位绝世皇妃之间展开殊死的搏斗。最终,身怀六甲的徐妙云跳入长江,绝命滚滚波涛,无法面对两位深爱着他的大明天子。
建文帝万念俱灰,削发为僧,四处流浪。明成祖朱棣从此在宫中永不立后,从南京迁都北京,营建紫禁城,一生六次亲征漠北,编成《永乐大典》,派遣郑和下西洋,建立了不朽功绩。当朱棣最后一次征北时,在大沙漠中,遇一游方仙僧,两人长久凝视,潸然泪下。朱棣即逝于凯旋的归途中。后人称朱棣为永乐大帝。

分集剧情

分集查询 收起查询
  • 第1集
      朱元璋以“草莽”定天下,创立明王朝,天下由乱入治。1388年,朱元璋60大寿,在寿诞庆典上,他别出心裁地安排了一次隆重的赛马比赛,让他的25位皇子在文武百官面前进行激烈角逐。比赛中,诸皇子为了表现自己,不惜暗下毒手,一马领先的太子朱标的坐骑被人暗刺一针,那马受了惊,带着朱标一路狂奔,几乎冲下悬崖,幸好被奋勇追上的燕王朱棣舍命相救,勒住绍绳。
      众皇子不顾太子和燕王的死活,使尽各种技法,拼抢着那只代表夺冠的金毛绵羊。燕王制服了太子的惊马,但太子已被惊马甩伤,燕王朱棣只好把太子扶上马背驮口。与此同时,其余23位皇子已将那只金毛绵羊撕得粉碎,吵吵嚷嚷地返回。看到人事不知的太子朱标和诸太子手中血淋淋的绵羊尸骸,朱元津愠然作色,一场别开生面的寿诞大庆不欢而散。
      太子朱标受此惊吓,一病不起,刘伯温向朱元璋建议给太子冲喜。朱元璋认为给太子冲喜,一定要挑一位命大福大的吉祥女子,他想来想去,挑中了魏国公徐达的小女儿徐妙云。徐妙云自幼就十分仰慕她的姐夫——燕王朱棣,及长,两人互有好感。徐妙云被吹吹打打送进东宫,不料未入洞房,太子却一命呜呼。燕王来灵堂吊唁太子,发现妙云己成未亡人,两人心痛如割、苦不堪言。
      太子已亡,朱元璋本欲立四子燕王为太子,却遭到齐泰、黄子澄等大臣的反对,朱元璋犹豫不决。燕王欲争太子位,听从道衍和尚之计,指使心腹将领张玉编造出一份边关紧急军情,趁机向朱元璋请命征讨,以图建立军功大业。不料谎报军情之事被朱元璋识破,朱元璋认为燕王有谋取帝位之野心。盛怒之下,他改变主意,决定立朱标的儿子朱允炆为皇太孙,并与刘伯温密谋,欲在燕王出师之时,除掉燕王......
  • 第2集
      正当朱元璋要下令除掉燕王时,忽有边关信使飞马而至,称敌军五万骑兵入侵,边关告急。朱元璋没料到边关真有军情,于是改变主意,令燕王率兵征北。被定为皇帝接班人的朱允炆生性懦弱,爱好诗文,常与太子妃徐妙云一起研读诗词歌赋。朱元璋恐他难当重任,便有意给他施加压力。同时为了使皇太孙稳稳坐上龙椅,防止位高权重的开国元勋谋反,朱元璋定下一个密杀名单,—一设下圈套,将许多重臣赶尽杀绝。 朱元璋看看手中的密杀名单,用笔圈去了刚刚处死的薛样、廖永忠,名单上的功臣已经死得差不多了,最后朱元津把目光停在了刘伯温和徐达的名字上。
      己辞官还乡的刘伯温接到朱元津要他重回京城的圣旨,虽明知凶多吉少,也不得不奉旨回朝,临走之际,他嘱儿于为他预备一口棺材。刘伯温担惊受怕,一路风尘,到京时己满头白发,面容憔悴。徐达散朝时在街上巧遇刘伯温,见刘伯温气色不佳,便邀至徐府将养。朱元璋听说刘伯温住在徐府,疑心更重,便亲自来到徐府以清太医诊治为名将刘伯温接进宫内。眼看昔日功臣一个个不得善终,徐达感觉到了自己的危险,趁北方边境动乱之际,徐达顾不得背上生疮,向朱元津请命,要求北上靖边。朱元津明白徐达借机想溜,便心生一计,借送行之名,赐给徐达一个礼盒,说此礼非同小可,务必收下。
  • 第3集
      徐达打开礼盒,脸色大变,盒内是一只蒸鹅,知道朱元靖己向他下手了,因为吃了蒸鹅,他那背疮必定毒发而死。徐达悲壮地吃完鹅肉,果然毒发而亡。徐妙云和徐辉祖、徐增寿等披麻带孝,在灵堂嚎陶大哭。朱元璋闻讯赶来,悲痛欲绝,下令厚葬徐达。
      三个月以后,一辆牛车载着苍老的刘伯温回到他的老家青田。一到家,刘伯温就躺进儿子为他预备的棺材里,他明白,朱元障在为他送行的酒菜里下了慢性毒药,此时毒性己发,刘伯温在棺材中咽下最后一口气,大明王朝的最后一位开国功臣也死了。朱元璋把一根拔光了硬刺的鳌杖扔给朱允炆,说:以前你总是怕这黎杖上的硬刺,现在我把这些硬刺都拔去了,你拿去吧,你可以高枕无忧了。
      朱元璋病重,要朱允炆代他上朝,并给他操办婚事,娶了马氏。新婚之夜,朱允炆却让新娘独守空房,他的心思都在徐妙云那里,连第一天上朝时的皇冠都要请徐妙云为他戴上。朱元璋听朱允炆谈起削藩之事,忽然警觉,他为朱允炆准备了一只密封的铁盒子,交给太监王淑,在日后朱允炆有难时可打开铁盒依计行事。
  • 第4集
      朱元璋一死,朱允炆登上皇位,称建文帝。齐奏、黄子澄恐诸王进京奔丧对朱允炆不利,商议立矫诏不让诸王进京奔丧。
      燕王朱棣带兵前往京城奔丧,在长江边被李景隆截住,燕王割下战袍,写下“祭拜孝陵”四字,扬言若不久他祭陵,将强行渡江。要求祭拜孝陵的血书摆在建文帝面前,建文帝忐忑不安,最后与齐泰、黄子澄密谋让燕王单骑过江,然后在他祭拜孝陵时派御林军抓捕……
      燕王单骑进京,在郊外被闻讯赶来的徐妙云拦住,徐妙云告诉他,有人要在他祭拜孝陵时抓他,叫他千万别进京,更不要走金川门这条路。燕王不听徐妙云的劝阻,持剑直奔金川门。因为得知有人暗算,他早有防备,一路杀退埋伏的御林军,直奔金殿而来。
      金殿上,建文帝和一帮重臣正等着御林军的好消息,忽见燕王血染战袍,闯入金殿,质问建文帝为何要设下埋伏将他擒拿?建文帝见事己败露,只好佯装糊涂,与燕王一起祭拜孝陵。祭拜完毕,燕王要回江北,御林军伏击失败,迁怒于徐妙云的通风报信,将她关入了兵部大字。
  • 第5集
      燕王被软禁在西园,不能自由出入。聚结在江北的燕军将领张玉、朱能与道衍和尚料知燕王凶多吉少,便暗中令燕军北辙,道衍与张玉、朱能等乔装入城,欲救燕王。定国公徐辉祖和徐增寿兄弟俩设法从兵部大车救出妹妹徐妙云,建文帝偏袒徐妙云,并未追究通风报信之罪,把徐妙云迁居到毓秀宫。建文帝在齐泰、黄子澄等的坚持下,终于下了囚禁燕王的决心。道衍和尚假扮成乾清宫的太监、张玉朱能扮成御林军,赶在了齐泰、黄子澄之前,来到西园,假传逮捕燕王的圣旨,在御林军眼皮底下带着燕王疾驰而去。
  • 第6集
      燕王逃到北平,心有余悸。心想如今对抗朝廷,时机未到,遂韬光养晦。派人送给建文帝狸猫一只,表示自己己如狸猫般乖乖归顺朝廷了。建文帝与齐泰、黄子澄等商议,要对雄据一方的朱元璋的皇子们下手。为试探燕王的动静,他们先后抄了湘王、峨王、齐王、代王等王府,杀人无数。但燕王己看穿皇上的心机,这些王府眷属有逃往燕王府避难的,燕王一概不予接纳。燕王的同母弟弟周王被建文帝追杀,周王逃到燕王府避难,燕王先是不允,后来念及一母同胞,只好暂时收留,但他怕因此累及自身,无奈之下,将三个儿子高炽、高煦、高隧都送到朝廷充当人质,以求得一时之平安。
      燕王让张玉护送三个儿子去京都,同时押上周王。徐王妃哭着为儿子们送行,同时暗暗叮嘱周王别再耍王爷脾气,要好好求皇上,以免死罪。
  • 第7集
      周王和燕王的三个儿子押到京都后,建文帝仁慈,不但免了周王的死罪,还设宴款待了燕王的三个儿子,并安排他们在毓秀宫居住。齐泰和黄子澄见皇上心慈手软,下不了狠心,便设计陷害燕王次子高煦,把他定为死罪,欲逼燕王造反。消息传到北平,徐王妃思子心切,卧床不起。
      关键时刻,徐妙云挺身而出,在公堂上为外甥朱高煦争得无罪释放。徐妙云既不想皇上加害燕王一家,也不想燕王造反危及朝廷安宁。她左思右想决定把燕王的三个人质儿子送到定国公府上,用兵把守,严加看管。同时请建文帝允她到北平去看望病中的姐姐,她想说服姐夫与皇上同心,北平与京都消除猜疑,共扶社稷大计。
      燕王朱棣目睹自己的皇兄皇弟一个个被“削藩”,为了避免被动挨打的局面,他决定加快行动,一面派道衍四处招兵买马,建立“僧军”,在各地寺院练兵习武,一面又与敌军结成联盟,准备向朝廷发难。与此同时,朝廷对燕王也是严加防范,建文帝同意徐妙云要到北平去的请求,但同时又派十分忠于朝廷的定国公徐辉祖一起同行,以监视燕王的行动。
  • 第8集
      徐王妃见她的哥哥与妹妹没有带回她那日思夜想的三个儿子,十分失望。徐辉祖一到燕王府就到处乱窜,希望抓到燕王谋反的罪证,为防止阴谋败露,燕王无奈之下只得将徐辉祖囚禁。
      徐妙云在燕王府碰到燕王朱棣,两人旧情复发,几乎不能自持。徐妙云夹在建文帝和燕王两个男人之间,她想调和这两个男人之间的矛盾,却又无能为力。陷于痛苦之中的徐妙云,给姐姐徐王妃留下一封书信,不辞而别。 燕王得知徐妙云不辞而别,驱马直追,忽然一条大江横在眼前,载着妙云的渡船已到江心,燕王只得望江兴叹…… 燕王把被张玉囚禁的徐辉祖放了,让他回到金陵去。徐妙云从北平燕王府归来,建文帝率百民相迎,引起皇后、齐泰、黄子澄的不满。
      徐妙云想到姐姐徐王妃对三个儿子的思念,决定帮助徐王妃,向皇上求情,把燕王的三个儿子放回北平。徐妙云梳妆打扮,她将要与她坚守着的纯真告别,为了别人的阴谋,而设计另一个阴谋。
  • 第9集
      建文帝和徐妙云度过刻骨铭心的一夜之后,果然答应徐妙云放走燕王的三个儿子。徐增寿刚回南京,听说皇上放走了他的三位外甥,立刻上马追赶,想把他们追回来,但终因战不过朱高熙而未能如愿。齐泰、黄子澄见皇上听信徐妙云而放走燕王三子,十分愤怒,奏请直上把徐妙云逐出宫去,皇上不理。
      马皇后见建文帝竟夜宿毓秀宫,哀伤之极,百思无计,只得放下皇后架子,向徐妙云苦苦求情,劝她离开建文帝。徐妙云放走燕王三子,引起朝中大臣不满,徐辉祖一怒之下,趁徐妙云私下出宫之际,秘密将她软禁在徐府。齐泰和黄子澄得知徐妙云藏在徐府,派刺客欲杀徐妙云,被徐辉祖发现。徐妙云深知自己的危险处境,趁徐辉祖与刺客打斗之机,逃出困室,来到紫云庵带发修行。建文帝见徐妙云不辞而别,思念心切,无心上朝。
  • 第10集
      徐妙云在庵中也是情根不断,她给建文帝写了一首哑谜诗,托鸽子捎信给建文帝。建文帝收到信鸽带来的诗,猜测徐妙云一定隐藏在民间,他决定亲自到民间寻访。建文帝和太监王铖化装成相公书憧,一路寻访,不觉腹中饥饿,只得到一家婚庆人家,冒充表弟,混得一顿吃喝……
      风雨之中,建文帝和王铖被拉作民工去修水渠,天晴以后,建文帝坐在溪边琢磨着徐妙云留下的诗笺,忽然悟到徐妙云是在一座名叫“紫云”的庵堂内。黄子澄、齐泰派的刺客四处搜寻徐妙云的下落,他们终于在紫云庵发现了徐妙云。红杏出外买菜,遇上徐辉祖搜寻的人马,以为是找她们来了,连忙带了徐妙云一起在山中躲避。
      刺客放火烧紫云庵,建文帝来到紫云庵,发现己成一片焦土,顿时如五雷轰顶。徐妙云和红杏流落街头,被恶少衙内看上,抢入府中,立逼成亲。正危急中,被追踪而来的刺客看见,刺客想杀死徐妙云,不料受死的却是作恶的衙内。
      县官提审徐妙云和红杏,被建文帝看见,闯上公堂相救,不料反被县官打入死牢。县官在建文帝身上搜出玉玺,知是真皇上,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将皇上和徐妙云、红杏押赴刑场处死。危急中,王钦带御林军赶到,救了皇上,斩了县官。燕王府,燕王父子在策反谋反时被长史葛诚偷听到。建文帝夜闯毓秀宫,前来看望徐妙云。徐妙云听说燕王己脱险,心中如石落地,建文帝见徐妙云还心系燕王,不觉醋意大发,说燕王想争江山,又争美人,朕是不让江山,也不让美人了。
  • 第11集
      鞑靼给燕王送来一匹汗血宝马,燕王请长史葛诚护送宝马进献给建文帝,以答谢他放回三位王子的美意。葛诚到京城后,建文帝亲自设宴款待,葛诚受宠若惊,为感谢皇恩浩荡,向建文帝透露了燕王欲反的信息,并自告奋勇愿作皇上的眼线。葛诚回到燕王府后,果然为皇上搜集情报,被道衍识破,朱律决定将计就计,利用葛诚向建文帝提供假情报。
  • 第12集
      葛诚果然传了一次假情报,但很快他得到了燕王府私造兵器的确实情报并密报朝廷,建文帝十分恐慌,决定来一个釜底抽薪,连派五位朝廷大员去接管北平的政务、军务。眼看建文帝要把朱棣苦心经营多年的根基统统挖去,朱棣忍无可忍,但一想到时机还未成熟,不敢轻举妄动,只得再次韬光养晦,把十七卫将士的花名册交给新任都督宋忠。
      宋忠虽然接管了燕王府的十七卫,但那些将士都不听他的,宋忠就来了个杀鸡做猴,找茬把燕王的两位心腹将士于琼、周锋拿下,押往京城受审。燕王以装疯卖傻躲过了宋忠的拘捕和张丙、谢贵对他的考察,逃过一劫。
  • 第13集
      消息传到京城,齐奏、黄子澄等都不信燕王真的疯了,但仁慈的建文帝却相信了。当建文帝把燕王疯了的消息告诉徐妙云时,徐妙云虽不信燕王真的会疯,但她却为建文帝的宽厚仁慈所感动,她觉得建文帝虽不如燕王豪气冲天,但他能百般呵护一颗受伤女人的心,实在比英雄豪杰更有英雄气概。建文帝在毓秀宫与徐妙云饮酒谈心,彻夜不归,让急于见驾的齐泰、黄子澄空等一晚,沮丧之极。
      在燕王府为朝廷作眼线的葛诚经多方刺探,确认燕王没有疯,密报建文帝。建文帝这才如梦初醒,在与齐泰等人商议下,认为公开抓捕燕王难度较大,决定擒贼先擒王,密令燕王部将张信暗杀燕王。当建文帝将涨杀燕王的消息透露给徐妙云时,徐妙云悲痛欲绝,昏了过去。醒来后,她本想给燕王通风报信,可又觉得天意如此,她也回天无力。
  • 第14集
      张信要刺杀燕王的消息被他的母亲知道了,张母告诫儿子:张家屡受燕王府恩典,叫他千万别干忘恩负义的傻事,为消除张信的后顾之忧,张母悲壮地拔剑自刎。张信遵从母命,到燕王府向燕王报告了皇上的密旨。燕王得知又是葛诚向皇上告的密,恨不得将葛诚斩尸万段。
      燕王正想找葛诚算帐,却不料葛诚自己找上门来。原来葛诚也是个正人君子,他向朝廷密报燕王造反,完全是为了江山社稷的安宁,可他又深知燕王待他如兄弟,在小忠与大忠之间,他选择了大忠,可他又觉得愧对燕王,故在燕王将要赴死之际,他为燕王送行来了,在与燕王饮过几杯酒后,葛诚悲壮地触柱身亡。
  • 第15集
      葛诚的死对燕王震动很大,他想葛诚本是他的心腹,多年来对他忠心耿耿,可连他这样的人都出卖了他,他觉得自己真要起事,把矛头对着朝廷和皇上,身边能有多少人死心塌地帮他呢?他请道衍施展法术,算算他有没有做天子的命。道衍作法以后,在沙盘上出现了“年交四十,髯过于脐,大事可成”的字样。 朱棣想到自己虽年交四十,但根本没有这么长的胡子,顿时万念俱灰。徐玉妃为了鼓舞朱棣的信心,趁朱棣酒醉熟睡时,剪下自己的头发接在朱棣的胡子上,朱棣醒来一看,自己竟然一梦之间已是长髯过脐,以为是天命相劝,于是坚定了造反的信心。
      事实上,朝廷方面正在步步进逼,原来他们备有两套方案,一旦张信暗杀不成,立刻派官兵正面围剿,务必要一举除掉燕王。北平指挥使谢贵和布政使张丙为贪头功、瞒着都督宋志,率领本部数千官兵抢先杀向燕王府来了。
  • 第16集
      就在谢贵、张丙抢先发兵包围燕王府时,宋忠还在都督府等着张信的好消息,但他却等来了张信反水的坏消息。在与张信的格斗中,受伤的宋志用诈死之计骗过张信,杀了张信后,宋忠立即点起两营兵马来杀燕王。谢贵和张丙的兵马把燕王府团团围住,为防内有埋伏不敢贸然杀入,张丙提出把朝廷要抓的燕王部下名单写在纸上用箭射进去,叫燕王按名单先把人抓了然后交给他们。
      燕王将计就计,开门叫谢贵、张雨进府接收朝廷钦犯,等到宋忠赶到高喊谢贵张丙不要进去时,为时己晚,燕王府的大门关上了。宋忠正在外面焦急地等待时,墙头上挂出了谢贵张雨的人头,燕王登高一呼。那些原是他手下的官兵无心交战,一触即溃,宋忠弹压不住,只好仓皇撤退。燕王带着手下八百壮士乘胜追击,一举攻下北平九门,既而打出“奉天靖难,以清君侧”的旗号,杀向京都来了。燕王朱棣起兵发难的消息传到京城,建文帝以为燕王的数百兵马对抗朝廷简直是以卵击石,十分轻敌,只发宋忠本部兵马围剿燕王。
  • 第17集
      妙云得知朱棣起兵的消息,十分焦急。但建文帝仍不把燕王放在心里,他对妙云说:朕与你相见,从此不提燕王,只与你谈论诗词。燕王得知朝廷并没有派兵马前来征剿,趁机迅速扩张,分别攻下落州、遵化、永州等城,北平周边除了宋忠退守的怀来,尽入燕王之手,燕军声势大振。
      宋忠在北平大败,建文帝还在毓秀宫与徐妙云谈诗论画,接到宋忠等溃败的消息,这才惊慌。决定发兵50万北上征剿,但遍视朝臣,竟无一人愿领兵挂帅。奉先殿上,建文帝跪在朱元璋的画像前,希望皇爷爷能为他指出一位能领军打仗的将领来,因为当年朱元璋把开国元勋皆赶尽杀绝,目前朝中己无良将可寻了。次日,黄子澄举荐曹国公李景隆为领军统帅。建文帝准奏,遂令李景隆为兵马大元帅,统率50万大军征剿朱律。李景隆的兵马一到,龟缩在怀来的宋忠腰杆也硬起来了,他与李景隆的前锋陈亨会合,杀向北平,准备一鼓作气,收复北平。
  • 第18集
      宋忠的兵马原是朱棣的旧部,对阵中,朱棣略施离间之计,宋军尽皆倒戈,燕军杀了宋忠并活捉了陈亨。燕王大败宋志后,又与李景隆展开激战,终于将李景隆的50万大军杀得弃盔丢甲,狼狈逃窜。 燕王朱棣乘胜率师南下,冒险绕过久攻不克的山东、河南,直抵长江北岸,遥指金陵。
      燕军兵临城下,朝中大臣正在议论纷纷,忽然接到燕王要求立即除掉奸佞齐泰、黄子澄的檄文。建文帝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觉得左右为难,毕竟齐、黄两人是他的左臂右膀,但迫于压力,只得下令将齐、黄二人削去宫爵,逐出京城。但燕王对建文帝作出的让步很不满意,他对前来谈判的李景隆说,皇上不诛杀齐、黄二贼,决不收兵。
  • 第19集
      见燕王苦苦相逼,建文帝愁得焦头烂额,他来到毓秀宫,想在徐妙云这里得到一点安慰。 徐妙云看到懦弱的皇上实在可怜,文武大臣中又没有人为他分忧,便忍不住给他出了一个“围魏救赵”的好主意,叫建文帝急命河北、山东兵马,攻打已经空虚的北平城!
      妙云此计让燕王十分慌张,忙令道衍和尚驰援北平。道衍到了北平,说服攻城的将领房昭,叫他为自己留条后路,北平围而不攻,以观时局,房昭默许。北平围而不攻的消息传到金陵,建文帝失望之极,还是徐妙云给他出主意:既然“围魏救赵”不行,那就再来一个“釜底抽薪”。
      徐妙云给建文帝的“釜底抽薪”之计,是要建文帝给北平的燕王长子朱高炽一道密诏,叫他归顺朝廷,以断燕王后路。密诏写好以后叫定国公徐辉祖送去。朱高炽从徐辉祖话中得知密诏内容,吓得非同小可,他在再三考虑之后,还是不敢背叛父王,将密诏交给了母亲徐王妃。
  • 第20集
      为了使“釜底抽薪”之计更有成效,徐妙云又出一计,让建文帝又下密诏给漆工手下大将陈亨,叫陈亨里应外合,同除燕王。不料送密诏的信使被燕军查获,暴露了机密,朱棣见建文帝己下密诏给朱高炽,并封了高炽为燕王,大怒,立即给在北平的道衍下令:世子如有异动,即行拘杀之!
      徐王妃见密诏事关重大,决定把徐辉祖扣押了,连同密诏一起押送到燕王那里由他处治。道衍自告奋勇地担当了押送徐辉祖的重任。在截获了建文帝给陈亨的密诏以后,朱棣想到亲子和爱将都背叛了他,十分痛心。但他还不相信陈亨会真的背叛他,就把陈亨交由次子朱高熙审理。
      道衍和尚押着徐辉祖来到朱棣营账,告知朱高炽忠心耿耿。王妃娘娘巧解化难,北平安然无恙,朱像方才明白是冤屈了朱高炽。由此他想到陈亨也是被诬陷了,立刻赶到刑场,但不巧朱高熙的大刀己将陈亨的头颅砍下。朱棣见陈亨被误杀,十分悲痛,亲自戴孝设祭,并将朱高熙痛责一百军棍,以此赢得了军心。
  • 第21集
      朱棣从朝廷想收买陈亨这件事中受到启发,决定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通过徐增寿也来个“釜底抽薪”。徐增寿找到水师金都督,许以黄金万两,让他反水。金都督向兵部待郎兼水师总督陈植说降,被陈植痛斥。金都督索性杀了陈植,率长江水师投了燕王。陈植被杀,水师反水,扬州失守,建文帝惶惶不安。只好派人去向燕王议和,但朝中大臣无一敢往,危急关头,徐妙云挺身而出,愿为使臣。
      马皇后得悉建文帝要派徐妙云为钦差大臣与燕王议和,妒意大发,向皇上哭闹,但建文帝置之不理。建文帝和文武大臣为徐妙云举行了盛大的欢送仪式,江北的燕王朱棣也为徐妙云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徐妙云负着神圣的使命而来,但她所见的是她毕生所爱的男人,难兔旧情复发。燕王朱棣见了妙云更是不能自持,两人就在军营里度过了一个浪漫之夜。
  • 第22集
      次日,徐妙云以朝廷使臣、皇上钦差的身份与燕王来像进行了针锋相对的谈判,当看到燕王气势汹汹、丝毫没有撤兵的意思,她的心死了,她不顾燕王的挽留,执意回京复命。燕王追至江边,不顾一切地抱住徐妙云,要拖她回去,徐妙云忽然拔出短剑,向朱橡刺去……
      徐妙云回到毓秀宫,身心俱疲,卧病在床,昏睡不醒。建文帝又痛又怜,守在她的身边寸步不离。燕王的兵马已经渡过长江,群臣凉慌,建文帝依方孝儒所奏,决定破釜沉舟,与京城军民一同御敌。燕军兵临城下,开始向城墙发炮。京城危急,群臣无计,惶惶之中。方孝儒献上一计,他叫人画了许多朱元璋的巨幅画像,把这些画像挂到城墙之上,朱棣若再开炮,就是炮轰先皇帝,就是不忠不孝的乱臣贼子。
      方孝儒此计实在高明,朱棣不敢炮轰城墙,而城墙上的炮却可直轰燕军。不料朱棣情急之下也生一计,他带着全体将士问朱元镜的神像跪拜大礼。致使城头上的官军同样不敢向他们开炮。
  • 第23集
      僵持之下,朱棣请徐增寿出面说服李景隆,让李景隆开城迎降。李景隆正在犹豫,突然接到皇上圣旨,削去李景隆兵权,由定国公徐辉祖取而代之。徐增寿、李景隆见事己败露,慌忙中令守军开了城门,燕军得以进城。
      金殿外,徐增寿被方孝孺等大臣怒骂痛斥,徐增寿愧对建文帝,自刎而死。徐妙云抱着二哥徐增寿的尸体,悲痛欲绝:我们徐家兄妹四人,为了这场战争各为其主,反目成仇,这都是为什么呀!燕王来像的兵马已经攻入京城,朝廷的20万兵马已半数投诚,徐辉祖率领余兵在内城死守。
      朝廷危在旦夕,建文帝却节外生枝,突然要方孝儒拟旨,他要废掉马皇后,立徐妙云为皇后。方孝儒坚不从命,建文帝只好自写诏书,废立了皇后。
  • 第24集
      形势紧张,内城难守,血染战袍的徐辉祖来见皇上,建文帝要求徐辉祖率御林军务必再坚守一夜。 建文帝要在这最后一夜迎娶新皇后徐妙云。宫外炮声隆隆、火光冲天,坤宁宫里却红烛高照,建文帝和徐妙云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早朝,金殿上只有方孝儒一人陪着建文帝,君臣两人抱头痛哭。燕军已经包围是城,建文帝进入奉先殿。欲在拜别先皇朱元璋后焚宫殉死。被废的马皇后和新皇后徐妙云也都准备与皇上一起赴死。内务总管王锨忽然记起太祖高皇帝在世之日曾把一个铁盒子挂在奉先殿梁上,说是日后子孙有难,可开启铁盒问计。
      建文帝打开铁盒一看,内有两袭僧袍、十锭纹银和一张可以秘密出宫的路线图,还有一张朱无障亲笔书写的遗嘱,上写:游僧两名,应文应云,白银十锭,速出鬼门。原来朱元津老早就为建文帝和徐妙云留了一条生路。
  • 第25集
      燕王包围了皇宫以后,却不敢擅自闯宫,他令部下严守皇城,不准任何人出入,打算在天明后才入乾清宫。趁着夜色,建文帝和徐妙云化装成一僧一尼,从地道里爬出了皇宫。 奉天殿内,马皇后悲壮地穿着龙袍皇冠,代替建文帝在朱元璋的神像前自焚了。奉天殿一着火,朱棣立即以救火为名闯入宫内,他首先来到毓秀宫,又来到坤宁宫,但都没有找到徐妙云,他万分失望。
      金殿外,文武百官对燕王朱棣的到来十分冷淡,抵触情绪严重,御史连根欲刺杀燕王,未成而被燕王所杀。众大臣皆一口咬定皇上已自焚殉国,燕王将信将疑,而道衍在奉先殿发现一缕青丝,再经过对太监王钦的询问,怀疑建文帝和徐妙云尚在人世。
  • 第26集
      燕王通过一只一直为他和徐妙云之间互递信息的信鸽,找到了建文帝和徐妙云出宫的地道,地道外面碰上正在追随皇上而去的内务总管王钦,王钦不肯说出皇上的去向,彼燕王杀死。建文帝不知所终,燕王将计就计,布告天下,帝后以身殉国,普天同哀,着以天子礼厚葬。
      承天门外,身披重孝的方孝儒率领文武百官前来送丧,当送殡队伍到来时,方孝儒张臂挡住灵枢,大喊:建文受冤而死,冤魂不入孝陵啊!在方孝儒的带领下,邹瑾、魏冕等群情激愤,痛斥燕王谋逆之罪,终于激怒朱棣,下令拘捕方孝儒,强行出殡。道衍再次劝告朱棣善待方孝儒,朱棣亲到狱中看望方孝儒,方毫不领情。建文帝和徐妙云在逃生途中,亲眼目睹黄子澄、齐泰被燕王部下追捕,提心吊胆,历尽艰辛,终于来到紫云观安身。
  • 第27集
      朝中无主,有人提出册立谷王为新君。朱棣得知,剖齐泰、黄子澄之心派人送给谷王,谷王大惊,便出面呈请燕王继位。
      燕王要登基了,他到狱中请方孝儒写一篇登基之诏,方孝孺当着燕王之面写下“燕贼篡位”四个字,掷笔等死。朱橡终于大怒,他忘了道衍对他的告诫,下令灭方孝孺十族,一个不留,全部杀尽! 燕王朱棣终于登基了,改帝号为永乐。徐王妃和朱高炽、朱高隧从北平赶来会合,祭拜孝陵后,朱高煦把朱高炽、朱高隧带到毓秀宫住下,让红杏服侍着。他自己却住到了东宫,做起了当太子的美梦。
      刚刚成为皇后的徐王妃因一路劳顿,卧病在床。永乐来看她,她向永乐谈了立太子的看法,她认为次子高煦从小骄纵,不知礼法,不能委以重任,而永乐却不以为然。
  • 第28集
      立谁当太子朝中多有分歧,永乐委决不下,而朱高煦却沉不住气了,为了向朱高炽泼污水,他设计将红杏灌醉,奸污了她,又谎称若红杏肯帮助他当了太子,他将来必娶红杏,让她当皇后。然后他要红杏去勾引朱高炽,把他搞丑。红杏酒醒后觉得对不住来高炽,遂把朱高煦的阴谋全盘告知徐皇后。当永乐了解朱高煦的阴谋后,勃然大怒,立即派上己策马北去的朱高炽,册封他为皇太子
      建文帝和徐妙云在紫云观落脚。不久,徐妙云发现自己已有孕在身。建文帝知道自己将要做父亲了,欣喜若狂,但徐妙云却很惶恐,因为据她推算,这孩子很有可能是燕王朱棣的种。永乐帝日夜思念着徐妙云,而不知下落的建文帝也一直是他的心病。于是他密令道衍派人四处寻访,务必找到建文帝和徐妙云的下落。
  • 第29集
      道衍终于在紫云观找到建文帝和徐妙云,可他明白永乐不会让建文帝活着的,故用计使建文帝和徐妙云分开,巧妙地保护了建文帝。就在徐妙云快要抓住时,突然出现了朱高熙,原来永乐早就知道道衍不会杀建文,就派高熙暗中相跟,务必要杀死建文。道衍把徐妙云带到乾清宫,永乐大喜过望,不料徐妙云心如死水,只得把她送到毓秀宫。建文帝一直是永乐的一块心病,派朱高熙四处搜捕,而此时的建文帝己沦为乞丐,使高熙对面相逢不相识。
  • 第30集
      道衍为了保护建文帝不被杀害,慌称他己逃往海外。永乐则令郑和出海,希望在海外找到建文帝下落。徐妙云在毓秀宫弹琴吟唱:不问红颜老,但听夜半钟,一夜雨丝断,花魂在何方……
      永乐在树影里驻足倾听,百感交集。他把一块玉佩放在盘子上,要宫女带给徐妙云。宫女刚要入宫,突然碰到朱高熙,黑暗中朱高熙用一把玉刀换走了王佩。徐妙云看到皇上赐她玉刀,以为朱校是要她自裁了。她万念俱灰,正要自尽,被贴身宫女红云一把抢过玉刀,吞进了自己的肚子。沦为乞丐的建文帝在承天门外大骂燕王朱棣,向他讨回徐妙云,守城官兵皆把他当成疯子,幸道衍及时出现,带走了建文帝。道衍把建文帝带到街头茶棚,正好为红云出殡的棺材抬过,道衍对他说:妙云为你而死!建文帝这才万念俱灰,真心削发为僧了。
  • 第31集
      病中的徐王妃隐约听到毓秀宫传来的琴声,循声寻去,果然见到了幽禁中的徐妙云,姐妹俩同榻共眠、互诉衷肠。徐王妃把徐妙云怀着朱棣孩子的事告诉朱棣,朱棣亲自到毓秀宫为妙云道歉,以续旧好,但徐妙云心里还是不能忘掉建文帝。
      朱高熙密报永乐帝;有种种迹象表明,道衍和尚一定知道建文帝的下落,朱棣命朱高熙派人暗中监视道衍的动静。与此同时,徐王妃也己从妙云日中得知只有道衍和尚才知道建文帝的消息。道衍家中,朱高熙以道衍姐姐作为人质,逼道衍说出秘密。危急中,皇后徐王妃出现,她也恳求道衍交出建文帝,道衍被逼无奈,说:建文帝的性命只能交给皇上,听从皇上发落。
  • 第32集
      道衍和皇后连夜返宫,恰逢永乐帝梦中高喊有鬼——他被建文帝缠得夜夜恶梦、刻刻惊心了。 徐妙云听说道衍已经在向皇上汇报建文帝的行踪了,心急如焚,连忙赶到御书房探听消息。御书房里,永乐要道衍说出建文身在何处并念念不忘要杀了他,道衍苦苦相劝,并提出让皇上单独去见见建文,再来决定是否杀他。道衍带永乐帝来到建文修行的寺庙,永乐经百般试探,见建文真的脱胎换骨,凡心全无了,便消除了要杀他的念头。
      徐王妃病情日渐沉重,弥留之际,她告诫永乐皇帝要励精图治,以功盖过,还恳求在她死后要皇上立小妹徐妙云为皇后。道衍建议皇上铸一口永乐大钟,把所有被他枉杀的人的姓名刻在上面,以化解人们对他的仇恨,并建议永乐迁都北平,重振山河。朱高煦见永乐已不想建文帝了,又想了个歪主意,他从一个民间郎中那儿讨来一个秘方,喝了这药,能使人终身麻木、人事不知,彻底成为一个废人,这样他们就能高枕无忧了,永乐思索良久,同意了。
  • 第33集
      朱高隧目睹朱高煦心计之险恶,他来求道衍说服永乐恩准他独自回北平为母后守灵,同时也告诉道衍朱高煦要用毒药加害建文帝。徐妙云得知朱高煦要害建文,跟踪前来。亲眼目睹建文喝了毒药变成痴呆,她心如刀绞。就在朱高煦给建文帝赐了毒药以后,道衍迅速赶到,给建文喂下解药。
      徐妙云目睹皇家之险恶,越来越为自己和未来的孩子感到害怕,她决意离开这险恶的尘世。江上黑夜,在载着皇后灵枢的大船上,徐妙云为永乐弹唱了最后一首离别曲,忽然投入江中。道衍和建文赶到江边,正好看到妙云投水的一幕,两人跪在江边,哭喊着:大江滔滔,浪急风高,可以远行,可以祭悼,爱也消,恨也消,茫茫无边尽如潮……
      若干年以后,永乐带兵北征,在茫茫大漠上,迷路先水。幸遇一位游方和尚,和尚指点他:前面一百里即有一湖,湖水可饮,过了湖朝东,即能回归。风沙遮没了游僧,永乐忽然想起:刚才这位和尚,不就是他念念不忘的建文吗?永乐走出了无边的沙漠,却走不出自己酿成的痛苦,65岁那年,死于北征回归途中。

演职员表

演职员表

演员表

角色 演员 备注
燕王朱棣 申军谊 ----
徐妙云 俞飞鸿 ----
建文帝朱允炆 高虎 ----
徐王妃 宋春丽 ----
朱元璋 鲍国安 ----
建文帝皇后马皇后 蒋林静 ----

职员表

$firstVoiceSent
- 来自原声例句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
小调查
请问您想要如何调整此模块?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会尽快进行适当修改!
进来说说原因吧 确定